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八十章 求证(求五月保底月票)
    当然,肖二是这么说的,李永生和赵欣欣不可能全信,总是要调查过才能得出结论。

    然而这个猜测,真的是有点打击人,不但爆料者肖二对此兴趣寥寥,连张老实和方真人帮忙的时候,都无精打采的。

    本来就是挺恶心人的事儿了,还要去调查,真的有意思吗?

    当天晚上,李永生五人就出了金陵城,临行之前,九公主很郑重地向肖二提出,沙氏茶社竟然鼓动拐子去拍花,我实在看不过去。

    肖二是个洒脱的性子,说我早知道这些拍花的混蛋了,只不过我跟他们隔行,虽然看不惯他们,但是没有由头就出手的话,难免让其他人误会,还以为我要一统金陵的江湖呢。

    现在九妹子你开口了,做哥哥的肯定不能掉链子,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双方在城门作别,五匹马转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走出老远之后,赵欣欣才叹口气,“肖二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倒也令人羡慕得紧。”

    方真人摇摇头,感触颇深地发话,“这种心性,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要不然,咱们又何至于去调查裘氏?”

    李永生和赵欣欣听到这个话题,就又沉默了,利字当头,放得下的能有几人?

    过了一阵,张老实出声发问,“这次去宁王府,是要小心行事,还是只求口供?”

    良久,赵欣欣才出声发话,咬牙切齿的那种,“口供第一……活口,要不要都行!”

    宁王府在金陵城东,上一次荆王大举进攻,前锋已经包围了宁王府,只不过没有强攻,仅仅是不疼不痒地发生了点小摩擦,主要的作用还是牵制金陵守军。

    所以宁王府的建筑,基本还是完好的。

    五人漏夜赶过去,悄悄地进入了王府附近四五家民居,没用多大功夫就确定:现在的宁王府,真的是裘氏一手遮天。

    事实上,这里虽然号称宁王府,但是宁王的心腹,连一百人都没有。

    宁王是最不受人待见的亲王之一,庶出子的身份已经很糟糕了,居然还是庶长子,深为天家和其他弟弟所忌惮,他来会稽就藩的时候,除了护送的军队,身边带的人不足五十。

    堂堂的亲王,伺候的人连五十个都没有,说出去别人都不会信。

    就这么点人,来到异地生活,可以想象得到,王府里大部分的人,都是裘氏张罗的。

    裘氏在会稽的名头,原本就不小,族人也极多,用他们充实王府,总好过使用那些不知道根底的。

    宁王就藩近十年,张罗了一些人,纳贤馆里招了上百人,但是其中真正的心腹,连一百人都不到,其他的人,都掌握在裘氏手上。

    中土的习惯,是男主外女主内,但是对于无所事事的亲王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外”可主,所以王府里的事,宁王也会过问一些。

    当然,在大事上,裘氏肯定是要听宁王的,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

    宁王天性就比较怯懦,妻子又强势,他在世的时候,就不是特别有主见。

    幸亏裘氏心里也清楚,没有宁王的话,自己什么都不是,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依着他。

    一圈人问下来,赵欣欣有点头大,“看起来,这裘氏还真有动手的可能了?”

    裘氏为宁王生了两个儿子,哪怕世子夭折,她甚至可以扶起第二个儿子。

    “接下来,就该问一下宁王府内部的人了,”李永生的情绪,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看来还是得打草惊蛇。”

    方真人的眉头皱一皱,“怎么朝廷就发现不了这些问题?”

    张老实淡淡地看他一眼,“这些问题,从来不是朝廷要关心的,就算是朝安局,也不会花费心思在这种小事上……金陵城的拐子多,跟朝中大臣有什么关系?”

    身为积年的捕头,他的话虽然说得无情,但却是非常客观,裘氏有没有在地方兴风作浪,朝廷需要在意吗?宁王在王府里心腹少,需要天家关注吗?

    李永生冷哼一声,“是啊,没关系,对朝廷来说,只要能稳定了地方,宁王死于什么人的手,真的并不重要。”

    张老实阴森森地补充一句,“就算朝廷查出来,宁王死于裘氏之手,那又如何?只要裘氏愿意配合朝廷,那就都不是问题。”

    赵欣欣听到这里,黯然地叹口气,“算了,不要说这些恶心事了,从明天开始,捉拿拷问王府的人。”

    这一晚上他们弄昏了不少农户,也不是全无所得,起码王府里有些什么人比较重要,大家有了略略的了解。

    所以第二天,四人分别出手,直接掳了七十多号人,带到山中一处隐秘场所,通过狐幡了解情况。

    这七十多个人里,最亲近裘氏的,是一个琴师,本是裘家的女儿,丧偶之后来到宁王府,帮着教授乐理。

    这些人就算被迷惑了,也没有供出太有用的东西——兹事体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参与的。

    不过,一个打理后宅花草的丫鬟,提供了一些有用的线索。

    这丫鬟跟宁王的一个侍卫对上眼了,两人私定终身,那侍卫表示,待我外放出去,执掌兵马的时候,就向王爷求告,娶你过门。

    男人嘛,应该先立业而后成家,而做媳妇的,当然希望风风光光嫁进门。

    这名侍卫,在宁王遇刺的时候,为了保护王爷而战死了。

    小丫鬟受到的打击极大,痛哭流涕的同时,一直在默默地自责:我要是不催他就好了!

    她如何催他的呢?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直在问:你什么时候能外放?

    侍卫倒也不瞒她,一开始还说就快了,王爷招兵自保呢,后来又说,王爷心里有犹豫,总觉得这么下去是作死,最近跟王妃闹得很凶。

    等着嫁进门的小丫鬟,发现自己出嫁的日子,可能遥遥无期,她就不高兴了:不能给我名分,我哪里等得了许久?分手吧。

    侍卫着急了,你再等等嘛,没准什么时候,我就能立个大功呢。

    到最后,他算不算立了大功,这没法说,反正功劳再大,也是战死了。

    小丫鬟就觉得,若不是我苦苦逼他,没准他还死不了。

    每每念及于此,她真的非常自责——我宁可所嫁非人,也希望你好好地活着。

    当然,若仅仅是这些事情,还不至于引起李永生的关注:左右不过是一个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

    最耐人寻味的是,宁王遇刺身亡之后,王妃还调查了一批人,这小丫鬟也在其中。

    她之所以被调查,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她跟那名侍卫“关系尚可”,王妃问她,最近那名侍卫说过些什么,王府想借此分析一下,偷袭者到底是何人。

    小丫鬟悲痛欲绝,却还不敢说出真相,只说他也喜欢种植花草,偶尔跟我请教一二,实在没有多的瓜葛了。

    跟她一起接受调查的,有数百人,其中十余人可能是回答得不好,触痛了王妃心里的哀伤,直接被拉出去乱棍打死了。

    小丫鬟也没觉得这是什么事,王爷都死了,有十几个人被迁怒,这不正常吗?

    但是李永生等人听到这里,终于听出了蹊跷:那十几个人到底是为什么被打死的?

    根据小丫鬟说的,她所心仪的侍卫,定然是深得王爷信赖,如若不然,他也不会说一旦外放掌兵,就一定向王爷奏请求娶她。

    能掌兵的,肯定是宁王心腹,而且求娶家中的丫鬟,按理说是应该求告王妃才对,这位打算直接向宁王请求,还笃定王爷能做主,谁远谁近不言而喻。

    王妃是在打探,这名侍卫到底知道多少东西,有没有说出去!

    小丫鬟的懵懂和羞涩,救了她一命——否则的话,她会像那十几个人一样,死于非命。

    事情到此,就分析得七七八八了:宁王之死,哪怕不是裘氏一手所为,她也定然知道一些内情,否则的话,那侍卫当场殉职,她何至于揪住一个跟他“略有交情”的小丫鬟不放?

    当然,所有的这些猜测,都没有真实依据,能证明宁王妃害死了宁王。

    自由心证当然很强大,但那得分对什么人用,宁王妃这个级别的,还真不方便。

    哪怕是宗正院的人来了,也不能随便拷问亲王的妃子。

    于是大家索性又问小丫鬟,宁王的心腹里,谁是消息比较灵通的?

    消息比较灵通的,都被关进私牢了,宁王的统领、管家、纳贤馆馆主……都被宁王妃抓起来了,她要调查,是谁泄露了宁王的行踪。

    不光是这些人,这些人的家小,也都被监控了,不得随意走动。

    不过,最后小丫鬟还是提供了一个有用的线索:那个侍卫说了,马夫里有一个叫做孙阳的小厮,深得宁王信赖,王府里最好的三匹骏马,都是他在服侍。

    宁王曾经开玩笑地说,我一旦遇事,能不能逃走,就要看孙阳的了。

    这个玩笑话,王府的人都知道,而孙阳身为一介马夫,能见到宁王的次数,真的不多,宁王妃在事发之后,也调查了孙阳,但是最后将他放走了。

    可是小丫鬟说,据那名侍卫讲,孙阳真的很得宁王信赖。

    (五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