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权宜之道
    李永生听完这话之后,哭笑不得地看着朱雀,“我说你这老鸟儿,少点私心行吗?”

    其实朱雀说得一点都没错,承受香火而降雨,虽然没什么功德,但是果报也少。 .

    但是这里存在着一个躲不过的、原则性的问题:中土国不允许香火成神道传教。

    朱雀老神在在地回答,“这不是我有私心,而是这么做才合理,咱们也是为了挽救黎庶和苍生,要不然……何必去管他们的死活?”

    李永生嘿然无语,观风使不是万能的,这个话题,真不是他能表态的。

    赵欣欣却是眉头一皱,很不高兴地发话,“你这老鸟儿忒过分了,我已经愿意补偿你了,也愿意承担因果,你缺想借机壮大势力……真当上界的惩戒不存在?”

    永馨仙子天性比较善良,但是她也有一点不好,就是做事比较死板,在她看来,既然上界不许本位面出现香火成神道,那就坚决不能支持。

    对她来说,能接受朱雀在中土的存在,已经是变通了,指望她支持对方在本位面扩张香火成神道,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须知她在这一世,还有一个身份玄女宫的弟子,朱雀的死敌!

    朱雀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我也没想着如何壮大,慢慢地偷点香火,多少带给本尊一点好处,也就是了,但问题在于,你让我降雨的范围太大啊。”

    赵欣欣冷哼一声,开始不讲理了,“我觉得你这是借机敲诈,真以为我是好欺瞒的?”

    “天公地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朱雀委屈得叫了起来,“你若是能同意,我都不需要你补偿我多少,对你也有好处,仙子你认为这是敲诈?”

    赵欣欣却是个爱较真的,她眼睛一瞪,怒气冲冲地发话,“我不介意多补偿你一点,你想借着帮忙的时候,趁机在中土传教,这不是敲诈是什么?这里不允许香火成神道存在!”

    朱雀闻言也恼了,它的脾气本来就不是太好,“为什么香火成神道不能存在?根本就是狗屁规矩!”

    “狗屁规矩?”赵欣欣闻言冷笑一声,“上界对下界的资源分配,必须要有一定的章法,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根本就要大乱了……大道失衡的场面,你见得应该比我多吧?”

    朱雀闻言脸一红,它说这些话,当然是有私心的,事实上它很清楚,上界这么分派下界的资源,虽然经常会造成不公平,但是出发点绝对没有问题为了维护大道的平衡。

    若是搁在香火成神道为主的位面,它也会打着上界的旗号,大力压制运修甚至是灵修。

    然而,永馨仙子既然要救助两郡的百姓,还要劳它来操作,它不开出条件才是傻的。

    所以它还是要强词夺理,“这个位面没有香火成神道,本来就是个错误,以运修和灵修为主?那让他们去施法降雨啊,我也不是一定要参与的。”

    永馨仙子斜睥它一眼,冷冷地发话,“你是一定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女人一旦不讲理起来,是很可怕的,她愿意多付出,对方竟然拒绝了,想要借机发展壮大,这是她不能忍受的。

    然而,朱雀也是雌性,也是个认死理的。

    见到永馨仙子如此不讲道理,它真想一甩手就离开最糟糕的,也不过就是永生仙君把我从这个位面驱逐出去,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经是我若离开,你想搞这个降雨,就更没戏了。

    然而,她终究还是不敢太过得罪这公母俩,只能求助地看向李永生,“仙君您说句话吧。”

    我能说啥呢?李永生郁闷地摸一下下巴,身为观风使,我若支持你传教,岂不是跟上界对着干,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其实他能理解朱雀的心态,虽然他有点看不惯这厮的趁火打劫,但是直白一点说,不懂得借势为自己争取好处的修者,真不是合格的修者,所谓的机缘、运道,都是必争的。

    人家也是堂堂正正地提条件,算是阳谋谁让咱们需要呢?

    他犹豫一下,还是看向赵欣欣,“永馨……”

    “你不要帮它说话,”九公主是真的生气了,一见夫君这架势,是要给自己做工作,她就火冒三丈,“我就问你,我做错什么了?”

    “你当然没做错什么,”李永生微微一笑,和声发话,“我家永馨,从来不会错,要是跟别人发生了争执,错的肯定是他们。”

    “呵呵,”赵欣欣纵然是很生气,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也不用花言巧语骗我,我又不是小丫头片子,不吃这一套。”

    你就是再活个几十万年,还会吃这一套!李永生心里真的太清楚了,女人嘛,就是得哄着,她说不需要哄,你就不去哄的话,早晚后悔的是你!

    于是他干咳一声,“我真没骗你,今天的事情,你能坚持原则,这很好,不愧是我的伴侣……”

    然而,赵欣欣只是爱听奉承话而已,不代表她心里没主见,她斜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你接着说,然后就该说‘但是’了吧?”

    “咳咳,”李永生干咳两声,又微微一笑,“永馨你不愧是聪慧过人,集智慧和美貌于一身,难得的还是能坚持原则,我真的以你为荣……”

    奉承话不要钱地说了一箩筐,他才话锋一转,“但是……咳咳,但是这个,我想问你一句,违反规则的存在,是不是真的不该存在呢?”

    赵欣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但是她的眼神中分明写着三个字你继续。

    李永生当然要继续说,“比如说,对北极宫来说,佛修是不该存在的,可是一旦遇到燕王府那样的麻烦,拎出一个佛修做替死鬼,还是很有必要的。”

    赵欣欣的眼光,顿时柔和了很多,这件事她是知情的,而且也很有说服力。

    “所谓大道平衡,有光就要有暗,有捕快就要有盗贼,否则何以体现捕快的重要性?”李永生缓缓地发话,“所以,有规则,就要有违背规则的事情,否则何以体现规则的必要?”

    赵欣欣缓缓地摇头,“我不会允许盗贼的存在。”

    “存在即是合理,”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区别只在于:合理未必符合规则。”

    “仙君这话说得太好了,”朱雀伸出个大拇指来,“我并不想成为中土国的主宰,也没那个能力,我就想安安生生收集点香火,造福了黎庶,你和我的付出又不多,这不是好事吗?”

    赵欣欣冷冷地看它一眼,“你只是暂时没那个能力,等你势力大起,不就有能力了吗?”

    弱小者积蓄力量,终于翻身做主人的事情,她也听说得多了。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永馨仙子,您饶了我吧,”朱雀苦笑一声,不住地拱手,“我势力大起,就到上界出手收拾我了……就算上界不出手,您二位怕是也会出手,否则是您两位的因果啊。”

    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终于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然后她又看一眼李永生,微微叹口气,“我这遭逢仙厄的小女子,总要听观风使的。”

    “你这说的什么话,”李永生赶紧赔上笑脸,“我就是这么个建议,听不听还是在你。”

    “听倒是可以听,”赵欣欣点点头,犹豫一下,还是不甘心地发话,“但是,明明是咱们为黎庶着想,为什么要采用……采用这种非正常手段呢?”

    你俩不要这么虐狗好不好?朱雀单身了几十万年,就最见不得别人秀恩爱,它强忍怒火,干咳一声,“正常手段?你们赵家……不对,我是说运修里,现在还有几个正常人?”

    赵欣欣嘿然不语,现在中土乱成了一锅粥,说到底都是赵家人在斗来斗去,涉及了世俗社会那个最顶尖的位置,此刻还真是没几个正常的。

    见她不说话了,李永生又出声,这次他是正色发话,“朱雀,这个传教,你也知道是非法的……我希望你此次去这两个郡,控制一下传播。”

    “这是当然,”朱雀不住地点头,它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那是相当好说话,“我一定努力控制,尽量不要让信众跟道宫或者官府发生纠纷。”

    它对控制信众,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天久不雨,下面的黎庶早就是坐在油锅上煎烤了,偷偷发展信众,真的不要太轻松。

    至于说官府和道宫禁止祭拜野祀?呵呵,饭都吃不上了,官府和道宫……能当饭吃吗?

    当然,它适当约束一下,让信众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也是很简单的事起码比挑唆黎庶跟对方发生冲突,要容易很多。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李永生缓缓摇头,“这么说吧,搞成一次性的香火……不要留下太多的后患,省得大家难做。”

    朱雀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一次性的香火……仙君大人您能说得明白一点吗?”

    香火成神道发展的是信众,一次性的香火,它还真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