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九章 不器真君
    动春心?赵欣欣闻言,顿时一愣,“不会吧?公孙不器已经证真,都厨她……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了吧?”

    若是在一个月前,紫嫣准证喜欢不器准证,那不是问题,她的身份甚至还要高一点同样是准证,玄女宫的势力,哪里是辽西公孙家可以比的?

    但是现在,公孙不器已然证真,紫嫣都厨再想惦记,就太不现实了。

    “这一点,你可是不如我,”栗娘轻笑一声,低声发话,“她的眼神……你看懂了吗?”

    “不懂,”赵欣欣老老实实地摇头,心说在仙界,近几万年里,没人敢这么看我。

    “那就接着看吧,”栗娘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公孙不器证真。

    七杀异象持续了三天三夜,才彻底消失,这持久的异象,甚至又引来了两名真君的分身。

    这两位真君,都是隐世家族的,实在按捺不住好奇,才跑过来旁观。

    事实上,青龙庙的真君,也关注到了这里,不过此处是雷谷,青龙庙跟玄女宫的真君神念交流一下,知道此处在玄女宫的看护下,就没过来。

    最有意思的是无心真君,他感应到南方有人证真,通过体系他得知,不是官府和皇族中人,所以就没有理会。

    但是尼玛……这异象死活不散啊。

    等到第二天夜里,他实在忍不住了,心说这是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于是直接启用了自己架设的一个小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距离朱雀城百里之外。

    当他赶到雷谷的时候,正好异象消失,他想也不想,就要往里直闯,却被玄后拦住了,“无心道友且慢,此处是我玄女宫重地。”

    “英王九公主才是谷主吧?”无心真君还想往里闯。

    玄后直接祭出了涅槃梧桐木,“身入道宫,世上再无九公主,无心道友留步。”

    无心真君可是识得此物,乃是仙界传下来的真器,据说取材于凤凰所栖的梧桐木,凤凰涅槃之后,有尚未烧化的梧桐木心,就是涅槃梧桐木。

    此物在上界,也算得上宝物,尤其是修习火属性功法的,此物在手,简直是如虎添翼。

    无心真君只能留步了,“我只是想看一看,谁得了七杀异象,这是皇族秘传。”

    “莫要开玩笑,”玄后冷冷地发话,“北极宫和辽西公孙家,都出过七杀异象……你确定要捣乱吗?”

    “原来是辽西公孙,”无心真君是明白人,虽然他很想跟证真的人套一套近乎,但是玄女宫看得太紧,也只能叹口气,悻悻地离开,“这一趟跑得……真亏得慌。”

    公孙不器跟呼延书生证真的过程,真的是大相径庭,异象散去第八天,他就站起身来,宣布自己已经初步巩固了状态。

    呼延书生巩固状态,比他用的时间要长得多。

    但是这并不奇怪,比起家族底蕴来,呼延家差了公孙家起码两条街。

    公孙不器手上有大量天才地宝,也有巩固状态的法门,尽快结束这个状态,就能保证真君在证真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保护自己,甚至投入战斗。

    更别说不器真君是二次证真,和神魂都锤炼到了旁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出了阵法之后,众人纷纷迎上来恭贺,就连已经离开的察都管和都讲,也遣人送来了一份礼物,恭贺他证真。

    这还仅仅是小礼物,等到公孙不器回到家族,正式举办庆典之际,才是奉上庆贺礼物的时候,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公孙家只会送给玄女宫一张请柬,很*不到出场。

    以玄女宫为例,赵欣欣可以去,当然,她也可以不去,玄后是会去的,准证的话,丁经主和栗化主也能去,都管和都讲,真的未必轮得到。

    然后,就是两名真君通过分身送上恭贺,有意思的是,一名真君说,自家有个惊才绝艳的后辈,虽然目前仅仅是中阶真人,但是根基好进境快,可为不器真君的良配。

    公孙不器有点哭笑不得,只能婉转地表示:我刚刚证真,要忙的事情很多,道侣之事,暂时不会考虑。

    那真君倒也没在意,只是笑着表示,我们不着急,你有这个心思的时候,考虑一下就是。

    说来说去,双方都已经是这个位面顶尖的存在了,都要注意体面,榜下捉婿那种事,是做不得的,而且辽西公孙是老牌隐世家族,底蕴深厚名在外,不是可以随意逼迫的。

    这些凡俗应酬,就又用了多半天,当晚公孙不器借了九公主的地盘大宴宾客,感谢大家在他证真时施加援手。

    这五十多名真人里,大多数是不请自来的,虽然打着护法的幌子,但是自家也有收获,谁欠了谁人情还不好说。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公孙不器欠了玄后真君和紫嫣准证的人情,剩下的,就是九公主借地证真的跨境之缘了。

    这些人情里,其他的都好说,就是紫嫣都厨的人情,有些不好计算。

    所以,酒宴散去的时候,公孙不器特意将紫嫣真人留下,说这次护法,紫嫣准证是出了大力,也遭受了一些损失,未知你希望得到些什么。

    前文说过,公孙家的三长老和四长老,长得异常年轻英俊,在诸多的修者里,外形和气质都是一等一的。

    紫嫣都厨看着英俊的不器真君,只觉得口干舌燥头脑发晕,一颗心不住地乱跳,好半天才稀里糊涂地回答,“全凭……全凭真君做主。”

    公孙不器也是常年游历天下的主儿,见状哪里会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他对紫嫣准证,还真是没兴趣不是因为对方身材不行,而是确实没有感觉。

    事实上,到了真人这个境界,调整自身相貌和身材就已经不是问题了,紫嫣准证想要减肥,肯定比地球界那些中老年妇女容易得多。

    至于说都厨为什么维持这么一个身材,并不做出改变,那就不是公孙不器需要知道的了,他笑着点点头,“那也好,算我欠你个人情,将来会答应你一个适当的请求。”

    得到真君的承诺,紫嫣真人兴高采烈地转身走了,离开的时候,身子都是飘的。

    哪曾想,她走了没多远,耳边传来一声轻喟,“痴儿……你跟他要个证真机缘多好?”

    都厨闻言,顿时就是一怔,小心地四下看一看,心中默念,“是……太上?”

    “哼,”太上在她耳边轻语,“你若证真,天下男修,还不是任你予取予求?”

    紫嫣扭捏一下,心里默念,“可是我就是喜欢他。”

    “那没用的,”太上劝诫她,“你的辅助功法吞天,就算证真之后,依旧效果极好,莫非你成就真君之际,就会摈弃这功法吗?”

    紫嫣嘿然不语,她的身材之所以成了这样,全是因为吞天功法,当然,不是说修了吞天功法的人,就不能变瘦,但那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她觉得划不来。

    太上长老继续劝说她,“公孙家的血脉,出名的英俊风流,你就算放弃吞天功法,也未必能入他的眼……这一家人,就非女修良配。”

    这话有点偏激,也只有玄女宫的太上敢这么说,她是女修,玄女宫也多为女修,立场就决定了一切,而且也不怕公孙家计较。

    公孙不器正在跟玄后聊天,猛地见到紫嫣回转,讶异地一扬眉头,“紫嫣准证何事?”

    紫嫣犹豫一下,终于鼓起勇气来,“我想好条件了……真君能给我一个证真机缘吗?”

    “证真机缘?”公孙不器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这个……你还真看得起我。”

    “无所谓看得起看不起吧?”玄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器真君几年之内两次证真,是有大机缘的人。”

    公孙不器苦笑一声,“两次证真都遇到了袭击,玄后你管这叫机缘?”

    “当然是机缘,”玄后笑吟吟地回答,“虽然都遇到了袭击,但是两次化险为夷,终于证就真我,还是唯我的境界……福缘深厚啊。”

    公孙不器家学渊源,才不会被她忽悠住,“原来这叫福缘深厚?这种福缘,玄后想要吗?”

    “想要,”玄后很干脆地点头,针锋相对地回答,“但是我没有不器你的大运,不敢要。”

    公孙不器也被她弄得没脾气,于是看一眼紫嫣准证,“你的要求我记住了,不敢保证做到,但是我会留心的。”

    不用他保证,有这个承诺就足够了,都厨准证笑着点点头,转身蹦蹦跳跳地走了。

    玄后见她的身影消失,才没好气地瞪公孙不器一眼,“既然应承了,你就要努力去做,莫要到时候找个理由搪塞。”

    “我用得着搪塞吗?”公孙不器很干脆地表示,“这样吧,再有证真机缘,我宁可不给家族里的人,也要让她先尝试,如此可好?”

    玄后看一眼不远处的公孙未明,又看他一眼,然后缓缓点头,“你若真能如此,我的人情也在里面了,记住你说的话。”

    紫嫣准证那一击,是个天大的人情,但还不足以值一个证真机缘,不过再加上玄后后来的两击,却是绝对够了。

    公孙不器听得都有点纳闷,证真机缘可未必等于证真,用得着这么拼吗?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不知偷袭我的真君,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