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紧锣密鼓
    李永生所料,还真的不差,赵欣欣跟栗娘商量一下,化主大人还真的应允了。

    不过她也不是真正的呆萌,私下里,她把这个消息,悄悄地告诉了盟友丁青瑶——你能在大事上提醒我,我自然也会提醒你。

    那位已经不打算再接纳玄女宫的准证来证真了,你最好早作打算。

    丁经主这就坐蜡了,她很想去找李永生申请一下,但是非常遗憾……条件不成熟。

    严格说起来,这事还是要怪朝廷——丁青瑶被偷袭,伤势虽然痊愈了,但是距离她的最佳状态,还相差甚远。

    事实上,就算她现在处于最佳状态,对于证真,也是半点把握都没有,真的没办法申请。

    可是这事错过的话,她肯定要抱憾的——身为修者,怎么能够不争?

    想了几天之后,她还是借口送粮,来雷谷走一趟,顺便见一下李永生。

    其实这事儿,主要是决心难下,一旦见了本人,她也好意思开口。

    原因无他,她知道李永生观风使,他也知道她知道此事,关起门来,没什么不能说的。

    四下无人之际,她厚着脸皮开口:仙使大人,你看,我也是准证……这个毁灭道意的大阵,我是不是能有幸用一下?

    用是可以的,李永生很坦率地表示,他跟丁青瑶以前有些误会,但是慢慢地消除了,到后来,丁经主也频频主动出头,帮他解决了一些麻烦。

    所以他就明说了:我看你现在的状态,使用这个大阵有点不妥,再等一等吧。

    于是丁青瑶只能硬着头皮发问:那仙使大人能不能考虑一下,在此处替我保留一个名额?

    李永生想一想,还是实话实说了,“我觉得下一个合适在此处证真的,应该是公孙不器,其他情况,要视此人证真之后而定……反正我努力优先考虑你。”

    公孙不器?丁青瑶一阵恍惚,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那个曾经证真受阻的修者,又要再次证真了吗?

    若是这个判断出自别人的口,她或许还要怀疑一下,但是……观风使怎么可能看错?

    她定一定神,再次出声发问,“那么,公孙不器之后,还有其他合适证真的人吗?”

    你这话,问得有点多了吧?李永生看她一眼,想一想之后,还是直接回答,“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有潜力的人,嗯……此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莫要跟别人说。”

    栗化主固然是帮着抵挡了来自玄女宫的压力,但是丁经主身后,可是还有陇右丁家的。

    丁青瑶忙不迭地点头,“仙使放心就是,青瑶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

    得了这个承诺,她心里也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刻,又一个念头进入了她的脑海,也不知道公孙不器证真,会在什么时候?

    只不过,她此前已经问了很多问题,观风使都有点不开心了,所以也没胆子再问下去。

    接下来,丁经主就索性在雷谷休养了,只是这个问题,还是时不时地涌入她的脑中。

    然而这个疑惑,并没有持续了多久,过了十来天,当豫州郡义阳府传来降雨的消息的时候,公孙不器也正式向赵欣欣提出申请,希望借雷谷的大阵,锤炼一下神魂和。

    他是证过真的人,对道意的掌握已经够了,只不过是神魂和,都受过点损伤,所以在证真之前,希望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

    赵欣欣当然没有不允许的道理,不过她还是提示一下:你将状态调整好的话,在此地证真最为合适,如果你打算回辽西证真,就要做好赶路的准备了。

    公孙不器已经想到这一点了,按说吃过那么一次亏,他是无论如何不太可能在客地证真了。

    但是不在此处证真的话,麻烦也就摆在了那里——他想回辽西的话,要经过豫州等不稳定的地区,更是还要穿过幽州这种战区。

    好不容易将状态调整好了,若是路上再跟人发生冲突的话,极有可能影响了状态,实在是划不来。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走海路,但是走海路不仅慢,海上也可能遭遇海岱的水师,要知道,真人在海上战斗的话,受到的约束相当多,更别说对手还是军队。

    所以公孙不器已经想好了,借雷谷的地证真,此处虽然也处于战区,但是雷谷的护卫力量,比二郎庙不知道高出多少去,而且算是玄女宫罩着的地方。

    更为微妙的是,呼延书生此前证真,玄女宫的真君没有任何举动,事后也没什么反应,这基本上就等于过了明路,那么,雷谷再有人证真,估计也是循“旧例”了。

    习惯的力量,是很可怕的,而中土国的人在某些拿不定的事情上,还就倾向于遵循惯例。

    公孙不器认为,在此处证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至于说他此前借地证真遭遇了麻烦,那是上一次的事了,他就不信这一次还会那么倒霉。

    要说起来,修者是最讲迷信的,同时也是最不讲迷信的——哪怕是大道阻我修行,我也要力争,没有这点信心,还做什么的修者?

    不过,公孙不器也表示了,既然谷主答允了,那我会通知公孙家族,派上几名高手来护法。

    这不是信不过雷谷,而是纯粹是想减轻一下雷谷真人们的护法压力——都是共同征战过好几个国家的老战友了,有什么信不过的?

    而且公孙家这次也不用派多少司修过来,来几个真人就行了,雷谷不缺人手,也不缺中阶战力,缺的是真人这种高阶战力。

    赵欣欣当然允了这个要求,但是同时,她也强调一下,公孙家的真人没必要来太多,毕竟英王坐镇东北,也需要高阶修者的支持。

    现在的北方,也进入了春天,伊万国已经传来了消息,他们开始向柔然边境调兵了,接下来,一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除非柔然答应对方很多屈辱条件。

    柔然是不可能那么答应的,恰恰相反,柔然也在向边境增兵——天圣原被血洗,他们还打算报仇呢。

    至于说伊万国很强大?切,那又如何,打过再说吧,自家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连打都不敢打一下,柔然也差不多该换国主了。

    然而,虽然这两国的战争气氛逐渐浓郁了起来,可伏尔加大区毗邻东北的雅库特地区,也摆出了一副厉兵秣马的样子,看起来有可能南下。

    英王并不能确定,对方如此一反常态地行事,是不是要试图吓阻中土人,以求在他们跟柔然开战的时候,中土一方不要轻启战端。

    但是他认为,伊万国虽然很强大,却并不具备同时跟柔然和中土开战的实力。

    然而,他也不能对这种异常视而不见——万一是柔然和伊万演个双簧,两方的实际打算以此为幌子调兵,目的是同时对中土出手,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声东击西或者瞒天过海的战例,在这个位面也是常见的。

    在中土国人的眼中,柔然和伊万这种不开化的蛮邦,没有什么廉耻之心,一切以利益为核心,根本不讲信义,最擅长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

    正是因为如此,英王在东北备战的压力,还是相当地大。

    事实上,他还酝酿着主动出击的心思——万一那两国打起来,打个两败俱伤,他若不去捡一捡便宜,也真对不起“英王”这封号了。

    所以东北的形势,一直就没怎么放松下来,只不过以前是绷紧了弦,时时要提防伊万国大兵压境,现在压力小了一些,起码不至于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赵欣欣对父王的安全,并不是很担心,毕竟有了一个真君傀儡,不过东北的局势,她也看在眼里,不愿意让公孙家抽调太多人过来。

    她心里非常清楚,有自己和李永生在雷谷,玄女宫真君又不出面,这种情况下,谁都阻挡不了公孙不器证真——或者说,能阻挡他的,只有他自己!

    所以她的心态就是:公孙家来人,我不反对,雷谷也缺人呢,但是也没必要来得太多。

    辽西公孙家的人,来得倒也不算慢,十多天就赶到了,一共九个人,其中三名真人。

    他们之所以来得快,主要是在豫州没有耽搁多久,那里近期连续下雨,旱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很多人匆忙赶回家中,补种农作物。

    闲人少了,社会当然也就会稳定很多。

    待公孙家的子弟来到博灵郡,那就更是半个主场了,王志云特地派了军队上的飞舟来,为公孙家人开道,一路护送到三湘边界。

    看到自家人来了,公孙不器终于能放下心思,进入大阵锤炼肉身和神魂,为证真做最后的准备。

    就在他进入大阵的第三天夜里,李永生和赵欣欣悄然飞出了雷谷,来到百里外的一处山坡。

    朱雀已经等在了那里,它黑着脸发话,“巴蜀的官府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大举追杀供奉香火的黎庶,永馨仙子你给句话,这事儿该如何处理?”

    赵欣欣眉头一皱,讶然发问,“是官府,不是道宫?”

    对追查野祀最上心的,应该是道宫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