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公议北七庙
    杜馨梅被对方的话骂得毛了,她眉头一皱,就放出了真人的威压,“小辈,你再说一句?”

    这威压一闪而逝,但是对面的中阶司修感受得真又真,顿时就是脸色一变——真人?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杜真人,”一边又响起一声轻笑,一名公子哥站起身来,对着杜馨梅一拱手,笑眯眯地发话,“崂山司马王朗,见过杜真人。”

    这公子面目英挺,一身白衣丰神俊朗,举手投足之际,都是带了说不出的风流韵味,更难得的是,他语气和善笑容可掬,很难令人生出反感来。

    “我不认识你,你也无须巴结我,”杜馨梅一摆手,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继续盯着对面的中阶司修,意思很明显——来,你再说一句!

    这中阶司修哪里还敢继续挑衅?他面色发白,浑身不住地抖动着,哆里哆嗦地回答,“这个……真人您没有亮出修为,小人眼拙,没有认出来……”

    “少跟我废话,”杜馨梅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我也不为难你,报上你的来路,我自去找你家大人说话。”

    中阶司修的旁边,那名年轻的女制修站起身,一拱手发话了,“杜真人,我师尊不过是无心之失,也已经道歉了,您又何必苦苦相逼?”

    “我苦苦相逼?”杜馨梅气得笑了起来,“他第一次冒犯我,我都没理他,一而再地作死……我若没反应,别人都认为我杜某人可欺了!”

    那司马王朗见杜馨梅没理会自己,脸色就是一沉,不过听到这话,他又出声了,“杜真人,可否容我将这宵小拿下,您来细细询问?”

    直到这时,杜馨梅才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我已经说了,跟你不熟,你再夹缠不清,莫怪我不看你家大人情面!”

    司马王朗怔了一怔,又讪讪地干笑一声,不再说话。

    那中阶司修也反应了过来,深深地鞠一躬,转身二话不说向外走去。

    这时,小二已经从后面搬进来了一张桌子,又端来一摞凳子,招呼他们坐下。

    店里的人顿时就被这才进来的六人镇住了,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说话了,寂静得可怕。

    李永生他们也不管这些人的反应,点了一些酒菜,吃喝了起来。

    过了一阵,店里才又响起了人声,没有用多久,就恢复了热闹。

    听着他们说话,李永生他们才搞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修者,聚集在摩天岭下。

    原来是崂山新起的一家子孙庙,打着切磋的旗号,去各子孙庙挑战,说是南七北六十三个子孙庙,这不公平,南边有七大子孙庙,北边也该有七大才对。

    张老实听着听着,就是一声冷笑,“这样挑战,就能出来北七庙?这得有多么无知!”

    “这位朋友,你却是想错了,”司马王朗看他一眼,正色发话,“松峰观的切磋,并不在意胜负,而是要比较一下战力和修为。”

    说到这里,他左右看一看,清一清嗓子,“只要是实力足够,待来年春暖花开之际,诸多子孙庙共聚崂山,公议第七庙!”

    “公议?”张老实又是不屑地一声冷哼,“凭什么公议,谁又能保证了公平,就凭你崂山司马家,还不够格吧?”

    他虽然从刑捕部离职了,但是对体制的力量,他还是有些迷信——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当裁判的。

    “哼,”方真人闻言也冷哼一声,“随随便便公议第七庙,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以为是四大宫吗?别人承认吗?”

    他是天机殿中人,对这种自不量力的小丑,也没什么好感。

    司马王朗却是得意洋洋地回答,“没有四大宫,一大宫总是有的……青龙庙已经允诺,到时会派人前往评判。”

    李永生一桌人闻言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他们不泼冷水,店里其他人说得更起劲了,能见证北方第七庙的产生,都是与有荣焉。

    赵欣欣听了好一阵,终于出口发问,“这么大的事,总该有人组织,不知主事者为何人?”

    一名老者看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回答,“当然是整个北方的子孙庙。”

    这个表情,实在有点欠揍,就差说“不懂就别瞎李永生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哼一声,“谁能代表了整个北方子孙庙?青龙庙怕也不敢这么说,既然是公议第七庙,为什么又要放到崂山?去华山或者恒山不行吗?”

    老者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你问我,我又去问何人?到崂山,也是大家公认的,谁若是不服气,也可以跟松峰观一样,北方的子孙庙挨个挑战一番……你不做,就不要笑做事的人。”

    这个理由,顶得李永生说不出话来——我不做?我只是不异想天开而已。

    张老实却是再次出声,“若说第七庙,我只服陇右二郎庙,其他都不够格。”

    二郎庙……听到这三个字,店里又是一片短暂的寂静。

    二郎庙在北方的名头不小,但那是因为医术高超活人无算,论及战力和规模,却差得远,远远不够资格竞争第七庙。

    但是在去年冬天,二郎庙率领西北豪杰,跟着游侠儿们冲入柔然作战,纵横捭阖笑傲沙场,闯出了好大的名头,在北地的子孙庙里,风头一时无两。

    在座的都是江湖人,对二郎庙的行事也相当清楚,此时此刻,真的不能昧着良心,抹杀二郎庙的成绩。

    规模小怎么了?战力弱怎么了?人家可是真刀真枪地跑到国外,去跟异族作战了!

    而且二郎庙的战绩,不但获得了游侠儿们的认可,就连坤帅也赞不绝口。

    良久,司马王朗才出声发话,“二郎庙……当然也是不错的,大家都很敬佩,但是西疆太过遥远,车马费用,也是好大的一笔,他们为何不能来海岱?”

    “是啊,”那老者点点头,“海岱这里秩序也不错,不像其他郡,乱糟糟的,到处都是流民。”

    李永生很古怪地看着他,“海岱的秩序……你觉得不错?”

    “当然不错,起码海岱没有战乱,”老者理直气壮地回答,“襄王北伐……那是襄王的事。”

    张老实正色发话,“我觉得二郎庙也不远,想争第七庙,还能在乎车马费?”

    老者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松峰观答允了,为大家出来回的车马费,二郎庙有这财力吗?”

    “不止是车马费,还有对战的彩头,”司马王朗高声发话,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都是相当了得的道器。”

    “哎呀,这可是大手笔,”有人惊呼一声,“不知道都是些什么道器,耗费一定很惊人吧?”

    “松峰观据说是得了真君秘藏,”又有人出声附和,一副“我的消息很灵通”的样子。

    更是有人低声嘀咕,“这样的手笔,二郎庙可是做不来的。”

    李永生几人交换一下眼光,总觉得此事有些儿戏。

    不过……怎么说呢?中土国的修者,其实跟地球界的武者差不多,也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别家名头再响亮,也是做过最后才会承认,否则绝对不服气。

    尤其是此事竟然涉及到了“北七庙”的说法,如此一来,挑动大家的情绪,真的不要太轻松,人这一辈子,争的可不就是一口气?

    几人的心里疑惑颇多,可是又不便出声发问,杜馨梅身为真人,倒是可以出口询问,可是她并不知道李永生他们是什么意思,也就不好轻易张嘴。

    又吃喝一阵,外面又有人进来,桌子都挤满了,只有李永生他们这一桌,还有空位。

    见有人想过来拼桌,赵欣欣直接站起了身,杜馨梅等人见状,也起身走人。

    走出门没几步,就看到刚才跟他们拌嘴的五人,在一个铁匠铺子门口给马匹修理马掌。

    见到他们出来,五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是没想到,他们能出来得这么快。

    不过这五人也没有多么惊慌,无非是一些口舌之争,他们已经服软了,此刻这里修者极多,就算是真人,莫非还能公然大欺小不成?

    杜馨梅倒也没有大欺小,而是冲着另一名疑似带头者的家伙勾一勾手指头,“你,过来!”

    这位也是中阶司修,见到对方出手相召,只能硬着头皮走过来,抬手一拱,“见过杜真人,不知真人有何吩咐?”

    杜馨梅往旁边走了十余丈,那里正好有一块荒地,她出声发话,“这挑战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细细解释一遍,若是能让我满意,咱们的恩怨就此了结。”

    合着咱们的恩怨还没了结吗?这位只听得头皮一麻,“祸从口出”这句话,实在太有道理了,以后可真要注意了。

    不过对方答允了结恩怨,也是一件好事,于是他恭恭敬敬地发问,“不知杜真人想了解点什么,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都说一说好了,”杜馨梅淡淡地发话,“我是曲阿杜家的,距离海岱这么近,却是没听说什么北七庙。”

    “原来是杜家的真人,”这位一拱手,然后苦笑一声,“曲阿没子孙庙啊,而且……那里不知道还算不算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