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三章 遇袭
    陈知府被说得哑口无言,有心否认吧,对方说得还真有几分歪理。

    而他身为功勋之后,京中也有人支持,在他看来,自己将来牧守一郡的可能性很大。

    刘通判却也不理他,而是扭头看向黄真人,“我在官府看不到发展前景了,所以有心转修灵修,但是……灵修的功法,又哪里是那么好获得的?”

    说到这里,他轻叹一声,“我只是寒门,祖上没有留下底蕴,那么,当我接触到能够提升自己修为的灵修功法,会如何选择?换了你是我,你也会这么选吧?”

    黄真人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缓缓摇头,“我不会……不合适的功法,我不会修行。”

    “那是因为你身在道宫,”刘通判的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有道宫倚仗,你又何必费心去找功法?我们寒门的苦楚,你真的无法了解。”

    黄真人嘿然不语身在道宫,当然便利多多,要不然大家打破头都要进道宫,图了什么?

    “所以我说,官府无法容我,”刘通判苦笑了起来,“当然,修习排帮功法,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人逼我,所以我也不恨任何人……谁让我不甘心呢?”

    “没错啊,你就是没管住自己的贪心,”陈知府终于抓到机会插话了,他淡淡地表示,“既然你意识到了,自己最多知一府,那就知一府好了……你虽然是寒门,子孙却不是了。”

    黄真人闻言,也微微颔首,“此话有理,哪个大家族,是一代人就能经营起来的?起得快落得快的家族,不知道有多少,是你自己心太急了,怨不得别人。”

    刘通判看他一眼,又看陈知府一眼,一字一句地发话,“但是我明明可以成就真人,我为什么不去做?没有勇猛精进的心,做什么修者?”

    陈知府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喟然长叹一声,“但是……黎庶是无辜的,你的野心,跟机缘不匹配,何必害人害己?”

    刘通判愣了好一阵,才惨笑一声,“机缘……没错,就是机缘啊,我有野心也有能力,但是奈何,没有机缘!”

    说完之后,他长吸一口气,又看向黄真人,“我就是随便抱怨一下,真人你见谅,我的意思是说……官府不能给我提供足够的上升通道,而你烟霞观,也不能给李大师提供上升通道。”

    这一次,轮到黄真人发呆了,好半天才叹口气点点头,却不再说话。

    李永生才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是真人了,尤为难得的是,此人还跟玄女宫搭上了线儿,接下来的发展,也有了相当的保障,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这种情况下,区区一个十方丛林的招揽,人家还真的未必看在眼里。

    想明白这一点后,黄真人都忍不住生出同样的感叹:此人的前途,还真是没有天花板。

    就在此刻,门外一阵喧哗,然后一名朝安局人员跑了进来,脸上一片惶恐,“不好了,巫山府的联络点遭遇袭击,四人殉职……”

    朝安局在巫山府,本来就有落脚点,最近大肆抓捕可疑分子,落脚点也稍微扩充了一下,不但是人手多了,还有一些不太重要的嫌疑犯,也分散关押了一批。

    巫山府的联络点,有五个人看守,其他人都出去抓捕了,不成想有人突然来袭,杀死三人,重伤一人,重伤的那位没过多久,就不治身亡。

    来袭的是两名真人和四五名司修,他们原本是想将嫌犯救走,待他们发现,嫌犯不但都被下了禁制,还被下了毒之后,出手击杀了七名嫌犯,直接跑路了。

    这还是巫山府的人出动得足够快,否则一个活口也留不下。

    众人闻听之后,勃然大怒,朝安局的头领公然表示,“陈知府,现在少不得要借用一下军队了。”

    知府不能随便指挥军役房出兵,但是白通判目前尚未洗清嫌疑,军役房愿意出兵的话,倒也勉强说得过去最重要的是,郡军役房也知道,这三个府目前在闹排帮,许他们便宜行事。

    “我怕是不能答应你,”陈知府摇摇头,正色回答,“我这里不知道比巫山府重要多少倍,一旦遭遇偷袭,你想一想会有多大的损失?”

    “是啊,”旁边的刘通判出声了,“须防有人调虎离山。”

    “调虎离山,”朝安局头领的脸黑了下来,半天才悻悻地哼一声,“这帮家伙,两名真人还不派过来,现在根本捉襟见肘了。”

    他来回转悠了几圈,才又看向李永生,“这次恐怕……还是要麻烦李大师。”

    “不行,”陈知府断然拒绝,语气之坚决,根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李大师是重要的防守力量,我坚决不同意你借用。”

    头领这下也急了,又看向黄真人,“黄真人,您能帮着看守一下人犯吗?我朝安局愿支付报酬……当然,这也是保护黎庶。”

    黄真人闻言苦笑一声,按说他此来,就是为李永生提供帮助的,答应这个要求也可以,但是这个请求,却不能出自朝安局终究是涉及了红尘事务。

    只有李永生出口,他才能同意,这是属于了结因果。

    所以他并不发话,而是看向了李永生:你希望我答允吗?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黄真人,万千黎庶,也是十方丛林的众生。”

    “那么好吧,”黄真人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至于说报酬,那就算了……李大师昔年建冰洞时,也没有收取任何的费用,我听了李大师的讲道,当然也要效仿大师的行事。”

    “如此却是感激不尽了,”李永生抬手一拱,然后又笑着谦虚一句,“昔年建冰洞,主要是北极宫木子真人之力,我却不好贪功。”

    张木子哪里会那些阵法?黄真人暗暗腹诽一句,却是笑着点点头,“张道友已然悟真,也是机缘不凡、可喜可贺啊。”

    朝安局的头领可没心思听他们客套,他匆忙一拱手,“李大师,时机不等人,咱们走吧?”

    “你这……”李永生看他一眼,无奈地摇摇头,“也真够心急的。”

    “不急不行啊,”朝安局头领苦笑一声,“就像抓秦水水一样,晚了就来不及了。”

    他是相当地着急,甚至拿出了舍不得用的飞舟赶路。

    飞舟上,集合了朝安局精锐十余名,还有从戎州地方家族里征用的两名司修。

    李永生在飞舟旁护法,他一边飞行,一边出声,“诸位稳定一下情绪,事情已经发生了,着急也没有用,莫要乱了自己的阵脚。”

    朝安局头领的眼珠转一转,若有所思地发问,“莫非李大师以为,排帮余孽不会接连作案?”

    若是不会接连作案,己方操作和调查起来,就从容了许多。

    “我又不是排帮中人,哪里能知道这些?”李永生笑着摇摇头,然后面色一整,“不过……作案的也未必就是排帮余孽吧?”

    “咦?”朝安局头领侧头看他一眼,试探着发问,“李大师莫非有别的消息?”

    “消息是没有,”李永生摇摇头,淡淡地回答,“我只是提醒你们,有作案动机的,并不仅仅是排帮。”

    众人闻言,细细琢磨一下这句话,忍不住点头,确实啊,作案的未必一定是排帮。

    大家很快地就来到了现场,那里已经被当地捕房封锁了,有赶回来的朝安局密谍,正在现场勘验着。

    李永生走进现场,看一看被杀的四人,又感受一下气息,忍不住微微摇头,“果然是没有飞瀑水的气机。”

    就在此刻,旁边一名高阶司修发话了,“排帮来救人,未必一定要用排帮中人,请两名真人出手,也是可能的。”

    这话说得也在理,所以众人并不反驳,只有一名刚来的朝安局密谍,狠狠地瞪他一眼,“这是李大人所说,你是何人,也敢口出妄言?”

    高阶司修也不着恼,“我是思佑,听说此处有反贼,特来猎赏。”

    “思佑?”李永生等后来的人闻言,齐齐就是一愣,“四大捕手里的思佑?”

    此人曾是向佐的搭档,后来不知道因何弄掰了,却都成长为了捕手中的标志人物。

    李永生笑一笑,“四大捕手已经见了三个,果然都是名不虚传,见识过人。”

    思佑闻言,狠狠地瞪他一眼,“李大师之名,我也久仰了,现在看来……果然是盛名难符。”

    咦?李永生顿时傻眼了,我招你惹你了?一见面就这么大仇恨,吃枪药了?

    巫山府的军役使见状,有点看不过眼,“李大师盛名难符吗?倒是要请教,此话怎讲?”

    思佑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其实他应该想得到,排帮是请不到真人出手帮忙的,没谁愿意跟反贼挂上钩……他明明知道我说得有漏洞,却偏偏要夸我见识过人,做人还真虚伪。”

    众人听到这话,齐齐无语了,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颠三倒四?

    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倒是朝安局的头领饶有兴致地发问,“那照你这么说,此前你猜测排帮请了真人,是希望李大师指出你的谬误?”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