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分寸的把握
    事实上,一次性的香火,不光是朱雀没听说过,仙界都从来没有过这种说法。

    何谓信众?大致就是脑残粉的意思,不管供奉的神表现如何,都无条件相信。

    灵验的话,那就是咱信仰对了,不灵验的话,那就是咱的心不诚。

    这才叫真正的信众,至于说那些“你不灵验我就不信你”的人——那是交易,是商人行径,说得更难听一点,那叫“有奶就是娘”。

    不过,李永生能提出这个说法,也是有缘故的,“你不要大范围地降雨,先降下一小片,一个府甚至半个府都行,然后让你的信众宣传出去,只有给你奉上香火,才能祈来雨水。”

    朱雀眨巴一下眼睛,很疑惑地发话,“先降一小片,这个要求不算什么,我正好节省香火,但是你说的后面这些……似乎跟传教也没什么不同吧?”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李永生认真地解释,“我所说的宣传,不是那些信你才能祈雨的传教,而是有限制……只是今年有效,过了今年另当别论!”

    “只有今年?”朱雀闻言,眉头就皱做了一团,“我为什么会这么好说话?嗯……我是说对那些黎庶而言。”

    “因为今年你有宏愿,要化解这两郡的旱情,”李永生的借口张嘴就来,“没错,你只是完成许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朱雀愣了好一阵,才不情不愿地发话,“合着需要我降雨的时候,才奉上香火,不需要我降雨,就撇开我不管……人这么做事,有点缺德吧?”

    “缺德谈不上,有奶就是娘而已,”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其实原因还是在你身上,是你要还愿……嗯,不能怪别人用过就丢。”

    尼玛……你才要还愿!朱雀心里暗自腹诽,但是还不敢明说,只能皱着眉头,吞吞吐吐地表示,“可是这么一来,我总觉得有点划不来,费这么大劲儿,我图了什么呢?”

    赵欣欣却是听明白李永生的意思了,她马上表示,“你不存在划不来的问题,有香火总比没香火强,永生这个法子正合适……你不会是真的想在两郡大肆传教吧?”

    朱雀当然希望能大肆传教,但是这点小心思,却不能说出来,它犹豫半天,还是不太满意,“我觉得……有点亏得慌。”

    李永生没好气地瞪它一眼,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里缺弦儿?”

    朱雀的脑瓜,还真的不是很好用,它转着眼珠,琢磨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才试探着发话,“其实我可以第一次还愿,就可以……第二次还愿,是这样的吧?”

    李永生翻一翻眼皮,不做回答——你丫问观风使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赵欣欣听到这里,也明白爱侣的算计了,于是没好气地发话,“不管怎么说,你还一次愿,也能收获一些信众基础,总胜过没有,我们只是不希望你挑衅道宫和官府,明白吗?”

    “这个我知道,”朱雀点点头,它也不是不通世情的,当然知道自己就算一次性付出,也能打下一些基础,不算是毫无所获。

    不过它总觉得,如此行事,对香火成神道也有点不敬,“就算感觉太功利了,不好吧?”

    “哼,”李永生轻哼一声,心说你还没见过真正功利的家伙,那何止是有奶就是娘?根本是丧尽廉耻——好吧,本位面个别赵家人,也距离这个境界不远了。

    赵欣欣却是以为,夫君不高兴了,于是她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朱雀,我们已经很好说话了,现在许你收香火了,你却又要图长久,人心没尽……是真的打算挑衅上界了吗?”

    “我绝对没那个意思,”朱雀忙不迭地摇摇头,今天有这样的收获,其实它已经可以满足了。

    至于那点小遗憾,实在是太正常了,观风使若是真的答应它大肆传教,它反倒是要细细考虑,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正常情况下,观风使根本不可能如此行事。

    所以它小心地看一眼李永生,“有了些微的基础,这总不是我的错吧?”

    它终究是想从观风使口中,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你脑子还真是缺弦儿,”赵欣欣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它,她虽然不擅长使用心计,但好歹也是上界仙子,对体系里行事的规矩,还是相当了解的。

    “莫非你还指望,一个堂堂的观风使,亲口承诺你什么?”

    “我还真是糊涂了,”朱雀抬手一拍自己的脑门,既有些懊恼,又有些羞愧,还有一些不好意思,“还好仙君不计较。”

    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你是不是真的糊涂,我不想知道,只要你在布雨时,能按我说的做,就不负我一片苦心。”

    “好的,”朱雀很干脆地点点头,然后又看一眼赵欣欣,“永馨仙子还有何吩咐?”

    “照我夫君说的去做就是了,”赵欣欣淡淡地回答,想一想之后,她又补充一句,“你损失了什么,我自会认下来,回到上界之后补偿于你,只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那是必须的,”朱雀点点头,一振双臂,化出两扇翅膀,瞬间飞得不见了踪影。

    过了一阵之后,赵欣欣才轻咦一声,“呀,忘记跟它一起走了,这家伙不会乱来吧?”

    “它应该没那个胆子乱来,”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如果它不想挑衅位面秩序的话,应该比一般人更明白分寸……最了解捕快心态的,就是市井中的小贼!”

    赵欣欣闻言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那就好,让它去忙碌吧,说实话,能用上界的资源,还下界的人情,真的是太划算了。”

    这根本就是废话,下界实在太贫瘠了,搁在上界,他俩家里的院墙,都不屑用下品灵石来修建,这个位面托朱雀办事,看起来是挺费力,但是回去结账的话,甚至赶不上他俩一天修炼所耗费的资源。

    上界和下界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巨大,要不然怎么会人人向往着飞升?

    “反正这老鸟,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李永生笑着回答,然后才看向她,“咦,你今天居然能发现我出来?”

    他和永馨之间,相互感应并不难,但是一般情况下,没必要特意去感应。

    赵欣欣闻言,抬手轻抚额头,“对了……我还真是有事找你,栗化主近期想来感受一下毁灭道意,要我安排个时间。”

    李永生讶异地看她一眼,“你没跟她解释,这一股道意不太符合她?”

    “说了啊,”赵欣欣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但是她也说了,不是她的机缘也无所谓,她只是想要借助毁灭道意,凝粹一下神魂和身体。”

    这是浪费啊,李永生撇一撇嘴巴,但是对上永馨这个便宜师尊,他也不好说什么,“她用一下倒好说,不过这毁灭道意……不是无穷无尽的,她使用一次,又得恢复一段时间了。”

    赵欣欣苦恼的也是此事,“那我回绝了她?就怕回绝了她,别人又要开口。”

    玄女宫等着证真的修者,还真的不少,栗化主不能用,丁经主也能用。

    好吧,丁青瑶现在的境界,还稍微差一点,但是察都管呢?

    那可是号称半步真君了,在别人眼里,察都管比栗化主还要接近证真的门槛。

    更关键的是,栗化主年轻,还能等一等,察都管基本上不能等了。

    李永生眉头一皱,“其实我打算过一段日子,让公孙不器试一试。”

    赵欣欣非常同意他这个观点,永馨仙子的眼力,或者不如永生仙君,但是在玄青位面,也没谁能强过她,“公孙不器经过毁灭道意,起码有八分把握证真。”

    “起码九分的可能,”李永生纠正一下她的说法,他的伴侣什么都好,就是对数字把握得不太精确,这也是女性修者的通病——她们更像文科生,而不是理科生。

    “而且八分可能,是在‘无我’下证真。”

    赵欣欣皱着眉头发话,“但是……栗化主想要排在别人之前。”

    这是她最闹心的地方,答应栗化主吧,公孙不器或者其他人,要顺延排队了,顺延还不要紧,耽误一点时间,关键是毁灭道意本来就不多,越用越少。

    拒绝栗化主的话,玄女宫其他准证没准又要提要求,而她身为玄女宫弟子,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

    最关键的是,她心里清楚,永生是想借此不多的毁灭道意,为中土多催生几个真君出来,可是现在这么一搞,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李永生沉吟一下,笑着发话,“也不算什么事,你跟栗娘说一声,包她证真就是了,玄女宫其他准证申请淬炼的话,要她出面挡住……她一点力不出的话,怎么好意思?”

    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赵欣欣闻言,沉默片刻,“就怕她有什么想法,不愿意配合。”

    “没事,”李永生微微摇头,很肯定地发话,“她应该会答应,我观此人……较为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