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血奴再出手
    李永生他们商量一下,觉得从这个马夫身上,未必能得到更有用的东西。

    事实上,他更愿意在纳贤馆馆主身上下点功夫,纳贤馆……一听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馆主的眼皮子,也肯定比较驳杂。

    不过非常糟糕的是,被抓进宁王私牢的,不仅仅是纳贤馆的馆主,馆主一家都被抓了进去,据说王妃认为,他的嫌疑很大——宁王遇刺,你这个馆主有不可逃避的责任!

    王府每年开支那么大,不是让纳贤馆吃干饭的。

    宁王身边的总管,也是深得宁王信任,是从顺天府跟来的老人,总管有两个干儿子,倒是没有被抓进私牢,但是也被王府盯得死死的。

    大家商量一下,决定还是要等一等,看一下王府的反应。

    白天有七十多个人失踪,到了晚上的时候,王府一统计人数,顿时大乱。

    很明显,这是又有人针对王府做出行动了。

    宁王虽然只是庶出,但是身为亲王,想来王府的防卫也是极严的。

    于是大家就在王府外,默默地观看,发现里面被看护得极为严密,尤其是几个重点区域,比如说王妃的寝宫、私牢、书阁以及王爷的书房。

    宁王已经死了,他的书房附近,不让闲杂人靠近,倒是总管的干儿子之流,都被看管在这里,不算私牢,但是也没有多少人身自由。

    就连李永生也不敢说,自己能悄然无声地闯进去

    倒是马厩附近,虽然灯火通明,看管的人却不算多。

    看到这一幕,李永生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要想办法见一见那个孙阳。

    巧的是,张老实也有这个想法,“看来马圈是个突破口。”

    赵欣欣有点不理解,“马厩周围的人,看起来也不少。”

    “比其他地方人少,”张老实耐心地解释,“通过现在的防卫,就能看出来他们的防护重点……马厩只是在宁王逃命的时候,比较有用,现在宁王已经死了,不是那么重要了。”

    赵欣欣看他一眼,“那你能不能把孙阳弄出来?他身上可能会找到一点线索。”

    这会儿让我去弄人出来?张老实扯动一下嘴角,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他沉吟一下回答,“或者明天白天,会更方便一点。”

    赵欣欣知道,自己在这一方面没什么发言权,于是侧头看李永生一眼。

    李永生微微颔首,“明天比较妥当,现在出手有点勉强,容易惹出是非来。”

    他本来想的是,明天自己去把孙阳弄出来,现在有张老实自告奋勇,倒也省去了麻烦。

    不成想,还有更自告奋勇的人呢,血奴紧接着就发话了,“把他弄出来的事情,交给我了……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小女孩。”

    其他人闻言顿时无语,过了一阵,李永生才哼了一声,“你敢再擅自吸血的话,后果自负,我们终究都是人族……”

    事实上,先不说孙阳喜欢不喜欢小女孩儿,起码这个身份,比较方便在王府行事。

    血魔的身法极为诡异,它选了一辆进入王府的马车,直接蹿到了马车的车底,进入王府之后,就堂而皇之地到处乱走。

    宁王府当然是有规矩的,它虽然比较小心,但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偶尔也会被人发现,不过在被发现之后,她的反应是……跑路!

    这种事要是搁在大人身上,那是了不得的,王府内胡乱走动,被打死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大家下意识地会认为,这是谁家的孩子,不小心走岔了,就算有人想追究,但是追不到人,也就罢手了。

    将王府的情况摸得七七八八之后,等到夜幕再次降临,血奴直接打昏了孙阳,带着人从王府里飞了出去。

    见到有人飞出去,王府里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不过没办法,王府的防御是对外的,从里往外跑,还真没谁拦得住。

    一名真人带着七八个人,直接追出了王府,然而,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宁王府等到后半夜,发现还没有回信,马上点亮了灯火,将整个王府照得亮如白昼。

    孙阳其实只是个中阶制修,胆子也不大,当他一睁眼,发现周围有四五个人虎视眈眈,顿时吓了一大跳,“几位大人饶命……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一名长腿女修冷冰冰地出声发话,“你认识我吗?”

    孙阳看一看她,缓缓地摇头,“不认识,您几位是不是认错人了?”

    长腿女修再次发问,“那么……你认识字吗?”

    中土国的识字率并不高,成为制修,也不是必须要上本修院。

    孙阳茫然地点点头,“小的……略略识得几个字。”

    长腿女修丢过去一个腰牌,淡淡地发话,“自己看吧。”

    道宫敕牌!孙阳第一眼就认出了此物,不过他还是接过腰牌,仔细地看一看,然后眉头就慢慢地皱了起来,“化主院赵欣欣……您是那个英王九公主?”

    九公主在玄女宫和英王府的名头极大,但是这名头,并没有大到连宁王府的马夫都一定听说过,然而,雷谷的名声,却是实实在在传到了金陵府。

    年前若不是博灵军的南下,金陵很可能已经被荆王攻下了。

    而雷谷在博灵军吃了败仗之后,还能加以庇护,又能让荆王府投鼠忌器不敢乱动,宁王府早就知道这些事了。

    尤其这雷谷的谷主,是赵家的子孙,现在整个宁王府,谁不知道赵欣欣的大名?

    赵欣欣却是以为,这个马夫不识得自己,于是一伸手,向身边一摆,“你若信不过我,看看是否认识他们?”

    孙阳一看旁边,顿时傻眼,原来都是昨天失踪的人,“什么……连玉龙真人也在?”

    玉龙真人就是刚才带着人追出来的,不过遇上李永生、赵欣欣、张老实和方真人,一个照面就全部被放翻,根本没来得及传递任何消息。

    “起来说话,”赵欣欣一扬下巴,淡淡地发话。

    孙阳一个骨碌爬起身,然后就是深施一礼,“孙阳见过九公主殿下。”

    “免了俗礼吧,我已经不是红尘中人了,”赵欣欣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不过我此番找你,还是因为红尘中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吧?”

    孙阳猛地打个哆嗦,犹豫一下,他还是摇摇头,“小的不知道,还请九公主示下。”

    “我只想知道,我的大堂兄宁王,到底是死于何人之手,”赵欣欣阴森森地发话,“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不介意搜魂。”

    孙阳嘿然不语,良久,才幽幽地叹口气,“为什么要找我?”

    “我总要挨个找人,”赵欣欣不紧不慢地回答,“你若是不清楚,我当然会继续找别人。”

    孙阳抬起头来,直视着对方,壮起胆子发问,“找到元凶的话,九公主会帮王爷报仇吗?”

    赵欣欣淡淡地回答,“这个嘛,我也不瞒你……十有八九是不会,此来我是受了其他人的托付,调查大堂兄的真实死因,报仇与否,不是我这方外之人该参与的。”

    “那我又何必告知于你?”孙阳惨然一笑,脖子一挺,“还是劳烦九公主搜魂吧。”

    “有意思,是有防止搜魂的手段吗?”赵欣欣冷笑一声,傲然发话,“我倒不信,整个王府只有你知道其中秘密……大堂兄都死了,也不差多死一个人。”

    “好了,”李永生见状,赶忙上来唱白脸,“这个孙阳是吧?不是我说你,王爷死得惨死得冤,对吧?你与其将这秘密带到九泉之下,为何不将其公之于众?也不负宁王一番看重。”

    “这个……”孙阳明显地犹豫了起来,好半天才叹口气,“我是担心……”

    “你没什么需要担心的,”赵欣欣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地发话。

    她虽然平时脾气不错,但是也有点傲娇属性,“你觉得,你所担心的那些压力,对我而言,算得上是压力吗?”

    孙阳的脑子不太好用——宁王就是看中了他的笨,不过对于这话,他倒也明白,幕后主使者再强大,也奈何不了身入道宫的九公主。

    然而,他是个死心眼的人,也有自己的顾虑,“您又不管报仇,我告诉您谁是主使者,您一转身回了玄女宫,王爷……岂不是白死了?”

    方真人闻言冷笑一声,“你若不回答,宁王有没有白死,这不好说,你肯定是白死了。”

    除了可以向你了解,我们还可以向别人了解——这么大的秘密,你以为真的只有你知道?

    当然,这秘密到底是什么,现在基本上也不用猜了,只等证实了。

    然而孙阳不这么认为,他根本不理会方真人的恐吓,只是平静地看着赵欣欣。

    对这种死心眼,九公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她抬起芊芊玉手来,轻抚一下额头,无奈地叹口气,“我都说了,是别人要我来了解情况的,真凶是谁……起码我父王会知道,他会怎么处理,那我就管不着了。”

    英王素有贤名,这贤名可并不仅仅在民间,事实上,英王在皇族里,也有极好的口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