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嫌疑者(二更)
    为蜀王好?蜀王府的真人表示,自己听不懂这话,“李大师能否说得详细点?”

    李永生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还要我怎么详细?你将我的话,转告蜀王便是。”

    “可是……我真的听不懂啊,”这位可怜巴巴地话,“您给个提示呗。”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蜀王府成了现在这样,还真是少了点明白人……我问你,世子的能力跟蜀王比,孰强孰弱?”

    “世子……”这位犹豫了起来,好半天才低声回答一句,“世子还是相当不俗的,他若仅仅是郡王的才干,也不会拼命去博亲王了。”

    其实在他眼里,世子比蜀王强出不止一筹,只不过,蜀王才是王府的主人,而世子已经化作了飞灰,有些不合时宜的话,他也就懒得再说了。

    “我也这么想,”李永生微微一笑,“蜀王实在有点不堪,能从蜀王手上拿到权力,还能让他信任,我想世子不会太差的……地方到了。”

    说话间,他就落到了地上,前方正是朝安局扎的营地。

    见到他们进了营地,蜀王府的真人想一想,转头回去了。

    没有用了多久,李永生的话就传到了蜀王的耳朵里。

    蜀王召来了自己的幕僚,一个白面长须的中年人,将刚才的对话重复一遍,“明德,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德皱着眉头,捋一捋长髯,沉思好半天之后,猛地一拍大腿,“原来如此!”

    “有话快说,”蜀王不耐烦地话,“都什么时候了,还拿腔捏调。”

    “这个……”明德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先我们要确定,世子跟外人有勾连,他是被灭口的,这一点,王爷确定吧?”

    “嗯,”蜀王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说这种屁话,你根本没必要说世子没有得到外力支持的话,怎么敢如此肆意妄为?

    “世子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的头脑比较聪慧,”明德淡淡地话,“此番逃走,他是不得已而为之,逃得也比较仓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对这种结果,应该会有所提防。”

    “哼,”蜀王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再是提防,还不是被人灭口了?”

    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明德看他一眼,然后才继续话,“既然世子有所提防,那么……他会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呢?万一他遇害,咱们也好为他报仇。”

    “咦?”蜀王眉头一扬,陷入了沉思里,良久才微微颔,“这个很可能,任儿打小就是不肯吃亏的脾气……你是说,他可能在宅院里留下线索?”

    “我猜测,李永生应该是这个意思,”明德微微颔。

    他并不冒领别人的功劳,反倒是帮着拾遗补缺,“此刻应该封锁所有通道,严防有人外逃,尤其是那些密道……谁知道世子都泄露了些什么消息出去?”

    听到这话,蜀王忍不住又暴躁了起来,“什么世子,是逆子……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

    接下来,王府护卫对世子院子里,展开了疯狂的搜查。

    第二天下午,在王府的后湖,世子经常钓鱼的地方,一块大石头下,护卫们翻出了一个木盒,里面有世子留下的书信和留影石。

    世子将东西藏到此处,而不是自家院内,可见他真是有点脑筋这种地方,只有蜀王府自家人搜得到,外人根本想不到。

    留影石里,世子很镇定地表示,自己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他对此无怨无悔,不过,万一哪一天这个木盒被别人现,而他也死了,那他绝对是被人害死的。

    可能害他的,一个是西南某小国,一个是荆王他跟这两者有勾连。

    不得不说,这蜀王世子还真是敢算计,跟荆王勾连也就算了,竟然还勾结西南小国。

    没错,这小国离巴蜀是比较近,方便相互呼应,但是他一旦继位亲王,面对的也会是这些方向的威胁,到时候他还得考虑消息泄露的后果。

    可以想像得到,到了那时,世子十有会翻脸不认账,那就又有热闹看了。

    这些证据,指出了可能害他的凶手,紧接着,两名在巫山府行凶真人的来路,也被查了出来。

    其中百粤冯家的冯,确实在纳贤馆里待了几年,后来在外地悟真。

    冯悟真之后,就再没有回蜀王府,后来据说在海岛上展得尚可,还来信召集纳贤馆几个相得的朋友,希望他们前去做客,必将竭诚以待。

    被邀请的几人都没有答应,大家都很现实,好好的中土王府不待,去蛮荒海岛做什么?

    然而,虽然没有人答应,但也没有人上报蜀王府,冯的行为,相当于是挖蜀王府纳贤馆的墙角,反正他们没打算去,何必嚷嚷得人尽皆知?

    这几个接触过冯的,有三人在几年后,6续离开了纳贤馆,还有两人留在馆中。

    朝安局调查的时候,他俩并不想声张,但是当他俩得知,世子是死于别人的暗杀,并且证据也被找了出来,就主动找到朝安局自。

    这是冯真人的手尾,而另一名阮真人,则是世子引见给邓家的,邓家只知道,这阮真人是世子的朋友,而不是下属。

    不过当邓家知道世子遇害的时候,主动供出了另一件事。

    阮真人在邓家的时候,曾经要求邓家第三支执掌的女儿侍寝,被邓家断然拒绝那是庶出的女儿,嫁给你无所谓,哪怕是小妾也无所谓,但是侍寝?呵呵。

    阮真人想要用强,但是邓家三支虽然不大,可真不把孤零零的真人放在眼里,

    最后架没打成,可邓家从言语和功法中,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应该是出身于西南某小国,还可能是王族。

    同样的,这个消息,邓家也没有告诉朝安局毕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儿,但是当他们得知世子遇害,就跟纳贤馆的人一样,选择了和盘托出。

    到了这个时候,蜀王府动向和巫山刺杀案,就了解得差不多了。

    蜀王府确实有点不安分,但是跟蜀王无关,大部分是世子所为。

    而生在巫山府的惨案,基本上可以确定,跟蜀王府无关,跟排帮也无关,而且惨案的主谋,似乎还有意嫁祸给蜀王府,才派出了这样两名真人。

    当然,这只是初步的调查结果,远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不过到了这个程度……雷谷来的人已经可以离开了。

    朝安局再三留客,李永生却不肯再妥协了,他很干脆地表示:我雷谷也多少事呢,朝安局和蜀王府产生了互信,也有一些默契,不会再生变数了。

    其实,就算生变数也不怕,李永生带人虽然离开了,可朱雀这家伙活动范围广,根本不介意这区区几百里地。

    至于说案子接下来怎么处理,那真不是他的事儿了。

    他带着人离开,不但朝安局有些不舍,蜀王也有点咬牙切齿:原本就不是你的事儿,不知道你瞎掺乎个啥,现在王府不但全面倒向朝廷,连家里最杰出的儿子,也被葬送了……

    不过,这种抱怨,蜀王也只能想一想,绝对不敢说出口。

    李永生在出去一个月之后,再次回到了雷谷,而公孙不器在雷谷,也等了差不多半个月。

    不器准证这一次的淬炼,时间比呼延书生又长了很多,用了足足二十天时间。

    这不仅仅是精益求精的意思,也是因为神魂是比较娇嫩的,受损了一次,如果希望不证真中出现什么意外,必须要多淬炼一阵,而且一定要把握好分寸,缓急由心。

    淬炼完之后,他开始了证真的最后准备,这时巴蜀传来了李永生求助讯息,公孙家的真人一致决定,不许他前往,而是由其他人出面公孙家已经太久没有真君了。

    公孙不器不是个矫情的人,于是耐心调整状态,当他将状态调整到极佳,可以开始收束的时候,雷谷的十多名真人,还在巴蜀忙碌。

    不器准证当即就决定:等,我等他们回来之后,再证真不迟。

    这个决定略略有点任性,要知道,状态这东西,不是说有就能有,也不是随时都能保持在最佳的。

    不过还好,他也没有等了多久,不过十来天之后,雷谷的大部队返回。

    返回的当天,肯定是各种庆贺,顺便说一说巴蜀之行的收获,到了第二天,公孙不器找到李永生:我这就打算证真了,你看我还有什么欠缺的没有?

    一个曾经证过真的主儿,找一个真人请教这种问题,说出去大家都不会相信。

    更别说,公孙不器是何等骄傲的主儿?

    可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做为本位面最杰出的天才之一,他能非常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证真机缘,似乎不是在雷谷,而是在李大师身上。

    这种感觉……没有缘由,但他就是能感觉到。

    没错,天之骄子之所以是天之骄子,总有异于常人的地方。

    李永生上下打量他几眼,然后又掐算一下,笑着话,“没什么欠缺了,我算了一下,明日午正,是最合适的时机。”

    公孙不器抬手一拱,恭恭敬敬地话,“多谢李大师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