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章 戎州
    面对观风使的问题,朱雀只能悻悻地回答,“一夜之间……倒也谈不上,具体情况,我没有仔细了解过,大约就是两三天时间吧。”

    赵欣欣听到这里,讶然问,“你为何不了解一下细节?”

    朱雀听到这样的询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但它还是努力辩解一下,“对我来说,了解这些,真的没有太大必要……我不求运修的称赞,也不在意他们的诋毁,若不是他们这次做得太过分,我都懒得理会。”

    “这里面是有问题的,”李永生正色话,“你想啊,三个府,在两三天之内,对你的信众展开调查,他们之间若没有勾连,怎么可能如此迅地做出反应?”

    “没错,”赵欣欣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看朱雀还是一脸懵懂,她少不得要出声解释一番,“若是一个府的行动,那很正常,两个府也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三个府……事先没有商量的话,不会这么凑巧,消息传递就没那么快。”

    正是她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中土国状况,通讯基本靠吼,一个府的事情,传到另一个府,三天能传到,都是一等一的大消息。

    巴蜀郡中,只有三个府做出了追查朱雀信徒的决定,很显然,这不是郡里的命令,而是地方上自作主张,能让三个府同时行动,里面肯定有人通气。

    追查朱雀信徒的事,虽然属于政治正确,但是在久旱之后普降甘霖的节骨眼上,随便哪个府想要为难野祀,都要冒一定风险的。

    没有商量好的话,有的地方动手,别的府一般都会坐视,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行止。

    朱雀听得有点傻眼,它原本以为,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结果这二位你一句我一句,竟然轻轻松松地分析出了不少内幕,“那么……真是有人阴我?”

    李永生笑一笑,“未必是阴你,中土现在乱得很,居然有人嫌巴蜀不够热闹,这么搞事,没准还有别的说法。”

    “是的,”赵欣欣出声附和,其实有些事情,是经不住人细细琢磨的,他俩随便讨论一番,就抽丝剥茧一般地现了不少东西,“这个节骨眼上,什么政绩也赶不上军功。”

    要是和平年代,巴蜀这三个府刷一刷政绩,可能会得到嘉奖,但是现在的大气候,朝廷根本顾不上关心这些小事,更别说,他们还画蛇添足地开罪了朱雀。

    朱雀听到这些话,心里更明白了,于是只能苦着脸看向李永生,“可就算这样,我也不好出手对付官府,仙君您有什么建议吗?”

    李永生想一想,只得叹口气,“算了,我陪你走一遭好了,先把事情调查清楚。”

    有些事情,朱雀不便去做,他反而方便,尤其是对付官府中人的时候,朱雀要考虑气运反噬,但是他身为观风使,有权力纠正某些歪风邪气。

    赵欣欣也清楚这一点,于是她点点头,“那你去吧,尽快回来……实在查不到证据,可以找一些别的罪证,把这三个府的官员都换一下。”

    她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不过事实上,她也确实具备这样的实力,别的不说,英王随便参这三个府一本,朝廷绝对会卖英王面子。

    “何必再找别的证据?弹劾他们冒领气运功劳就是了,”李永生闻言就笑,他的点子太多,大帽子张嘴就来,“中土现在以稳定为主,这些人串通一气,蓄意挑起民乱……用意何在?”

    赵欣欣白他一眼,“偏是你主意最多……你的意思是,都不用亲自去了?”

    “去还是要去一趟的,”李永生笑着回答,“起码要搞一搞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

    “早点回来,”赵欣欣又叮嘱一遍,“公孙不器那里……可是也快了。”

    李永生点点头离开,跟朱雀消失在了夜色中。

    五天之后,他俩来到了巴蜀郡戎州府,追查玄女道的三个府里,数这个府的人口最多。

    朱雀直接隐身在空中,李永生手持博灵郡教化房的证明,直接穿州过府,也没人阻拦。

    戎州府横跨了金沙江,旱情不是特别严重,金沙江的水量不算太小,就算是干旱的地方,因为空气中的潮气比较大,庄稼树木生长得也还算将就。

    主要是人畜饮水,是很大的问题。

    十来天前,朱雀刚为这里降了一场通透的雨,走在路上,感觉情况也还算不错,不过这几天又是烈日炎炎,他们所过之处,能为人畜提供饮水的地方,也是排成了长龙。

    李永生是沿江而上的,大致看了看沿途景象,直奔府城。

    进城的时候,守卫还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身份证明,才将人放进去。

    府城里,各处的公用水井,黎庶们也是排着长龙,还有人被锁在街头示众。

    李永生随口问一问,却得知这些人全是朱雀信徒,擅自祭拜野祀,所以被勒令站街示众。

    说起这些人来,路过的老百姓脸上,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很显然,他们觉得此事太不公平,不过谁也不敢为这些信众抱不平。

    时近中午,李永生寻了一个酒馆,自顾自点了几道菜,一壶小酒,一边吃喝,一边听着其他人聊天。

    没过多久,酒馆里的收音机开始广播了,第一条广播,就是说戎州府追查野祀,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很多人“知错能返”,证明本府的教化还是有力的。

    再有就是,有祭拜野祀者在被现时,自不量力地反抗,结果被格杀,也有捕快因此受伤,现在受伤的捕快已经得到了极好的救治,通判大人甚至亲自去看望了伤者。

    再一则,却是有祭拜野祀的小头目,借着召集祭拜野祀的时候,向黎庶敛财,否则号称野祀会不给降雨,戎州府坚决打击这种行为,欢迎大家积极举报。

    听到这里,有人不干了,那是两个三十出头的青衫汉子,一个汉子重重地一拍桌子,“嘛卖批的,格劳资来听评书的,店家你搞个卵子……换个台!”

    “就是这个台,”小二有气无力地回答,“这两天,评书往后拖了,捕房说了,抓野祀更重要,听评书前先听一听这个。”

    “重要个锤子!”这汉子大怒,“屁大的事情,都是瞎嘞嘞,如何赶得上评书好听?”

    他这么一说,别人也附和了起来,更有人说,店家你先关了收音机好了,待过一阵再打开,咱不听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也有人反对,他们的理由是,如果关了收音机,一会儿再开,没准就误了一些评书,接不上昨天的故事了。

    反正可以看出,大部分人对什么抓捕野祀,是相当不感冒,更不排斥是有人借题挥。

    小二也没辙,只能将收音机的音量调低,静等评书开播。

    李永生是跟人拼桌的,其中一名公人装束的家伙,就紧邻着他坐着。

    见到大家只对评开一面了,做人要知道感恩。”

    “是噻,”那名汉子阴阳怪气地说一句,“做人要知道感恩,要有良心,得感谢正主。”

    这公人闻言大怒,狠狠一拍桌子,“知府法外开恩,你的意思是……不必感激?”

    “我可没这么说,”那汉子也喝了点酒,大声嚷嚷起来,“只不过,知府大人只是不勾决人犯,也没阻着捕快到处抓人,那些捕快可是骚扰了不少正经人家!”

    公人闻言,顿时无语了,半天才轻哼一声,“真是正经人家的话,如果受到捕快骚扰,可以去告状的。”

    “哼,”不止一个人轻哼一声,显然大家有点不信服这话。

    李永生却是大奇,于是侧头看一眼,“那减轻点追查力度,岂不是会省很多事?”

    这话就已经有点大逆不道了,不过那公人看一眼他,最终还是哼一声,“大人已经是法外施恩了,莫非要示意捕房宁纵勿枉,才合适吗?那是族诛的罪名!”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但是李永生却是听出了别的味道,他试探着问,“原来此事,并不是知府大人一力推动的?”

    这公人估计是知府的心腹,很是为知府抱不平,闻言又是哼一声,“大人每日里多少事,岂能事事过问?缉拿宵小之事,自有捕房去操心。”

    “咦,你这话说得似乎不对,”李永生出声话,“想我们七幻城,捕房都是听知府的,三司甚至通判之类的,根本不顶用,谁也指使不动他们。”

    这话一点错都没有,知府是一府的老大,而捕房则是暴力机构,知府若是指挥不动捕房,自己的意愿很可能得不到贯彻,有被架空的危险。

    “切,原来是博灵来的侉子,”有人不以为然地哼一声。

    这“侉子”二字是蔑称,但是也不代表真有多少贬义,只不过是本地人秀一下优越感。

    刚才叫嚣的汉子,闻言就又话了,“十里不同天,你七幻城的规矩,可不合适戎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