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无敌的联手
    张老实见势不妙,也赶忙出声开解她,“没准襄王也不知道他的根脚,排帮……呵呵,谁能想到现在还有排帮传承?”

    赵欣欣淡淡地摇头,“对于我这个王叔,你们可能不太了解,他虽然胆大包天手段狠辣,但是他本人非常惜命……他若是没有调查清楚,敢让一个来路不明的真君待在身边吗?”

    张老实顿时就没话了。

    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要不……咱们合力拿下这个真君?可以去雷谷再招几个好手来。”

    “算了,”赵欣欣摇摇头,颓然发话,“帝王家这点事,我看着实在是心太累了,说到这一点,还是很羡慕肖二,拿得起放得下,果然洒脱。”

    “九妹你羡慕我?”肖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一边笑,一边快步走了过来,“我羡慕你才是真的,若是咱俩身份打个颠倒,我睡觉都会笑醒。”

    李永生无奈地翻一下眼皮,你要是敢跟她对调身份,我绝对让你后悔生出来!

    肖二此来,是听说九公主的人受伤了,还是那名很熟悉江湖规矩的修者,所以就过来问一句,看有什么是自己帮得上忙的。

    而且,他也很好奇,对方是为什么受伤。

    赵欣欣也没说不告诉他,只是反问了一句,“很龌龊的事儿,你真想知道?”

    肖二愣了一愣,果断地摇摇头,“不了,还是你自己承受吧。”

    赵欣欣翻个白眼,你不想听也就算了,这么说话,可不是恶心人吗?

    张老实见他来了,倒是想起来此人的江湖身份了,“二爷,现在这扬子江上下,有些什么帮派,有顶得住官府的吗?”

    他是想问排帮的事——排帮起源就是在这大江之上,但是这俩字儿在本朝,本来就是忌讳,再加上襄王府的事儿不宜声张,他也只能拐弯抹角地问了。

    肖二却是没多想,闻言很随意地回答,“那当然就是水军了,最大的帮派,就是官府自个儿的……嗯,会稽水军比较例外,不过九妹喊了那么一声,裘家现在也是夹着尾巴做人。”

    李永生听得眼睛一亮,笑着发话,“最大的帮派就是官府……这话在理儿。”

    肖二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又看向张老实,“三爷这是受伤了?需要什么只管开口。”

    张老实微微一笑,才待发话,不成想赵欣欣出声了,“不用了,他的伤我能治,明天我们就要动身离开了。”

    “是吗?还想留你们多住几天呢,”肖二微微一笑,“等我忙完了,去雷谷看你们。”

    “那可是欢迎之至,”李永生笑着回答,他对这个徐王之后,印象相当好。

    他们在说笑,张老实却是忐忑不安地看着赵欣欣,心里不住地打鼓——你真的能治我的伤,而且,明天就能走?

    赵欣欣看他一眼,一抬手,就是一道白光打了出去。

    张老实下意识地就想躲开,但是两人离得实在太近了,而且对方出手奇快,就算他身经百战,江湖经验异常丰富,也躲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下一刻,他就觉得一股奇寒涌来,瞬间就将他全身冻住了。

    这是……万载幽水?不,万载幽水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肖二见状,也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动起手来了?”

    赵欣欣侧过头来,冲他微微一笑,“没事,疗伤呢……永生给他拔一下寒毒。”

    李永生却是明白她的用意,走上前,冲着张老实的身体上下接连拍出十八掌。

    此刻,张老实已经能勉强动一下了,但是听说这是疗伤,硬生生地忍住了动弹的,承受了这十八掌之后,他嘴巴一张,噗地喷出一大口血。

    这血在离开他的嘴巴之后,迅速变成粉色,接着变为白色,又转为淡蓝色。

    等到这口血落地的时候,已经变为一坨深蓝色的冰块。

    “这是?”肖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颜色的鲜血,而且还如此迅速地变化,绚烂中带着说不出的诡异,“……是中毒了?”

    赵欣欣微微一笑,“也可以说是中毒吧。”

    张老实一口血喷出,虽然身体还是冻得发抖,但是心里却已经明白了,这是以毒攻毒之术,待见到李永生拿出一盒银针,他也是不避不让,稳稳地站在那里。

    “就这么站着,”李永生淡淡地说一句,然后手起针落,迅速在他身上插了三十六根银针。

    张老实顿时觉得,身体酸软异常,又麻痒难耐,同时还是奇寒入骨,冻得生疼,似乎连神魂都快要被冻住了一般。

    这滋味,简直令人痛不欲生,他牙关紧咬,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只觉得此生受过的最苛刻的刑罚,也莫过于此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的寒意渐去,身体内酥痒的感觉却是越发明显。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的身体开始往外冒汗,从额头到后心再到腰部……

    直到恍惚间传来一个声音,“好了”,他才睁开双眼。

    天色已然大黑,前方不远处点着一堆火,而李永生正在淡淡地看着他。

    下方映上来的火光,让他面目看起来有点阴森,不过声音却是很和蔼,“好点了吗?”

    张老实下意识地运动一下左臂,然后就是一愣,“竟然……竟然没事了?”

    然后他才发现,身上淌下的汗水,已经在脚底积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去休息一会儿吧,”李永生微微颔首,“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张老实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却是没有休息,对他这种心性坚毅的人来说,些许的不适,根本影响不了他的正常生活——以往蹲守逃犯,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

    好吧,下午行针的那种苦……能不吃,还是不要吃的好。

    他心里好奇,就又来找李永生,“李大师,您这治疗手段,我怎么有点不太理解?”

    李永生正无所事事——赵欣欣跟肖二饮别离酒呢,听他发问,就耐心解释一下,“你体内的水系气息比较强大,虽然只作用在左臂上,但是事实上,气息遍布了全身……你知道吧?”

    “嗯,”张老实点点头,他对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终究是真君出手。”

    “九公主打到你身上的,是凝粹过的万载幽水,”李永生继续耐心解释,“从形态和意境上讲,比你体内的飞瀑水气息,要高一个级别,所以能化去你体内的气息。”

    张老实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出声发问,“凝粹过的万载幽水,岂不是万冰之祖?”

    万冰之祖,基本上不见于玄青位面,所以他才会惊讶。

    “差不多吧,”李永生含含糊糊地回答,“之所以如此治疗,主要是靠了意境上的压制,这一点你明白了吧?”

    “懂了,”张老实点点头,他对大道的理解虽然很一般,但是如此浅显的解释,他还是能听懂的,“那凝粹过的万载幽水,岂不是很贵重?真是惭愧。”

    “对九公主来说,没多少东西能称之为贵重,”李永生笑着回答,“正经你是因为我俩的事情,为了刺探消息而负伤,怎么能不帮你疗伤?”

    张老实讪讪地一笑,“其实襄王的事情,也是大家的事,谁也不想中土陷入混乱和杀戮。”

    李永生笑一笑,“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但你受伤,终究是受了我俩的差遣。”

    张老实本来还想再问一下,这凝粹的万载幽水,到底是不是万冰之祖,然而,对方含混的回答,已经说明不想再谈此事了。

    于是他犹豫一下,又出声发话,“真是没想到,九公主也有如此高超的医术造诣。”

    “这跟医术关系不大,”李永生摇摇头,想到独狼这次确实吃了点苦,少不得又点他一句,“关键是她对道意的掌握,相当了得……你在这方面,还是有点欠缺。”

    张老实难得地脸一红,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弱项,“还望李大师以后多多指教。”

    李永生迟疑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不是我说你,你一直守着自己的伴侣,不跟其他人多接触的话,想要证真真的不易……境界不够!”

    张老实愣了一愣,才深施一礼,恭恭敬敬地回答,“谨受教……多谢李大师点拨。”

    其实这是他心里最拿不定的事,独狼虽然也是惊才绝艳、心性坚毅之辈,但是他在修炼上的见识,基本上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而他能修炼到这个层面,已经是他所接触圈子里的最顶端了,想要继续摸索都不容易。

    此刻的他,非常需要别人的点拨,比如说论道什么的,但是他身份敏感,只想陪着爱侣,低调地感受世情,指望能一朝顿悟。

    得了李永生的点拨,他才恍然大悟:如此闭门造车下去,真的是不行的,必须要多接触同等境界的修者,多多交流,才有可能更上一层楼。

    怪不得修者之间一说论道,很多人都愿意旁听,真的能给人很大的启发。

    (更新到,双倍月票还有一天,谁还有月票,就赶紧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