<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五十章 入箫阳(求保底月票)
    这么离开,安全吗?指挥使还想问别人呢。

    他可没有忘记祭强眼中的杀气,以及李永生那轻描淡写的言谈中,隐藏的杀意。

    不过再想一想,他觉得自己有点多虑了,“人家真想半路算计咱们,何必留下粮食呢?”

    “这可是未必,”有人热心地提醒指挥使,也算是拾遗补缺之意,“没准他们是想让咱们松懈了警惕,好一举建功。”

    这话也不无道理,但是指挥使很干脆地摇摇头,“没必要,李永生那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而且以雷谷的做事风格,犯得着这么遮遮掩掩吗?”

    可饶是他这么说,还是有人不放心,“让咱们生出懈怠之心,他们动手的时候,当然就会更轻松……谁会嫌自己事儿少?”

    指挥使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才哼一声,“这个你就不懂了,境界不到,跟你解释也没用,人家根本不屑骗咱们,告诉你一句至理名言……在足够强大之前,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啪啪”两声轻响传来,却是祭强站在大营门口拍手,“说得不错。”

    顿了一顿,他又看指挥使一眼,轻轻摇头,“可惜了,也算是个明白人,当初为什么要办哪些糊涂事儿呢?”

    指挥使见到他,脸色却是顿时变得刷白,“我……已经后悔了,祭真人您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只是为你感到惋惜,”祭强摇摇头,又呲牙一笑,“你说得一点也不错,真想杀你们,没必要大费周折,所以李大师说你运气不错……一路顺风。”

    指挥使想一想,“要不这样,天色已晚,我们在军营门口扎营歇息一夜如何?”

    “看你这点胆子,”祭强不屑地笑一笑,转身走进了大营,“随便你歇息……”

    指挥使一行百余人,在大营门口胆战心惊地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拔营离开。

    在他回去之后不久,就被安排到东线战场,带领决死队,跟襄王的军队展开了恶战。

    说句题外话,在这种内战中,虽然伤亡的惨烈程度,比不上国战,但是决死队是由囚犯和犯了军规的士兵组成的,参战的概率极高,伤亡也极大。

    能在决死队参加一定数量的战斗,并且侥幸不死的话,所犯的罪行就会得到赦免。

    决死队虽然是由人渣组成的,但是也需要派出军官来率领,很显然,这不是什么好差事。

    与此同时,第二批来协助看守大营的军队,也派了出来,这次足有两千人,其中五百名老兵,还有一千五百名训练时间不算太长的新丁。

    不过这两千人来的时候,只带了军械,粮草却是没带,当他们走到大营的时候,刚好把携带的粮食吃完。

    对于来者没有带粮食的事实,永乐人并不在意,王师来帮忙守卫军营,这点粮草,永乐还是负担得起的。

    甚至他们将整个军营的管理,都交给了赶来的军队,永乐县丞负责的,就是提供粮草。

    不知道豫州郡军役房遭遇了什么,反正这一次来的人,只对战斗和训练新兵感兴趣,当然,来人也提出,想要见一见雷谷的负责人。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李永生已经带人离开了,整个军营里,只留下了四名雷谷的伤员。

    李永生他们去哪里了?直接去了箫阳,去追查邪教妖人。

    蒙县令对他的行动方向,很是有点微词,县尊认为,下一步针对的县,应该是希山或者桐河,那两个县相互之间不对付。

    更为重要的是,有最少两万永乐的丁壮,正在希山和桐河的军营里接受整训。

    不过李永生拒绝了他的建议,“我们做事,有我们的章法,你守好你的永乐就是了。”

    从永乐到箫阳,其实也就一天时间,一入箫阳,李永生一行人明显就感觉到了紧张的空气。

    箫阳离郑王的封地更近,其中不少大片被抛荒了的土地,但是在一些肥沃和广阔的土地上,也有人组织耕种,不过组织者明显带有军人气质,看到外来者时,警惕性非常高。

    很多时候,李永生他们想讨一碗水喝,旁边都会有其他人盯着看。

    这种情况,到了乡镇的时候就更明显了。

    乡镇上都有军士把守,但是见到他们这百余骑之后,没人敢要求他们出示证件,最多不过是有人上前来问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很显然,发生在永乐城门的事情,已经被郑王的军队周知,既然郑王没有公然举起反旗,还是不要用军队挑衅雷谷来人。

    李永生他们也不遮掩,直接报出字号,明确表示我们来自雷谷,前来追查邪教妖人。

    亮出身份之后,当然就没人招惹了,严格来说,都没有人愿意搭理他们了。

    ——永乐大营一战,不少箫阳丁壮失陷在了里面,箫阳黎庶听说的消息是,有两千多箫阳人死亡,还有六千多被俘。

    这个数字有点夸张,那一战总共才死了一千人出头,被俘的也才八千多人,不过民众都是信息不灵通的,最擅长的就是被人愚弄。

    在传言中,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显然就是雷谷人马,箫阳人对他们的态度怎么会好?

    然而这只是表象,事实上,黎庶里明白事的也不少。

    表面上看,李永生他们是被孤立了,但是时不时的,就有纸团之类的东西,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们身边,上面有各种消息。

    李永生前来箫阳,身边也带了三十名宛邑府的土著,要不然,雷谷来豫州的修者总共都不到八十人,如何凑得起百人的马队?

    总之,他已经考虑到了,进入箫阳可能面对什么样的困境,特地还找了三个箫阳人,不过还好,情势比他想的要好一些,居然有当地人暗通款曲。

    然而,这些主动投送来的消息里,有多少是可靠的,又有多少是陷阱,那就不好说了。

    一天半之后,他们来到箫阳县城。

    箫阳城的城墙,跟永乐县类似,事实上,以前箫阳的城防,比永乐差了一些,但是自打郑王占了此城,正在大力加固城墙,俨然有据城死守的征兆。

    他们进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没有任何的阻拦,只有一名捕快询问了一下身份,就直接放人,显然是不想给他们做文章的机会。

    不过,在投宿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些麻烦,城中虽然有二十余家客栈,但是能容纳这么多人的,就只有一家“悦来客栈”,而这客栈掌柜表示:客房不够了。

    说这话的时候,掌柜暗自使了眼色,那意思很明显:抱歉,我们这也是不得已。

    李永生他们一路遇到的类似问题,真的是太多了,大家也不强行住店,而是在城中寻找了一块空地,就地扎营。

    空地距离农司的库房很近,没过多久,就有两个农司的小吏过来,说这块地是我们农司的,你们还是换个地方扎营吧。

    这对于这种来自官方的压力,祭强的反应很直接,“滚,不滚就死!”

    两名小吏很是不忿,但是他们能做的,也仅仅是不忿。

    这帮人一看就不好惹,更别说,他俩在来之前就清楚了,这些人来自雷谷,有道宫背景,又是来追查邪教妖人的,真要翻脸的话,说杀人也就杀了。

    农司可以拿这块地做文章,但是人家摆明不买帐,其他后续的手段,也就不能施展了。

    不过李永生他们虽然强势,却也没有放松警惕,扎营之后,就布下了多重阵法——毕竟周围全是不怀好意的目光,小心无大错。

    当天晚上,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当然,营地周围还是多了一些纸团。

    其中有人指出,箫阳县丞黄某某,虽然表面上不配合郑王,但是暗地里已经投靠了过去。

    正经是蔺县令,目前保证了箫阳县公务的运作,看起来比较配合郑王,实则是为朝廷牧守好地方,静待王师到来。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跟大家所了解到的事实,有比较大的出入,孰对孰错不好判断。

    搁给一般人的话,会为此头疼,这种真伪辨别起来,真的不是很容易。

    但是李永生不在乎,他们根本无所谓真相。

    第二天一大早,李永生带人来到了县衙,表示说我们要见县令。

    门口的衙役才稍稍迟疑一下,两名司修抬手拨拉开衙役,当先闯进了县衙。

    蔺县令正在听取城墙建设情况,见到有人闯进来,先是眉头一皱就要呵斥,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来头不会太小,“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来自三湘雷谷,”打头的司修扬着下巴,傲气十足地发话,“此来箫阳,是为了追查邪教妖人,现在,我们需要县衙的配合。”

    这也是李永生的既定策略,如果在箫阳受到冷落,那就主动找上门去——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去就山。

    蔺县令也许已经猜到了来人的身份,但是很明显,他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要求。

    他嘴巴微张,愣了一愣才发话,“雷谷……我听说过,但仅仅是听说过,我不太清楚,雷谷在官府里,属于什么序列,又是什么样的级别?”

    “雷谷不属于官府,”司修的下巴依旧抬着,“你搞清楚,我们是来查邪教妖人的。”

    (月初排名就六十多了,这不科学啊,大声召唤保底月票,这个月没双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