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四章 世子失踪
    @>:?xf?zfv?<tf4??m??rt?d?(1?jw?_#`ln=bf?7?e`??此,真相已经逐渐地浮出了水面。\r

    蜀王是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的,但是架不住蜀王世子不想做郡王,想做亲王。\r

    而蜀王又将府中的不少事情,交给了世子——他原本就是喜好享乐,不愿意操心。\r

    世子有了一定的权力,还想在老爹百年之后,享受亲王的待遇。\r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该怎么做?\r

    只能是使劲折腾了,趁着国内大乱,不管跟谁合作,总是要博个亲王回来。\r

    这个想法,真的是太正常了,赵家的郡王很多,蜀王世子也见过郡王的生活,而他现在享受的是亲王世子的待遇,其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r

    说句不客气的,中土这种降级袭爵,固然有利于统治,但是真的很影响后代的生活品质。\r

    世子有了野心,当然要阴蓄私兵——做这种事情,他的动力,比他老爹大多了。\r

    换句话说,世子才是蜀王府的祸源,蜀王真没做什么,最多不过是想了想。\r

    而蜀王心里,隐约也知道自己长子追求的是什么,不过他没有兴趣去了解,更没有兴趣阻拦,任由儿子在那里折腾,心中甚至隐隐有点期盼。\r

    朝安局一拿出密旨,蜀王心里就明白了:坏了。世子的那点小动作,事发了。\r

    所以他才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我该怎么办?\r

    然而,蜀王虽然蠢笨,也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r

    一开始,他是在装聋作哑。试图蒙混过关。\r

    当丫发现,这次实在不好糊弄过去的时候,就果断地断尾求生,将自己的世子抓起来。\r

    这个选择说古怪,也不算古怪,世子当然是蜀王最看重的儿子,如此没了的话,也确实很令人伤心,但是不管怎么说,总好过整个蜀王府跟着世子陪葬。\r

    蜀王的儿子不多,可也不算少,一共六个,去了一个还有五个。\r

    最最关键的是,蜀王自己没活够,没错,他已经是奔五张的主儿了,身体也不是很好,但是哪怕能再多活一年,那也是一年。\r

    反倒是贺司修对蜀王的反应,颇有些意外:难道情报说的没错,蜀王真的没介入此事?\r

    当然,他是小心惯了的,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卢供奉。\r

    卢供奉心里也知道,虽然自己是真人,但不是主事人,还是要接受贺司修的差遣,见状出声发话,“我也想前往蜀王府一趟。”\r

    这就是信不过蜀王了,你说得好听,将世子捉来,可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真这么想。\r

    万一你将世子纵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r

    贺司修并不回答卢供奉的话,而是一侧头,又看向了肥胖的中年人。\r

    蜀王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为何这么说话,只能苦笑着一摊手,“我王府的布置,还是很森严的……这样,咱们一起回去成吗?”\r

    到了这一步,他的邀请就比较真诚了。\r

    贺司修沉吟一下,然后一摆手,“走,一起去看看。”\r

    不过,他们才走到王府门口,那两名真人中的一名,箭一般蹿了出来,面色恐慌。\r

    他跑到蜀王跟前,看起来是想说悄悄话。\r

    终于,蜀王没有再犯愚蠢的错误,而是一摆手,声色俱厉地发话,“直接说,没外人!”\r

    “世子……”真人顿了一顿,一咬牙,“世子跑了!”\r

    “神马?”蜀王惊叫一声,然后脸一沉,大喊一声,“还不快去追?”\r

    这真人的脸色极为难看,“我们正在调查,世子到底是从哪里跑的。”\r

    “嘿嘿,”贺司修气得笑了,“跑得还真是快啊。”\r

    蜀王黑着脸,侧头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发话,“我可以保证,没做什么手脚……好了,你终于可以进府搜查了。”\r

    他一直在坚持,不想王府被人搜查——这事关王府的尊严,可是现在那逆子一跑,他根本挡不住朝安局的要求,只能乖乖地配合。\r

    贺司修带了大部分的真人进入王府,外面留下的,除了一些司修,就只有张老实一人……他是负责接应的,防止己方真人被对方一锅端了。\r

    看蜀王的反应,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得不防。\r

    蜀王见状,连分辨的兴趣都没有,将人带入王府之后,一指某个方向,“那里便是任儿的院落,你们自去查探。”\r

    世子居住的院落不小,有五十来亩地大,里面大约有百余名下人,正在接受审问。\r

    没用多久,大家就得知,世子刚才还在院子里,并且站在角楼上,看着外面的情势,结果下一刻,就不见了踪迹,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世子的两名侍卫,一名司修一名真人。\r

    没有人相信,三个大活人能就此不见,但是世子院落外,有两名花匠在修剪花枝,亲眼看到,世子刚才还在院中的角楼上。\r

    那么,想要知道世子去了哪里,只能严刑拷问这些下人了。\r

    蜀王更是黑着脸表示:谁若能将实情说出来……我赏他全尸!\r

    不过非常遗憾,竟然无人知道世子去哪里了。\r

    紧接着,又有王府护卫跑过来,手持撼地锤,一点一点砸着地面,想要看一看,世子这里是不是建了暗道。\r

    对每一个王府来说,修建暗道都是正常的,但是世子偷偷修建暗道,肯定不正常,然而,到了这个时候,谁还会小看世子的狡猾?\r

    整个院子,乱成了一锅粥,雷谷的真人们却是很随意地走动着,他们不负责搜查和审问,只负责战斗。\r

    不过闲得无聊的人也有,李永生就来到了一间兵器房,四下打量着。\r

    兵器房就在角楼下不远处,丈许方圆,墙壁极厚,分上下两层。\r

    上面一层摆放的,是一些练习用的刀枪棍棒,以及部分制式兵器——前文说过,在中土国,拥有少量制式兵器,并不是什么大事,黎庶都可以拥有,亲王府更没问题。\r

    亲王府需要注意的是,在数量上加以控制,尤其要紧的是,别私藏大型军械。\r

    下面那一层是在地下,通过一串小台阶走下去,里面放置的,就是一些精品武器了,比普通的军械,质量要好一些,也比较个性化一些。\r

    此刻这里已经被翻了一个底儿朝天,兵器架子全被抬了出来,屋里的地面上,还散落着一些折断的棍棒、木枪。\r

    房屋实在太小了,李永生一眼就能扫个通透,他左右看看,走到屋角,踩着台阶走了下去。\r

    下面一层搬得更是干净,连一根草棍都没有留下。\r

    李永生抬手敲一敲四面的墙壁,发现都是青石砌成的,忍不住摇摇头:果然不愧是兵器库,防备得够森严的。\r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李大师有什么发现?”\r

    他扭头看去,却是梁真人和方真人也走了下来,说话的正是方真人。\r

    李永生跺一跺脚,笑着回答,“总觉得脚下似乎有点空。”\r

    地面也是青石铺成的,不过是方砖样式,不是条石。\r

    “是吗?”梁真人的眉头一皱,果断地发话,“那我让他们拿撼地锤进来。”\r

    他虽然比较倾向于蜀王,但是对于李大师,他是真心佩服的,知道他不是好为大言的。\r

    撼地锤很快被拿了进来,其实就是一个实心木槌,上面有简单法阵,砸到地面上,会形成比较持久的回声。\r

    这种东西,其实是军队里用的,可以探查敌方的地道,更多时候,使用撼地锤的时候,旁边会有人倒扣一个碗,听取地下的动静。\r

    现场有真人,就不需要扣碗来听了。\r

    撼地锤前后左右砸了一通,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梁真人却是毫不犹豫地吩咐,“再砸一遍,筛得细一点。”\r

    使用撼地锤的是蜀王府的人,闻言也不敢说什么,再次砸了一遍,这一次,是格外的细,每一块青砖上,都被他砸过。\r

    “没有情况,”砸地的制修气喘吁吁地发话,他已经汗流浃背了,撼地锤虽然是木头的,房屋也才不到一丈方圆,可是这么频繁砸地,也相当耗费体力。\r

    梁真人沉吟一下,又看一眼李永生,发现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皱一皱眉头,试探着发问,“还要再过一次吗?”\r

    不等李永生说话,蜀王府跟来的一名真人受不了啦,“梁真人,到此为止吧,所有青砖的声音都一样,撼地锤还要去别处施展。”\r

    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了,“声音都一样,那又怎么样?”\r

    “说明下面没有空洞,”这名真人不耐烦地发话,“李大师,若是论医术,您是首屈一指的,不过这些常识,您也该了解一下才好。”\r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蜀王府的人也知道了,合着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大师。\r

    “慢着,”方真人出声了,他若有所思地发话,“你们没听出来吗?此处砸地的声音,跟外面砸地的声音……是不同的。”\r

    “这多稀罕呐,”那名真人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外面是空阔的,里面是封闭的;外面是在地表落锤,里面这地面,已经是地下了……这能一样吗?”\r

    方真人顿时闭嘴,说起这些东西来,他也是二把刀。\r

    “我就奇怪了,”李永生侧头看一眼这位,“里面声音相同,就能证明没有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