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堪舆队
    郑王府的军队离开之后,祭强第一个发话了,“李大师,为何不留下他们?”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为什么要留下他们?”

    “他们一直在冒充盗匪,祸害黎庶啊,”祭强的声音大了起来,他甚至有点小激动,“折腾得民不聊生……要我说,他们里面,没准真的有人吃过人肉。”

    李永生摇摇头,“不要谈那么复杂的问题,吃人肉这种非人的罪行,你想指证必须有证据……这样吧,我问你,我把他们留下做什么,都杀了?”

    祭强的嘴巴动了两下,最后狠狠一跺脚,“李大师,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仁义了。”

    血奴闻言,不住地点头没错,你说得太对了,他都不让我喝那些坏蛋的血!

    “我仁义?呵呵,”李永生笑一笑,心说在西疆屠灭库西部落的也是我。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我是有意放他们离开的。”

    偏偏地,这祭强真人是个直率性子,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呢?”

    李永生笑着一摊手,“很简单,他们是越打越多的习惯,肯定会来找咱们报仇的……让他们把事情闹大不好吗?我做人,就喜欢给别人机会。”

    祭强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们都知道咱们有真人了,甚至……没准有人会认出我来,这就是两名真人,他们有胆子来吗?”

    “我想……应该有胆子吧?”李永生不太确定地回答,“他们习惯裹胁别人了,如果有可能裹胁两名真人,你觉得他们不会来吗?”

    “这个倒是,”祭强想一想,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于是笑着点点头,“刚才咱们还暴露了二十几个人呢,都是精悍的修者,那些家伙一定会想方设法地下手……咦,不对。”

    李永生看他一眼,“什么不对?”

    祭强有想一想,才理顺了思路,“他们难道不担心咱们逃走?”

    李永生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那就赌一把好了,不过,你抢他们战马,没准他们会以为咱们没马……咱们在这里等一天好了。”

    祭强点点头,“那就听你的,希望咱们没有猜错。”

    他俩岂止是没有猜错?郑王府的马队作战的水平是差一点,然而,其他歪门邪道的东西,他们可是懂得不少。

    这些人在山谷四周散开,探查周遭有没有马蹄印,然后很快就发现没有!

    那么这些修者,肯定没有携带马匹。

    他们真没想到,竟然有真人会连人带马一起裹着,进入山谷这么做,太消耗灵气了。

    与此同时,他们的通过传音海螺传出的警讯,也很快有了反馈:王府的堪舆队,正在附近,要他们密切监视对方,等待堪舆队的支援。

    堪舆队是郑王府一支精悍小队,由八名真人、三十名司修和八十名制修组成,其中干活的主要是司修,制修基本上就是下人。

    这堪舆队是做什么的?是堪舆王气的,用郑王府的解释就是,郡王的封地缺少王气,要在四周仔细堪舆,找出更多的王气,供郑王来使用。

    事实上,这是很扯淡的借口,宛邑绝对不缺少王气,老郑王就被封在了这里,也就是说,这里能承载亲王的王气。

    何谓王气?其实也是气运之一,郑王府搜寻更多的王气,不臣之心简直是昭然若揭。

    不过在郑王的军队里,有另一个说法,就是这堪舆队寻找的,其实并不是王气,而是一个隐世家族的秘藏。

    这隐世家族姓吴,因暗通佛修,肆意杀害官府中人,而被道宫和官府联手灭族,但是剿灭这个家族之后,发现吴家的藏宝室是空的。

    后来他们通过搜魂得知,吴家在事发之后,就将族中财宝转移了,而知道藏宝在何处的人都死了,不是被杀就是自杀。

    当时的吴家势力不小,因为勾结佛修,还获得大量资源和宝物,所以吴家藏宝的传说,在豫州郡还是很有市场的。

    总之,这个堪舆队是有点奇怪,整日里四下乱走,而且他们战力强悍,在郑王的军队遭遇麻烦之后,一旦发出求救,他们还会出手帮助。

    很快地,堪舆队的人就赶了过来,见到自家人的惨样,直接愤怒地表示,“简直欺人太甚,那些混蛋在哪儿?”

    李永生等人在雷谷,还在了解郑王的动向,就见远处飞来了八名真人,还裹着十来名司修。

    来的真人里,一名是高阶,还有三名中阶和四名初阶。

    八人来到山谷上方,也不着急落下,就在山谷上方傲然地俯视,同时肆无忌惮地放出神识,感应着这小小的山谷。

    “咦?”一名中阶真人轻咦一声,发现了下面的古怪,“还有这么多凡夫俗子?都给我滚出来!”

    他一声厉喝,整个山谷似乎都颤了一颤,藏起来的老弱妇孺都觉得头皮发麻,有两人竟然直接咳出了鲜血。

    这种无差别攻击,顿时就惹恼了李永生,他斜看着上方的八名真人,冷冷地发话,“欺负凡夫俗子,很有成就感吗?有本事冲着我来!”

    “小子狂妄,”中阶真人冷哼一声,抖手一掌就打了过去,“你有什么不得了的?”

    就在这时,血奴身子前蹿,一抬手,就拦下了这一掌。

    中阶真人已经了解过了,知道这小女娃娃是真人,但是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易就接下了自己一掌,顿时勃然大怒,“混蛋,还敢还手?”

    他还待再次出手,只听得一声冷哼传来,却是那名唯一的高阶真人发话了,“齐真人稍安勿躁,这些修者,还是尽量争取征用。”

    齐真人收起力道,抬手一指李永生,悻悻地发话,“小子,算你走运,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马上召集你的人马,接受郑王的征用。”

    李永生冷冷一笑,“这机会我若是不稀罕呢?”

    与此同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极为细微的声音,“跟我动手的人,是揶教的人。”

    传音来自于血奴,它对揶教的气息最为敏感,刚才它就感受到了,面前真人的气息,很是令她不舒服,才主动出面,替李永生挡下了这一击。

    当它接下这一击的时候,就彻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李永生听到这话,心里就是一沉,怪不得他感觉对方里有人气息诡异,原来是揶教的?

    对于血魔的判断,他还是很相信的。

    然而那齐真人闻言,顿时大怒,“真是不知死活,我就问你一句,果然不接受征召?”

    李永生闻言笑了起来,“我从来就没打算过接受,不答应你又如何?”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齐真人冷笑一声,“待我出手,你们想死都难……现在,都乖乖地给我滚出来!”

    最后一句,他又是一声厉喝,是用了灵力喊出来的。

    树丛中传来几声闷响,显然是有黎庶摔倒了。

    李永生顿时大怒,身子一晃不见作势,已经直接冲上天空,白光一闪,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柄长刀,而那中阶真人自胸部之下,被斩为两截,两条小臂也离开了大臂。

    一刀既出,他更不停留,毫不犹豫地冲向那唯一的高阶真人,抖手又是一刀斩了过去此人身上,也有那种诡异的气息。

    他猛然间出手,却是惊呆了对方的真人,他们最注意是的血奴和祭强,因为这是两名真人,却是没想到,对方的这名司修,竟然猛地也展示出了真人的修为。

    真人修为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竟然一刀就秒杀了己方的一名真人。

    那高阶真人虽然意外,但是反应并不慢,见对方扑来,他毫不犹豫地释放出一面盾牌,想要力扛这一刀终究是准证了,仓促躲避太失面子。

    同时他不忘大喊一声,“敢对皇族供奉动手,你死定了……噗!”

    原来他的盾牌,根本没挡住这一刀,对方的长刀就像切豆腐一样,轻松地划开了盾牌,斩向了他。

    他勉力布起护身灵气,同时身上还有防器,但饶是如此,也被这一刀斩得胸骨尽碎,忍不住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来。

    要知道,李永生的第二刀,就算权白衣,也得全神贯注才挡得下来。

    见他如此悍勇,其余六名真人想都不想,直接遁出去了半里多地,还是分散逃开的。

    果不其然,郑王府打的还真是游击战术,下面人是这么做的,真人同样也会这么做。

    李永生收刀回来,并不着急斩出第三刀,因为第三刀下去,对方必死,他可是还想抓一个活口呢。

    就在此刻,对方又是一名真人在远处高喊,“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与我们为敌?”

    “我就奇怪了,是你们先找我麻烦的好不好?”李永生冷哼一声,“雷谷办事,无关者给我滚开……小子你还想跑?”

    话未说完,他猛地前蹿,又是一刀斩向了高阶真人。

    这一刀,并不是阳关三叠的第三刀,威力跟第二刀差不多。

    但是那高阶真人一脸的懵懂:我就在这里站着,哪里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