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四章 飞来横醋
    面对提问,思佑傲然地回答,“当然,我相信李大师的智商,能想到这一点……”

    顿了一顿之后,他继续发话,“但是他并没有指出来,所以真的……很令我失望。”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真的很想问一句: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一见面就设计我?

    不过最终,他只是淡淡一笑,“我跟向佐其实也不是很惯熟,你有怨气可以去找他。”

    “谁跟你说向佐了?”思佑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只是想告诉你……要论推理和破案,你还差得多。”

    李永生无奈地一摊双手,朝安局头领却越发地感觉有趣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场偷袭,不是排帮的人干的?”

    “那只是一种可能,”思佑淡淡地回答,“还有可能,是你们判断出错了,所以咱们首先要弄明白,行凶者是否真的是排帮中人……开头错了,推理越细致,离真相就越远。”

    朝安局头领先是一愣,然后缓缓摇头,“抱歉,这不可能,我们没有时间。”

    思佑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李永生,“你是不是也认为,我的看法没有必要?”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我没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针对我,但是我能确定,咱俩今天第一次是见面……我不喜欢没有礼貌的人。”

    “我有恨你的理由,”思佑淡淡地看着他,“絮鹭是我的,谁都不许抢!”

    “絮鹭?”李永生的眼睛瞪得老大,好半天之后,他才一抬手,无奈地一拍额头,“呃,这个……非常抱歉,我有心仪的人了,否则我也不介意跟你抢一下。”

    思佑阴森森地看着他,“你俩曾经一起过夜。”

    “哄,”周围响起一片低语,虽然这是大案现场,但是大家实在难以压制八卦之心。

    四大捕手里的两人,再加上李大师,竟然演绎出了一段三角恋情,好像还有……床戏?

    李永生的脸,终于黑了下来,“我俩是在一个酒家,她是客人,我是掌柜。”

    他觉得自己太委屈了,这个情敌来得太莫名其妙了。

    其实当时絮鹭装扮的是中年男子,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

    但是李永生懒得详细解释:二话不说就设计我,好像我欠你似的……我就不解释。

    “那也是在一个屋檐下,”思佑的脸色依旧很难看,“她喜欢你,我知道。”

    神马?李永生觉得有点晕,我俩好像就见过一次……哦不,两次吧?

    仙界里,喜欢永生仙君的女子多了,被下界一个凡俗女子喜欢,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然而,李永生还是忍不住有点沾沾自喜,她不知道我是永生仙君,就喜欢我,还是响当当的四大捕手之一,哥们儿这魅力,真不是吹的。

    但是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尼玛,我这不是被当成挡箭牌了吧?

    地球界的网络小说里,这种段子实在举不胜举,几乎每一本书里都有,女人不喜欢追求者,就拉另一个男人来抵挡尤其是在相亲或者同学会的时候。

    李永生有点愤怒,他不喜欢絮鹭这么做,更讨厌思佑的行为这就是你的高智商?

    所以他冷哼一声,“你打算跟我赌一下,咱俩谁智商高?”

    “没错,”思佑点点头,一脸的肃穆,“你若是赢了,絮鹭就是你的,我退出!”

    这么中二的台词,你也说得出口?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他,心里竟然有点庆幸:幸亏永馨没有跟着来,要不然,中土国没准就只有三大捕手了。

    他想一想之后,才沉声回答,“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不介意把你从絮鹭身边赶走……你这个人太自以为是了。”

    思佑的言辞虽然有点中二,但是智商是没有问题的,他很干脆地表示,“那么好吧,咱俩比试一下,谁先查出主使者。”

    “这用得着比试吗?”李永生笑了起来,“主使者肯定不是排帮的人。”

    思佑闻言,也笑了起来,“你又中计了,我说排帮不可能请到真人来,但是……他们可以胁迫真人来,你确定要跟我赌吗?”

    “我确定,”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心说大不了你赢了,我把絮鹭“让”给你。

    对方可能掌握了一些线索,但是他敢这么说,当然也有道理。

    思佑微微一笑,傲气十足地发话,“那么,咱们开始找线索?”

    “你去找线索吧,我先吃点东西,”李永生走到一边,头也不回地发话,“饿了一天了。”

    他这话有羞辱对方的成分,但也不算太做作论道一整天,确实没吃东西嘛。

    思佑却是气得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他一眼,一抬手摸出一个罗盘样的东西,走向那七名被杀的嫌疑人。

    周围的捕快和朝安密谍都没有阻止他,显然在此前,他们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

    朝安局头领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忍不住摇摇头,“有手段却要藏着掖着,打赌之后才拿出,这思佑还真是有点小家子气。”

    也有人侧头看向李永生,心里在暗暗地嘀咕:李大师此前无往而不利,这次会不会输?

    毕竟人家四大捕手是专业的。

    李永生却是没管那么多,随便吃喝了一点,然后一抹嘴站起身,“我到城外走一趟。”

    朝安局头领的眼睛一亮,“李大师可是需要人配合?”

    李永生怔了一下,微微颔首,“有一两个就行了,你们这里也要注意安全。”

    头领四下看一看,抬手一指某个童子,“十三,你跟李大师走一遭。”

    元十三将手里大饼往嘴里一塞,快速咀嚼两口,一伸脖子就咽了下去,一伸手就拿起了身边的两支短枪,“我一定配合好李大师。”

    两人快速出了城门,笔直地向一座小山驰去。

    元十三心中有人纳闷,忍不住出声发问,“大师,那座小山有蹊跷不成?”

    他想的是,若是这里有蹊跷,为何不召集上城中其他的力量,一起来搜捕?

    李永生摇摇头,“也不能说一定有蹊跷,先查清楚了,再呼叫支援不迟,否则徒惹人耻笑。”

    这个说辞,元十三是认可的,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反倒是对某件事,生出点不解来,“那您和思佑打赌,却那么肯定,凶手不是排帮中人,是不是有点,有点……”

    “有点冒失?”李永生侧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想说的是这个?”

    元十三尴尬地笑一笑,“我也是担心您的名声,并无不敬之意。”

    “凭那小小的思佑,还不足以毁掉我的名声,”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而且我非常确定,动手的绝对不是排帮,幕后指使者也十有不是。”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元十三很想问这么一句,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李永生当然能确定这一点,动手的若真是排帮中人,朱雀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老鸟儿绝对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主儿,这一次排帮为了阻止它降雨,竟然通过官府的力量,来打击玄女道,朱雀心里早就狠狠地记了一笔。

    这种情况下,那些修习飞瀑水功法的修者,想要在三府做什么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若出现的是排帮制修,朱雀未必会操心,但是真人……它怎么可能不管?

    事实上,只要有真人出现,绝对会被老鸟儿发现,然后它看一下真人身边随行的人,若是发现修习排帮心法的,肯定也要做出应对。

    这也就是说,不光是那两名真人凶手,其他四五名司修,也没有一个是排帮的人。

    李永生将这些细节想得很清楚,所以他才敢断定,此案十有不是排帮所为。

    两人骑的是快马,很快就来到了山脚,元十三四下看一眼,才待说话,只觉得识海一震,身子晃了两晃,向前一趴,直接晕了过去。

    朱雀在他身后显出身形,顺手将他放到马下,才看向李永生,“仙使可是来寻我的?”

    李永生微微颔首,“此前行凶的真人和司修,不是排帮的吧?”

    “当然不是,”朱雀嘎嘎地笑两声,“我这一肚子火,还不知道想冲着谁发。”

    李永生也笑一笑,“我还真没看错你,那这些动手的人,是何来历?”

    朱雀一摊双手,很无辜地看着他,“既然不是排帮的,我为何要操心他们?”

    “你这家伙,”李永生很无奈地叹一口气,“难道不可以日行一善吗?他们杀了不少人。”

    “我对这个朝廷,也没什么好印象,”朱雀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些家伙杀的又是排帮的人,我为什么要管?”

    它还真不是一般地记仇,此前朝廷假冒它行凶,玄女宫装聋作哑,稀里糊涂打压玄女道,这些账,可都在它的小本本上记着呢。

    李永生对这厮的态度,也很头疼,只能好言劝说,“他们灭了排帮的口,朝廷打击排帮的难度,就大了很多,你总不希望……排帮逃过这一劫吧?”

    对朱雀而言,论仇恨度的话,排帮应该是排在朝廷前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