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世子?逆子!
    李永生的反驳,招来了更强烈的鄙视。

    蜀王府真人很鄙夷地发话,“下面有暗道,和下面没有暗道,声音是不一样的,这才是撼地锤的用法……你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那是一种看弱智的眼光,看了好半天,直到看得对方毛骨悚然,才哼一声,“你真是幼稚……这下面若全是空的呢?”

    “全是空的,这怎么可能?”这位不屑地哼一声,“地方这么大,怎么……嗯?”

    说到一半,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猛然间发现,这里还真谈不上大,也就丈许方圆,用地球界的计量单位,也就是十平米不到。

    而兵器房不但是个封闭的空间,还深入地下,听到的声音,跟外界不一样,没有可比性。

    方真人的眼睛一亮,“这里完全可以挖一个一般大小的地窖。”

    梁真人愣了一愣,直接蹿了出去,大喊一声,“来人,将这个房屋拆了!”

    现在的朝安局在蜀王府里,就是鬼子进村的模样,很多地方都是破坏性的检查。

    怀疑池塘有文章?抽水!怀疑房屋有夹层?拆墙!

    拆一间小小的房子,算多大点事?

    蜀王府的人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地看着世子都跑了,谁还敢说自家是无辜的?

    几名司修过来,只那么几下,就将房屋拆掉,然后又拆掉了地板,露出了地下的房间。

    又有人空抓几下,将里面的碎石砖瓦大致清理出去,就露出了青石地板。

    有司修才要上前,击碎青石地板,公孙未明蹿了过来,“躲开,小心地下有危险……我来!”

    他的手在空中虚虚一抓,一支白色的长枪就出现在他手中,然后狠狠地向地面一扎。

    噗的一声轻响,地板上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洞,长枪也消失不见。

    “空的!”公孙未明叫了起来,“地下是空的,大约有一尺厚的青石!”

    这一嗓子可不得了,连蜀王都被招了来,“咦,这里怎么还有个房子?”

    王府太大,到底有多少间房子,蜀王殿下根本就不知情这是数以千计的。

    不过这里是世子居住的地方,大致的房屋布局,他还是知道的。

    他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间房子,起码,在他印象中……三年前这里是一片空地。

    简单地商量之后,蜀王府接管了挖掘任务,因为很多人都被吸引了过来,所以大家干得也很快,半柱香时间,就挖穿了地板。

    果不其然,地板下面还有一个房间,不过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是在房屋中间,有一个不大的阵法。

    看到这个阵法,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竟然就愣在了那里。

    蜀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少不得问身边的侍卫,“这是什么阵法?”

    侍卫面如死灰,有气无力地回答,“传送阵……小型的!”

    “卧槽!”蜀王气得一蹦老高,很难想象,以他的年纪和体重,竟然能跳得如此之高,“我自己都没有传送阵,这小混蛋……竟然搞了一个传送阵出来?”

    就在这时,有人过来汇报,“有一块青砖,是可以拆卸的……世子大约是通过这里进入地下的。”

    “屁的世子!”蜀王破口大骂,“我现在就废除他的世子身份,混蛋,竟然敢偷偷地弄一个传送阵,这尼玛是要引外人进来弑父?”

    他真的太气愤了,王府里摆传送阵,若是召集一帮亡命进来,自己的生命还真的危险了。

    世子搞什么阴蓄私兵、不告而逃之类的幺蛾子,他固然不满意,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发现,比这个更令他愤怒。

    “王爷稍安,”梁真人不动声色地发话,“这个传送阵是单向的,只是为了外逃方便。”

    “这也不行,”蜀王暴怒依旧,“有这种好东西,他竟然不先孝敬我……”

    说到一半,他停下了,眼珠左右转一转……尼玛,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邵真人无意看他的丑态,而是看向李永生,“李大师精擅阵法,此传送阵有何名堂?”

    李永生跳进坑中,蹲下身仔细看一看传送阵,用了半柱香时间,他才站起身来,“阉割版的传送阵,倒是单向的,不过……有些自己修改的东西,似乎……”

    说到最后,他摇摇头,不想再做评论了。

    蜀王世子弄到的这个传送阵,来历不会太简单,中土国鲜见这么小的传送阵,而且这个阵法里,还掺杂了一些奇怪的改动没太大用处,主要是为了缩小阵法。

    简单来说,布设这个阵法的人,应该不是那种朝廷或者道宫的专精阵法师,不过很有点自己的想法,改动之后的阵法,也起到了一些作用,可是某些方面又有点冗余。

    李永生不想过多评论此阵法,因为一旦点评的话,涉及到的某些阵法理念,根本不是这个位面该有的。

    他欲言又止,蜀王却是着急了,“那逆子传送到了何处?”

    你是在跟我说话?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真是不想理会此人。

    不过,最终他还是轻轻一纵,跳到了地面上,轻描淡写地发话,“传送到了何处……这哪里是我能知道的?”

    蜀王正怒火冲天,闻言眉头一皱,就待呵斥对方,但是他身边的一名真人马上低声解释了起来,“传送阵是两点布设然后激发的,李真人并不是布阵之人,不可能知道传送到何处。”

    您这么问,纯粹是拿李真人当嫌疑人了,不怪人家不理你。

    蜀王虽然对阵法很外行,也听出了这话的意思,于是悻悻地闭嘴。

    倒是梁真人又出声发问,“李大师,这阵法可以传送多远?”

    这才是内行的问话,一般来说,传送阵有远中近之分,但是除了那些特征明显的,大部分情况下,只有极其精通阵法的人,才能对阵法的传送能力做出判断。

    像这种明显经过改动的阵法,一般的经验都不合适了,只有大师级别的阵法师,才可能判断得出来。

    李永生沉吟一下,缓缓发话,“此阵极为古怪,不过传送极限,大约也就是两百到三百里。”

    传送极限是指理论上可以传送那么远,人家若是定点在一百里,也是毫无问题。

    这就像一辆汽车加满油,可以跑八百公里,但不一定人家就要跑八百公里。

    “三百里,”蜀王一听,脸色又是一白,“附近山川河流众多,不好追啊。”

    巴蜀的地形就是这样,山水相间,甚至有“行路难”的感叹,随便什么地方都能藏人,三百里半径的范围,撒出去百万人去搜寻,十天半个月也找不到人。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么大的范围,想找三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贺司修也没了法子,他看向梁真人,“能否请两殿的真君出手,用天机推算?”

    梁真人无奈地翻个白眼,“你当真君们都很空闲吗?你我眼中的大事,在真君眼里,都不算什么的。”

    贺司修闻言,无奈地叹一口气,一侧头,眼睛却又是一亮,“李大师,此事却是要拜托你了。”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就奇怪了,为什么是我?”

    他不是不能出手,但是你们求人,也不能求得这么理所应当吧?

    贺司修怔了一怔,实在被噎得无话可说,只能左右看看,又盯上了方真人这位是天机殿的,总不能看着我们朝安局功亏一篑吧?

    方真人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才看向李永生,笑着发话,“李大师,尽快平定此事,也可以免得巴蜀郡生灵涂炭。”

    他本来不想掺乎此事,但是他身为两殿中人,长期待在雷谷混脸熟,对天机殿发布的任务,也是虚应故事,实在有点玩忽职守,可他还想继续再雷谷待下去。

    说不得,他就只能帮一帮朝安局,争取在这件事里,多获得一点业绩。

    当然,他最知道李永生在乎什么,所以直接拿黎庶说事。

    李永生苦笑着摇摇头,“你还真会扯大旗,这么大的因果……我承受得起?”

    “不是您的因果,”方真人不是个擅长拍马的人,而是李大师真的令他钦佩,“跟因果无关,就是您说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我等修者?”

    “是啊,”贺司修忙不迭地出声附和,“李大师擒秦水水手到擒来,想必擒拿蜀王世子,也不在话下。”

    “哪里是什么世子?是逆子!”蜀王高声厉喝,然后又看李永生一眼,心说就是此人擒下了秦水水吗?

    “好吧,”李永生也不介意出一次手,他只是不想让对方感觉,自己是理所应当该出手,“带有世子气息的物品,给我取两件来。”

    “是逆子!”蜀王再次高声叫了起来。

    旁人听他如此说,也不敢怠慢,马上去世子房中,取来了世子的日常用品,更有人在一个坐垫上,发现了两根世子的头发。

    李永生接过证物,再次跃进了那个大坑里,“我推算一下世子的行踪。”

    “是逆子!”身后传来了一声闷哼……

    (更新到,上午参加了个活动,后天还得再参加个活动,写发言稿去了,定时更新,限免期间,没有订阅,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