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丧心病狂(二更)
    李永生给豫州做的好事,可不仅仅是打下了永乐县城。 .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他和赵欣欣商量之后,煽动朱雀降雨,豫州现在还干旱着呢。

    不过这种事,他主要是图心安,自家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表示,“我就算留下粮食,也不会给你军方,你不要妄想了。”

    “这粮食还真得给军方,”指挥使也是认死理的,他正色发话,“不受军方管理的粮食,很容易出现资敌的问题……我只能说,非常时期,还请李大师海涵。”

    “是吗?”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下巴冲着对方微微一扬,“先别说海涵不海涵的……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你的储物袋里,装了些什么东西?”

    “储物袋?”其他人听了,齐齐就是一愣,这指挥使不过是区区中阶司修,怎么会有储物袋?

    大家的目光扫向指挥使的腰间,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指挥使的脸色一变,干笑一声,“李真人说笑了,我怎么会有储物袋?”

    李永生抬手冲他指一指,懒洋洋地发话,“储物袋就在你怀里,要我帮你拿出来吗?”

    “我来!”祭强狞笑一声,头上冒出一只大手,就向对方抓去。

    “且慢,这是军资!”那指挥使脸色一变,没命地喊了起来,同时身子猛地向后方蹿去,“战事紧张,郡军役房解封了几个超大储物袋,我身上带了一个,很奇怪吗?”

    祭强将手收了回去,不动声色地发话,“原来是这样,你的储物袋里装了什么?”

    “这不可能告诉你,”指挥使离对方远了一点,心里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他正色回答,“这是军事机密,擅自打听者,后果非常严重!”

    然而非常遗憾,他这话吓不住祭强。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也当过兵,规矩我懂,我奇怪的是……你不想跟地方好好合作了吗?大家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别扯什么军事机密。”

    他是老兵了,非常清楚军纪,但是同时,他也非常清楚军事机密的适用范围。

    永乐的光复,是雷谷来人所为,接下来看守大营,是以永乐的丁壮为主,豫州郡来的指挥使,怎么能打着保密的旗号,不令这两方知情?

    说白了,此人只是带了一个储物袋的物资,并不是作战计划之类的绝密消息,虽然军规规定,军机不得外泄,但是事实上,雷谷和永乐县令作为合作伙伴,也是有一定知情权的。

    指挥使闻言,脸色又是微微一变,然后才轻叹一声,“好吧,这是一个空储物袋,打算用来装军粮的。”

    “切,”祭强歪一歪嘴,不屑地哼一声,“我说怪不得鬼鬼祟祟的,真是小家子气。”

    指挥使无奈地扬一扬眉毛,却也发作不得。

    “我看未必,”就在这时,李永生冷冷地发话了,“这样吧,若是你的储物袋是空的,这里的粮食,可以任你拿走……若不是空的,你怎么说?”

    指挥使的脸色又是一变,过了一阵,才勉力笑一笑,“当然不可能是完全空的,里面肯定要有些军械之类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永生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你里面放的东西很多,你应该比我清楚。”

    “随便你猜好了,”指挥使再次勉强一笑,显然不想接招,“没准还是我接了什么秘密任务……军中无小事,大家各守本分就好。”

    李永生盯着他看了好一阵,才笑着摇摇头,“军中固然无小事,但是我非常讨厌别人小看我的智商……难道长得英俊,就代表很好骗?”

    指挥使的嘴角抽动一下,然后茫然地摇摇头,“抱歉,我不太听得懂,李大师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李永生笑着一摊手,“就是想看一下你的储物袋……”

    “这不可能!”指挥使厉喝一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脸也涨得通红,“你打算侮辱我?”

    前文说过,检查别人的储物袋,是非常侮辱人的,只要有点尊严的修者,就受不了。

    “你听我说完,”李永生不满意地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发话,“你的储物袋里面,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说了……这些粮食送你了,你看怎么样?”

    “怎么可能?”指挥使再次尖叫了起来,“军械不是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看。”

    “那我这么说好了,”李永生的脸色黑了下来,“我怀疑你是邪教妖人,要检查你!”

    追查邪教妖人,是雷谷一开始就大打出手的借口,他这么说,是执意要检查储物袋了。

    指挥使的脸涨得通红,“你是打算侮辱我?”

    “我似乎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突然间,旁边的祭强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非常地人,他阴森森地看着指挥使,“我必须明确地告诉你,检查军用储物袋,跟侮辱人无关。”

    这话也在理,军用储物袋是运送军需的,不存在个人的私密或者尊严问题,对这种储物袋的检查,属于是体制内的检验。

    指挥使下意识地又后退两步,硬着头皮回答,“储物袋里是军事机密,你们不是军方的人,没有资格检查。”

    “切,”李永生不屑地冷哼一声,“那我就当你是邪教妖人,杀了你,一样能检查。”

    指挥使的脸上,红白蓝紫变幻半天,终于长叹一声,“好吧,我不要粮食了,可以吗?”

    “不行,”李永生微笑着摇摇头。

    他的那笑容里,有些许的惋惜和怜悯,还有一丝丝的无奈……甚至是愤懑?

    总之,这笑容是说不出的诡异,“已经晚了,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但是怎奈……你不珍惜。”

    那指挥使先是一怔,然后脸色也逐渐阴沉了下来,“我已经说了,不要粮食了……你一定要杀官造反吗?”

    “屁大一个指挥使,也算是官?”李永生不屑地笑一声,冷着脸发话,“我都不知道杀了多少真人了,你猜我杀掉你带来的全部人马,需要几息?”

    “其实这个,也可以赌一下,”祭强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笑,“赌有没有人逃走,若是有一人逃得掉,这储物袋我们就不检查了,怎么样,敢赌不?”

    指挥使又愣在了那里,久久不肯说话,最后才长叹一声,“李大师,我对你们其实没有恶意的,也都是一心为公。”

    一心为公?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不无嘲讽地发话,“我不跟你废话,拿出储物袋来!当然……你可以尝试逃走,看你的腿快,还是我的刀快。”

    指挥使还在犹豫,只见红光一闪,他胸口的衣甲已经裂开,一个红色的身影,转眼间就虚悬在了李永生身体的侧后方。

    出手的,正是那个始终都不说话的红衣小女孩,她的小手上,正紧紧地攥着一个储物袋。

    接着,她双手前伸,脸上挂着谦恭的笑容,将储物袋恭恭敬敬地递到了李永生面前。

    祭强也打算用强的,却没想到这小女娃娃下手这么快,身法也是说不出的诡异,忍不住微微咋舌,“我去……这还算人吗?”

    李永生也不看对方,接过储物袋神识一扫,才饶有兴致地看对方一眼,“这就是你说的……军事机密?要不要我亮出来,让大家评一评理?”

    “李大师饶命,”指挥使双膝一软,竟然直接跪倒在地,“我知道错了,还请您海涵。”

    “我没觉得你有错啊,”李永生冷哼一声,然后抖一抖手里的储物袋,“我只是觉得,真的算不上军事机密。”

    偌大的储物袋里,三分之二的空间,是满满的粮食,比这个大营的粮食,多了一倍有余。

    一个小小的指挥使,就随身携带了这么多粮食这就是你说的军役房缺粮?

    祭强就站在李永生身边,跟着也用神识扫了一下,一时间大怒,“真是混蛋玩意儿,都什么情况了,你们竟然还玩儿这些?”

    从他的话里就听得出来,他昔年在军队的时候,也对这种情况有了解,所以并没有感到惊讶,反而是瞬间就明白了其中因果。

    蒙县令却是比较蒙昧,闻言忍不住出声发问,“里面是什么,我能看看吗?”

    “你不会想看的,”祭强很干脆地回答,然后看一眼李永生,苦笑一声,“李大师,这事儿真的太丢人,最好还是不要传出去了……请您给我个面子。”

    他虽然已经离开了军队,但是那里有他对青春的记忆,也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哪怕他非常不耻指挥使的做法,还是难免爱屋及乌,想要维护这个团体的荣誉。

    李永生淡淡地回答,“给你面子倒是好说,我就想问一句,那些化作饿殍的黎庶何辜?有些人的丧心病狂,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居然还打着军方的幌子,理直气壮得很。”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吐一口唾沫,“我呸,这还算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