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俘虏太多
    县令在话说出口之后,也知道自己冒失了,不过心里还存着点侥幸的念头……万一呢?

    可是听到李永生的话,他也只能勉力笑一笑,“好吧,这原本就是该我考虑的……唉!”

    看到他的样子,祭强都有点忍不住了,“李大师的雷谷也缺粮,我们没有把粮食收走,给你留下了……反而是让你失望了?真是升米恩斗米仇,十足小人!”

    “我哪里有失望?”县令出口反驳,脸也涨得通红,“只不过骤然多了八千张嘴,还都是精壮,难免心慌……照祭真人的说法,我该胸有成竹了?”

    祭强看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来,“当然!”

    县令被噎得脸红脖子粗,李永生看着有点好玩,忍不住出声问一句,“还未请教县令贵姓?”

    县令撇一撇嘴,心不在焉地回答,“我姓蒙。”

    姓蒙……李永生的嘴角微微向上一翘,果然是够萌的。

    下一刻,很萌的蒙县令就再次出声,“李大师,这些丁壮……附逆的丁壮,该如何处理?”

    这真不是我的事儿!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问,“咱俩到底谁是县令?别的不说……你难道不能移交俘虏?”

    郡里正在跟郑王作战,把俘虏押解过去,问题不就解决了?

    以一个郡的实力,将这八千俘虏接收过去之后,还会差这点粮食?每人嘴里省两口,也省出来了。

    然而,蒙县令的回答,很令人崩溃,“郡里也缺粮,抓到俘虏之后,一般就地释放。”

    “神马?”李永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会连以工代赈也做不成吧?”

    “真做不成,”蒙县令无奈地摇摇头,又重重地叹口气。

    “今年豫州是真的缺粮,而且豫州不是雷谷,哪怕是赈济,落到灾民手上的粮食,能有五成就不错了,再说……他们去做工,一旦在当地再次反了,算谁的责任?”

    李永生被他问得有点懵,好半天之后才轻咦一声,“以你的意思,我就不该抓这么多俘虏……甚至,就不该管你永乐的闲事?”

    “我可没有这么说,”蒙县令连忙摇头,又意兴索然地叹口气,“唉,还是官太小,有心做点事,奈何能力有限,我尽量吧……”

    事实上,他头疼的还远不止是俘虏的粮食问题这问题起码会在一个月之后才发作,他现在要考虑的是:该不该守这个大营?

    这个大营不守的话,将丁壮带到永乐城,那就不仅仅是口粮问题了,还存在相当大的治安隐患八千的丁壮,绝对会是一颗超级定时炸弹。

    但是想守住这个大营,又要面对郑王军队的反攻,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没有雷谷的人马,永乐县没有半点可能守住此地连县城都守不住,还说守大营?

    永乐甚至连一个以真人为核心的战斗群都打造不出来如果不算老海头的话。

    看看敌方郑王府里,有多少真人?

    所以蒙县令心里的纠结,也是无以言表:打下了敌军的大营,奈何守不住啊。

    就在这时候,城里又有人来,是管家人听说雷谷的人取得大捷,来劳军了。

    管家的人听说蒙县令的苦恼之后,悄悄地提个建议,“你让雷谷的人待在大营,不就完了?郑王想要反攻,也要考虑雷谷的反应。”

    管家跟郑王的恩怨深了去啦,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打击郑王府的机会。

    蒙县令想一想,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点拿不准,“就是不知道……李永生愿意不愿意呆在这里,终究城里更热闹一些。”

    永乐是个小县城,真的谈不上繁华,不过跟城外军营相比,绝对称得上热闹。

    管家的人沉默一阵,又悄声发话,“李永生要是在意这些,估计都不会来永乐,永乐真的很热闹吗?我一点都不觉得,我只觉得,他更介意别的……也许是邪教妖人?”

    郑王堪舆队的两名真人是揶教妖人的事情,被严格封锁了,然而,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完全封锁得住,普通老百姓或者不知情,但是管家多少听到了一些模糊的传言。

    蒙县令对此也有耳闻,于是带着管家的人,再次找到李永生,“未知李大师接下来,会不会继续去寻找郑王的晦气?”

    李永生听得就笑,“我的意图有那么明显吗,能让所有人都看出来?”

    县令一听他承认了,顿时就松一口气,“李大师,你若是要继续寻郑王的麻烦,或者寻找邪教妖人,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有一块落脚点为好。”

    李永生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将这个大营占住,做为落脚点?”

    蒙县令点点头,“没错,这里虽然有这么多俘虏,但是我会派人来看管,同时向军役房求援,请他们来协助管理……不会占用雷谷的人手。”

    “没错,”管家来人也出声附和,“县尊只是想借用一下雷谷的威名,而你们在此歇脚,出入方便,也不用担心有人泄露机密。”

    这一点确实很重要,李永生他们若是在永乐城落脚,出入的时候,肯定会落到别人眼里,而这里现在是军营,禁止闲杂人等出入,甚至在军营附近,都可以禁绝黎庶活动。

    这个条件,还是颇能打动李永生的,但他也不会轻易地答应,最起码,他要先敲定一个问题,“你能保证,你的人不会泄密吗?”

    蒙县令想一想,心一横,“反正这里粮草充足,大不了用军规管理,我看县丞就合适在这里养伤,主持大营的事务。”

    县令和县丞,通常就尿不到一个壶里,不过他这么建议,倒不是要害县丞,而是这里确实需要一个主事人,县丞虽然腿被打折了,但是一个军营里,能有多少事?比县城的事少多了。

    事实上,若不是县丞的腿被打折,蒙县令都未必会建议他来军营负责这里怎么也有近万丁壮,所托非人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跟县丞不能交心,多少有些隔阂,在县丞被打折腿之后,他才终于确认,郑王和县丞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是以有此举荐。

    李永生当然不会管县令的小算盘,大战之后,他让队伍休整一下,同时又积极地帮老海头治疗伤势他不求此人能跟着自己出战,能帮着把军营里的伤兵看好就行了。

    这么大的营地,起码要有一个真人坐镇,才能让人放心一点。

    休整两天之后,他打算于第三天夜里出动,结果蒙县令又从城里带了五百丁壮来,听说雷谷的大部队要离开,马上前来阻拦,“郑王那边不见任何反应,还是先观察一下再走吧?”

    李永生虽然在军营里,但是雷谷一直派得有人在外打听消息,闻言他表示,“郑王府在短期内,就不可能有反应,猛地丢了两万人马,他有的是窟窿要补……顾不上永乐。”

    蒙县令并不擅长军事,所以他对李永生的话,不是很相信,“李大师你这么说,肯定有你的道理,但是郑王跟别人不一样,比较好强,一旦吃了亏,很快就会找回来。”

    李永生无奈地看他一眼,“他这个好强,主要是表现在战场上吧?我听说生活中的郑王,脾气和性格都还是不错的。”

    蒙县令轻叹一声,感触颇深地点点头,“确实是如此,郑王给我的印象,一直不错,听说他起兵,一开始大家都不敢相信……”

    “呵呵,”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说的就是这个了。

    蒙县令见他不说话,又将话题转移了回来,“不过咱们现在谈论的,就是战场上的好强吧?”

    李永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你说,他这么一个人,为何会在战场上好强呢?”

    蒙县令先是一怔,然后摇摇头,“现在的郑王,已经不复当初的谦谦君子,做出什么事都是可能的,他想急切占领宛邑和许州两府,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势很正常。”

    李永生微微一笑,“你这话,也对也不对……”

    “他是采取了威逼的手段,但那是对上朝廷军队的时候,他现在的处境,根本就输不得,一旦输了,马上就要找回场子,这是他的生存环境决定的,他自己都别无选择。”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蒙县令无奈地轻抚额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但是,我雷谷不是朝廷军队,他甚至没有做好跟我们开战的心理准备,你……明白了吗?”

    “这个……”蒙县令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是说,他未必敢与雷谷为敌吗?”

    “我的意思不仅仅是如此,”李永生一摊双手,无可奈何地发话,“我是说……这一仗他甚至没有任何的准备,又哪里来的好强?”

    蒙县令现在成了懵县令,“你的意思是说……他的好强都是有准备的?”

    “这话你说对了!”祭强一拍大腿,他本是做过军人的,听到这里便理清了逻辑,于是大声发话,“郑王的好强,当然是有准备的……”

    (最后三个小时求月票,月底了,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