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手到擒来
    朱雀却是不听李永生的劝告,它冷笑一声,“赵家朝廷再羸弱,收拾一个还魂的排帮,也是轻轻松松……无非多死一点人罢了,与我何干?”

    李永生闻言,脸刷地就拉下来了,“你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

    对付浑人,好话说尽没用,那就只能耍横了。

    朱雀却是吓了一跳,永生仙君不是一向很好说话的吗?

    它非常委屈地解释,“仙君,我跟他们有仇,所以就不想多事。”

    李永生冷冷地看着他,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我是本位面观风使……你看他们的热闹,就相当于看我的热闹。”

    “这根本是两回事好不好?”朱雀委屈得叫了起来,“位面土著的事情,与观风使何干?”

    “我说有关就有关,”李永生这次是彻底打算不讲理了,老鸟儿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仙使不发威,你以为我病危?他冷着脸发话,“你是觉得我没有常识,打算教育我?”

    你这叫蛮不讲理!朱雀心里也生出点怨气来,不过这话,它还真不敢说,只能继续出声辩解,“我哪里敢评价仙君?您不是说过吗……存在即合理。”

    李永生直勾勾地看着它,缓缓发话,“我觉得你在这个位面的存在……不是特别合理。”

    “得,”朱雀实在没办法叫真了,但是它的嘴巴,还真的不好,“您这是看我降过雨了,任务完成了,没啥大用了?”

    “呵呵,”李永生轻笑一声,“你说对了……谁让你不听话呢?”

    “好吧,我听话,”朱雀很悲哀地发现,一旦仙君打算耍流氓,它再怎么死缠烂打也是没用,所以它果断地认栽,“您需要我做点什么?”

    “把凶手带过来,”李永生冷冷地发话,心说这老鸟真是贱皮子,好言商量你不听,非要逼得我翻脸,你就老实了,“记得……这次要活口。”

    朱雀垂头丧气地回答,“好吧,我努力争取擒活口。”

    李永生却是看出了它的心思,“是不是打算这次事了,以后就尽量避让着我?”

    朱雀闻言,吓了一大跳,它勉力挤出一个笑容,“这个……怎么会呢?”

    “你最好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永馨在这个位面,因果不少,若是她不高兴了,我绝对不会是最倒霉的一个……你明白吗?”

    朱雀无奈地点点头,有气无力地回答,“明白,那我这就去了?”

    它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主动凑过来了今天它凑过来,本来是打算看热闹的,等着仙使再求自己一次,然后它讨价还价,“勉为其难”地帮个忙。

    然而,仙君恢复了在上界的强势,那它还是尽量避开一点的好,万一惹得永生仙君不高兴了,别说它在这一界的分身会被放逐,就算是仙界的本尊,也可能被抹杀。

    这一刻,它才意识到,在此之前,它多次跟仙君和永馨仙子讨价还价,是多么的可笑。

    它之所以能屡屡得逞,那是人家做事讲究,不愿意计较。

    否则的话,小小的朱雀,还是野祀的这种,真的经不起这两位轻轻一怒……

    元十三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当他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漫天的星光。

    他愣了好一阵,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在跟李大师谈话的时候,被人……偷袭了?

    于是他并不着急爬起来,而是再次眯上了眼睛,假装昏迷,同时竖起耳朵,小心地听着周遭的声音。

    似乎有四五个人的喘息声,有的急促,有的缓慢,还有的异常短促有力这是受伤了?

    一边听着声音,他一边眯着眼睛,悄悄分辨着天上的星辰。

    很快地,他就判断出,现在是刚过寅正,再有半个时辰,天就该蒙蒙亮了。

    身为朝安局密谍,还是检校都头,这些应对和判断,都是该掌握的基本技能。

    他正在分析,就听有人出声说话了,“既然醒了,就起来吧,地上还是很凉的。”

    是李大师的声音!元十三一翻身,直接坐了起来,笑着发话,“最近劳碌得很,心力交瘁,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真是……”

    “真是扯淡,”李永生一摆手,很直接地发话,“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见外,你是被我的帮手打晕的……他不太信得过朝安局。”

    信不过朝安局这话实在有点不客气,尤其是体制内的小官吏,如果敢这么说,那就等着吃排头吧,家破人亡也正常。

    但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对朝安局还真是这种印象,也不怕说出来。

    元十三就一点没生气,他不无自嘲地笑一笑,“李大师您这么说,让我真的很惭愧,我这是修为也不行,信誉不行……对了,您这些帮手,是捉拿秦水水的那些人吗?”

    李永生并不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回答吗?

    你知道我有帮手存在,并且能够习以为常,就足够了。

    他随意地看一眼不远处,“凶手……都已经被抓住了,死了两个。”

    死了……两个?元十三走过去,细细看一下,确实是死了两个,头颅都炸开了。

    其他五个人倒还都活着,不过其中有一人,似乎是中了蛊虫,全身溃烂不说,还有小虫子从他身体爬出,眼见也是不得活了。

    元十三犹豫一下,才战战兢兢地发话,“死掉的这两人……莫非都是真人?”

    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略带一点无奈地发话,“这两名真人,识海里都有禁制,一旦灵气被压制,直接自爆……唉。”

    他叹这一口气,不但是心里不高兴,也是对朱雀有点怨恨尼玛,你就不知道将对方的神魂也禁锢了?

    凭良心说,朱雀虽然是分身,但是全力以赴的话,禁锢了对方的神魂,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倒好,最有价值的两个俘虏死了。

    然而朱雀也有它的道理,拿人固然很重要,但是它自身的安全更重要万一对方手里,有什么针对香火成神道的手段,它没准要受到什么伤害。

    没错,香火成神道在这个位面,也不是没有克制手段。

    虽然这只是两名真人,就算有什么手段,十有不能给老鸟儿造成太大伤害,但是它认为,自己的安危,比这两名真人更为重要,它不想有任何的损失,也不想付出太多的香火。

    结果它就没想到,这两名真人自爆得如此干脆利索。

    不过李永生心里清楚,老鸟儿是因为受了自己的逼迫,做事不怎么用心。

    但是他还没办法叫这个真,只能暗暗感叹:主观能动性差了,事情还真是不容易办圆满。

    听到李永生叹气,元十三还以为,他不满意这个结果,于是出声劝诫,“李大师,已经不错了,您也别太苛求自己……能抓住这些司修,您的朋友们已经尽力了。”

    它尽力了个毛线!李永生一抬手,裹起了地上的七人,又一抬手,将两匹马和元十三也卷了起来,“好了,回吧。”

    来到巫山府城,城门尚未打开,不过元十三抖手打出一道焰火,眨眼间,就有朝安局的人来看情况,待听说李大师捉了凶手回来,马上放下软梯,将他们接进城去。

    此刻朝安局大部分人也没有休息,别看他们蛮横跋扈恶名在外,但是遇到大事的话,接连几天不睡也是正常。

    听说李永生将凶手捉了回来,别说那些没睡的,就连已经睡下的,也爬起来跑过来围观。

    认人还是很简单的,当时有一名守卫没死,而且也有一些居民,见到了他们的身影。

    仅仅用了十几息的时间,大家就确定,这七人正是昨日的行凶者。

    对于两名真人的自爆,朝安局上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他们接触过太多的案子了,这种大案,真人自爆是很正常的或者说,不自爆才是不正常的。

    能令两名真人自爆,已经足以让大家对李永生再度刮目相看了。

    这位爷交的朋友,还真的不简单,除了两名真人自爆,竟然还拿下了其他的五名司修。

    这时,再没有人去打听李大师的朋友是谁人家愿意说,自然会说,不愿意说的话,咱们又何必问呢?

    两名真人身上,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五名司修能提供的消息,也相当多。

    其实朝安局的密谍,也很有两把刷子,有人直接认出了蛊虫的来历,“这是降头师,遭了反噬……不是咱中土的路数。”

    认出了路数,就能针对性治疗,朝安局有人拿出了一个钵盂,里面倒一些鲜血,又倒一些酒水,然后掣出一个印章,虚悬在降头师的身体上空。

    李永生对这一套原理也熟,印章上的气运,再度压迫那些蛊虫,同时又有鲜血吸引,那些蛊虫也会趋利避害。

    至于说倒一些酒,一来是也能吸引部分蛊虫,二来则是蛊虫一旦醉了,就不会一直想着要回到降头师体内。

    果不其然,这一套使出之后,不少大大小小的虫子,源源不断地从降头师体内爬出,爬进了钵盂里。

    这种场景,看起来还真有点恐怖,有密集恐惧症的主儿,最起码会大吐特吐。

    召唤月票。)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