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八章 援兵到来
    等了李永生一阵之后,元十三按捺不住,索性直接发问了,“李大师,可曾问到了什么?”

    “咳咳,”李永生干咳两声,正色发话,“烟霞观一向是远离红尘事务的。”

    然后,他一指其中一具尸体,“不过……我猛然想起,此人似乎跟百粤冯家有点关系。”

    “百粤冯家?”一名高阶司修眉头微微一皱,“小家族吧?”

    “嗯,百年前全族荡舟出海了,”李永生不动声色地回答。

    “原来是那个冯家,”有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施毒夺取他人产业,却不慎毒杀了路过的百余名军校。”

    这冯家在百粤,也就是个半隐世家族,体量还不如义安林家,倒是做了一件非常奇葩的事情,让他们在中土名声极响。

    冯家为了夺取一户人家的产业,在对方的水井里下毒,不成想正好一队官兵路过,打起水来饮用,等冯家发现事情不妙之后,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仓促荡舟出海逃亡。

    朝安局的人一开始没往这方面想,当听说“荡舟出海”四个字,终于有人想起来了。

    更有人后知后觉,“原来此人不姓马。”

    李永生四下看一眼,“此人十余年前,曾经在巴蜀待了一段时间,有人有印象吗?”

    众人齐齐无语……谁可能有印象呢?

    倒是有人心里确定了:这哪里是李大师想起来的,分明是烟霞观告知的消息。

    就在此时,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思佑,他一脸的讥讽之色,“李大师又有了新的消息?”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方始发话,“此人是百粤冯家的人,不是博灵的。”

    “呵呵,”思佑冷笑一声,“我恰好也有了新消息,此人脚上的布袜,正是七幻城一家沈氏裁缝铺的物品。”

    李永生冷哼一声,“冯真人在悟真之前,右肾曾经被摘除,你可敢跟我开膛对质?”

    思佑闻言,明显地一愣,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开膛……对质?”

    “该开膛就开膛吧,”元十三唯恐天下不乱,他嬉皮笑脸地发话,“如此大案耽搁不得,效率才是关键,无所谓破坏证物。”

    “十三你闭嘴!”朝安局头领轻叱一声,“不要丢人现眼……咱朝安局不开膛,照样能检验,就是不知道刑捕部信得过信不过了。”

    思佑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巧了,我也有检验的法子……”

    “你有法子没用,”头领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刑捕部的法子,我们不认可,万一弄坏了内脏算谁的,你承担得起责任?”

    思佑的脸色,顿时就发青了,纯粹是气得,“你们如此行事,如何能让人心服?”

    “你算什么东西?”头领是彻底将脸拉了下来,“我朝安局行事,何须令你心服?”

    元十三却是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你想检验也可以啊,让刑捕部跟内廷商量,接了这个案子……你做得到吗?”

    众多朝安局密谍哄笑了起来,此前思佑的嘴脸,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打脸了,还是原汁原味地打了回去。

    思佑气得脸色铁青,浑身也在发抖,偏偏是发作不得。

    很快地,一名中阶司修拿了一个褐色的木盘过来,上面有七八颗银色的珠子在滚动。

    他将木盘放置在冯真人的尸体上,打出了眼花缭乱的法诀,时不时还挪动一下木盘。

    大家都看不懂他在做什么,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常高深的鉴定术。

    约莫用了一炷香的功夫,那人才站起身来,却已经是满头的大汗了,“右肾比较新,比左肾要新四十年以上。”

    “噗”地一声,思佑喷出了一口鲜血,铁青着脸转身就走,一个字都没有说。

    朝安局的头领冷哼一声,阴森森地发话,“你给我站住!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我朝安局的场子,是秦淮画舫?”

    思佑扭过头来,咬牙切齿地发话,“我是来猎赏的,没机会……不能走人吗?”

    “不能!”头领冷冷地回答,“你已经看到我朝安局太多机密,接下来,你要暂居此处了。”

    思佑愣了一愣,缓缓地发话,“你信不过我?”

    “我朝安局信不过任何人,”头领傲然发话,“此前你一直错误诱导我们,现在,我们不得不很抱歉地告知你……你现在有嫌疑了。”

    思佑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不过很快地,又逐渐转白……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样的蠢事。

    头领也不理他,强留思佑,听起来有点不给刑捕部面子,但是他的理由真的很充足:错误诱导谋逆大案,就算是刑捕部长在这里,他也照样扣下人来。

    更别说这思佑的态度,真的很恶劣,都激起了朝安局的公愤。

    头领扭头看向李永生,和颜悦色地发话,“李大师,还有什么线索?”

    “这名冯姓真人……”李永生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此人在十余年前,跟蜀王府有勾连!”

    “我知道他是谁了!”元十三一蹦老高,兴奋地发话,“冯,十余年伤了右肾,被蜀王府的纳贤馆招揽,后来不知去向。”

    “握草,”有人大声地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也联想起了一些东西,“邓家第三支的大长老,跟蜀王世子走得很近!”

    这一声喊出,现场一片寂静,朝安局众人的脸上,是满满的骇然这是蜀王出手了?

    逐渐地,众人脸上的惊骇,转化为兴奋,那头领更是狠狠一咬牙,“弟兄们,必须搏一把了,荣华富贵在此一举……有谁不愿意参加的吗?”

    朝安局专查谋逆大案,还有什么谋逆大案,比得上亲王意图不轨?

    再加上大家正在查的排帮余孽,一旦两个案子落实了,这辈子都可以躺倒不干了。

    “干了!”元十三率先跳了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至于说目前朝廷的困局,大家根本想不了那么多。

    就在此刻,门外有人出声发话,“什么样的大事?加上我们行不行?”

    头领扭头一看,先是一愣,然后眼泪就下来了,“梁真人、卢供奉,您二位终于来了……”

    来的这两位,就是朝安局派来的援兵,俗话说得真是不错:援兵总是姗姗来迟。

    不过还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家还真的是只差高端战力了。

    梁真人是因果殿的中阶真人,卢供奉只是初阶真人,但他是朝安局自己的供奉。

    两人是陪着一名贺姓的高阶司修来的,贺大人是朝安局的高层,此来是要全盘接管此间事务的。

    这边朝安局的头领见状,主动让贤了,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能力。

    贺司修做事也算靠谱,首先……他就直奔李永生而来,以近似于谄媚的姿态,热情地打了一阵招呼。

    旁人看在眼里,当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事实上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要将李大师招呼好了,巴蜀这里就不会出太大的纰漏。

    接下来,贺司修高度肯定了同僚们在此前做的事情,虽然从客观上讲,他是来摘桃子的,但是他的姿态非常端正,让人生不出什么嫉恨之心。

    李永生对此,并不感到奇怪,朝安局现在的人力已经是捉襟见肘,在勉力维持了,巴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抽调出两名真人来援,而且还耽误了这么久。

    朝安局愿意这么做吗?不愿意,但是没办法,需要人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此前能将巴蜀的事情办到这种程度,虽然也是仰仗了李永生等外力,但是当地密谍的功劳,也不容抹杀。

    此次前来的贺司修,当然不会傻缺到将功劳全部据为己有,就算他想,也得考虑李永生的反应。

    更别说,在他来之前,当地同僚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将案子办得极为漂亮,若是他来了之后,还不如之前的局面,那责任可不是他能担负得起的。

    不过,贺司修来的也有点不是时候,在安抚了同僚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恰好碰上了一件难以抉择的大事:蜀王涉嫌杀害四名朝安局密谍,大家该怎么处理?

    亲王杀害朝安密谍,在往常也未必算是大事,毕竟朝安局是内廷的机构,对皇族而言,有点家奴的性质,但是涉及排帮余孽,那绝对就是惊破天的案子了。

    不过贺司修能在这个节骨眼来接手此案,魄力也不相当强,他召来了朝安局的骨干,又请来李永生,大家商议,该如何对待蜀王府。

    李永生对此,并不发表意见,倒是其他人,很是争执了一番。

    最终还是贺司修拍板,“我认为,有必要去蜀王府走一遭,让他们做出解释。”

    大家都将眼光看向了梁真人此人是因果殿的,对亲王施加压力,必须要考虑两殿的态度。

    梁真人很干脆地点点头,“该查就查,来此之前,我已经得了授意,只要有理有据,什么人都可以查,务求不放过一个排帮余孽。”

    他得到这样的授权,不算低了,但就算这样,两殿也不过才派过来一个中阶真人,可见人手紧张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卢供奉则是淡淡地问一句,“未知贺大人打算如何调查,力度控制到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