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零二章 蛮横捕房
    拿腰牌的捕快闻言,尴尬地咳嗽一声,“我们是有些着急了,忽略了手续……好吧,我们现在有请阁下前往捕房,配合调查,这样总可以吧?”

    “你说请,我就要去吗?”李永生冷笑一声,“好大的脸,你算什么东西?”

    “阁下,这里的官员可不止你一个,”这位脸上也挂不住了,“我是给你留点脸面,你也要知道爱惜才好。”

    他真有出手收拾对方的冲动,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请求支援。

    可是在这个地方,还真有点不合适,此处借住的官员太多了,行事太过莽撞的话,难保会有人看不过眼,将己方的恶行悄悄传出去。

    “二话不说,就指责我祭拜野祀,还要拿锁链锁人,这也算留脸面?”李永生继续冷笑,“那我也给你这样留点脸面,你要不要?”

    拿腰牌的捕快一变脸,恶狠狠地发话,“你真是要欺我巴蜀无人吗?”

    “你算什么东西,”李永生不屑地冷笑一声,“也配代表巴蜀?”

    这位摆明是打算翻脸了,不成想听到这话之后,愣了一愣,反倒走到了一边,摸出一个传音海螺,低声地说着什么。

    “这戎州的捕快,胆子还真小,”有人在旁边说起了风言风语,“我还以为要动手了呢,不成想也是嘴把式。”

    “嘴上巴适了,也不错嘛,”又有人笑着发话,“好过上火生口疮。”

    说话的两人,都是初阶司修,一看气质,也绝对是官府中人,竟然敢对戎州的捕快冷嘲热讽,显然身份不俗。

    他俩刚议论了两句,门外走进两人来,都是捕房的制服,其中一人还是捕长。

    那捕长是初阶司修,走进来之后,左右看两眼,冷冷地发话,“奸徒何在?”

    屋里的两名捕快有点傻眼,一起走了过去,“张捕长您来得好快。”

    “我不是接了你俩的消息,”张捕长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是酒家知会我的,奸徒何在?”

    原来是酒家小二见到这里剑拔弩张,悄悄地通知了捕房。

    两名捕快难免尴尬一下,然后有人一指李永生,“那就是了。”

    其实只要是长了眼的,一眼就能看到人群中的李永生——那明显是被围观的,张捕长如此发问,其实就是装逼摆谱。

    张捕长走上前,微微一扬下巴,傲然发话,“你是何人,来此何干?”

    李永生闻到了淡淡的酒气,看他一眼,冲着小二一努下巴,“你且去问他,我登记了的。”

    张捕长再往前走两步,抬手戳一戳对方的胸口,傲慢地发话,“我在问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永生反手一记耳光抽了出去,不但响亮无比,力道也极大。

    张捕长真的没想到,有人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抽他的耳光。

    待他想要做出反应,却觉得身子有点沉重,而对方的行动,却是极为迅捷。

    所以他打着旋,飞出去了一丈多远,撞翻了一张酒桌和几张椅子。

    所幸的是,这一桌没人坐,旁边酒桌的客人见状,也纷纷站起身避让——看热闹可以,伤到自个儿就不好了。

    张捕长坐在地上,愣了一愣,抬手揉一下肿胀的脸,不小心却蹭了一手的鲜血。

    那是从他的口鼻中流出来的。

    张捕长一见出血了,顿时大怒,一抬手就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怒吼一声合身扑上,“我跟你拼了!”

    “来!”李永生抽出腰畔的短刀,冷冷地向前一指,刀头上吞吐着两尺多长的刀芒,“欢迎送死!”

    张捕长见状,顿时就愣住了,他就算再生气,刀芒的厉害,他是知道的。

    他的匕首原本就要比短刀短一些,对方还有两尺的刀芒,那他冲上去,根本就是找虐。

    一寸长一寸强,这是天公地道的大实话,同时,刀芒这东西是虚的,没有长兵刃的不便。

    纵然有千万的不甘心,但是看到对方毫不犹豫的样子,他还是退缩了。

    张捕长不是第一天干捕快,知道那些穷凶极恶之辈到底有多么恐怖,他也有死里逃生的经历,还不止一次。

    所以他马上就镇定了下来,果断地跟对方拉开了距离,同时冷冷地发话,“丢掉兵器,我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待遇。”

    李永生呲牙一笑,笑容里是满满的嘲讽,“你所说的公正待遇,是拿手指头戳我胸脯?”

    此刻张捕长的那点酒意,早就丢到了爪哇国,不过他的脸皮厚度,超出一般人,只是轻咳两声,“刚才喝了点酒,动作大了一点。”

    旁边围观的人听到这话,忍不住流露出不屑的眼神:你也真好意思。

    就在此刻,门外又走进来四人,打头的是一个粗壮的汉子,穿着捕长制服的中阶司修,其他三人里,竟然还有一名初阶司修。

    见到粗壮汉子,张捕长先打个招呼,“隋头儿,你也来了?”

    隋头儿看他一眼,也不理会,然后看向李永生,沉声发话,“你就是那个博灵教化房的?”

    李永生看着他,并不说话,好半天才呲牙一笑,“有意思,你就是戎州捕房的?”

    “没错,”粗壮汉子点点头,淡淡地发话,“我是捕长隋烈风,根据捕房收到的消息,现在我怀疑,你是朱雀信徒,跟我们去捕房,接受一下问询。”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微微颔首,“跟你们走,倒也不是不行……我就问一句,你知道我是谁吗?”

    “博灵教化房养正室的官员,”隋烈风淡淡地发话,“你姓李。”

    “看来你知道得不够多,”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我叫李永生,曾在巴蜀郡实习,《赵氏孤儿》是我写的,镇南公对我也有印象……你确定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是李永生?”有人惊叫了起来,正是刚才嘲笑张捕长的一名司修,“果然好人物!”

    另一名司修也冷哼一声,“我教化系统的人,可不是任由人抹黑的。”

    原来这两位都是巴蜀教化房的,刚才听说捕房的人要抓博灵教化房的人,心里就相当地不满——他俩虽然供职于巴蜀,却也是教化系统的。

    体制的可怕,也就在这里了,虽然不是一个郡的官员,但是大家都算教化部的下属,平日里也不缺往来,一听字号,就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些情分。

    而且李永生在巴蜀郡教化房,也不是无名之辈,他弄出的《赵氏孤儿》话本,正是由巴蜀教化房递上去的,还因此获得了朝廷的赞许。

    隋烈风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对方,“为烟霞观造冰洞的李永生?”

    “没错,正是我,”李永生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隋捕长,“烟霞观可是十方丛林,你是否想好了,诬陷我的后果?”

    “诬陷?”隋烈风的眉头一皱,他当然知道,想要指控这个人是朱雀信徒,难度太大了一点,不过,你非要指责我们“诬陷”,这让我如何下台?

    他顿了一顿,才轻咳一声,“你这次来巴蜀,是做什么?”

    李永生眉头一皱,淡淡地发话,“我要做什么,似乎没必要向你解释,我倒是想问你,一定要诬陷我,是打算做什么?”

    隋烈风原本也在犹豫,该不该把这个人带回去,凭良心说,在他的印象里,此人真的非常不好惹——撇开烟霞观不谈,似乎镇南公在此人手上,也吃了不小的苦头。

    但是对方一口咬定,自己要行那诬陷之事,若是轻轻放过此人,倒显得自己追查野祀的态度,不是很坚决。

    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他若是这一次软了,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态,就不好控制了。

    所以,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冷哼一声,“我只是请你配合调查,你既然心里无私,正好还你一个公道,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我心里当然是无私的,”李永生的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我只是有点奇怪,隋捕长也敢说自己心里无私吗?”

    “混蛋!”隋捕长闻言,黑着脸怒骂一声,“我一心为公,哪里来的私心!”

    李永生脸一沉,又抬手按向腰间的短刀,“有种你再骂一遍?”

    “好了,少废话!”隋烈风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你走不走?不走就锁了你带走!”

    李永生眼珠转一下,看一眼不远处的两名教化房司修,“劳烦二位给做个见证,这是戎州捕房一定要带我走,若是我失踪了,他们难辞其咎。”

    隋烈风闻言,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他冷笑一声,“你放心好了,你绝对不会失踪,我隋某人从来不说假话。”

    那两名司修点点头,很干脆地表示,“你的担心没有必要,戎州也是有王法的地方,有我们作证,你只管放心便是。”

    李永生意味深长地笑一笑,然后摇摇头,“我能放心过别人,这隋烈风,我是放心不过的,他有私心。”

    一名司修闻言,讶然发话,“那你说一说,他有什么私心?”

    李永生笑得越发地诡异了,他不住地摇头,“不能说,此刻……还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