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六章 悬赏
    严格来说,朝安局对降头师的治疗,比较简单粗暴,目的也仅仅是吊住对方一口气。

    若是真想妥善治疗,还是得找李永生这种医术大家出手,才更稳妥。

    但这是不可能的,朝安局对敌人,从来不懂得什么仁慈他们之所以出手治疗,不过是为了保证能够顺利地搜魂罢了。

    接下来就是漏夜审讯了,被抓住的五名司修,一名是异国降头师,两名是异国修者,都是来自西南边陲小国,剩下的两名,则是中土小有名气的通缉犯。

    他们供述说,是受了两名真人的胁迫,来巴蜀作案的,那两名真人的来历,他们也都不知道,只知道一名姓阮,一名姓马。

    这绝对不是他们有意隐瞒,搜魂术下,谁能不吐实?更别说五人的口供基本一致。

    总而言之,可以肯定一点,那两名真人强调了:大家都不是排帮的人,此次在巫山府搞事,目标就是想让巴蜀变得更乱。

    这五名司修里,三名是异国人,两名是通缉犯,中土越乱他们越高兴,所以一点都不排斥这个任务。

    审讯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虽然抓住了凶手,但是朝安局的人依旧不满意没有查到幕后指使者。

    有人出声建议,“看来还得从这两名真人身上查证。”

    元十三不操心这个轮不到他操心,他就是到处东看西看,“咦?思佑哪里去了?”

    有人告诉他,大捕手出城了,也是查找线索去了,“毫无疑问,他已经赌输了,你还找他做什么?”

    元十三嘿嘿一笑,“我就是想恭喜他一下,嗯……终于可以摆脱相思之苦了。”

    众人闻言,顿时哄堂大笑,都说元矮子说话,实在也太难听了一点。

    倒是头领闻言,眉头微微一扬,“都是为朝廷做事,玩笑适可而止,谁能保证,咱们弟兄就求不到刑捕部头上?非常时刻,还是团结为主。”

    “是啊,”旁边巫山捕房的捕长发话了,同为捕快,他很是不忿别人轻看了同僚,尤其这名同僚,还是业内顶尖的佼佼者,“思佑没准帮得上你们。”

    “哦,是吗?”元十三讶然地看他一眼,然后用一种很夸张的语气发话,“却是不知,他能在哪一方面帮上忙?”

    这种态度,令捕长十分地不爽,“四大捕手的见识,朝安局也未必有几个人赶得上。”

    这就是地图炮攻击了,不止元十三不服气,有最少一半的朝安局人员,目光阴冷地看着他。

    捕长心里也害怕,但这是涉及到了整个刑捕体系的荣誉,他也不可能退让,只得硬着头皮发话,“没准思佑能识出这两名真人呢。”

    元十三却是冷笑一声,“原来只是‘没准’能识出,没准也能算见识的话,我的见识,岂不是可以媲美真君了?”

    他们在这里拌嘴,有一名朝安局密谍眼神一亮,赶忙将自家的头领扯到一边,低声发话,“说起识人,我倒是想起一人来。”

    头领看他一眼,微微颔首,“你直接说就是了,遮遮掩掩为哪般?”

    这位吞吞吐吐地发话,“整个巴蜀,若论识人之术……无人能超过烟霞观监院。”

    “胖子麒?”头领讶然发话,然后苦笑一声,“你这……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在十方丛林里,三都五主十八头是高层和领导层,但是真正的老大只有一个监院!

    胖子麒的经历,也颇有传奇色彩,此人原本是太医院里的一名药童,后来因为医疗事故,他做了替罪羊,一怒之下跑去做了游侠儿。

    再然后,他得了贵人赏识,去国子监深造,原本是想走仕途的,结果又因直言得罪了教化部老荣部长,索性南下闯荡,还在西南的几个小国待了几年,最后入了烟霞观。

    旁人说起来胖子麒,都说此人在丹道上造诣深厚,炼制的丹药供不应求,很少有人知道,胖子麒自称识人第一,丹道第二。

    他见过的有名修士太多了,而且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哪怕仅仅是通过留影石见过的,他在现实中都认不错人。

    此人号称,中土的真人站在自己面前,他起码能叫出四成人的名字,还有三成也是有印象,但是不知道名字的。

    简而言之,他能认出七成中土的真人。

    这牛皮吹得可太大了,真人确实是众所瞩目的,但是要知道,呼延书生当初重伤退隐的时候,也是真人,而张木子和杜晶晶两年前还是司修,现在也是真人了。

    但是真正了解胖子麒的人都说,此人确实认得那么多人,并不是在吹牛。

    不过头领现在头疼的是:“监院哪里是那么好请的?而且咱们这是红尘事务。”

    那位闻言笑一笑,继续低声发话,“黄化主都来了,监院也未必有多么难请,关键是要看李大师愿意不愿意帮忙了。”

    他说这话的声音很低,但是十几丈外的李永生,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过来。

    这位的脸顿时就白了,“坏了,李大师听到了,这可怎么是好?”

    “听到就听到呗,”做头领的并不是很在意脸皮不厚,如何做得了头领?

    他索性直接走上前,笑眯眯地一拱手,“李大师,我们还有一事相求……”

    “行了,”李永生有点不耐烦,直接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不是我做人矫情,我做的已经不少了,我就问一句……到底咱俩谁在朝安局公干?”

    头领愣了一愣,才干笑一声,“这个那啥……他们要请思佑来认人,这不是恶心人吗?”

    “我没觉得有多恶心,”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打赌的事情,我已经将人捉了回来,已经是赢了,你们认不出人,与我何干?”

    “但是……”头领犹豫一下,期期艾艾地发话,“但总是有损李大师你的颜面。”

    “我做的已经不少了,”李永生断然拒绝,“两殿里那么多真君,他们来看两眼,没准也能认出人来。”

    头领干笑一声,“真君哪里是那么好请的,两名真人还没到呢。”

    “真君不好请,我就好说话?”李永生脸一沉,“做人要知足,原本,此刻我都该回了雷谷……我仗义,你也要讲究才好。”

    “好吧,”头领也没招了,李大师说得确实没错,好说话也不能看成是好欺负,那样的话,会让讲究人寒心,于是他心一横,“我们悬赏认人,你看可好?”

    悬赏认人,那是朝廷大杀器,不过,这会让巴蜀郡打击排帮的行动明朗化,容易吓跑那些余孽,具有一定的风险性。

    李永生笑一笑,“还是那句话,这跟我无关,我只是帮忙的,你何必问我的意见?”

    于是很快地,悬赏的榜文就贴了出去,朝安局这一次也下了本钱,黄金十两,直接给付到证人,官府不抽成。

    别说,悬赏还真有效果,贴出去不到半天时间,就有人揭了榜文,说是在西蜀见过其中的一名真人,而且信誓旦旦地表示,那真人是西蜀邓家的客人。

    西蜀邓家不是隐世家族,只是有几名真人罢了,但是邓家的势力可非同小可,一共分了七支,遍布整个西蜀,族人超过了十万。

    领赏者是一名本地的中阶制修,数年前曾经在西蜀做生意,他原本是不想出这个风头的钱拿着太烧手,但是十两黄金的话,足够让他全家搬迁,在其他地方另置产业了。

    他非常肯定地指出,他是在邓家三支的地盘上,见到那名真人的。

    此人异常希望,马上能领取到赏金,但是朝安局的人表示,这个赏金要等一等,我们需要查证一下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没过多久,思佑也得了消息回来了,对于李永生抓住了凶手,他感觉非常挂不住,据说差点就要掩面而走。

    但是听说朝安局在悬赏认人,他居然特意过去看了一下,然后就非常肯定地表示:其中一人应该是博灵郡人此人身上的一些特征,只有博灵的水上人家才会有的。

    他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四大捕手的见识真的非同一般,但是朝安局不可能偏听偏信,正好……他们身边就有一个土生土长的博灵人。

    李永生对于认人,是完全地不感兴趣,但是思佑一张嘴,就将其中一名真人定义为博灵人,他也无法忍受。

    仔细对照了死者身上的特征之后,李永生坚决否认思佑的指认:你说的这些水上人家的特征,不止是博灵郡有,淮庆、会稽也都有,甚至三湘郡的水上人家也不缺。

    思佑听他这么说,也着急了,那点悬赏是小事,关键是他丢不起这人。

    于是他黑着脸表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李大师你拿下了凶手,这点我是服气的,但是无论如何,你还年轻,在见识方面,终究要差一点。”

    李永生闻言,是真的火了,“你一口咬定博灵郡,无非是要针对排帮……这么大的人了,就事论事真的很难吗?”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