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巴蜀风起
    朱雀对巴蜀官府,也颇有点无语,它悻悻地表示,“正经那些十方丛林,跟豫州差不多,并不怎么介意我收集香火。”

    巴蜀和豫州都是大郡,不但地方大,也是人口大郡,每个郡里都有四五个大型十方丛林,至于说下十方,那就更多了。

    不过这俩郡的十方丛林,对野祀不是特别敏感,除非是遇到了明显的野祀作乱或者害人,才会强势出击。

    朱雀在巴蜀和豫州两郡的降雨,是同时展开的,至于过程,也是像李永生说的那样,先在某一地展开,然后逐渐推广开。

    事实上,很多黎庶对于祭拜野祀,也是心存顾忌——毕竟是族诛的罪名,然而当他们听说,祭拜朱雀只是一时的,人家只是来还愿,那么很多顾虑,就被抛在了脑后。

    随便祭拜几天,大家就有水喝了,庄稼也能活了,为什么不这个冒险呢?

    祭拜野祀是要族诛,但是不祭拜的话,现在大家就要渴死了!

    朱雀见势头顺利,心里也很高兴,虽然这些信徒连浅信者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临时抱佛脚,但是架不住……数量多啊。

    如此风卷残云地发展信徒,哪怕是在香火成神道为主导的位面,也是在发展最顺利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感觉令它很舒服。

    虽然这么大范围地降雨,朱雀所付出的代价,相比收到的那点可怜香火,要多出很多,但是它依旧干得津津有味——反正有人买单的。

    更重要的是,哪怕对方很不虔诚,可终究是开了一个头,有了一些基础。

    所以朱雀降雨的时候,还不是一次性就降个够,而是隔个五六天,就下一场通透的雨,既能深入滋润土地,同时不至于引发山洪或者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

    它如此降雨,真的是尽心尽力了。

    最近一段时间,黎庶反馈回来的信号也不错,还有不少人因此而变得虔诚了许多。

    但是前两天,巴蜀郡几个府,官府大举出动,捉拿供奉朱雀的黎庶。

    朱雀这一次不计成本的降雨,让它在民间有了相当不错的口碑,很多人供奉香火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瞒着人,那么官府出手,自然也是一抓一个准。

    不过,这次祭拜的人太多了,而且旱情确实是得到了缓解,这种天灾面前,官府也不敢严格地执行“族诛”——毕竟这种行为,通常是道宫来实施的。

    然而,就算是这样,官府也要让黎庶们写下认罪书,烧掉神像,情节非常严重的,还会罚款甚至打入大牢。

    有些黎庶不服气,说道宫都没管,你官府管个毛线,不让我们祭拜?可以啊,麻烦你给降雨下来,我们自然就不祭拜了。

    你要是降不下来雨,那就哪儿凉快去哪儿!

    祭拜野祀要杀头?拜托,久不降雨的话,不用你们杀头,我们直接就渴死了。

    正是因为如此,部分黎庶跟官府发生了冲突,还死了人。

    官府大怒,放出风声要严打刁民,而黎庶也怨声载道,有人就想到了供奉的朱雀,于是再次奉上香火: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本来洋洋得意的朱雀,顿时就不爽了:尼玛,劳资相当于义务干活,你官府还来添乱?

    不过,它怒归怒,却是不敢发飙,直接跟官府这帮运修对着干的话,它承受不起这果报。

    它跟道宫小打小闹一下,这并不打紧,但是运修是中土国世俗社会的掌控者,还有气运这种大杀器,事情闹大了,对它有害无益。

    于是它就来雷谷找李永生和赵欣欣:我可是听了你俩的话降雨的,你俩得为我做主。

    听完朱雀的描述之后,李永生和赵欣欣面面相觑——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九公主迟疑一下,看着李永生无奈地发话,“此事玄女宫不宜出面。”

    这是必然的,虽然玄女宫和玄女道私下达成了默契,但是表面上看,玄女宫目前还在会稽穷搜玄女道的信徒,她们怎么可能为朱雀出头质问官府?

    有些事情是做得说不得,哪怕负责跟朱雀沟通的,是玄女宫丁经主,也没可能开口。

    李永生考虑一下,才出声发问,“官府因何要大肆抓捕你的信徒?”

    朱雀的心情不好,闻言就很直接地回答,“官府抓捕野祀,需要理由吗?”

    “需要,”赵欣欣很直接地指出,“你毕竟降雨了,造福了黎庶,官府这么做,非常容易激起民变,他们要冒很大的风险。”

    “没什么风险,”朱雀的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容,“他们甚至宣布,巴蜀能降雨,全是因为官府在祈雨,是气运庇护巴蜀黎庶。”

    “抢功?”赵欣欣闻言,也有点傻眼,“在这个节骨眼上抢功……这帮官僚,还真够不要脸的,黎庶们能相信他们?”

    “不信又如何?”朱雀一摊双手,半是无奈半是气愤,“他们掌握了话语权,就算很多黎庶收到了我的托梦,连几时几刻降雨,都非常清楚,但是能有什么用?他们说了又不算。”

    这家伙为了争取信众,也是不遗余力了,虽然口头上表示,只是还愿,但是它甚至不惜耗费香火,给大量的人托梦。

    这是在打擦边球,不过它认为,两位上界的大能,不会在意这点小动作。

    李永生果然没有生气,他只是反问一句,“那你的打算是什么?”

    “我都想走人了,”朱雀气呼呼地发话,“去踏马的,让他们自己求雨去吧。”

    事实上,它还有更极端的打算,那些敢冒功的地方,就算真的要降雨,它也会出手搅黄了——我让你再能,你使劲求雨呗。

    不过这么操作的话,见效比较慢,报复起来不够痛快,更可能给黎庶造成重大的损失,面前这二位没准会不喜。

    当然,这也绝对会影响它在信众中的形象——自家信徒被抓了,还有被杀的,若是不能显示出灵异保护信众,还有多少人会继续信它?

    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都是哪几个府?”

    朱雀说了三个府,这三个府有一大特点——都是靠近金沙江的。

    金沙江是扬子江的上游,水量相当充沛,哪怕是不降雨,高原上流下来的冰雪融水,也能保证相当的水量。

    所以这三个府的抗旱压力,比其他府要小一些,不过也没有小了太多,只是金沙江沿岸的情况好一点,离金沙江稍微远一点,照样是赤地千里。

    朱雀恨透了这三个府,同时它也表示,“现在只是三个府,不过继续纵容他们的话,我担心其他府也会有样学样了。”

    李永生的眉头又皱一皱,沉声发问,“这三个府捉拿野祀,是在你降雨前,还是降雨后?”

    “当然是在降雨后了,”朱雀气呼呼地回答,“这群不要脸的混蛋,分明是想贪我的功劳,你说你贪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捉拿我的信徒,真正是欺人太甚。”

    它降雨是为了笼络民心,至于官府中人跟着沾光刷业绩,跟它一点关系都没有,它也不指望运修能嘉奖它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它才非常气愤——我也没拦着你们贪功,给上级的汇报,你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你竟然要追查我的信徒,这尼玛太不是玩意儿了。

    “嗯?”李永生却是敏锐地听出了一点蹊跷,“风调雨顺,已经能算是地方官的业绩了。”

    “没错啊,”朱雀气愤地发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我又不需要运修的认可,有您二位认可,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李永生微微摇头,很果断地发话,“此事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必然有其他原因。”

    “没错,”赵欣欣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可能他占了你的功劳,还要往死里得罪你……起码在旱情彻底缓解之前,这么做是非常不明智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原因,”朱雀气呼呼地回答,“我就是觉得,这些人真的太坏了,要不是担心果报太重,给您二位造成麻烦,我真的是打算杀上一批。”

    它杀运修的话,是它的果报,但是它之所以降雨,是得了李永生和赵欣欣的授意,永馨仙子还表示,可以接下因果,所以将果报转移到他俩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起码分担一点果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然而,没有得到这两位的许可,就如此行事的话,它就有坑人的嫌疑,这二位哪里是那么好坑的?

    李永生也不理会它的奉承,而是眉头微微一皱,“在他们追查野祀之前,有没有先放出风声,说要动手?”

    “他们怎么可能先放出风声?”朱雀不屑地笑一笑,“这些人是想抢功,提前放出风声,我不降雨的话,他们岂不是要抓瞎了?”

    它抱怨得不无道理,但是李永生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越发地皱紧了眉头,“也就是说……一夜之间,他们开始抓捕你的信徒?”

    朱雀愣了一愣,虽然它不是很明白,对方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不过它已经意识到了,观风使恐怕不是随便问一问的。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它没有仔细调查了解过其中细节——朱雀是以性格暴躁著称的。

    (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id“刘立明90512”,这名字这数字,呵呵,多年未见,,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