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王辇出
    都来了?李永生眉头一皱,仔细一看,来的人还真是不少。

    除了公孙未明,公孙家还来了三名真人,张老实来了,在朱雀城的佘供奉来了,甚至连我们酒家的林二长老也来了。

    更令李永生惊讶的是……他竟然在真人中,看到了摩天岭的邵真人?

    邵真人身着便衣,青巾裹头,脸上还戴着一张面具,一副江湖中人的打扮。

    不过李永生对他的气息相当熟,绝对认不错人。

    邵真人也见到了他惊讶的样子,极为隐秘地挤一下眼睛:你不要声张。

    子孙庙公然介入这种事情,是比较犯忌讳的,尤其他还是摩天岭的主持。

    来了十来名真人,其中就有四名准证,要不大家被吓一跳呢?

    看到密密麻麻飞在空中的真人们,朝安局众人全是大张着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因果殿的梁真人,他惊讶地看向其中一名真人,“方兄也来了?”

    方真人是天机殿的,见到他后微微颔首,“我在三湘一代公干,听说这里有情况,就过来襄助一二。”

    “方兄大义,我这厢……”梁真人话说到一半,猛地想起一桩传言来,据说此人和雷谷的关系极好,那么,人家未必是为帮助自己来的。

    然而不管怎么说,在场的真人里,只有他俩是两殿中人,所以,他没说完的话必须说完还得是喜笑颜开的样子,“我这厢承情了。”

    方真人闻言有点尴尬,他总不能说自己不是为了因果殿而来哪怕双方都心知肚明,这种公开场合也不能挑明,只得勉力笑一笑,“本是同僚,梁真人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此次前来的真人,竟然有十二名之多,除了四名准证之外,还有一个红衣小女孩,分辨不出修为反正是能飞的主儿。

    不过朝安局里,还真的不乏消息灵通之辈,起码贺司修就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魔,将蓝衣真人撕成两半的那位?

    众真人降下之后,李永生少不得要跟大家打个招呼,而梁真人则是扯了方真人,到一边悄悄说话,“此前你就拿下了秦水水,为何不跟我们公然一起来访蜀王?”

    方真人闻言,脸微微一沉,“梁真人,你我分属天机和因果,你说这话是责怪我?”

    梁真人闻言一惊,然后马上赔上笑脸,“方兄这是什么话,我就是问一问罢了……你能来支援,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敢责怪你。”

    别看两人都是中阶真人,方真人在讯问嫌犯方面有杰出的手段,在天机殿的地位不算差,更别说此次是梁真人的任务,对方能来支援,就是相当给面子了。

    见自己一句无心的话,就惹得对方不高兴,他只能苦笑着解释,“李大师此前施展手段,拿了不少人,我们都知道他身边有帮手,还以为是方真人。”

    “不是我们,”方真人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是三日前听说,巴蜀这里牵扯上了蜀王,大家都赶过来帮手。”

    梁真人愕然地看着他,“那这么说,你来不是为了支援我?”

    明明是顺水人情,但是方真人不想占这个便宜他老祖宗的因果,还等着李大师出手处理,占这点小便宜,实在没必要,所以他微微摇头,“我赶来还真是为了李大师相邀。”

    “爽快人!”梁真人竖起一个大拇指,对方这么敞亮地说话,他心中反倒增添了几分敬重,“你讲究,我也不会差了,方真人虽然是阴差阳错前来,但这个人情,我是认了!”

    方真人闻言,也是微微一笑,“举手之劳的小事,梁真人这么认真,实在没有必要。”

    “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可是性命攸关,”梁真人苦笑一声,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好奇地发问,“你们……都是一起来的?”

    “对,”方真人点点头,也不掩饰什么,“我们都是在雷谷附近,听说这里需要人帮忙,就赶了过来。”

    梁真人闻言,忍不住感叹一声,“早听说雷谷威名远扬,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真人。”

    “雷谷可不止我们这些真人,”方真人笑着回答,对于同僚,他没有多少防范的心思,“玄女宫的真人,可是一个都没出来,而且还有一些散修,也在雷谷看守。”

    “那是我猜得冒昧了,”梁真人先是由不得感叹一声,“怪不得雷谷闯下了偌大的名头,实力竟然如此惊人。”

    方真人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回答,“雷谷的实力,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已经证真的那位暂时离开了,否则的话,小小蜀王府,真不够雷谷看的。”

    “这是自然,”梁真人笑着点点头,心说你就别再刺激我们了,成不?

    不过下一刻,他又意识到一处神奇,“李大师三天前就通知你们了?用的什么方式?”

    李永生用的方式很简单让老鸟儿传信。

    对香火成神道来说,传信真的太简单了,香火笼罩的地方,神谕就能抵达。

    观风使在朝安局拿主意的时候,就觉得己方一行人想要硬撼蜀王府的话,实力差得太多。

    至于他们所商量的走流程,他是一点都不看好。

    在秩序井然的社会里,流程是很有用的,也能规范很多行为,但是现在中土这个混乱,流程的约束力几近于无了,也没有人再愿意遵守。

    简而言之,他觉得事态不会向好的方面发展,所以避开众人找了老鸟儿,要它向雷谷传话,马上请几个真人过来支援。

    一听说李永生找人帮手,雷谷众人纷纷请战,就连远在朱雀城的佘供奉等人,都怦然心动,要来送一份人情。

    好死不死地,邵真人也来了雷谷,他此来是感谢李永生出手,为摩天岭挡住了松峰观的挑衅别看邵真人性格古怪,不太卖别人面子,但是他还真不喜欢欠人情。

    一听说李永生在巴蜀遭遇了麻烦,他二话不说就动身了。

    以李永生的意思,他是想让雷谷的人来到附近之后,先隐藏行踪,然后视情况发展,再决定要不要出击观风使并不能确认,蜀王府会不会卖朝安局面子。

    若是不卖朝安局面子的话,他就可以拉出人马来,直接收拾蜀王府,若是蜀王府够恭敬,他就打算将人遣回,以避免大家嘲笑他猜错了。

    哪曾想,朱雀这家伙也心黑,通知了雷谷之后,发现蜀王府和朝安局闹得不可开交,索性直接悄悄通知血奴也别藏着掖着了,直接去蜀王府外吧。

    接下来,血奴就将情况告知了公孙未明……

    于是事态就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十余名真人,直接异常招摇地飞了过来。

    方真人当然不知道里面这些弯弯绕,不过他做人也算大气,很耿直地表示,李大师之能,非你我能想像的至于说具体的手段,我也不便问。

    “那倒也是,”梁真人讪讪地一笑,碰了这么一个软钉子,其他的疑问,他自是不好再开口。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对李永生的评价,再次提升了不少此人在巴蜀掀起腥风血雨,身边也有些神秘的势力,但是谁能想到,那些神秘势力,竟然不是雷谷的力量?

    雷谷的力量往外一摆,妥妥的就又是一股大势力。

    贺司修本来是队伍里的主事,因为有些背景,言谈举止也颇有底气,但是见到雷谷众真人来临,仓促之间直接懵了,竟然再没胆子上前跟李永生寒暄。

    不过等了一阵之后,他还是走上前来,笑着打个招呼,“李大师,这些高人仓促赶来,肯定耗费了精神和体力,是不是……先修养一下?”

    公孙未明淡淡地看扫一眼,不以为然地发话,“我觉得没必要,不过……永生你说了算。”

    “我也觉得没必要,太耽误时间,”邵真人冷冷地发话,“直接杀进去不就完了?蜀王那厮交给我好了。”

    贺司修听得目瞪口呆,兀那准证,你这么吊……汝母知否?

    邵真人的话音刚落,就见远处的王府中门大开。

    隐约能看到,一队十六人的仪仗马队,从大门里缓缓走了出来。

    他们的身后,是一辆八匹马拉的大车,车厢镶金嵌玉奢华无比,就连车帘上,都绣着极为细密的银丝,还刺绣出了种种图案,精美无比栩栩如生。

    拉车的八匹马,更是神骏异常,一色的纯白,奔驰之中,隐隐有雷声传出,正是中土国顶尖的好马雾霜雷霆。

    朝安局不少人都是识货的,见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王辇?”

    王辇便是亲王的仪仗,别人根本不可能冒充,更别说还有那八匹马了。

    贺司修见状,也是微微一愣,“这是……怎么个意思?”

    王辇后方,又有三十六名骑士,组成一个方方正正的阵势,缓缓地跟在后面。

    王辇的速度并不快,主要以舒适为主,不过就算这样,十里地也仅仅用了一炷香的功夫。

    在朝安局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王辇缓缓地停在距离他们百丈之外。

    一名中官站立在王辇上,尖声尖气地发话,“蜀王出行,汝等还不跪迎?”

    召唤月票。)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