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真人投降
    当中军大营有真人出来的时候,李永生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今天的计划很周密,而他从县令那里借到的三十来个人,也为计划作出了完美的补充若仅仅是雷谷的人,还真没几个精通此地方言的。

    不过事情还是出现了意外,他并没有想到,军营里的真人是三名。

    刚才借着混乱的时机,他大胆放出神识去感知了,现在看到中军开始聚集,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抖手就是一刀斩出。

    郑王的军队虽然奇葩了一点,但是军队终究是军队,各种战阵一摆,防御力顿时就提升了许多,而且主将亲卫的的战斗力,也不容低估,跟那些新兵蛋子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是夜袭,那些亲卫真不知道该冲着哪里,全力发起攻击普通的攻击倒是无所谓方向,但是杀伤力太弱不是?

    李永生一刀斩下去,对方稳稳地接住了,他想也不想,第二刀接着斩出,至于说对方的攻击也打中了他,他完全不在乎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值得他分心。

    但是他这第二刀,就给防护的亲卫,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九名司修十八名制修组成的战阵,终于挡住了这一刀,但是忍不住脸色齐齐一变,还有人喷出了鲜血。

    李永生长笑一声,第三刀决绝地斩出,而就在此刻,又有九名司修组成阵势,合身扑了过来,跟他们一起扑过来的,还有观战的两名真人。

    正经是当事的那名真人,直觉地意识到,这一刀是根本挡不住的,他想也不想,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划虹而去。

    冲过来的两名真人,见状顿时傻眼,“尼玛……这不是坑人吗?”

    绝对是坑人,李永生的第三刀,就是真君也要掂量一下,接得住接不住。

    十来名司修,数十名制修,虽然也娴熟地组成了军阵,但是面对这霸道无匹的一刀,只听得噗的一声轻响,有十余人倒飞了出去,剩下的人,竟然瞬间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那些飞出去的人,受到的伤害也没有减轻多少,最后活下来的,不过寥寥三人,还全部重度残疾,只能在床上度过余生。

    两名真人看到这一幕,直惊得头皮发麻,想也不想转身就逃,其中一人还拿出了一张遁符,只见空气一阵扭动,他的身体眨眼就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他身体消失的那一瞬间,李永生的长刀,重重地斩在了扭曲的空间处,那空间微微抖动两下,似乎不堪重负,有即将崩溃的感觉。

    与此同时,隐约来传来了一声闷哼。

    李永生非常确定,遁走的那位真人就算不死,不稳定的空间,也会撕裂其身体的大部分,能不能救得活,就得看天意了。

    下一刻,他的身体在瞬间挪移了三百丈,在乱军之中,正正地拦在了仅剩的那名真人面前。

    这真人正在亡命奔逃中,速度极为惊人,尤其是在见到对方的刀法,竟然能撼动空间,他简直吓得亡魂皆冒,恨不得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他太想逃走了,竟然没想到混入混乱的军队里,就那么贴地飞逃,别人只要不瞎,就能看得到他。

    李永生挡住这名真人,二话不说,抖手就是一刀斩了过去。

    哪曾想这位的身子猛地一闪,避让过这一刀之后,双膝一软,直接跪到了地上,大声发话,“饶命……我愿降!”

    李永生闻言,终于硬生生地收起了即将再次斩出的长刀,愕然睁大眼睛,“愿降?”

    自打来了玄青位面,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战斗中,遇到想要投降的真人。

    附近郑王府的军校,不少人听到了这一嗓子,只觉得三观都有点崩溃了,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堂堂的真人,竟然没有战斗,就吓得投降了?

    尼玛真人不容易杀”呢?怎么是真人都不敢逃跑?

    这名真人只是初阶,见到对方古怪地看着自己,只能苦笑一声,“我是贪图郑王的礼金,才为他效力,约定中也没有不许我投降一说。”

    李永生也不多说,走上前直接打出一道白光,正中对方的额头。

    那名真人下意识地想躲开,最终硬生生地控制着自己,接下了这一道白光。

    他觉得头一晕,脑子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但是细细感受一下,又不明白那东西到了何处。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给你的识海下了禁制……你可以不信。”

    这位没命地点头,“我信……李大师学究天人,肯定能说到做到。”

    李永生一摆手,冲着周边一指,“我也不跟你说废话,如果想活的话,表现出你自己的价值来……嗯,我希望你能尽快做到。”

    这名真人并不知道“投名状”这个词,但是他非常准确地领会了李永生的意思,于是站身起来,一转身,毫不犹豫杀向了王府的军队。

    不过他下手并不是很重,更多的时候,他在高声大喊,“我是堪舆队严真人,现在已经弃暗投明归降雷谷,所有被郑王裹胁的丁壮听了……弃械跪地者不杀!”

    弃械跪地者不杀,不是他发明出来的,而是发动夜袭的骑士喊出声的,接着,郑王的军队发现,如此喊话,对于控制军中的混乱,能起到一些效果,于是也有样学样地喊了起来。

    严真人这么行事,也是不想伤及太多的无辜,同时尽快将事态平息。

    可就算如此,战斗也持续到了寅末辰初,天色都有些放亮了。

    这一场夜袭,李永生一方仅仅用了一百零八人,就冲破了号称三万人的大营,杀敌千余人,俘虏了近八千的丁壮,其他还有万余人,趁着夜色跑得无影无踪了。

    而李永生一方,仅仅付出了四人重伤,十余人轻伤的代价,这战绩完美得……简直像网络。

    但是细细一想经过,不得不承认,这战绩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郑王的军队,军纪实在是太渣了,全是靠着激情作战,而李永生他们发动的是夜袭,又在一开始的时候,成功地挑起了地域矛盾。

    军营中最大变数,就是那三名真人,却被李永生打得两逃一降,郑王军队至此翻盘无望。

    当然,就算是这样,也仅仅是让这一百多人,有了击溃一万多人的可能,至于说死了一千多,大都是死于混战中被自家人误伤,甚至踩踏而死的,占了多数。

    这百来人最后不但击溃了对方,占领了军营,最后竟然还俘虏了近八千人,这就太不可思议了平均一个人要活捉八十个人!

    然而,这依旧没什么说不通的,要知道李永生这一方,除了他还有三名真人,后来再加上那名投降的,足足有四名真人,哪里出现了抵抗的征兆,真人们就直接出手了。

    有些军校跪倒在地的时候,还盘算着抽冷子反击和逃跑,毕竟对方的人太少了,看俘虏都看顾不过来。

    可是谁真敢尝试这么做,等待他们的,就是空中飞来的真人,不管不顾地悍然出手。

    这样死在真人手上的,就有小两百人,有人临死的大叫,说他只是想逃进山里,不参与战争,不过回答他的,依旧是真人们的无情辣手,并不会因此而减轻一丝的力道。

    夜袭、制造混乱、打掉可能的变数、血腥镇压……这一系列的经过,硬生生地催化出了如此辉煌的战绩,璀璨到令人瞠目,惊艳到让人惭愧自己的想象力。

    天色大亮之后,县令接到了消息,不管别人怎么阻拦,他都坚决不听,自己亲自持了一柄长枪,带了五百丁壮,赶到了军营。

    事实上,走到半路,他就有了收获,大家发现了从军营里偷跑出来的逃兵,一路走一路抓,到了军营之后,竟然也抓了十七个其中很多是受伤的,扭伤腿脚的格外多。

    面对接近八千人的俘虏,县令也有点头大,“杀不得也放不得,这该如何是好?”

    李永生本来不想接这话,但是这事儿是他搞出来的,所以他也只能回答,“军营里有些粮食,足够他们吃一个月的了。”

    郑王将大多数黎庶折腾得不轻,但是对于自家的军队,还是比较舍得粮草供应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粮草不足的话,我的军队一夜就能逃走八成人马。

    大营里的粮草,被李永生烧掉了一些,但那是极少数,还不到一成,所以剩下的粮草,也够供全体丁壮半个月的吃用。

    考虑到逃走了一万人,又有一千人被杀,所以这粮草供应八千俘虏吃一个月,是毫无问题加上看守者也绰绰有余。

    但是县令依旧忧心忡忡,“这个月的粮草有了……下个月呢?”

    李永生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要不要把他们后半生的粮食都管了?”

    明明是你的事,你跟我叽歪什么?我帮你端掉一个郑王的大营,还帮错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