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零六章 再下一府
    就在白通判吐口的时候,隋烈风也被撬开了嘴巴。

    隋捕头算是排帮余孽中相当重要的人物了,不过现在的排帮,还处于地下阶段,并没有暴露出明确的反意,甚至他们混入官府,初开始的目的也只是抱团取暖。

    没错,他们抱团,只是为了更好地争夺利益,获得更优渥的生活环境。

    而排帮功法,不过是将大家联系在一起的纽带。至于说对排帮的忠心?呵呵,别逗了。

    消失近千年的势力,还是一直被朝廷穷追猛打,谈什么忠心?

    当然,他是这么说的,别人未必这么看。

    陈知府就从幕僚处得到了最新消息:整个戎州府的捕房,从府房到县房,有二十余名正式捕快,是修习了排帮功法的,

    这可是个相当了不得的数字,相当于整个戎州府接近两成的捕快,都是排帮的人了。

    至于那些在捕房混饭的白身,有也有六十多名排帮成员,达到了白身总数的三成。

    这就更可怕了,有组织的三成人员,绝对可以称霸整个行业了。

    隋捕头很明确地表示,这个事不是他搞起来的,而是一个姓腾的大茶商推动的。

    就是此人慧眼识珠,资助他进入本修院,最后将他推到了捕头的位置。

    这人在三年前失踪了,不过在此前,就安排他大力发展排帮成员,并且将成员安排进捕房,最后要达到控制整个戎州捕房的目的。

    腾姓商人明确地表示过,你别以为排帮就没人了,咱们照样有真君,只不过咱也不图造反,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生活,不随便受人欺负。

    这个说法,比较能令隋烈风接受,事实上,巴蜀本来就是排帮的起源地之一,官府虽然追查得严,但是这反倒令巴蜀人不满——一遍又一遍地查,你们烦不烦啊?

    甚至有不少巴蜀人,是以排帮为荣的——赵家皇族又怎么样?排帮照样敢直接怼!

    总之,就是想要抱团取暖,又有一定的逆反心理,再加上上面不查,所以导致了排帮的势力,在戎州郡坐大。

    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才明白,排帮的势力,在戎州本地已经相当不小了,甚至远远超过了“取暖”的初衷——他们开始欺压他人了。

    哪怕没有达到造反的标准,但是算成黑恶势力,那是妥妥的。

    这还不是最大的收获,最大的收获是,隔壁三峡府的刘通判,竟然也是排帮中人。

    说来有趣,刘通判就是戎州府人,上的是巴蜀本修院,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通判的位置——当然,身为戎州人,他不可能来戎州当通判。

    据白通判供述,隋捕长追查野祀的心思,还是起源于刘通判的撺掇,那位认为,主动追查野祀,不但能获得上级的认可,也能扩大这几个府在巴蜀的影响力。

    隋烈风属于没事都想找点事的主儿,追查野祀可并不仅仅是政治正确,能获得嘉奖,还可以在追查的过程中上下其手,捞到足够的好处。

    既然有这么多便利,他吃傻瓜了不干?

    隋烈风一开始还想遮掩刘通判的身份,但是朝安局的审讯专家,那真不是白给的,只用了两个多时辰,就让他将小时候尿床的事儿都说出来了。

    听说隔壁府的刘姓通判也是排帮中人,朝安局的人顿时大喜,直接派了三十多人,去巫山府捉拿此人。

    不过这一次,他们算计得有点失误,刘通判一开始还规规矩矩地表示,欢迎朝安局的调查,不成想下一刻直接暴起发难——此人竟然隐藏了修为,是高阶司修。

    猝不及防之下,两名朝安局的好手被杀,还有两人重伤,总算还好,朝安局还是将人留了下来,没有被他跑掉。

    然而刘通判也身受重伤,不但被斩掉一条膀子,头部和内脏也受到了重击,只剩下一口气了。

    朝安局捉拿反贼,活口固然好,但是不能保证活口的话,死的也行,总之不能让人跑了。

    官员公然反抗朝安局人员,并且出手伤人的事情,在中土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巫山府的知府听说之后,都吓了一大跳,从下面的县里迅速赶了回来。

    朝安局当然不会放过此人,他们不但留下了人手,追查刘通判余党,更是对知府表示:你的副手竟然是排帮余孽,你不打算解释点什么吗?

    这话是个朝安局的小喽啰说的,连司修都不是,仅仅是高阶制修,但是知府好悬吓得尿了裤子,果断地摆事实讲道理,证明自己跟刘通判不合。

    甚至他供述,刘通判想在本地强夺他人船只,自己是如何暗下阴手破坏掉的。

    总之,知府为了撇清自己,能说的不能说的,他都说了,但是小喽啰不以为意,明确告诉对方:你跟我解释这些没用,还是去戎州,主动跟我们上官解释吧。

    这个条件是相当无礼的,朝廷里有规定,亲民官不得擅离属地,朝安局也不许强硬要求。

    如果不是刘通判确实是排帮余孽,还伤了朝安局两人的性命,知府也可以公然拒绝的。

    但是现在,他当然就不敢了,只得苦苦哀求:我真的离不开啊,这里还在追查野祀呢。

    小喽啰冷冷地发问:原来野祀比排帮余孽重要?还是说……贵府里有官员供奉野祀?

    前一个问题,就已经不好回答了,后面的问题,根本就无法回答——野祀是否祸乱,还未可知,排帮余孽的势力,却是实实在在地渗透进官府了,谁对朝廷的威胁更大?

    这知府只能连夜启程,赶往戎州府,去给朝安局的调查人员做解释。

    知府离开了,通判也被抓了,巫山府追查野祀的行动,也不得不暂停——事实上,此事是刘通判煽动起来的,他一被抓,别人避让还来不及,哪可能还继续执行他的政令?

    这两个府在一天之内,先后停止了抓捕野祀信徒的行动,不过梁州府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朝安局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了解到这两个府的排帮余孽,都在针对野祀行动,少不得就打开脑洞,将目光放到了第三个府上面。

    刘通判昏迷不醒中,他的下属也在接受审讯,目前没有迹象说明,梁州府那里搜查野祀的人,是否也属于排帮余孽。

    但是朝安局行事,从来都是宁枉勿纵——我们虽然不知道,野祀和排帮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玄女道的信徒,绝对恨死了排帮的人。

    敌人的敌人,就可以构建一个临时的联盟,更别说朱雀此番的行事,其实对朝廷是有好处的,而且也没什么险恶用心——人家不仅仅在巴蜀降雨,还在豫州降雨呢。

    所以朝安局直接派了二十个探子,进入了梁州府,了解他们追查野祀的经过。

    探子是在第二天辰时进入梁州城的,而且公然地穿着黑衣方巾,摆明了就是“朝安局来此公干,闲杂人等退避”。

    因为朝安局的控制手段不错,此刻发生在那两个府的事情,还没有传到梁州,所以这里的人虽然被黑衣方巾的家伙们吓了一跳,但是大家也仅仅是走避开了,该干什么还继续干什么。

    甚至有些捉拿野祀的家伙,还当着这些探子们的面,努力展现自己的“铁面无私”,严厉地调查家乡父老。

    朝安局来调查的人,大多都得了授意,知道这些追查野祀的人,是最可能有问题的,但是偏偏地,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法出面干预。

    这时,他们就分外地想念,那个据说能识别出排帮功法的高人。

    高人目前还在戎州府,并没有跟着前来。

    人家不是朝安局的人,这还在其次,关键是……高人还是一个数一数二的杏林高手。

    在抓捕刘通判的过程中,朝安局有人重伤,这是需要治疗的,而刘通判本人,也急需救治,否则不能顺利拿到口供。

    这种时候,地方上的郎中,可信度就要低很多,更别说他们的医术,跟李永生也没法比。

    李永生也很想去梁州了解情况,但是遇到这种事,他怎么走得了?

    几名伤患的伤势都很重,朝安局的真人供奉更是直接表示——先救我朝安局的人,那个刘通判嘛,能救则救,救不了索性直接搜魂了。

    不过就算供奉本人,也不愿意直接搜魂,这么大的案子,能留下活口当然最好了。

    同时,朝安局虽然行事肆无忌惮,但是抓捕时杀了通判这种级别的官员,传出去也不好听。

    李永生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有一些猜测需要验证。

    刘通判伤得非常重,昏迷了差不多二十个时辰,才被李永生通过行针,强行扎得醒过来。

    不过这么唤醒人,委实有些勉强,他随时都可能再晕过去,而对于朝安局的审讯,他直接沉默以对。

    朝安局的人也有点火大,却又无法刑讯逼供,“不说是吧?来人,将刘家人拖过来……一个个挨着杀!”

    这手段有点残忍,不过排帮是朝廷不赦的反贼,一旦抓到,执行族诛是很正常的。

    刘通判的眼里,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爷早就知道有今天了。

    就在这时,外面跑进一人来,正是元十三,他喜眉笑眼地发话,“梁州的排帮余孽,已经调查出来了!”

    刘通判的眉头,顿时就是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