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水师的求助
    彭泽水师这一次的突破,动静还真的不小,他们在悄无声息中,聚集了两百余艘大小战船,凌晨齐齐动,直接冲过了淮庆府最狭窄的水面,岸上守军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赵欣欣能接到密报,还是通过在雷谷附近种田的博灵军。

    至于说水师是受了谁的撺掇,悍然出击,这就众说纷纭了。

    甚至还有人说,水师是得了九公主的吩咐,才冒死出击,出海北上援助京师。

    李永生是实在不想操心这事了,但是送走公孙不器等人之后,见到赵欣欣一脸喜庆的样子,忍不住又出声话,“真值得这么高兴吗?”

    “那是当然,”赵欣欣眉开眼笑地话,“这段时间里,也只有这个消息,算是个好消息。”

    此刻的中土国,仍是一团糟,虽然巴蜀那边没什么大动静了,但是豫州又乱了起来。

    荆王在稳固三湘的统治,幽州战事还在持续,李清明又自行其是地起了一场偷袭,但是却被对方窥破了意图,有三万军队被围在一块谷地中。

    李部长坚定地认为,己方出了奸细他虽然自行其是,但是出兵时,不得不通报了内阁。

    内阁却认为,这就是不尊重集体智慧的后果:一意孤行就是这种下场。

    三万人马被襄王的重兵包围,但是这重兵,又是被朝廷军队挤压到海边的,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五万将士打算偷袭,走的是轻装上阵的路子,半路生了遭遇战,五万兵马就变成三万,其他的不是死了就是跑了。

    不过李清明也准备了后手,这人马中携带了大量的储物袋,襄王本想困死这一支兵马,不成想人家就地固守,不但拿出了大量的重型军械,还有数不清的粮草和食水。

    襄王的军队现不妙之后,冲了几次,损失惨重,目前也只能召集民夫,将他们困在谷地里,双方僵持了起来。

    更为要命的是,并州和海岱生了不同轻重的蝗灾。

    并州粮食吃紧,内部都不稳了,晋王虽然洗刷了冤屈,目前也只是配合郡守死保并州,并不管其他动向。

    海岱则是派出兵马西进豫州,从豫州抢粮。

    豫州遭遇了干旱,虽然现在大面积降雨,旱情缓解了,但是此前干旱的后果也显出来了,遍地饿殍,盗贼四起。

    这种情况下,彭泽水师出海,显然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但是李永生忍不住提醒她一句,“你以为水师出海,真的那么容易?”

    “为什么不容易?”赵欣欣奇怪地看他一眼,“现在应该已经快过淮庆了,会稽那里,裘氏缩头了,不可能有拦江铁索,谁还拦得住水师?”

    李永生叹口气,“你莫非忘了,上一次我是如何将马匹带回博灵的?”

    他上次沿江西进,靠的可不止是公孙家随行的修者,主要是朱雀出手,刮起了龙卷风,将沿途的阻拦吹散了。

    赵欣欣闻言眉头一皱,“你是说……可能有修者在江面上拦截?代价有点高吧?”

    “用不了多高的代价,”李永生淡淡地话,“彭泽水师现在外强中干。”

    赵欣欣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倒是不知道,你对水师也有了解。”

    “我说,彭泽水师原本就遭遇了内讧,”李永生无奈地拍一拍她的肩头,“现在他们凑出这么大一支部队,你觉得可能都是老兵吗?”

    荆王起事的时候,第一个攻击目标就是淮庆,为的就是抢夺彭泽水师,当时水师生内讧,虽然大部分的战船跑到了博灵,但是官兵减员异常严重。

    现在竟然又凑出了这么多战船出海,官兵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赵欣欣愣了好一阵,才轻声嘀咕一句,“应该不至于吧?”

    非常遗憾的是,李永生又说准了,两天之后,会稽郡传来消息:在扬子江会稽的水面上,彭泽水师遭遇敌人夜袭。

    起袭击的是十余名真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从李永生这里得到了灵感,竟然知道先用符箓掀起风浪。

    江面原本是风平浪静,但是骤然间风浪大起,同时潜伏的真人们齐齐出手,摧毁大船四艘,还有三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至于说小型战舟,也被摧毁了二三十艘,水师官兵死伤无数。

    这一场偷袭,差不多打掉了彭泽水师一半的战力。

    至于说袭击者来自何方?淮庆一口咬定是会稽水军干的,但是会稽那边表示,遇袭地点刚刚出了淮庆水面,肯定是荆王干的。

    紧接着,李永生收到了博灵军役使王志云的求助,军役使希望他能前去协助彭泽水师。

    原来这彭泽水师召集新兵,都是在博灵郡完成的,新兵里充斥着大量的博灵人,甚至其中很多骨干战力,都是从博灵水军里抽调的。

    否则的话,彭泽水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撑起这么大的场面?

    简而言之,为了凑起这么一支水师,博灵郡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短期内,甚至博灵水军都不能形成太强的战斗力老兵被抽调走太多了。

    这么一支承载着希望的队伍,被人偷袭,王志云的愤怒可想而知,他甚至对李永生表示:要狠狠地报复凶手。

    李永生接到这消息,却是相当地无语:拜托,打仗不是儿戏,你怎么不声不响就弄出这么大的场面?

    永生仙君对博灵郡有没有感情?有一些,但是绝对不多相对这个位面而言,他只是过客,不是土著。

    听说家乡父老被人算计,他心里也恼火,可是还不至于愤怒到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报复。

    最让他恼火的是,水师出海之前,王志云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听一听我的意见?

    现在被人揍得满地找牙,就想起请我出手报仇了?

    来通报消息的军士支支吾吾地表示:王军役使觉得,大军出动还是要强调保密的李清明部长现在不也是这样?

    李永生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那你现在继续保密好了,找我做什么?

    他是真的火了,大军出动该不该保密?是该保密,但是……你得分清楚保密对象。

    李某人认为,自己就是有权力知道真相的,自打连鹰去职王志云上任,他为博灵军役房也做了不少事,去御马监讨要战马,还从公孙家化缘,庇护博灵军,并且帮助运送给养……

    撇开他对博灵军役房做的事情,他在其他方面的种种表现,也证明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当然,他不是军役房的人,所以也不是一定要知道军情,但是……你此前行动的时候不告知我,现在出了纰漏,就想起我来了?

    这种逻辑,他不能接受,于是他很干脆地表示: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传信的军校急得快哭了,“李大人,那么多博灵子弟,还等着您救援。”

    李永生闻言大奇,“水军遇袭之后,没有靠岸休整吗?还是说……会稽又有异动?”

    军校回答说,水军遇袭之后,确实是上岸休整了,会稽那边暂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还有人送来了一些军需品来劳军。

    这些劳军的人,未必是欢迎彭泽水师,更可能的是,他们担心水师官兵对地方泄愤。

    李永生闻言,气得大骂以为,王志云是稳重之人,现在才知道,部里下来的,就是特么的不接地气……动水师之前,不知道多打听一下水战吗?”

    好像你很精通水战似的,军校心里暗暗吐槽,嘴上却不敢反驳,只是怯怯地回答,“水师出海,主要还是水师的决定……部里派人来催了,军役使也不能拒绝。”

    “不能拒绝,也不能送死吧?多了解一下情况很难?”李永生气得脸吐槽都没力气了,“这水师都督,脑子里是浆糊吗?休整一下赶紧出海才是正道……你知道人家不会第二次来?”

    “水师也是这个意思,”军校吞吞吐吐地表示,“现在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要补充物资,二就是请雷谷出面护航,顺便裹胁了会稽的水军。”

    会稽水军里,也有几艘海船,更有一些熟悉水战的官兵,战斗力如何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里面不缺老兵。

    裹胁……你们将朝廷置于何地?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他,“既然你们胆子这么大,那为何不将淮庆水军也裹胁了?”

    “淮庆无海船,”军校很直接地回答,“而且,那些水军大多是投靠了荆王的,一旦缠斗起来,没准整个水师都会被挡在淮庆……出海才是我们的要目的。”

    其实你们现在回师淮庆,裹胁水军,才更可能是妙招,李永生翻一个白眼:算了,随便裹胁淮庆水军,那就是更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了。

    这件事情,他不想出手,一来是恨王志云太迂腐不接地气,二来就是,里面的分寸不太好掌握,于是他一摆手,“你去找谷主吧,此事我不便插手。”

    赵欣欣闻听此事之后,倒是果断地表示,“水师的事情简单,交给我好了,不过永生……帮我跑一下豫州吧,郑王也起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