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五章 朱雀叫苦
    李永生看到了吉真人的眼色,却是假装不懂,依旧站在那里。

    吉真人就有点忍不住了,他轻咳一声,“李大师,我们有点私密事要谈,这个……你看?”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问,“我看?请问我该怎么看?”

    吉真人撇一撇嘴,很无奈地话,“我是想麻烦你回避一下,失礼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李永生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只想问一句,你想好了吗?”

    吉真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愣,“我想好什么?”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等了一等才出声,“你想好跟雷谷为敌,是什么后果了吗?”

    吉真人的眉头一皱,明显地有点不高兴了,“李大师这话,真的有点莫名其妙,我们说几句私密话,如何就是与雷谷为敌了?”

    面对对方的愤怒,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们的私密话说一说并不打紧,但是过几天,万一蓝天真人出点意外,岂不是我雷谷要背锅?”

    吉真人和蓝天真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

    两人都是聪慧之辈,一听就知道对方这话何指。

    李永生的意思是说,既然清微庙跟蜀王的勾结,已经被看穿了,清微庙使个法子,暗害了蓝天真人,或者是蓝天真人自杀的话,雷谷想要搜魂,都没有对象了。

    到时候,清微庙必然会跟雷谷生纠葛,撕破脸也极为正常。

    吉真人的反应稍微快一些,短暂的错愕之后,他苦笑着摇摇头,“李大师你多虑了,我子孙庙是师徒相传,红尘中的些微小事,还不至于牺牲庙里的杰出弟子。”

    李永生直勾勾地看着他,并不说话,直到看得对方转移开了视线,他才冷哼一声,“红尘中的大事,莫过于王图霸业,吉真人真的以为,这是些微小事?”

    对于这一点,他的体会实在太深了,宁王妃为了权力的长久,能谋害了宁王,襄王为了夺取大宝,甚至不惜勾连赵家的仇敌排帮。

    那么清微庙牺牲一个中阶真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哪怕被牺牲的人,是弟子里的佼佼者,二代的座。

    当然,他并不确定,吉真人一定会这么做,但是他不喜欢麻烦,少不得就将此事点明。

    说到底,是他并不知道清微庙跟蜀王,究竟达成了些什么意向,其中利益到底有多大。

    吉真人愣了一愣之后,嘴角又泛起一丝苦笑,“李大师所言,倒也有理。”

    “好了,”李永生一摆手,“话我说明白了,何去何从,你们自己考虑。”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向外走去。

    吉真人有点惊讶,“李大师这便要离开?我们要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根本没兴趣听你们说话,”李永生头也不回地回答,“我雷谷也不怕跟清微庙为敌,只是担心你们想得不周全,到时候又后悔!”

    听到这话,蓝天真人气得直打哆嗦,“这……这简直,简直是太过狂妄了。”

    敢当着清微庙弟子的面,说出这番言论,真是欺人太甚!

    蓝天真人是二代弟子的座,虽然庙里的竞争很激烈,但是他资质极高,又非常努力,顺风顺水之下,也养出了极大的傲气,分外听不得这种话。

    “唉,”吉真人倒是长叹一声,“人家狂妄,自有狂妄的本钱,蓝天啊,别的不说,只说他能猜到,有人可能对你不利,庙里能借此来做文章,这人的眼光就不可小觑。”

    蓝天不服气地哼一声,“庙里就不可能这么做,他想得多了……庸人自扰!”

    吉真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糊涂,人家这叫料敌于机先……”

    他沉着脸背着手,来回走两步,又接着话,“你想过没有,若是有人暗害了你,也有可能挑起雷谷和清微庙的死斗?”

    “咝,这个?”蓝天真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可能,但是仔细想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不会吧,他连这个也想到了?”

    吉真人冷冷一笑,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你说呢?”

    这有点杞人忧天了吧?蓝天真人觉得,李永生的心思过于重了,但是偏偏说不出反对的话来赵家这帮皇族,为了争夺皇位,连脑子都要打出来了,刺杀一个中阶真人又算什么?

    良久,他才叹口气,“师叔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

    吉真人见他服软,欣慰地点点头,“你能想通这一点,师叔就很开心了,你在江湖行走比较少,难免有些心高气傲,此番遇到这一小劫……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

    蓝天真人微微颔,“师叔教训得对。”

    并不是为了这事,”吉真人一摆手,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我刚才找你……是想做什么来着?”

    蓝天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师叔您这话问得……我怎么知道?

    吉真人愣了好一阵,才干咳一声意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就是要你好好配合雷谷,帮忙看守山谷十年,十年之内,你若有晋阶可能的话,传信庙里,我派人来顶替你。”

    “看守雷谷十年?”蓝天真人的眉头一皱,此前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

    “十年时间,很快的,”吉真人挤一挤眼睛,“这里还可能有证真机缘,你要知道,呼延书生就是在这里证真的。”

    此前他为了庙里的名声,只想讨回弟子,但是当他打算放弃讨回弟子的时候,这才现,其实蓝天待在雷谷,真的也并不全是坏事。

    只是我以前没有这么想罢了,吉真人暗暗叹口气。

    “呼延书生,”蓝天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一脸的怪异,“几个月前,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没有证真,真是想不到……”

    吉真人的嘴角也抽动一下,转身就走,“好了,有事记得联系……”

    你想不到?我这高阶真人比你更郁闷,我下一步的目标,也是证真啊……

    此事至此就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没过多久,阴雨天多了起来,快到梅雨季节了。

    然而,三湘的雨量虽然不小,但是巴蜀依旧大旱,一滴雨不见,豫州稍微好一点,下了两场小雨,但依旧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旱情。

    李永生得知这消息之后,也不挤兑赵欣欣联系朱雀,而是出了雷谷,寻个没人之处,摆下阵势召唤老鸟儿。

    这一次,朱雀来得比较慢,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结果它前脚刚到,后脚赵欣欣就从雷谷里飞了出来,“永生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李永生看她一眼,“那俩郡还旱着呢,梅雨季节了,你在雷谷待着赏雨就是了,我跟朱雀跑一趟。”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欣欣不高兴了,“明明说好了,这事儿我来办。”

    “嗐,咱俩谁跟谁?”李永生笑着话,“你喜欢赏雨,雷谷这儿也离不开人,那你就舒舒服服在家待着,我替你辛苦一趟了。”

    赵欣欣听到这话,心里美不滋滋的,但是她也不会让夫君去承担责任对观风使而言,这个因果太重了,于是眼睛一瞪,“你不许去,我跟朱雀走一趟。”

    “慢着,两位,”朱雀开口了,它还一脸懵懂呢,“你二位找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弄明白要给豫州和巴蜀降雨,老鸟儿的脸拉得好长,“永馨仙子,降雨没问题,但这是两个郡……还是两个大郡啊,您知道要耗费多少香火吗?”

    豫州和巴蜀都是中土大郡,比关陇、幽州、并州、百粤这些郡都大。

    “我知道不是小郡,”赵欣欣淡淡地话,“不过我又不让你白忙,就算折了你这一具分身,那又算多大事?回到仙界我自会补偿你。”

    “我的仙子大人,这根本不是补偿的问题好吧?”朱雀苦着脸,无奈地辩解,“你莫看我这是分身,也要受气运反噬,还会殃及本尊。”

    朱雀这外来户,人为干涉中土天灾的话,受到的气运反噬很少,但也不是一点都没有,要说会连累本尊沾染因果,倒也存在这个可能只是有可能。

    可是赵欣欣也不是玄青位面的土鳖,她并不缺乏这些知识,于是她冷哼一声,“多大点事?你的因果,也算在我头上了,如何?”

    “这就未免……未免失了本意,”朱雀的眼珠转一转,“为黎庶祈雨,咱原本是一片善心,按天道来说,是该有功德的,何必结下气运反噬的因果?”

    说完这话,它小心地看一眼李永生,“永生仙君,您说是吧?”

    李永生的下巴微微一扬,“你想说什么了,不要拐弯抹角。”

    “这个嘛,”朱雀干笑一声,犹豫一下,还是果断话,“我的意思是……最好是传教!”

    “黎庶祈雨,施水是功德,降雨却是要受气运反噬,倒不如我受了这祈雨的香火,反哺给他们甘霖,如此一来,咱们好心做事,也不用花太高的成本,岂不是皆大欢喜?”

    (双倍最后两个半小时了,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