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装腔作势
    何为王辇?那是亲王的仪仗,代表着皇家无上的威严。

    如此正儿八经地将亲王仪仗摆开,就连内阁的老大见到,也要道左避让。

    孟辅会怕亲王吗?那可未必,事实上,他比大部分的亲王都要牛。

    像宁王那种弱势亲王,想要求见孟辅,没准会被门子直接顶回去,连门都不让进。

    但是皇族的仪仗一旦摆开,谁敢有不敬,那就是坏了规矩。

    贺司修见状,眉头也是一皱,这是要以规矩压人吗?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发现自己带的人马,都自觉地整顿一下衣冠,束手听命。

    不过扎眼的是,有十几个人,就那么懒洋洋地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一名青巾裹头的面具人,双手抱着膀子,歪头看着蜀王的仪仗,一点不在乎的样子。

    一股浓浓的江湖气息,扑面而来。

    这十几个人,当然就是来自于雷谷的真人们了。

    贺司修脑中的念头飞转,几乎在瞬间,他就拿定了主意。

    于是他一拱手,微微侧过半个身子,不卑不亢地大声发话,“见过王爷,请恕下官等公务在身,不便大礼相迎。”

    从礼节上讲,王辇不是万能的,譬如说带了兵的将领,在马上拱一拱手就行甲胄在身,不便行大礼。

    贺司修敢怠慢蜀王,依的也是这个规矩,朝安局的公务,并不是普通的政务,从某种角度上讲,也可以无视王辇的威严。

    当然,必要的尊重还是有的,那就是不能直面王辇,适当地侧一侧身子,是必须的。

    不过贺司修如此行事,那就是将自己公然摆到了蜀王对面我是来查你的,不可能对你行大礼。

    他是主事人,一旦挺住了,其他朝安局人员也松一口气:早晚要对上,提早亮明态度也好。

    那中官见状大怒,尖声尖气地大喊,“好大的狗胆,竟敢对王爷不敬……”

    “住口!”王辇内传出一声冷哼,然后车门大开,在几名侍卫的拱卫下,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背着手,缓缓走了出来。

    此人虽然没有戴王冠,但是大家一眼就认得出来:这便是蜀王了。

    蜀王冲贺司修微微点一下头,幅度小到不仔细盯着看,根本看不出来。

    然后他缓缓发话,“我也听说,有朝安局的人来,不知你们此来,所为何故?”

    “追查反贼,”贺司修面无表情地发话,现在己方有十五名真人,根本就不用再担心对方下毒手了,所以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事实上,自打两名朝安局密谍被蜀王府痛揍,双方就没什么转圜余地了这不是路边普通的打架斗殴,而是朝安局履行告知职责时,被对方打了。

    “哦,原蜀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脸上的肥肉一阵抖动,“我才钓鱼回来,并不知细节,既然是追查反贼,确实是大事,也不枉本王以王辇相迎。”

    听他这么说,不少人顿时傻眼:合着您摆出王辇,是迎接朝安局的?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心里有数:是朝安局的强势,逼得蜀王不得不改变态度。

    事实上,此刻蜀王的心里,也有点郁闷:这帮人还真敢翻脸啊。

    就像大家想的那样,昨天他就在府里,接到朝安局的通报之后,他是相当地恼火:都这种时候了,你们还敢来我蜀王府撒野,真不怕中土再多一名反王?

    严格来说,蜀王没有多少反意,但是时局发展到现在,他心里也有野心在躁动:我不争那个位子,但是独霸西南,还是可以努力一下的。

    什么叫时势造英雄?很多事情和杰出人物,都是时势逼出来的。

    所以他没着急见人,而是派人去打探,朝安局到底来了些什么人物。

    待查明对方只有三个真人,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将那两人打出去!

    区区三个真人,就敢来我蜀王府放肆,把我看成什么啦?

    而且,这种大事,只派三个真人前来,岂不是说……朝廷可动用的力量极小?

    总之,他觉得自己打两个朝安局的蝼蚁,不存在任何的风险最多最多,等朝廷表明要发大军前来的时候,我表明支持朝廷也就是了。

    不成想,他才着人将人送出,就听说朝安局那边飞来十余名真人,忍不住心一沉:握草,你们要来真的?

    蜀王是志大才疏的典范,看他的体型就可以知道,此前他一直就是在混吃等死,诸王乱起之后,他才发现:其实我也可以借机得利。

    然而,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这几十年下来,他懒散惯了,心里想的是我要广招贤才,更要巧立名目征募私兵,但是真要他去做,他还懒得费那辛苦。

    同时他也有点心疼钱粮,就对自己说:还是等等看吧,没准机缘巧合之下,少年天子就能给我一个世袭亲王,永镇西南呢。

    他这脑洞开得比较大,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英王可以,我就不可以?

    正是因为如此眼高手低,他府中还真就没有多少高手,真人有二十多名,跟一般的亲王相比,算是多的,但是跟那些反王相比,就远远不如了。

    就这二十多名真人,还是各司其职,府中目前也不过十来名真人。

    蜀王想一想,觉得自己冒不起这个险朝安局一出动,就来了十几个真人,第二次再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大阵仗呢。

    要不说,朝安局贺司修和因果殿梁真人都很担心被窥破底细,那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蜀王以为对方只有三名真人的时候,他会肆无忌惮地羞辱对方。

    但是当他发现,对方其实来了十来名真人,他马上就又将朝廷的实力想得过强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摆出了亲王的仪仗,主动出来会一会对方。

    两边一照面,他就发现,自己绝对没想错,对方见了王辇,都有十几个人大喇喇地不当回事对着皇族仪仗还敢抱膀子,真不是一般的嚣张。

    他这边的中官其实就是个小太监,出声呵斥了两句,结果倒好,对方直接翻脸了。

    蜀王早想明白了,今天这事儿必须得有个强势的,对方软蛋,他就敢强势,对方强势的话,他就必须软蛋要不然就真的得动手了。

    所以他喝止住了中官,表示自己是才钓鱼回来,现在是来迎接的。

    这个转折,实在有点不要脸,但是也没办法,蜀王倒是想鱼死网破呢,敢吗?

    他现在就是希望,对方能比较好说话,看在自己愿意配合的份儿上,随便调查一下,应个景儿过去算了中土这么乱,你们再折腾也不好。

    不过,昨天打了两个朝安局的人,己方估计要出点血了。

    不成想,他的话刚说完,贺司修就瞄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中官,“这位……”

    “妄自揣测我的意愿,”蜀王不等对方继续说话,直接打断了,然后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来,“杖毙!”

    那小中官才微微一愣,直接就被两名侍卫拿下了,可怜的他,连喊冤都不敢,只敢直着嗓子大叫,“我错了,王爷饶我这一遭。”

    蜀王是不会理会他的,那厮虽然也是老人,但是作为今天的试应手,朝安局若是软弱的话,他可以狐假虎威,朝安局若是要追究,那就丢掉小命吧。

    在蜀王眼里,老人只是意味着用着顺手,他们的小命跟王府的安全比起来,什么都不算。

    十几棍子打下去,那中官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蜀王这才又看向贺司修,肥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回来得晚了,让你们在外面住了一宿,影响了朝廷公务,还请入我宅邸歇宿吧。”

    贺司修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们哪里敢打扰亲王府?住在外面就挺好。”

    蜀王眉头一皱,似笑非笑地发话,“我的王府又不是龙潭虎穴,不会吃人的……”

    说到一半,他就停了下来,原本他是想借机激对方一激,将人请进王府去。

    他真没有暗算对方的心思,他想的是,这么多人一旦进了自家院子,总能从他们嘴里打听到点什么。

    可是话没说完,他就想起了昨天的公案,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遗憾的是,晚了,贺司修已经想到了,他淡淡地表示,“王府是不是龙潭虎穴,这个我不知道,但一定是规矩森严的,我的两个弟兄就被打了……大约是因为他们上个月喝酒的缘故。”

    “咦,被打了?”蜀王的眉头一扬,一脸的惊讶,“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先跟着进来吧,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不用了,”贺司修黑着脸摇摇头,“公务在身,还是避一下嫌的好。”

    双方一边要请人进去,一边坚辞不受,都有道理,蜀王是想表现出热情,但是朝安局办案,跟嫌疑人保持距离,也是应有之意。

    让来让去,蜀王有点不高兴了,“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再这么做,我还真不配合了……梁真人,你总是信得过我吧?”

    他认识因果殿梁真人,却不认识天机殿方真人宗室都是这样,天机殿主要是为天家服务,探查天机的,不方便接触太多,因果殿是解决因果的,打手的性质多一点,宗室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