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又来(三更求月票)
    公孙不器证真的响动,可是比呼延书生大多了。

    呼延真君证真之后,雷谷就是众所瞩目的地方了,而不器准证这一番的准备,动静也不小,想一想就可以知道,连看顾我们酒家的林二都去了巴蜀,但是公孙不器偏偏没去。

    所以,在公孙不器踏入大阵的时候,周围有最少五十名真人在默默地围观。

    丁经主、栗化主之类的,那就不用说了,就连摩天岭邵真人,也留下来,专心观摩证真过程他是青龙庙弃徒,不可能再有类似旁观证真的机会。

    甚至,连玄女宫的殿主和都讲,也来旁观了,他们都是三都五主里的人物,距离证真只差一步甚至半步,这种旁观的机缘,真的很是难得。

    最有意思的是,察都管也遣人来问,自己能否旁观,此前他支持权白衣,算是得罪了九公主,现在却又舍不得良机。

    赵欣欣的回答也很只是玄女宫门中弟子,察都管想来就来,谁敢拦着不成?”

    这话里隐约带着刺,然而,察都管终究是厚着脸皮来了。

    他来不要紧,害得公孙家专门分出两个真人来,就为了盯住他。

    这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公孙不器的证真,比旁人想像的,还要顺利。

    他只用了两天时间来收束,效果一点都不比呼延书生差。

    接下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大道之韵就鸣响了,意味着公孙不器再次顺利地被大道认可。

    公孙不器的大道之韵,竟然整整鸣响了三天。

    这样的动静,甚至引得玄后直接降了分身过来,旁观他的证真。

    紧接着,就是七股青冥之气,自天而降,明明是梅雨时节,竟然降下了漫天的霜雪。

    “七杀异象?”围观的真人目瞪口呆,这是玄青位面最顶尖的异象,源自七星北斗,主杀戮,“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丁青瑶见状,轻喟一声,“这是公孙家的祖象啊,不器真君的未来,不可小觑。”

    所谓祖象,就是开辟隐世家族的先祖证真时,产生的异象,通常是后人不可逾越的,代表这个家族的巅峰。

    正如秦始皇之于秦朝,无人可以越,后人里面能出一个能够比肩的,就足以自豪了。

    后人若是纷纷越祖象,早就是“人间留不住”,展到仙界去了。

    见她如此惊讶,察都管忍不住嘀咕一句,“也未必一定能飞升。”

    尼玛,你在说什么啊?丁青瑶很无语地看他一眼,且不说能不能飞升,人家是证真了,你这还没有证真的家伙,在嚼谷什么?

    “怎么就不能飞升了?”公孙未明冷哼一声,他是负责盯着察都管的真人之一,“非唯我……不能有七杀异象,你懂吗?”

    呼延书生证真之时,也不过是介于无我和唯我之间,公孙不器上一次证真,也是类似状态,这一次反倒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竟然到了唯我的境界。

    丁青瑶对此不是很清楚,七杀异象不是公孙家独有的,灵修和运修里,都出过拥有这个异象的杰出人物,十有都飞升了,所以被认为是这个位面顶尖的异象。

    但她还真不知道,七杀异象是只有唯我境界才能出现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公孙未明白她一眼,“我公孙家很傻吗,会到处宣传?”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宣传?丁青瑶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就反应了过来,公孙家以前证真的时候比较隐蔽,当然不会宣传此事。

    而现在,公孙不器在几十名真人面前证真,这些真人还不是同一个势力的,相关消息根本不可能封锁得住,那么,公孙未明也没必要再保密了。

    七根清濛濛的光柱,将公孙不器笼罩在其中,巍然不动,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一直就存在于那里,亘古不变。

    就在大家聚精会神观察之际,猛然之间,空中涌现出一股极为浩荡的气势,冲着盘坐中的公孙不器压了下来。

    这气势来得极为突兀,又极为迅猛,雄浑巍峨,所有人都忍不住微微一怔。

    “找死!”只听得一声轻叱,紧接着,只见一道红光闪过,整个天空似乎都被燃烧了起来,牢牢地挡住了那一股无处不在的气势。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玄后的分身出手了,她手中祭起一根黑色的木杖,向空中打去。

    那黑色木杖在瞬间就变得雪白,然后,都白到有点青了。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涅槃梧桐木……玄女宫还有这种好东西?”

    这根本不该是玄青位面该有的东西,但是玄后身为四大宫的真君,有点压箱底的东西,倒也不算奇怪。

    那浩荡的气势,原本就是打了偷袭的主意,见到有人第一时间出手拦截,说不得迅疾回收,就打算就此离开。

    “想走?”玄后不屑地哼一声,那白色的木杖瞬间加,有若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划虹追了过去,“敢在我玄女宫的地盘动手,留点东西下来吧!”

    远处白芒一闪,又迅地炸裂开来,紧接着,整个空间似乎都扭曲了一般,颤了几颤。

    一声闷哼,从天边传来,似乎无处不在,又有些飘飘渺渺。

    紧接着,声音的主人话了,“玄女宫何时有兴趣为隐世家族护法了?”

    玄后根本不理会他,催动涅槃梧桐木,又是狠狠的一击。

    不过非常遗憾,这一击并没有命中什么目标,偷袭的那厮已经逃走了。

    她一招手,将涅槃梧桐木收回,不屑地哼一声,“哼,我玄女宫做什么,还需要告诉别人?”

    这番交手,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因为现得早,公孙不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不过不少人还是将目光,看向了站在精舍屋顶上的玄后这就是真君之间的交手吗?

    几息之后,才有滚滚的灵气波动,向雷谷冲来,玄后伸出纤细的玉手,冲着气流涌来的方向,轻轻一摆,那气流顿时就慢了下来,然后越来越慢,直到彻底消失。

    处理冲击波,就该是这样的方法,渐次延迟冲击,硬碰硬地迎上去,只会造成新的冲击。

    不过,玄后那小小的一只手,竟然这么就挡下了偌大的冲击,举重若轻,让人也不得不心生佩服之情不愧是真君啊。

    玄后收回手,才看向一名猛然间冒出的真人,微微颔,“不错,不愧是本宫三都之一。”

    丁青瑶却是愕然地看向那名女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紫嫣都厨怎么也来了?”

    现身的女子面目如画,只看相貌的话,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不过她的身材,就不敢恭维了,又粗又壮,一个肥大的肚子,大腿比丁经主的腰还粗。

    活脱脱就是地球界中,典型的战斗民族里的大妈。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三都里的都厨,紫嫣准证。

    在此之前,都管和都讲都已经来围观了,独独不见都厨,现在她蓦地现身,竟然是第一个挡住真君偷袭的修者。

    按说真君动,并不是一名真人随便能挡得住的,更别说她还是仓促出手。

    然而,偷袭的真君也很忌惮雷谷的众多修者哪怕玄后的分身不在,五十多名真人出手,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所以他打的主意就是,悄悄接近证真中的公孙不器,接近到一定程度之后,为了防止被现,就不再靠近,而是雷霆一击。

    他并不求重伤对方,只求干扰了此人证真的过程哪怕此刻异象已经显示出来了,可还是不宜受到干扰的。

    他都未必需要伤到对方,干扰一下即可,此刻的修者,是最受不得骚扰的,轻则无法完美证真,重者可能功亏一篑甚至走火入魔。

    事实上,哪怕异象消散,刚证真的真君都不宜受到骚扰,否则的话,轻者可能无法巩固境界,重者甚至可以跌落境界。

    简而言之,偷袭的真君并未全力出手,距离也有点远。

    紫嫣真人虽然也是仓促出手,但是那一道红光,可是她的本位准真器,只有都厨才能掌握,将来退位之后,还得传给下一任都厨。

    这是一个火葫芦,用精血激,喷出的火焰,甚至可以挡得住真君的一击。

    她驱动的时候,并没有时间激精血,但是她在瞬间那就将大量灵气送了进去,因为动作过于剧烈,此刻嘴一张,直接喷出一口血来,“噗!”

    栗娘站在赵欣欣身边,见状无奈地摸一下额头,轻声嘀咕一句,“这么拼?”

    刚才她也有可能第一时间出手的,但是在她的意识里,本方有真君出现,再大的事情也化解得了,哪曾想就差了这么一丝丝,亿万分之一的刹那,就来不及了。

    “呵呵,凑巧了,”紫嫣准证微微一笑,抬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看向阵中的公孙不器,“还真没想到,今生有缘见到顶尖的证真异象……唯我的境界啊。”

    赵欣欣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心说哪里是碰巧?你来了好久了。

    倒是栗娘低声嘀咕一句,“奇怪,紫嫣也有动了春心的时候?”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