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又见借鉴
    经过对方的解释,李永生一行人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松峰观出现了第三名高阶真人,就有意争一下第七庙,他们又担心大家不服气,所以索性搞出这么一个噱头来。

    松峰观是个历史不足百年的小子孙庙,此前一直比较低调,前年老主持出关,大家才发现,这庙里竟然有两个高阶真人?

    这惊讶还没完,庙里就有第三个高阶真人晋阶,而且庙里有最少七名中阶真人。

    这样的实力,其实还不如辽西公孙家,但是争一争北方第七庙,差不多也够了。

    事实上,最令李永生他们无语的,是襄王和朝廷的态度。

    襄王是支持这一场赌斗的,并且还愿意提供部分奖品——北方不该只有六大子孙庙。

    朝廷表示,我们不支持,道宫和官府,根本就是两回事嘛,而且……凭什么要选在崂山?

    襄王反唇相讥:选在玄天观也无所谓啊,你们有没有胆子接纳?

    玄天观可就在顺天府的城郊,三山五岳的修者涌过去,那场景真是……朝廷的官员想一想,都觉得头大。

    所以他们只能回答,说玄天观已经是子孙常住了,下一步想转型十方丛林,怎么可能愿意走回头路?

    事实上,没有襄王的推波助澜,这件事的声势,还未必能到这么大,不过子孙庙的人,并不在意襄王是不是反王——我们是道宫系统的,跟你们皇族不沾边。

    正经是他们还挺看重襄王提供的彩头,要知道,襄王府是中土公认的最富有的王府——谁让太皇太妃宠他呢?

    反正事情已经炒起来了,有些子孙庙想无视,都不可能了——大家都去争了,不去的人,你说自己是不屑,但是旁人恐怕要认为你没胆子。

    中土国的修者,说狡猾真狡猾,可是说傻也很傻,就这么不着调的一件事,也没什么像样的人组织,竟然就掀起了偌大的反响。

    说到底,还是“名利”二字作祟,不过这二字,又有几人能真的逃过去?

    当然,松峰观愿意出钱,襄王还肯赞助,也从客观上加速了事态的发酵。

    探听清楚情况之后,方真人忍不住感慨一声,“襄王这狼子野心……所图不小啊。”

    这根本不用说,这件事从表面上看,似乎是松峰观掀起的风浪,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极有可能是襄王一手操纵的。

    可能会有人问,北地子孙庙选出第七庙,对襄王能有什么好处?大家不是一个体系的。

    没错,襄王不可能得到直接的好处,但是间接能得到的好处就太多了。

    他可以借此拉拢人心,也可以分化瓦解对手,还能将黎庶的注意力转移、粉饰海岱的太平,甚至能从子孙庙得到更多的支持……

    举个最直白的例子,第七庙最后选出来了,是襄王认可的,等他事败被杀之后,那么那个新选出来的第七庙,该如何跟朝廷打交道?

    反正这件事对襄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杜馨梅也郁闷地叹口气,“没办法啊,人家这是阳谋,咱们倒是想反对,但是能怎么做?”

    玄青位面的修者,怎么都这么蠢呢?赵欣欣的眉头皱一皱,这么低级的造势手段,拿到仙界去,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想到郁闷处,她忍不住出声抱怨一句,“这青龙庙怎么搞的,这种事也要插手?”

    李永生觉得她有点魔怔了,可是还不好直说,女人嘛,总有那么几天情绪不好。

    所以他只能笑一笑,“终究是子孙庙的事,青龙庙完全不闻不问,似乎也不好。”

    赵欣欣不满意地哼一声,“要是子孙庙卷入红尘事务,那可就热闹了。”

    李永生倒是愣了一下,“你说咱们那天遇到的真君,为什么说要咱们帮摩天岭?”

    “也是啊,”赵欣欣也来了精神,然后看他一眼,“快想个办法,破坏了这件事。”

    杜馨梅听得暗暗一撇嘴,人家这是阳谋,怎么能说破坏就能破坏了?

    李永生却是沉吟了起来,“破坏……也得讲个方式,还要考虑一下影响。”

    那样的话,就更难破坏了吧?杜馨梅又暗暗嘀咕一句。

    “我就知道你有办法,”赵欣欣喜眉笑眼地发话,她是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夫君,“想个最稳妥的。”

    李永生沉吟一下,缓缓发话,“不过,咱们是不是先问一问,邵真人是个什么意思?”

    “没必要,”赵欣欣摇摇头,“他肯定抢不到第七庙的,除非你肯入摩天岭。”

    “我也不赞成问他,”张老实出声发话,他很冷静地分析,“人都有侥幸之心,他肯定也想光大辉煌摩天岭,你一问他,没准反而助长他的侥幸之心……这不是朋友之道。”

    方真人点点头,“这话有理。”

    李永生皱着眉头叹口气,“不跟邵真人打招呼,这事儿还就又难办一点……咦?有了!”

    赵欣欣眼睛一亮,“什么法子?最好我能有机会出手。”

    “你……当然有机会出手,”李永生的眼珠转一下,笑嘻嘻地看着她,“不过,你得扮成个老婆婆才行。”

    赵欣欣白他一眼,对于这个夫君,她是再清楚不过了,“你又想捉弄我,是吧?”

    “我真没想捉弄你,”李永生笑着一摊双手,“你这本尊一露面,就搞不起事儿了。”

    赵欣欣的眼睛眨巴两下,“那你说一说,你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狠狠地扫一下松峰观的面子,”李永生笑着回答,“所以要设计个情节,比如说,你要扮做一个老婆婆,名字嘛,就叫任盈盈好了……”

    两天之后,距离摩天岭百余里处,一百多匹骏马在奔驰,最前方的骑士,是三十多名道士,身上穿的道袍,都是统一的样式。

    这就是松峰观前来摩天岭切磋的队伍,一名高阶真人,两名中阶真人,还有两名初阶真人,其他的则是司修弟子,初阶中阶高阶都有。

    只这么一路人,基本上就能压住二郎庙了,可见松峰观敢惦记第七庙,还是有相当底气的——他们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战力,还留在庙里。

    此次带队的高阶真人,是松峰观都管席友善,也是松峰观第三名高阶真人,跟他一起的,除了松峰观弟子,还有观礼的一些朋友,其中还有一名姓冯的高阶真人,是松峰观的护法。

    席真人习得有秘术,并不是很在意邵真人,哪怕对方是出身于青龙庙。

    所以他很放松,策马狂奔之余,还高声大喊,“咱们要尽客人的本分,不要让摩天岭小看了,记住了,只许同阶对战,谁要丢了松峰观的人,小心我踢你们的屁股!”

    “哈哈,”众多松峰观弟子哈哈大笑,更有人大声发话,“都管,我们能不能越阶挑战?”

    所谓的骄兵悍将,不外如是,还没有交战,就已经觉得胜券在握了。

    这种自大当然要不得,但是也可以看出,松峰观上下,士气非常足。

    “越阶挑战……输了也是丢人,那是你自不量力,”席都管大声发话,虽然是在警告,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

    然后他面色微微一整,“这是青龙庙苗裔,同阶能赢,就足够你们吹嘘了……吁咦?”

    他们正说得热闹,不成想拐弯处,走出四个人、一头驴来。

    一个老婆婆骑在驴上,一个小女孩牵着驴,驴子后面,还有两个农夫,年轻一点的挑着两捆干柴,年纪大一点的,肩头扛着一个钉耙。

    “让开!”打头的松峰观弟子大喊一声,抬手一甩马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道宫中人在红尘中行事,很有点肆无忌惮,不过倒也没到了随便策马冲撞人的地步。

    不过这四个人出现得,委实有点突兀,大家根本没注意到,他们是如何出现的,仿佛人一直在那里,却被众人无意中忽视了。

    那名弟子马鞭一甩,按说这四人应该仓促走避才对,但是这四人齐齐一愣,居然就停在了那里,一副被吓呆的样子。

    另一名松峰观弟子反应也很快,头顶冒出一只大手,直接向驴子背上的老妪抓去——别让这老妪掉下来摔死,否则传出去可不好听。

    不成想那老婆婆身子一晃,不但躲过了这只手,整个人也向地面掉落。

    就在这时,那牵着驴子的小姑娘一伸手,速度也不算快,但是偏偏地,正好扶住了掉下驴子的老妪,因为冲击力的缘故,两人齐齐坐倒在地,摔了一个屁墩。

    就在松峰观的弟子一愣神的功夫,小姑娘就爬了起来,指着对方大喊,“你们会不会走路?跑这么快,是赶着投胎吗?”

    松峰观的弟子们闻言大怒,但是他们还不至于去为难一个小女孩,于是一名弟子冷哼一声,“松峰观办事,闲杂人等还不退散?”

    我不跟你讲道理,我就告诉你,我是道宫中人,你们乖乖躲到一边去。

    “松峰观就怎么了?”年轻汉子放下肩头的干柴,闷声闷气地发话,“十方丛林很厉害吗?就连青龙庙,也没见过这么赶路的!”

    十方丛林?松峰观的弟子感觉到有点尴尬,我们还真不是十方丛林的……

    (后台挂了,更新晚了,非常抱歉,不过月票还是要召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