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三章 总有不甘心的
    梁真人勉力笑一笑,“我随王爷进去自是无妨,但是你最好还是配合一下朝安局的事务。”

    贺司修却是冷着脸发话了,“你不配合,也是无妨,说实话……你蜀王府,我是不敢进!”

    这倒是咄咄怪事,刚才蜀王激将,说他不敢进,他不说自己不敢,现在反倒主动说出来。

    蜀王顿时就不干了,“为何不敢进?”

    贺司修一摆手,打个手势,他身后的朝安局众人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各自掣出了兵器,不过,因为事发仓促,动作不是特别整齐划一。

    李永生等雷谷来人,虽然看不懂朝安局的手势,但是众人见状,也齐齐做出了战斗姿态。

    还有几人,竟然直接飞上了空中,其中就包括血魔。

    此刻飞上空中,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太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了战场不是耍酷的地方。

    但是同时,这又是必不可少的选择,战场是要讲制空权的,哪怕会为此付出代价。

    此刻双方正是外松内紧的时候,朝安局这边一动,蜀王的兵马马上也动了起来,骑士们瞬间结成了阵势,同时也有四人飞起到空中。

    一眨眼的功夫,双方就形成了紧张的对峙局面,怒目相视剑拔弩张。

    蜀王吓得连连后退几步,大声发话,声音却是因为紧张而变得颤抖,“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对皇族出手……想造反?”

    “我们一群当差的,没可能造反,”贺司修淡淡地发话,不过他的双臂在微微地颤抖,证明他的情绪并不稳定,“倒是王爷的世子阴蓄私兵……朝廷着我们调查。”

    蜀王虽然浑身在颤抖,听到这话,也是眉头一皱,“世子……阴蓄私兵?”

    “没错,”贺司修点点头,看一眼卢供奉,沉声发话,“供奉,可以请出密旨了。”

    “还有密旨?”梁真人顿时愕然,然后大有深意地看了贺司修一眼。

    李永生等人闻言,也是面面相觑尼玛,咱们是来帮助调查排帮的,居然还有密旨?

    不得不承认,老赵家的这帮人,还真会玩,竟然把大家都蒙在鼓里。

    卢供奉绷着脸,取出一个盒子来,那是红木制的木盒,打开之后,里面露出黄色的锦缎。

    蜀王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发话,“既是密旨,我就无须摆放香案了。”

    事实上,赵家皇族对圣旨并不怎么恭敬,不是宗正院的人来宣旨的话,就可以从简,虽然这么做会对天家有点冒犯,可是早已经形成这样的风气了,天家一般也不会叫真。

    密旨的话,权威性还逊色于中旨,蜀王略略怠慢一些,更是无所谓的,他着意强调一下,无非是表示,自己无意对少年天家不敬。

    卢供奉却是淡淡地看他一眼,“这密旨是发给朝安局的,无须你接旨。”

    “呃,”蜀王干笑一声,还真是有点尴尬。

    给朝安局的密旨,可以展示给他人,卢供奉上前两步,将手中盒子递出去,“王爷不信的话,还请亲自过目。”

    旁边一个侍卫上前一步,双手接过木盒,检验一番之后,索性直接将密旨取出,自己手持着,让蜀王目睹。

    这一系列动作,真的是没什么善意,显然是在防备朝安局在密旨上动什么手脚,显示出了蜀王府浓烈的戒备心。

    蜀王并不在意这些,他细细看两眼密旨,脸也黑了下来。

    上面写得很清楚,蜀王世子可能阴蓄私兵,着朝安局查证,此密旨为凭据。

    蜀王呆了好一阵,才轻叹一口气,“天家果然是不放心我蜀王府,身在顺天还要关心巴蜀,竟会签发这样的密旨。”

    贺司修才不会理会他的感慨,下巴微微一扬,“既然验过密旨了,那么,还请王爷理解一下,不要让大家难堪。”

    蜀王却是呆呆地看着那密旨,根本不回应,仿佛失了魂一般。

    良久,他才苦笑一声,“这么说……其实天家也没有确凿证据?”

    贺司修阴森森地发话,“若是有铁证,来的就不是朝安局了。”

    蜀王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走神之际,他却非常直接地问了一句,“其他亲王,谁不阴蓄私兵……为何单单来查任儿?”

    “你这叫什么话?”贺司修眉头一皱,阴森森地发话,“其他亲王还有造反的呢,莫非你也想学习一二?”

    这时,梁真人也出声劝解了,“王爷,私兵的事宜,宗正院早立了规矩,你不能因为别人坏规矩,自家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坏规矩。”

    蜀王的话,说得实在太离谱了,连力求公正的因果殿真人都无法接受。

    然而,当事人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木然地站在那里。

    两边的修者,还是处在对峙中,谁也不敢放松,不过同时,大家的心中也生出浓浓的好奇:蜀王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蜀王才轻叹一声,“唉……任儿,应该不会如此吧?”

    “会不会如此,要由我们来调查,”难得地,贺司修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一些,“王爷最好还是将他送来……其实这也是好事,如果查不出事情,也能洗刷他的罪名。”

    “你这话,自己会信吗?”蜀王惨然一笑,“唉,还是我害了任儿。”

    “你这王爷,未免太墨迹了,”公孙未明忍不住了,大声发话,“同为亲王,英王强出你不止一条街!”

    “英王?”听到这两个字,蜀王最终回魂过来,然后看一眼对方,“你识得英王?”

    公孙未明不屑地笑一笑,“识得他很奇怪吗?人家行事光明正大,我们一起吃过饭。”

    蜀王的眉头微微一皱,用很古怪的眼光看着他,“还没请问阁下的来历。”

    公孙未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最喜欢得瑟了,但是念及自家三长老第二次证真,难得地收敛了一下,“我来自雷谷,在九公主账下……在李大师账下行走。”

    “你来自雷谷?”蜀王忍不住惊呼一声,然后,他又若有所思地看向对方那十余名真人,“莫非你们后来的真人,都是来自雷谷?”

    “尼玛!”张老实忍不住了,一抬手,抹一下自己的额头你敢更蠢一点吗?

    只这一句问话,就证明蜀王不是才回来的,而是见到己方真人数量激增,才出了王府。

    赵家的气运,果真在走下坡路,这种事情,看破也不能说破啊。

    你这么说,不但是出尔反尔,也拉低了赵家智商的平均指数。

    但是蜀王哪里顾及得了这么多?他现在满脑子都被惊恐包围着雷谷也出动了?

    公孙未明听到这个问题,却不回答,是微微一笑,也是耻笑对方的智商。

    蜀王浑然不觉,他件对方不说话,右拳狠狠一砸左掌心,低声吐出两个字,“混蛋!”

    见他这副神神道道的样子,贺司修终于忍不住了,他恶狠狠地发话,“蜀王殿下,我们需要知道,你有没有打算交出世子来?”

    蜀王下意识地反问一句,“我若是不交呢?”

    “不交,那就可能有庇护之罪,”贺司修面无表情地回答,“世子无事也就罢了,一旦真的涉及谋逆……你考虑了后果吗?”

    “唉,”蜀王又是一声轻叹,然后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将世子给我带出来!”

    他的态度很有点匪夷所思,但是他身后两名真人护卫应了一声,转身向着王府电射而去。

    贺司修见状,也是暗暗咋舌,我这里只不过多了十来名真人,对方竟然直接放弃抵抗了?

    他真的没想到,此番的行动,既然如此顺利。

    所以他忍不住拿眼去瞟蜀王,心说这家伙不会在玩什么幺蛾子把?

    蜀王虽然蠢笨无比志大才疏,但是这个眼神,却被他注意到了,而且更神奇的是,他竟然猜到了这个眼神的用意。

    于是他无奈地苦笑一声,“我已经将不少权力,转移给了他,不过……他似乎是想承袭亲王职位,并不想要郡王。”

    “呵呵,”贺司修气得笑了,“英王那只是特例,谁都想世袭亲王……但是可能吗?中土虽大,哪里有那么多土地可封?”

    蜀王犹豫一下,最终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不是想世袭亲王,而是想自己做亲王,而不是郡王,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贺司修愣了好一阵,才缓缓点头,“我似乎明白了。”

    蜀王苦笑一声,两只白胖胖的手一摊,无可奈何地发话,“所以就是这样了。”

    这番对话,有人听懂了,有人却是没听懂,天姥双杀兄弟对视一眼,齐齐地看向李永生,眼中有浓浓的不解。

    “算了,”李永生摇摇头,“这话,你们听明白就明白了,不明白就算了,没法细说。”

    真的没办法细说,说出来就越界了。

    不过这世道,总是有爱卖弄的,只听有人冷哼一声,“不过是舍不得现在的亲王生活,既然注定要做郡王,为何不博一把,博个亲王回来?哪怕只是一代也好。”

    李永生转过头来,看清说话的人之后,一脸的愕然:邵真人你这么直率,真的好吗?

    限免期间,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