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天花板
    巴蜀的朝安局人员听到这消息,心都是拔凉拔凉的。

    没搞错吧,这么大的案子,三个真人够吗?要知道,排帮还有真君呢。

    不过内廷的态度很明确:现在实在派不出真君,你们放心好了,对方真君敢出手的话,朝廷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为你们报仇……这话谁愿意听?哪怕朝安局自命皇家忠狗,也喜欢做活狗,而不是死狗。

    于是他们做出了一个很无耻的决定:不放李永生回去。

    李永生把事情搞清楚了,也帮朝安局抓了人,他觉得此行的目标达到了,就想告辞。

    但是别说朝安局了,就连三府的相关官员,也强烈要求他暂时留下。

    没办法,排帮那个真君,实在是太吓人了啊,眼前有个能把真君炼制成傀儡的家伙,谁会轻易放他离开?

    李永生再三表示,说真君不可能随便出手,但是别人不放心不是?

    最后朝安局的人表示:等我们那两名真人到了,您再离开成不成?

    就算真君不出手,不代表排帮就没有真人,虽然到目前为止,大家还没有遇到过排帮的真人。

    李永生想一想,巴蜀的黎庶也真的是很可怜,终于答应了这个要求。

    不过,他看梁州的“学长”不太顺眼,也不堪其扰,索性去了戎州,帮朝安局看护人犯。

    此刻的戎州府,已经成了朝安局重兵把守的地方,这里是排帮势力最猖獗的地方,但是打掉了隋烈风,抓捕了一干捕快和帮闲之后,此处的风气,反倒是扭转得最快的。

    说到底,这里有个陈知府,李永生也比较赏识此人“以民为本”的做法。

    他在戎州歇脚,朝安局的真人供奉就可以放心离开此地,去其他地方抓捕反贼了。

    随着抓捕的展开,陆续有人犯被押解到戎州,李永生就又多了一项工作疗伤。

    官府抓捕排帮余孽的消息,不知道已经被谁传了出去,所以在抓捕过程中,还是发生了不少次战斗,排帮余孽有伤亡,官府一方同样有。

    排帮的伤亡,官府不会在意,除了那些要紧的余孽,其他人未必能得到治疗,但是朝安局和捕快的伤亡,那肯定要找高明的郎中治疗。

    对官场中人来说,捕获反贼是功劳,但是自家伤亡多的话,也不好看。

    李永生一边看守人犯,一边帮着治疗,过了几天之后,烟霞观竟然派了一名真人来寻他。

    原来是赵欣欣听说,李永生在巴蜀帮着缉拿反贼,短期内回不来,索性告知烟霞观:你们生受了李大师的冰洞,他现在巴蜀有事,你们打算坐看吗?

    烟霞观是十方丛林,不便插手红尘中事,可是他们确实跟此人结下了因果。

    而且赵欣欣不但是上宫中人,现在将雷谷经营得有声有色,也是十方丛林不能忽视的。

    所以烟霞观派了一名黄姓的中阶真人过来,还是烟霞观的化主。

    黄真人也有意思,见了李永生之后,并不说我来帮忙,而是说我听说李真人道法高深,此来是想跟您坐而论道。

    这还是要避嫌,李永生听得明白,不过他现在左右是无事,倒也不介意跟中土人分享心得只要别超纲,他还是很乐意提高中土修者的见识的。

    官府对烟霞观能来人,也是颇为惊讶,要知道,他们对付排帮反贼虽然名正言顺,但是从客观上讲,他们是放纵了朱雀的信众。

    所以这些人的心里,越发地感叹:这李永生的背景,还真是让人看不懂啊,竟然能让堂堂的十方丛林,直接无视了野祀。

    当然,感叹归感叹,李大师讲道,愿意旁听的人还是很多的,甚至连朝安局的人,一旦没有任务,都凑过来见识一下。

    黄真人做为当事人,更是没想到,自己无非是找了一个借口,竟然能在对大道的认识上,收获如此多的心得。

    这一日,讲道完毕,黄真人忍不住出声感叹,“您若是愿意去烟霞观的话,我宁愿让出这个化主的位置,您愿意考虑一下吗?”

    李永生闻言微微一笑,也不表态。

    黄真人侧头想一想,再次出声,“若是您心仪经主位置的话,我也可以跟监院争取……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旁听的一名司修有点不能忍了,“黄真人,李大师是我教化系统的人,烟霞观虽然不错,但是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此人正是郡教化房里的两名司修之一,曾经为李永生打抱不平,他此来戎州是公干,结果任务完成之后,听说这里有人讲道,就凑过来旁听。

    黄真人哪里会将一个小小的司修放在眼里?闻言他眼睛一瞪,“什么教化系统?李大师此刻明明是灵修,别什么事都往你运修上扯!”

    “其实是你烟霞观的庙太小了,”有人出声发话,“容不下李大师这一尊大神。”

    黄真人闻言,有点不高兴,他侧头一看,顿时冷哼一声,“我当是谁大言不惭,原来是你这排帮余孽……你先考虑一下,官府能不能容下你吧。”

    出声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巫山的刘通判,他这几日恢复得不错,有时间就会来听李永生讲道。

    对朝安局而言,这个人是必死的,尤其是此人拒捕的时候,还害了同事的性命所以此人的家眷,怕是也逃不过报复。

    但是同时,这个人是立了大功的,不但揭发了秦水水,在此后一些事情上,也很配合。

    刘通判的配合存在一个前提,就是刘家能留下来延续香火的男丁,然而,配合了就是配合了,朝安局会妥善地照顾他,尽量满足他的各种需求。

    刘通判此刻斜靠在一张软榻上,有气无力地发话,“官府早就不能容我了,不劳黄真人特意再说一遍了。”

    “咦,你这是什么话?”不等黄真人出声,旁边朝安局的人不答应了,“这些日子,我们已经很用心地关照你了,你还要这么说?”

    刘通判侧头看他一眼,就笑了起来,“我可没说你对我不用心,我说的是官府这个体制。”

    “官府何曾亏欠过你?”陈知府闻言,也是相当地不满意,他事务繁忙,一向很少来听讲道,今天也只听到了后半段,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权力表示自己的喜恶。

    他大声发话,“你不过是普通黎庶出身,官府不能容你的话,你怎么可能当上通判?”

    刘通判先是一愣,然后苦笑一声,“陈府尊这话,当然是再对也没有了,朝廷对我不薄,真的不薄……寒家子能通判一府,很难得了。”

    “你知道就好,”陈知府淡淡地看他一眼,心里也就没多少气了,“你走错了路,是你自己的事,莫要怪到朝廷身上。”

    见他们说起了朝廷的事,黄真人就懒得再听了,站起身打算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刘通判笑了起来,“然而……陈府尊,你知道我为何上了排帮的船?”

    “为何?”陈知府的眉头微微一皱,出声发问。

    不过下一刻,他就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算了,我也懒得听你的辩解,无非是身不由己之类的苦衷,不听也罢,我只知道,你不是个忠义的人。”

    “你不听就算了,”刘通判的头转向了黄真人,正色发话,“黄真人,我之所以修排帮的功法,就是因为……官府容不下我了,这种痛苦,你不懂的。”

    我不懂?黄真人有点无语,我是十方丛林负责对外打交道的化主,什么事情没听说过?

    他的眼珠转一下,微微颔首,“嗯,你继续。”

    “没什么继续的,官府容不下我而已,”刘通判一摊双手,“我已经是高阶司修七年多了,但是我此生,最高也只能知一府罢了,我甚至不敢暴露我的真实修为,你明白吗?”

    黄真人听得不是很明白,他茫然地点点头,“哦,你要藏拙。”

    “不是藏拙,”李永生忍不住出声了,他能理解刘通判的说法,“他是看到天花板了。”

    “没错,我看到天花板了,”刘通判激动了起来,他伸出一个大拇指来,由衷地感叹,“不愧是李大师,这话再精妙不过了……我已经看到了我的未来,我成就不了真人!”

    他越说越激动,“但是,我真的能成就真人,我的潜力远远不止于此,可是我出身于寒门,这就是天花板,你也是化主,可曾听说,有寒门子弟牧守一郡的?”

    “怎么没有?”陈知府听得有些不服气,“上上一任巴蜀郡守,可不就是寒门子弟?”

    “他娶了曲胜男的侄女儿!”刘通判叫了起来,“而且曲胜男也是出身于寒门,无非是遇到了卫国战争,才能有机会崛起,她家若是老牌大家族,家里的女儿会嫁给寒门子弟?”

    他越说越气,“陈府尊,你是功勋之后,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承认,你若努力,可以牧守一郡,不过我不怕问句难听的,你觉得自己能进入内阁吗?”

    陈府尊听得脸一红,“不能进内阁,那是我才华不够,修为不足,跟我的出身有什么关系?”

    “你说谎,”刘通判毫不犹豫地发话,“你也有天花板,只不过你的天花板比我高而已。”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