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前倨而后恭
    在此之前,张老实是很自信的,觉得不须请教他人,也能证真,但是赵欣欣随便一出手,就解去他身上残留的真君气息,真的是给了他极大的刺激。

    九公主身怀宝物,这不稀奇,李永生擅长医术,也不稀奇,关键是这二位从理论上就能推断出,如何驱除真君的气息,这令他分外感觉自惭形秽。

    所以在接下来的回程中,张老实也不顾自己刚刚伤愈,缠着李永生,不住地请教各种修炼中的问题。

    一行人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三湘和淮庆的交界处,猛地前方有人求见,自称是彭泽水师的人。

    赵欣欣和李永生对视一眼,最终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不见,朝廷那么多大臣,宗正院那么多赵家人,找我一个出了红尘的女子,算怎么回事?”

    水师的人还想阻拦,被张老实将人捉了,轻轻丢到一边,一行人自行去了。

    再回到雷谷,就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呼延书生见他们回来,辞行之前还问一句,“要不要我帮你们料理了清微庙?”

    李永生闻言就笑,“清微庙可不是那么容易料理的,真君怕是也未必够……这样吧,你把蓝天真人带到雷谷来,就回西疆吧。”

    蓝天真人前脚被带到雷谷,清微庙的庙祝后脚就赶了过来。

    这庙祝姓吉,执掌清微庙不到三年时间,为人相当强势,为了安置自己一方的人,撵走了庙里最少三个真人,对其他子孙庙也不假辞色。

    不过,他已经见识过雷谷的真君,见了赵欣欣,自然是相当地客气,他先是献上一些礼物,然后表示自己管教无方,愿意为蓝天真人的表现,向雷谷道歉。

    赵欣欣对蓝天真人,其实没有太大的恶感,当然,好感也谈不上,她就表示,蓝天此人随便出手,这是遇到我了,比较好说话,要是遇到别人,直接就打杀了也不稀奇。

    谁敢打杀我清微庙二代首座?也就是遇到雷谷了,吉真人心里暗哼,面上却是一脸的诚恳,“九公主说得甚是,我将蓝天带回去,先让他闭门思过三年,好好磨一磨他的性子。”

    说是闭门思过,其实扯淡,问题在于,蓝天真人被血奴撕掉一条大腿。

    这大腿虽然后来接回去了,但是精血损失很重,元气大伤之下,闭关养伤也要起码三年。

    赵欣欣也觉得,这话有点太没诚意。

    于是她就淡淡地回答,“闭门思过也不是一回事,我看蓝天真人正义感很足,我雷谷正好需要维护秩序的真人,就委屈蓝天真人在这里待上十年,帮着维护一下秩序好了。”

    这其实跟李永生驱使林二先生,是一个意思——你既然惹事被抓了,就做上十年苦役吧。

    吉真人闻言却是受不了啦,他绷着脸发话,“我一直在这里等赵谷主回来,你若是要留他十年,为何不早点说话?我也省得等了。”

    你还真是长了一张狗脸啊,赵欣欣看他一眼,皱着眉头发问,“我要你等了吗?”

    吉真人气得鼻孔都要冒烟了,他一字一句地发话,“赵谷主着人传话回来,想要解决此事,须得等你回来……这话是书生真君说的,他说的总不至于有假吧?”

    “‘等我回来’这四个字,你居然是这么理解的?”赵欣欣的眉头一竖,极为不满意地发话,“我的意思是‘待我回来’,我不回来,你非要等,那是你的事,不要算到我头上!”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吉真人强压着怒火发话,“蓝天当时出手,也是帮着权白衣维护秩序,权白衣同样是你玄女宫的人……你们自己内部有摩擦,何必迁怒到我们子孙庙?”

    赵欣欣气得笑了,“呵呵,合着你以为,我雷谷是迁怒于清微庙?”

    “你当然可以说不是迁怒,”吉真人也冒火了,他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话赶话当然也就没好话,“你是四大宫的,想说什么还不是由着你?”

    “咳咳,”李永生见状,轻咳两声,“你真觉得蓝天是无辜的?”

    “那是当然,”吉真人先是理所应当地回答,然后才不屑地看他一眼,“你是何人?”

    看他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一种意思——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

    李永生摸一摸下巴,似笑非笑地发话,“我是斩掉权白衣替身偶的人,够不够资格说话?”

    “原来是李大师当面,”吉真人一扬眉毛,整一下衣冠,隆重地施个大礼,“小道失礼了。”

    这一系列动作,明显有点过大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做得有点夸张。

    “不必多礼,”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其实你心里很清楚,蓝天是不是无辜的。”

    吉真人眨巴一下眼睛,很不解地看着对方,“我还真不清楚,请李大师明言。”

    要我明言?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有些话,要是明说出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吉真人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嘴角抽动一下,“李大师有话只管说,我洗耳恭听。”

    李永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觉得蓝天真人帮雷谷维护秩序不合适?”

    吉真人犹豫一下,硬着头皮点点头,“是有点不合适,时间太长了,清微庙虽然比不上玄女宫庞大,杂事也是极多的,还请李大师谅解。”

    “那换个条件好了,”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你清微庙跟蜀王商定了什么事?说一说……我们可以放他离开。”

    赵欣欣闻言点点头,“不错,我们也很好奇。”

    吉真人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就一蹦老高,大声嚷嚷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话,我清微庙,何时……何时跟别人勾结了?”

    “稍安勿躁,”赵欣欣面无表情地发话,“你觉得我玄女宫,会冤枉你吗?”

    “这不是冤枉,还有什么是冤枉?”吉真人继续大声嚷嚷,对于这个指控,他坚决地否认,“你雷谷虽然是玄女宫下属,我清微庙也是道宫一脉……本是同源,相煎何急?”

    “你这么说,就让我瞧不起你了,”赵欣欣并不生气,而是面无表情地发话,“你若是有异议,我可以安排人对蓝天真人搜魂,我就问你一句,能否接得下这番因果?”

    “搜魂?”吉真人一听这两个字,就愣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雷谷谷主居然敢对他说出搜魂两个字——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你竟然敢对同为道宫系统的中阶真人搜魂?

    这根本不是胆大与否的问题,而是真真正正的狂妄!

    然而,这呵斥到了嘴边,他还不敢真的这么做,跟清微庙相比,雷谷虽然算不上太大,但却是能请得动真君赤膊上阵。

    为什么说赤膊上阵呢?清微庙其实也请得动真君出手,但那得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若是庙里的道统可能面临断绝,他们才好对那些护法家族发出求救,请真君出面主持公道。

    就算那样,真君愿意不愿意出面,那还是两说——万一错在清微庙呢?万一真君觉得对手太强,划不来呢?

    打个比方说,陇右丁家是二郎庙的护法,但是两年前的二郎庙若是遭遇灭顶之灾,真的未必请得动丁家的真君出手。

    但是呼延书生帮雷谷出头,二话不说就找上门去了,这就是差距!

    就在吉真人为难之际,李永生又出声发话了,“搜魂也未必就有危险,我们有天机殿的高手,朱雀城还有北极宫的高人,如果你们愿意配合,我们保证蓝天真人的安全。”

    吉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下意识地重复一遍,“保证安全?”

    “没错,只要你们愿意配合,”李永生又重申一遍条件,同时强调,“我们可以请丁经主或者栗化主作保。”

    这句话,是彻底地打消了吉真人的侥幸之心,他犹豫一阵,最终叹口气,“子孙庙也是道宫系统,怎么可能涉入红尘事务?”

    赵欣欣脸一沉,冷冷地发问,“吉真人的意思……是愿意赌一下搜魂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吉真人忙不迭地摇头,“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我们有些变通的行为,但是清微庙绝对不会干涉红尘事务,否则的话,四大宫就饶不了我们。”

    话说得很婉转,但是事实上,这已经是退让了。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赵欣欣不耐烦地哼一声,“你子孙庙的事情,我也懒得多问,不要逼得雷谷一定去了解,搞得不好相见。”

    吉真人重重地叹口气,知道这蓝天真人,暂时是要不回来了,不过,他还是要尽最后的努力,“我需要面见一下蓝天,跟他交流一下。”

    赵欣欣只当他如此转圜,需要一块遮羞布,于是点点头,“此事我允了。”

    李永生马上出声表态,“我带吉准证去好了。”

    赵欣欣看他一眼,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蓝天真人虽然被关押着,却也没受了什么苦,居然还是住在精舍小院附近,只是被下了禁制,不能随意驱动灵气,也不能四处乱走。

    吉真人见他气色尚可,随便问候了两句,又闲聊了几句,然后看一眼李永生。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你能回避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