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一十章 做戏做足
    李永生闻言,也小小地吃了一惊,“贵府竟然识得孔总谕?”

    “我怎么会不认识她?”知府干笑一声,那笑容多少有点异样。 .

    想当初孔舒婕在朝阳大修堂,品学兼优相貌出众,不知迷倒了多少同窗。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啥意思,知府又将注意力转回到李永生身上,“你揍安贝克的事情,很出名的,我也为你这学弟叫好。”

    朝阳大修堂虽然声名赫赫,但是修院里全是修生,能有多少大事?有人揍了新月国的王子,还打了不止一次,搞得留学的修生都收敛了不少,这在大修堂,足够传诵十来八年的。

    李永生微微一笑,“年少轻狂,当不得贵府如此夸奖。”

    “嗯?”知府闻言,不高兴地皱一下眉头,“你现在……竟然还我称我官职?”

    李永生犹豫一下,笑着一拱手,“学长,目前有大事在办,私谊回头再叙不迟。”

    他还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路数呢,怎么可能巴巴地上杆子攀附?

    而且,真要说攀附的话,似乎他这个学弟,更值得对方攀附吧?

    “学弟说得有理,”知府笑嘻嘻点头,“这秦水水,是不是要下海捕文书缉拿?”

    李永生看一眼身边的朝安局头领,无奈地一摊双手,“这却不是我能过问的。”

    头领沉声发话,“海捕文书……贵府跟军役房商量吧,我们现在已经查明,水军里确实有排帮余孽。”

    水军里能辨识出的排帮余孽,已经接近三十人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梁州府军役房的朱军役使赶到,随行带了两百军校。

    他粗粗了解一下情况之后,马上做出了决定,“我现在就奏报郡房……务必捉住此獠。”

    “且慢,”朝安局的头领出声了,他阴森森地发问,“这消息事关重大……你能保证保密吗?”

    军人最不怕的就是保密条例了,但是触目那三十余名水军反贼,朱军役使的嘴巴忍不住打个磕绊,“这个,郡军役房肯定是可信的……不通知郡房,能捉住秦水水这贼子?”

    头领淡淡地看他一眼,“不客气地说……你军方捉人的本事,我们还真是怀疑,”

    朱军役使冷哼一声,“那你朝安局是不需要我军役房配合了?”

    朝安局和军方的关系,也是微妙得很,相互不服气,但是在处理反贼的时候,朝安局经常还需要军方的支援没办法,朝安局的人手实在太少了,也不像军队那样有组织。

    头领斜睥他一眼,“你还是考虑一下,你军役房有没有排帮余孽吧。”

    朱军役使顿时语塞,紧接着大怒,“你敢污蔑我的兵?”

    他虽然心里也忐忑,但是此刻必须硬撑着,不管是什么地方的军队,玄青位面也好,地球界也罢,合格的军官,必然都是护短的不护短不行啊,人心散了,队伍就没法带了。

    头领还待说什么,知府赶忙打圆场,“是不是此刻就该调兵,四下搜查秦水水?”

    “这黑天半夜的,怎么搜查?”头领不耐烦地发话,然后看一眼李永生,“李大师?”

    李永生摆一下手,“等一等吧,天亮之后,我的人没有消息的话,再考虑怎么处理。”

    知府闻言,讶异地看他一眼,“学弟你也带了人来?可要小心安全……反贼事败,狗入穷巷没准会伤人。”

    那秦水水能奈何了朱雀,我倒是佩服他了,李永生笑着点点头,“贵府指教得甚是。”

    接下来的时间里,码头乱得像一锅粥一般,大批嫌疑人被揪出来,现场审讯、

    接近寅正时分,李永生腰间的传音海螺响了,“已经击杀了秦水水,重复,已经击杀了秦水水。”

    “什么?”李永生才一愣神,他身边的知府大人倒是蹦了起来,“为什么是击杀,而不是擒获……为什么不生擒?”

    传音海螺里,传来一个桀骜的声音,“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发号施令?”

    知府顿时就不说话了,用异常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学弟。

    李永生苦笑一声,然后出声发话,“这是我学长,他关心则乱……怎么没捉了活的?”

    “那厮太过暴烈,”朱雀在那边回答,“我的人也不是该随便死的,不过在刚死的时候,搜过魂了……还有留影石为证。”

    人刚死去的时候,是可以搜魂的,再用留影石记录,不存在作假的可能。

    李永生对朱雀的搜魂手段,还是相当信任的,老鸟儿是香火成神道,哪怕不说搜魂,消耗点香火,推算一下未来和过去的因果,都是很简单的。

    李永生叹口气,“那你那边……有什么损伤没有?”

    “死了两个,”朱雀淡淡地回答,“我们是在巫山府找到人的,时间比较仓促。”

    朝安局头领也赶来了,听到这话,忍不住出声,“尸身不会还在巫山吧?”

    “带过来了,”朱雀波澜不惊地回答,“码头上溯二十里,有片浅滩,就在这里。”

    “好,我马上过去,”李永生收起了传音海螺。

    头领忍不住又出声发问,“这是什么人……巫山离这里,起码两百里吧?”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有些东西,没必要知道得太多……你说呢?”

    头领原本还想让对方把尸身送过来呢,左右不过几十里地,但是听到这话,也只能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事实上,朝安局以往行事,也少不了跟一些神秘的势力配合,有隐世家族,也有子孙庙、十方丛林甚至江湖势力,其中有些敏感的东西就得密不示人。

    现在的雷谷声名赫赫,私下里不知道接触了多少势力,不愿意声张是很正常的。

    于是他调集了几个人,跟着李永生走一趟浅滩,半个时辰之后,三具尸体被运了回来。

    然都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是众多水军官兵围上前,依旧一眼就能认出来,一个是秦水水,另两人是他的亲卫。

    不过亲卫是明显的服毒自尽,秦水水则是两条腿全无。

    朝安局的人虽然修为不算多高,眼力却着实不凡,一眼就看了出来,“秦水水这是施展血遁来着,直接爆了两条腿,没想到还是被人截下了。”

    爆掉两条腿的血遁,威力不问可知,居然被人拦下了,这种拦截的反作用力,就足以杀死秦水水这司修。

    不过更令大家惊讶说的是,这样都没跑掉,这李永生,到底邀约了些什么样的人出手?

    大家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了。

    朝安局头领也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但是还不能不出声,毕竟朝安局才是负责侦办此案的,“那个……李大师,留影石拿回来了吗?”

    李永生丢了一块留影石过去,心里却是在暗叹:朱雀对这三个府,还是有点怨念啊。

    此次出手,是朱雀单枪匹马做的,这些传音海螺什么的花式,无非是不要让当地官府和朝安局的人,产生什么怀疑。

    前文说过,朱雀分身的威力全开的话,可以硬撼三四名真君,得了带有秦水水气息的物品,查找到人,真的不要太轻松。

    事实上,它想要擒下活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问题在于,秦水水做为反贼中的重要人物,很可能被押解往京城。

    万一有人追究被抓获的过程,就可能产生不必要的麻烦两殿可是不缺真君。

    所以朱雀在问出口供之后,索性直接将人杀了,不但以绝后患,也多少带了点报复之心。

    事实上,从秦水水的伤口上,能感觉到相当明显的有势水功法的气息,虽然无法确定就是飞瀑水,但是做有罪推断的话,有势水也足够了。

    朝安局的头领想要悄悄地看留影石,结果知府、通判和军役使都凑了过来:这个事儿不能你一个人操作,我们也有权力知道真相。

    朝安局的人做事多霸道?头领当即就表明:朝安局做事,你们避让就是了。

    但是这三位坚决不肯避让,一定要看属地出了这天大的事,谁知道你朝安局会如何行事?

    通判更是很决绝地表示:“我们都是朝廷命官,有权力了解真相,你要是信不过的话,直接抓起来我好了……反正你已经抓了两个通判了,不差再多抓一个。”

    他没办法不决绝,军役使后面有郡房和军役部,知府是某人大修堂的学长,只有他什么都不是,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背锅对象了。

    头领听到这话,也没办法坚持了,朝安局是可以独立办案,但是他已经将两个府搞得鸡飞狗跳了,第三个府还这样的话,官员们一旦借题发挥,内廷也未必会死保他。

    得意不可再往,功劳已经捞到手了,分出去一二也无所谓,所以他又拉上李永生,五个人找个僻静的角落,激发了留影石。

    这个留影石,是经过删减的,很多场面非常模糊,李永生不得不暗叹:要不说人都说小肚鸡肠呢?朱雀这肠子,还真就是鸡肠,心眼实在太小了。

    不过,一段场景,还是震撼了他,秦水水在那里自言自语,“这三个府降雨充沛的话……下游扬子江的水量,就会大涨。”

    李永生狠狠地一拍大腿,“真是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