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血奴失踪
    不等李永生等人回答,汉子们的身后,又走出一人来,正是刚才那名瘦小的老头。

    他指着赵欣欣,大声嚷嚷着,“就是那女人,风言风语诋毁王爷!”

    带头的捕快走上前,冷冷地发话,“你们是什么人?”

    他也是看出,对方气度不凡,似乎有点有恃无恐,否则的话,直接就将人锁走了。

    赵欣欣却是冷哼一声,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凭你,还不配问我!”

    捕快顿时就恼了,他眉头一皱,“既然给脸不要,就不要怪我们拿人了。”

    旁边几条汉子,齐齐往上走两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李永生等人交换一个眼神,最后都将目光锁定到了张老实身上。

    大家不是害怕对方,而是因为这点小事出手,真的很没面子的。

    独狼见到大家的目光,心里有点无奈,我这堂堂的准证,来跟几个小喽啰一般见识?

    然而,他也没办法拒绝,谁让这一拨人里,只有他看起来像是个下人呢?

    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发话,“给我滚,这话我不会说第二遍。”

    两名汉子冲过来,毫不犹豫地抖出手腕上缠着的索子,冲着对方甩去。

    他们不明白这一桌人的身份,但是无论如何,对一个下人出手,后果都不会太严重。

    当然,其他三人若是敢出手的话,捕房套一个“拒捕”的罪名过去,也就好动手了。

    “不要!不要在我家店里……”半大小子尖声叫了起来,那是属于变声期的嗓子,听起来煞是难听。

    不过下一刻,他倒吸一口凉气,剩下的话,直接憋在了嗓子眼里。

    两名冲着张老实而去的家伙,以奇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而且非常精准地穿过店门,随着嗵嗵两声闷响,两人摔到了外面的马路上。

    至于说这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下人”,到底做了什么,旁边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

    “咦?”带头的捕快也倒吸一口凉气,脸顿时变得刷白。

    他倒退一步,直接掣出了腰间的短刀,直接指向张老实,“你……你竟敢拒捕?”

    张老实根本看都不看他,直接端起茶杯来,一饮而尽。

    捕快的脸越发地白了,下一刻,他大喝一声,“弟兄们亮家伙,抓住这些反贼……”

    他的话还没说完,赵欣欣冷冷地看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发话,“再敢动手的,死!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们!”

    这话听起来有点托大,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谁敢在金陵城里杀人?

    但是这捕快还真的不敢赌,对方一个下人,就敢随便拒捕,战力还极为惊人,那么,做主人的敢如此说,肯定是有恃无恐。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好一阵,思索半天,才忍气吞声地发话,“诸位最好还是亮明身份,否则我们只能请王府的侍卫出手了。”

    赵欣欣眉头一皱,很不耐烦地发话,“王府侍卫?我就奇怪了,你挣的是朝廷的俸禄,还是宁王府的银元?”

    她有点不想亮明身份,一旦亮出身份,就失了微服私访的可能。

    同时,对她而言,跟自己的爱侣白龙鱼服,在红尘里嬉戏一番,也是难得的体验。

    李永生也不想多事,于是一伸手,从她腰间取过了敕牌,冲那捕快扬一下,“看明白没有?”

    捕快见到那敕牌,瞳孔顿时就是一缩——这种东西,近几个月来,他见到太多了。

    他还待细细分辨一下,不成想对方直接收了回去,根本不给他细看的机会。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怎么,不认识吗?”

    捕快犹豫一下,觉得以对方的做派和气势,假冒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只得硬着头皮点头,“认识。”

    “你要敢说不认识,我不介意让你认识认识,”李永生轻笑一声,然后脸一沉,厉声发话,“既然认识,还不快滚?”

    他想让人走,赵欣欣还不答应呢,她出声发话,“慢着,给我站住……我问你呢,你的俸禄,是谁给你发的?”

    拿着朝廷的俸禄,却是为宁王办私事,她非常看不惯这一点。

    这关你玄女宫鸟事,捕快心里暗暗地腹诽,脸上却不敢露出半点不满,只是中规中矩地回答,“我们如此行事,也是为了防止会稽郡动荡,不辜负朝廷的信任。”

    “你!”赵欣欣气得眼睛一瞪,还待说什么,只听得李永生轻咳一声。

    她想一想,觉得自己这玄女宫弟子的身份,也确实不宜追究此事,只能悻悻地哼一声,然后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马上给我消失!”

    那捕快闻言,如逢大赦一般,长出一口气,转身带着人就走,连句场面话都没说。

    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茶社里的一帮人,直接看傻了眼——捕快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在场的金陵人不止一个两个,也深知捕房的作风,本地人虽然不至于害怕,但是一旦遇到这种事,也少不了一番扯皮。

    比如说——咱们都是乡亲,也能卖你一个面子,但是手下弟兄们不能白跑一趟吧?

    能让捕快们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开溜,被打飞两人都不敢计较,这得是什么样的身份?

    事实上,捕快出门之后,那干瘦的老头还凑过来,大声发问,“你们怎么不抓人?”

    “我去尼玛的!”捕快一抬腿,将人踹出老远,嘴里大骂,“马勒戈壁的,我让你这老鳖害人!”

    老头被踹了个跟头,但是没受伤,他爬起来继续发话,“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捕快狠狠地瞪他一眼,“麻痹的,你不会自己去问?混蛋!”

    他才不会泄露那一行人的身份,今天他吃了瘪,就巴不得别人也吃点亏——凭什么被人笑话的只有我?

    而且,对方明显有隐瞒身份的打算,他若是戳破,谁知道会不会逼得对方恼羞成怒?

    反正他非常确定,这瘦小的老头,绝对有别的身份,只不过……他没兴趣知道。

    其实屋里的看客们,也有人认出了那块敕牌——比如说那半大的小子。

    他做为茶社的小二,近期也接待了几拨玄女宫弟子,旁人不好凑近看那敕牌的样式,但他是添茶倒水的,有近距离观看的机会。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半大小子觉得挺荣耀,城内道宫中人很少了,居然还有人来王记茶馆。

    就在这时,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四下看一看,才意识过来,“咦,刚才那小丫头呢?”

    “出去玩了吧,”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发话,“我说,刚才那三个举报的家伙,会不会是沙氏茶社派来捣乱的?”

    他是想将话题重新引回去,引到对宁王府的评价上。

    果不其然,那半大小子一下就中招了,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咬牙切齿地发话,“这个……”

    就在这时,孔乙己出声了,他冷冷地发话,“那个小娃儿,还是出去看一下吧,金陵城里鱼龙混杂,小心遇上拍花的。”

    一边说,他一边就走了出去。

    李永生他们见状,也起身往外走,倒不是担心血魔被人拍了花,而是这种情况下,他们若是不关心,就显得不正常了。

    然而走出去一看,大家傻眼了,那个小女孩还真的不在了。

    半大小子听说之后,也急眼了,忙不迭四下打探了起来。

    就连刚才捕快在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着急。

    不过这也是正常了,捕快抓人,客人们不会把怨气撒到茶馆的头上——这是官府的力量。

    但是喝茶的客人,把小女孩儿丢了,茶馆肯定是逃脱不了干系,就算客人不怎么追究,别人一说,有人在王记茶馆喝茶,把小孩儿丢了,也是茶馆抹不去的污点。

    没过了多久,就有确切消息传来,一个在附近算命的瞎子说了,他看见小女孩儿被一个过路的妇人抱走了,女孩儿还挣扎了几下,似乎想哭,结果妇人直接捂住了嘴。

    算命的瞎子看见……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瞎子也是在附近讨生活的,骗点钱财说点好话,其实也是帮人开解郁结,某种程度上讲,有其正面意义,所谓存在即是合理。

    总之,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在这种大事上,他不会骗人。

    那妇人的样子,他没看清楚,事实上,在工作的时候,他不可能睁开眼睛盯着人去看。

    “坏了,这是真的遇上拍花的了,”孔乙己一跺脚,痛心疾首地发话。

    “呀,刚才那么乱,最合适拍花了,”有人后知后觉地发话。

    孔乙己跺脚大骂,“这帮混蛋,整天就知道巴结权贵,反倒是给拍花的打了掩护!”

    “赶快去报官,”半大小子的脸色刷白,他虽然有点老金陵人的油滑,但是本质上讲,还仅仅是个少年,遇到这么大的事,沉不住气很正常。

    他求助一般看向李永生,可怜巴巴地发话,“大哥,你们是有身份的人,赶紧去给捕房施压,要不然,小孩子就生生被祸害了啊。”

    李永生绷着脸,缓缓侧头,看向赵欣欣,正好见到她也扭头看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一下,都看得到对方眼中隐藏得极深的笑意。

    拍花的女人,拐走了血魔……这找死的眼光,也真是令人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