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八十四章 摩天岭下
    面对强势的呼延真君,庙祝只能委屈地表示:我就是想为庙中弟子治疗一下伤势。?

    呼延书生还是有担待的,他不用考虑赵欣欣的态度,就直接话:行,我允许你治伤,但是这件事到此并不算完。

    还有,你想要治伤,就该好好地商量,这样的态度,换给我也要恼火,再有下一次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庙祝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地为弟子疗伤了,看到被抬出的蓝天真人气息奄奄,跟往日的意气风生龙活虎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庙祝心一痛,好悬掉下眼泪来。

    他收了所有歪心思,为弟子疗伤,呼延书生却是托人传话给李永生等人:现在的我们酒家,就是这么个情况,我擅自答应了对方治疗蓝天真人的要求,还请李大师海涵。

    这有什么需要海涵的?根本没必要,呼延书生出面的价值,远远大于个把蓝天真人——二代座弟子又如何?挡得住真君的一击吗?

    呼延书生能答应对方,就不怕对方制造的麻烦。

    李永生和赵欣欣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并没在意呼延书生的擅自做主。

    在救治蓝天真人的同时,庙祝也表态了,希望能尽快了结两家的恩怨,问我们酒家的东家或者掌柜,什么时候能回朱雀城?

    对这样的问题,李永生和赵欣欣很干脆地表示:让他等着,什么时候我们回去了,什么时候再谈也不迟。

    站在清微庙的角度来看,这个答案有点欺负人:合着你们一直不回来,我就得一直等着?

    但是李永生不这么看,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蓝天真人当时出手架梁子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种后果——我求你招惹我了吗?

    做错了就要认罚,挨打就要立正。

    处理完此事之后,赵欣欣和李永生一路北上,打算进入海岱。

    就在路过曲阿的时候,曲阿杜家大张旗鼓地迎了上来,在场的足有十名真人——这还是杜家尽力控制人数了。

    赵欣欣打算前往海岱的事,并没有刻意地隐瞒,杜晶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她现在雷谷,抽不出身,但是总要告知家族一声,要他们不要怠慢了九公主。

    杜家此前就跟九公主合作过,还曾经大战广陵韦家,给韦家造成了极大的杀伤。

    然而,那时的九公主虽然不凡,但终究还是一支相对弱小的力量,杜家有资格跟其结盟。

    但是到了现在,连真君都要看九公主的面子,而且据说,李永生还曾经活捉过异族真君,这样的实力,杜家只能仰望了。

    得知赵欣欣要北上海岱,杜家主动在路边迎接,奉上程仪和美酒。

    除了这些,杜家还奉送上一个向导带路,那是一名叫做杜馨梅的少妇,初阶真人,她对海岱的地形,异常熟悉。

    赵欣欣对向导,其实是无所谓的,她此次出来,本来就打算和李永生游山玩水,并不是很在意效率,而且遇到宁王的糟心事儿,她越地想散心了。

    既然是向导是女人,那就无所谓了,毕竟他们这一行人里,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连那小女孩儿,本来都是公的。

    杜家还派出了马队,前呼后拥,一路护送他们抵达了海岱边界。

    进入海岱之后,就又恢复成了六个人——或者说五个人一只血魔。

    他们要去的是般阳县,位于海岱中央,离襄王府相当近。

    在此之前,他们会途经四大宫之一的青龙庙,杜馨梅表示,若是有兴趣的话,咱们可以往青龙庙一行,青龙九庙能见识六庙。

    李永生有兴趣见识一下,青龙九庙分为上三庙、中三庙和下三庙,中三庙和下三庙都是对外的,美景无数道韵深厚,引得无数修者流连忘返。

    只有上三庙藏在云雾飘渺中,等闲不得见。

    不过赵欣欣对青龙庙兴趣缺缺,“还是绕过去吧,他们要是能有几番担当,襄王也不至于放肆到如此程度。”

    “你这么说有失偏颇,”李永生表示反对,“青龙庙原本就式微,而且襄王作乱,那是红尘中的事,跟道宫能有多大的关系?”

    赵欣欣瞪他一眼,不服气地话,“咱们雷谷,最初也不过是你我张罗起来的,也牵制住了荆王,偌大的青龙庙,真想维护黎庶的话,总不会比雷谷差了。”

    杜馨梅闻言,讶异地看她一眼,“九公主的意思是说,青龙庙可能是……跟襄王勾结?”

    “我没这么说,”赵欣欣断然否认,不过下一刻,她又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可是,他们勾结襄王的话,我也不会感到奇怪……我玄女宫还有人勾结蜀王呢。”

    李永生苦笑一声,忍不住又想到了那八个字——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不过他对青龙庙的操守,还是有点信心的,“好了欣欣,我不去就是了,没必要乱猜,青龙庙元气未复,想要干涉红尘,也是力有不逮。”

    “这话在理,”蓦地,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不愧是玄女宫的女婿,不是糊涂人。”

    “咦?”赵欣欣讶异地一抬头,看一下天空,“这真君也着实古怪,遮遮掩掩的……我们又没做什么错事。”

    这话有点冒犯了,真君可不是随便能点评的,虽然很多时候,真君不介意别人的冒犯,但那只是他们不介意,而不是你可以冒犯。

    “呵呵,”李永生笑一笑,“所谓神龙见不见尾,没准只是路过呢。”

    “我可不是路过,而是你们到了我神念范围内,”空中的人话了。

    过了一阵,他又说一句,“雷谷李大师,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能助人证真的存在,你们既然扶持摩天岭,还是不要来青龙庙的好……大家相安无事。”

    又过了一阵,赵欣欣哼一声,“总算走了,咱们如何行事,何须别人来指指点点。”

    李永生知道她的底蕴,但是其他人闻言,都被吓了一跳——还可以这么说真君?

    尤其是那杜馨梅,脸色都有点变了,她等了一等,现没有来自真君的惩罚,才战战兢兢地话,“九公主,咱们还要在海岱待一段时间,您还是……慎言的好。”

    赵欣欣看她一眼,也没说话,良久才哼一声,“海岱起反王……青龙庙终是难辞其咎。”

    又走了五天,终于绕开了青龙庙,再前行百余里,就是摩天岭了。

    此时的摩天岭,比前年又大了许多,房屋盖了不少,人流量也多了不少,兴旺了很多。

    李永生他们到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别人,原本也只想路过,但是到了山脚的镇子处,却现有不少修者,三五成群地赶过来,山脚下汇集了差不多近两百人。

    而远处还有修者,在源源不断地赶来。

    几人觉得奇怪,于是选一户酒家下马,想要一边打尖,一边问一下情况。

    哪曾想,酒家里也坐了七八桌修者,将不大的酒家塞了八成满,其中竟然有十余名司修。

    李永生他们才一进来,掌柜就认出了来人——这位可是跟摩天岭道长们交好的。

    做酒家的,最要紧的就是要识人,不但得有眼力价,还得记性好。

    于是掌柜的马上就吩咐,要小二赶紧再支一张桌子,招待这六名贵客。

    他这一吩咐,有一桌客人不满意了,严格来说是五个客人,四男一女,其中有三名司修,只有最年轻的一男一女,是制修修为。

    一名中阶司修一拍桌子,冷冷地话,“掌柜的,你这是狗眼看人低,凭什么他们能再支桌子,而我们就得跟别人拼桌?”

    这酒店一共八张桌子,都是那种宽大的长桌,凳子也是长条凳,一张桌子差不多能坐下十到十二个人,两边各是五到六人。

    这种结构,拼桌是很正常,毕竟这里只是镇子上的小店,不是大城市的酒家。

    听到这话,杜馨梅淡淡地看那厮一眼,眉头微微皱一皱,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掌柜的闻言,赶忙赔上一副笑脸,“这位大人,你可是冤枉小店了,这几位可是岭上邵真人的好朋友,我们当然不能怠慢了。”

    “哦?”中阶司修眉头一挑,看向了李永生他们,愣了一愣,才又冷哼一声,“邵真人的朋友……凭他们也配?”

    倒是不怪他小看对手,李永生他们六人,都将修为压到了中阶司修之下,以真人姿态赶路的话,容易引起太多不必要的恐慌和麻烦。

    这一句话,却是惹恼了杜馨梅,她可是向导,也负责对外沟通,若是让贵客受到了欺负,那就是她的失职。

    所以她眉头一皱,淡淡地话,“我们不配?哼,你是谁家小辈?可敢报个字号上来?”

    那中阶司修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大声地话,“混蛋,你是什么东西,敢称我小辈?”

    要不说江湖上是非多,像这种一言不合就要开片的情况,真的是数不胜数。

    都是天老大我老二的性子,谁也不服谁。

    江湖汉子,活的就是随心所欲,活的就是快意恩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