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零七章 谁做保
    刘通判跟排帮的其他人不一样,当他知道事发之后,就是一心求死。

    他当场反击朝安局,想的就是,我跑得了就跑,跑不了就死——他是抱着自杀的心态。

    不过他也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朝安局不但留下了他,竟然还保下了他的命。

    果然不愧是内廷顶尖的情治和执行机构,皇族的御用走狗,手段不是一般修者能比的。

    刘通判在被救治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一些外界的信息了,只不过,他的神智还是有点模糊,身体也动弹不得。

    当然,这并不能阻碍他思索一些问题,当彻底醒来之后,他已经下定决心,坚决不配合。

    左右不多是个死,大不了你们搜魂就是。

    可惜的是,排帮的心法流失得太多,防止搜魂的手段很少,而这些残存的手段比较原始,很容易被运修发现,他身为朝廷官员,实在不便给自己下禁制。

    不过他认为,对方未必就能从他脑中搜到所有的东西。

    等到家人被拉过来,要一一处死,他也没什么心里波动,心想左右不过是成王败寇。

    中土国是很看重家族延续的,但是这种思维模式下,也从来不缺乏枭雄之辈——一旦成功,可以成就万世的基业,失败的话,一家老小在九泉之下团聚好了。

    没有断子绝孙的心理准备,做什么反贼?

    就在这时,他听说梁州那边也抓住了排帮的人,心里顿时一沉——这次还真是白死了,功亏一篑啊。

    负责审讯的人闻言,心里却是一喜,“真的调查出来了?”

    “嗯,”元十三的个头就是孩童一般,却是一脸的肃穆,他点点头,然后看一眼躺着的刘通判,“咱换个地方说话。”

    “好的,”这位微微颔首,站起了身子,不过,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又看一眼刘通判,“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再不老实交代的话……谁也保不住你家人了。”

    刘通判嘴巴抖动一下,勉力挤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你保得住我家人?别逗了……你以为你是谁?”

    在他看来,自己家人是必死无疑的,刘家在戎州不算大家族,总共不过两千多人,其中多半还是远亲,那些人是在他有所成就之后,从四面八方投奔过来的。

    当然,他并不是真的能彻底放下家人,只不过到了他这个地位,很多东西看得太明白了。

    家人当着自己的面被杀,无非是提前死亡而已。

    就算他们不是这会儿死,等他死后,家人依旧逃不脱这一劫。

    至于说坐看家人的死亡,这个心理承受能力,他是有的——只是早死晚死的差别,他又何必惺惺作态,平白被人看了笑话去?

    然而,当他知道梁州的事也发了,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沉:梁州那位,知道得比他还多。

    事实上,他心里还是存着一些侥幸——若是我的配合,能换来家人的平安,倒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这个时候,有人说可以保住他家人,刘通判心头坚固的壁垒,终于裂开了一条缝。

    见到他终于出声,朝安局的这位微微一笑,“保住你家人其实不难,你全部说出来的话,无非是男人流放,女人入教坊司。”

    凭良心说,不是所有的反贼,一定都会被族诛的,有些情节轻微或者检举他人的,如此处理也是正常——很多犯了大错的官员,都是如此处理的。

    刘通判的本职,是负责为知府拾遗补缺,当然知道这规矩,闻言他冷冷一笑,“涉及排帮,男人只是流放吗?别开玩笑了。”

    他不是很在乎女眷,事实上,中土国就是男权社会,虽然女人的地位也不算低,但是涉及到家族血脉传承的话,女人还真不算什么。

    女眷入了教坊司,固然是耻辱,但是存在赎身的可能性,然而,就算她们能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可能姓刘,这有什么意义?

    说来说去,男丁能活下来,能将血脉流传下去,才是有意义的。

    可是,这依旧不可能,排帮反贼是皇族指定的不赦罪人,就算流放,也不得娶妻生子。

    还有一种可能,是流放之后,被打入贱籍,那样倒是能娶妻生子了,但是世世代代都会是贱籍,不是普通人。

    何谓贱籍?就是另册,打个比方说,中土是没有奴隶的,但那是针对普通人而言,贱籍若是为仆,那本质上就是奴隶,生下来的子女,都归主家所有,依旧是贱籍。

    贱籍不得入修院,更不得为官,连做生意都不行,只能做苦力!

    甚至,贱籍走路的时候,都不许跟别人抢道——就算上公共厕所,也得等没人的时候,你才能进去,只要有人,你就得在外面等着!

    什么?憋不住了?那就屙到裤子里好了,谁让你是贱籍呢?

    朝安局的那厮微微一笑,“我可以答允,你家三个三岁之下的男丁,不入贱籍,依旧姓刘。”

    “嗯?”刘通判闻言,顿时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条件,实在太令他动心了。

    三岁以下的男丁,不会记得仇恨,也就不会为自己报仇,不过这个真的无所谓,刘家的血脉能流传下去,这才是真的实惠。

    他甚至不敢相信,对方能答应这个,所以只是冷冷一笑,“我从没听说过,朝安局重承诺。”

    中土人普遍都重视承诺,但是……朝安局绝对是例外,这些皇族走狗,为了维护赵家的统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区区的说话不算数,算多大点事?

    “你不信拉倒,”朝安局这位又作势往外走,“说得我们离了你的口供就不行了似的。”

    刘通判听到这话,才又想起了那个问题——梁州也有人被抓了。

    不过,他依旧是不甘心,少不得又问一句,“你们在梁州查到了谁?”

    朝安局的这位怪怪地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还在心存侥幸吗?谁知道你们会有什么诡异秘法,没准可以传递消息,嘿,我偏偏不告诉你!”

    刘通判沉吟一下,心一横,“这样,我可以告诉你们,梁州那边是谁在搞事,但是你刚才说的话……要换个人来保证。”

    朝安局的这位愣了一愣,然后脸一沉,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是谁?我可以答应,刚才的承诺不变,不过换个人……那不可能,你爱信不信。”

    刘通判闻言,心中顿时一定。

    对方的态度不好,但是正在他的意料之中——手里有好牌,谁会轻易让步?

    所以他不但不着恼,反而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那莫要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梁州真正主事的那位,是非常机警的……”

    “若是抓了小虾米,漏掉了大鱼,后果你想得到……反正我是必死无疑了。”

    朝安局的这位闻言,又是一愣,心中却是在窃喜——李真人教的法子,还真的管用。

    其实梁州那边,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大家只是听说,缉拿玄女道信徒,是知府推动的。

    但是这个线索,不足以支持朝安局将梁州知府拿下,大家目前是在查排帮余孽,不是在为朱雀出头——甚至打击朱雀野祀,原本就是知府该做的事。

    而且案子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有两名通判被囚禁了起来,还有一名知府在配合调查,朝安局若是没有比较拿得出手的证据,想再调查一名知府,也要考虑后果。

    巴蜀郡总共才几个府?强横如朝安局,也要考虑影响的。

    所以李永生向朝安局提出建议,诈一诈刘通判,看他什么反应。

    跟地球界不同的是,这个位面审讯犯人的时候,很少使诈,尤其是朝安局这种顶级情治机构,里面有的是搜魂好手,何必去画蛇添足?

    说实话,朝安局办案,一向是绝对的以势压人,雷霆万钧一般地横扫,再加上强大的搜魂术,没必要动那些小心眼。

    可是李永生说了,反正到最后,还是要搜魂,为什么不先试一试呢?大不了失败而已。

    朝安局的人觉得这话也在理,于是就尝试一下,没想到效果还真不错。

    见到刘通判服软,他强忍心中的欢喜,假意考虑一下,最终哼一声,“好吧,暂且信你一遭,你若是诳我,借用你的话就是……后果你想得到。”

    刘通判笑一笑,脸上带着浓浓的无奈,“大人放心好了,我好不容易为他们争取到一线生机,怎么可能自己作死?”

    “你本来就一直在作死,”朝安局这位冷哼一声,“这样……我让陈知府做见证,可好?”

    知府不算太大的官,但也绝对不小了,尤其是地方的亲民官,想要护住几个人,真的不要太轻松。

    “不行!”刘通判听得一哆嗦,不住地摇头,“他可是知戎州府的,现在答应放过了,回头他只要使个眼色,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争着帮他出手……此人绝对不行!”

    说到底,刘家就是戎州本地人啊。

    “你想的也未免太多了一点,”朝安局这位脸一黑,“莫不成我去请蜀王给你作保?”

    其实他心里清楚,对方的顾虑,确实有道理,这厮许多年的官吏,还真不是白当的。

    “我怎敢让蜀王为我作保?”刘通判苦笑一声,然后眼珠一转,“我觉得李永生就不错。”

    (这个月事情较多,欠盟主易阵枫一更,本月一定补上,明天是母亲节,还要回家一趟,大家若是有空,也回家看一看母亲吧,我们成长的代价,就是她的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