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三十章 贫富真君
    公孙不器是深深地恨上了那名偷袭的真君,甚至于超过了对真神教的痛恨。

    真神教的偷袭,隐秘而突然,差一点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那终究是国仇家恨,冲突由来已久,他被偷袭,只能怨自己不够小心,或者运气不够好。

    雷谷这次偷袭,他没受什么损失,但是……偷袭者竟然是真君,而且同样是隐秘而突然。

    这就让他分外接受不了——我公孙家招谁惹谁了?你来个真君阻碍我?

    若是玄女宫的真君出手,他还能接受一点:在任家地盘上证真,没有上门烧香,被人收拾一顿也是应该的。

    但是玄女宫这边,早就有了默契,反倒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路子真君,暗下杀手。

    “偷袭者……”玄后沉吟一下,看向不远处正在跟栗娘咬耳朵的丁青瑶,“青瑶你来说。”

    丁经主闻言,茫然地一摊双手,“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玄后的下巴微微一扬,淡淡地发话,“你去打听一下……应该瞒不过你。”

    你这是几个意思?丁青瑶完全摸不着头脑,“我只是小小的真人,跟真君接触不多。”

    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玄后轻咳一声,“你最近不是多了一些朋友吗?”

    明白了!丁青瑶秒懂,她最近多了什么朋友?不过是协调了一下玄女道和宫里的关系。

    玄后这么说,是让我去找朱雀求证呢。

    她可不想去找朱雀,更不想背这锅,于是一侧头,看李永生一眼,“我感觉这真君的功法,也是有势水……不知对不对?”

    李永生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了一下,然后笑着发话,“是排帮真君吗?我觉得有这种感觉,不是很明显。”

    “定然是这厮!”栗娘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一脸的阴沉,“我总觉得,此人的功法有点熟悉的气息……原来是这样!”

    “握草,”公孙未明在远处怪叫一声,直接蹦了起来,“去收拾他!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玄后你老人家打伤他了,是吧?”

    玄后微微颔首,轻描淡写地回答,“些微小伤,养几年就能好。”

    公孙未明的眼睛睁得老大,就连公孙不器也有点愕然:能让真君养几年的伤势,在你的嘴里,只是轻微小伤?

    真不愧是玄女宫的真君,这口气,别人一般学不来。

    倒是邵真人闻言,在不远处蹭地站了起来,厉声发话,“公孙家若是矢志报仇,我摩天岭愿附骥尾。”

    摩天岭是青龙庙苗裔,被道宫排斥,对官府中的恩怨,原本是无所谓的。

    但是前一阵的北七庙之争,让摩天岭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中,而挑起此事的松峰观,就是得到了襄王府的支持。

    邵真人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我摩天岭本来无意北七庙,你们随便争就是了,但是打到我摩天岭,借着踩摩天岭而上位,真是让人是可忍而孰不可忍。

    眼下排帮的真君,就是坐镇在襄王府,他有很强烈的报复。

    反正他不怕襄王府找麻烦,摩天岭虽然小,却是背靠道宫的——哪怕青龙庙不待见他。

    公孙不器却是看一眼李永生,“李大师,真的是排帮真君?”

    虽然他已经证真,李大师不过是一名真人,但他还真是相信李大师的话。

    事实上,他已经听公孙未明说了,巴蜀之行,李大师对排帮余孽的感应,异常地灵敏。

    李永生微微一笑,“遇到对头,不器真君会生出因果感应的。”

    他其实能确定,出手的就是排帮的真君,但是……他何必出这个风头呢?

    公孙不器也想明白了这一点,于是微微一笑,“我打算回家一趟,料理完族中的事情,然后去见识一下这名真君,李大师可有什么建议?”

    李永生一摊双手,“不器真君想做什么,何须问我?不过……真君出手的后果,有点麻烦。”

    真君是不能随便出手的,要不然天下就乱了。

    “我只对他出手,”公孙不器不以为然地回答,所谓规矩,都是用来规避的——只要心存敬畏,打一打擦边球不是大事。

    就在此刻,有人来报——呼延书生送来了请柬,贺自家证真,邀请玄后前往西疆一行。

    书生真君在雷谷证真,还真没有得到玄女宫的庇护,然而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玄女宫的地盘,送这个请柬不算冒昧。

    第二天,呼延家又有人来到雷谷,给雷谷谷主送来了请柬,并且写明希望谷主和李大师一同前往。

    公孙不器听说之后,前来问李永生,你们是不是打算去?咱们可以同行。

    他并不知道公孙家接到请柬了没有,不过公孙家跟书生真君合作过多次了,不但算是一起扛过枪,还一起打过仗,他现在也证真了,主动上门道贺,一点都不冒失。

    李永生摇摇头,“我想了想,还是算了……书生真君请了好几名真君观礼。”

    他已经问过来人了,呼延书生不但给玄女宫下了请柬,还给北极宫和白虎庙下了请柬,隐世家族诸如丁家什么的,也受到了邀请。

    呼延家甚至给宗正院下了请柬,这不是说他要投靠皇族,而是向皇族告知一下。

    这也算是释放善意——并不是每个真君,都会向皇族报备。

    所以这么粗粗一算,起码也会有三四名真君到场庆贺,李永生觉得赶过去也没啥意思——不过是个证真罢了。

    但是公孙不器不这么看,“到时没准还会有真君论道……就算你不稀罕,过去参加一下,算是把人情做扎实了,为什么不去?”

    只要是文明社会,就逃不过人情,中土国也是如此,呼延书生在雷谷证真,结下了好大的机缘,又专门发出请柬,雷谷这时不捧场的话,就是不会做人。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雷谷现在离不开人啊,荆王可是越来越能折腾了,而且豫州不稳,天下都快大乱了。”

    “唉,”公孙不器闻言,叹口气摇摇头,“也是啊,这会儿办庆典,热闹不起来……我俩证真还真不是时候。”

    “是呀,”公孙未明没心没肺地发话,“这尼玛要再引起国战的话,公孙家又有真君可以出动了……艹的,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李永生笑了起来,“国战的话,中土多了两名真君,也是好的吧?”

    公孙不器见他下定了决心,也不再勉强,“你不去,九公主是要去的吧?这是礼节。”

    李永生摇摇头,“都是修者,这些虚礼就免了吧,说到底,修为才是硬杠杠。”

    公孙不器默然,半天才叹口气,“能无视真君的邀请,也就是李大师你了。”

    谁也知道,修者修自身,人情那些外物,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谁又敢真的无视那些礼节呢?你敢保证自己不会求人吗?

    所以不器真君对李大师的淡然,是真的佩服——真人拒绝真君的邀请,你厉害!

    李永生却是微微一笑,“我俩人不到,礼会到,不器真君你稍等几天,欣欣正在凑礼物呢,还要劳烦你捎过去。”

    公孙不器笑着点点头,“这没问题……未知你打算送上什么礼物?”

    “一套神魂功法,几块空间青石,”李永生笑着回答,“呼延家已经很久没有秘境了,我估计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快点建好秘境。”

    这话一点错没有,对隐世家族的真君来说,第一要在意的,就是家里的秘境——没有秘境的话,“隐世”都谈不上,就别说其他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公孙不器点点头,然后又笑,“李大师你财大气粗,我公孙家可不能比,我们也就是送上些人手,帮他们搭建秘境……呼延家真人太少,我想他是需要人手的。”

    李永生呲牙一笑,“我怎么感觉,你是担心呼延家的回礼?”

    这话看似玩笑,但还真不是玩笑,公孙家给呼延家送了礼,但是要不了多久,不器真君的证真庆典一办,呼延家也得送礼来。

    呼延家和公孙家的底蕴能比吗?真不能比,差得太多了。

    公孙家真的送厚礼过去的话,呼延家未必能还回对等的礼物。

    当然,其他参加呼延书生庆典的势力,也会送上礼物,没准还是厚礼,但是呼延家不可能转送出来——真心丢不起那人啊。

    公孙不器笑了起来,抬手指一指李永生,“你敢背后编排书生真君家族困窘,我回头就转告他。”

    “那是你的问题,”李永生满不在乎地回答,“你要是过些年再证真,书生真君能搜刮点家底出来,就不会为难了。”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在此刻,远处人影一闪,却是赵欣欣急速跑了过来。

    她两条大长腿迈得飞快,脸上难掩兴奋之色,“永生,博灵传来密报,今日凌晨,彭泽水师大举东下,已经突破了淮庆第一道防线。”

    突破就突破呗,你这么兴奋干什么?李永生心里暗暗吐槽,脸上却是灿烂的笑容,“真的吗?那太好了,希望他们能打破僵局。”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