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零四章 按规矩来
    张捕长听到这话,脸色又是一白:排帮的真君回返?

    这个位面的人,对真君的恐怖,是根深蒂固的,就像地球界的人,没谁会不害怕核武器在近距离爆炸。

    他愣了好一阵,才艰涩地发话,“真君不得随意出手,我不信他不怕别人合力围剿。”

    “嗤,”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怕这怕那的,还做得了反贼吗?”

    他也懒得理会此人,而是目光转向了其他人,“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跟你们来接受调查,而不当面戳穿姓隋的面目吗?”

    这一次,一名制修抢着回答了,“您是不想让事态扩大,也不想让排帮同党逃跑。”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那名拿人的时候,亮出了腰牌的捕快。

    在场的这许多人里,李永生也就对这位不是特别反感做事还算有点章法。

    他微微颔首,然后沉声发话,“防止事态扩大,这个不假,中土经不起更大的动荡了,所以除了这地上的三个,你们五个也必须暂时接受我看管,有谁反对吗?”

    谁敢反对?撇开这排帮余孽的敏感性不提,只说他是真人,就没人敢反对。

    张捕长果断地点点头,肿胀的脸上,显出几分坚毅之色,“我们全部支持您的决定。”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点头,只有那亮腰牌的捕快,眉头微微一皱,迟疑一下才出声发话,“但是……这种大事,总该向外界通报的,您还有同伴吗?”

    据他们的了解,此人好像是孤身前来,并没有同伴。

    李永生点点头,“当然要通知外界,不过……白通判似乎不是很值得信赖吧?”

    这位的嘴巴动一动,最终还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倒是张捕长很坚决地表示,“陈知府一定是值得信赖的,他原本就是功勋之后。”

    “知府?我也未必信得过,”李永生冷笑一声,然后沉声发话,“我需要一个人,去向朝安局通报一下,谁熟悉本地的朝安局?”

    “我熟悉,”张捕长马上出声,他一脸的坚毅之色,“本地就有一个朝安局的情报点,没有比我更熟悉他们的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微微摇头,“不可能是你,不怕明白告诉你……你打算让我在拒捕逃跑时被击杀,此次事毕,我不杀你全家,谋一追五,已经是你的造化了。”

    “噗通”一声,张捕长再次跪倒在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他一直积极表现,就是想让对方原谅自己刚才的恶劣行径,现在倒好,人家不但记得,还想着谋一追五。

    前文说过,谋一追五,是中土的反坐法,非法抢夺别人一块银元,要被罚五块银元。

    搁在地球界,这是不可能成为法律的,但是中土国的道德认知,是支持此法的基础想要不劳而获,就要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严苛吗?也许在某些圣母婊的眼里,是很严苛,但是……不要随便伸手不就完了?

    更令张捕长崩溃的是,他谋夺的,可不是银元,而是对方的性命!

    谋一追五,那就是他要付出五条性命来回报!

    他自己只有一条命,其他四条命会来自于何处?

    张捕长想到这个节骨眼,简直是要崩溃了,他趴在地上,不住地咚咚磕头。

    一边磕头,他一边哭号着,“李真人您饶命啊,小人有眼无珠,真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

    他心里还委屈呢,你堂堂一个真人,藏头藏脑地行事,这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

    李永生轻笑一声,“原来我若不是真人,就合该在逃跑时被你击杀了?”

    这话他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的眼中,绝对没有笑意,甚至还带着一丝杀气。

    别看他手上的人命不少,也有诛人全族的时候,可那是对待异族,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草菅人命的主儿,尤其对方身为执法者,却要以权代法,肆意践踏法律的时候。

    “我那只是说一说而已,”张捕长忍不住叫了起来,“真的,只是吓唬人的。”

    李永生根本懒得理他我总不能让你先真的杀了我。

    他一指那名捕快,“你过来,我给你下个禁制,然后你去找朝安局……你也最好老实一点,我这个人,灭人满门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

    被他指着的,当然就是那个亮出了腰牌的捕快。

    这位老老实实走上前,接受禁制,并且毫不犹豫地表示,“您放心好了,我家祖上也受过排帮的害,朝安局的那几位,我也知道。”

    这基本上是废话,张捕长知道,其他人也会知道,戎州府城本来就不大,这些捕快又都是地里鬼,哪里会不晓得这些外来人?

    不过说这些的时候,他心里也在打鼓:那帮人可是不好打交道,我去通知他们,会不会惹上一身骚?

    没办法,朝安局的人,在官府体系里的名声实在太差了,基本上没人愿意跟他们打交道,尤其是那些偏远地方的官吏,别看在地方上无法无天,却最怕朝安局。

    原因很简单,因为太偏远,他们招惹了朝安局,朝中都不好找人帮着说情。

    如果不想造反的话,最好不要招惹朝安局。

    李永生一摆手,“那你快去,朝安局的人来了,我还有别的事。”

    这位犹豫一下,壮起胆子问一句,“那些人不太好打交道,我能不能……说一说您跟烟霞观的渊源?”

    李永生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问,“还想让我帮你们捉拿野祀?”

    “这点却是不敢,”这位战战兢兢地回答,“我就是担心……朝安局那帮家伙,要钱太狠,杀起苦主来也不手软。”

    这就是“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了,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们捕房,不也是这么行事吗?”

    “我们……”这位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回答,“我们也就是过一过手,都是乡里乡亲的,不会太过分,他们可真的是雁过拔毛。”

    “你们也不差多少,”李永生不耐烦地一摆手,“你只管去便是。”

    这位又犹豫一下,有心发问,却是没胆子,只能低声重复一句,“好吧,我只管去。”

    李永生白他一眼,冷哼一声傲然发话,“你报我的名字就是了,看谁有这个狗胆!”

    捕快闻言出去了,李永生则是给那三个排帮的家伙下了禁制,然后又在院子里搜了一番,将几个牢头也拎了出来,集中在前院看管。

    一炷香的功夫,捕快就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一个中年人,一个老妇,还有一个小孩。

    那小孩走上前,抬手一拱,正色发话,“朝安局检校都头元十三,见过李真人。”

    原来这不是个小孩,只是个侏儒,长得也面嫩,却是三人中身份最高的。

    不过朝安局的级别也真是高,才带了两个下属,竟然就是都头了虽然只是检校。

    李永生看他一眼,淡淡地发问,“你知道我?”

    元十三微微一笑,竟然是一脸的谄媚,“李真人战绩彪炳,功在社稷,小人怎么可能不知……雁九大人就是我的领路人。”

    “唔,雁九的人,”李永生点点头,如此一来,他就不用费心了,“大致情况,你可知道了?”

    “知道了,”元十三笑着点点头,“李大人既然认定,他们是排帮余孽,那就一定是排帮余孽,此事该如何处理,还请李大人示下。”

    “你不用请示我,按照朝安局的规矩办就是了,”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又不是你朝安局的。”

    “但您是宁公公的好友啊,”元十三赔着笑脸发话,“简在帝心。”

    简在帝心?其他的人闻言,顿时又暗暗地吸一口凉气。

    张捕长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一名真人,还是简在帝心的真人,我竟然想着要草菅人命尼玛,这不是花样作死,根本是求着全家找死啊。

    “你不用说那些,”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按规矩来。”

    “按规矩来的话……我们在戎州府,只有四个人,”元十三迟疑着发话,“地方上的暗线,却是不便暴露,我想要召集支援。”

    “那你召集就是了,”李永生很随意地表示,“不用考虑我的感受。”

    元十三再次犹豫一下,才低声发话,“是否要多召集一些人,对付野祀?”

    看到他诡异的表情,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忍不住微微一笑,“我又不是道宫的人,为什么要对付野祀?”

    “原来是这样,”元十三明显地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想一想,他又觉得这个表情似乎有点不对李永生可是倾向道宫的,于是少不得解释一下,“我们本来也是想打击野祀的,但是国内动荡,实在没有太多精力……”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李永生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沉吟一下,他索性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我来此地不是为了野祀。”

    原来是这样!元十三是彻底地放心了,于是笑着发问,“那李大人前来是为了?”

    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你确定……你想知道我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