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混淆视听
    赵欣欣虽然性格不错,但是被人如此一说,也忍不住淡淡地看那酒客一眼,估计心里在腹诽:我们自己说话,关你什么事?

    李永生却懒得理那厮,而是笑嘻嘻地看那小二一眼,“那沙氏茶社,历史不如你家?”

    半大小子很自豪地一挺胸脯,“他们差多了,我家这店开了七十八年,那沙氏茶社,还不到三十年。”

    “三十年……也算得上老店了,”李永生诧异地看他一眼,“这么久的乡亲,竟然会跑到你家门口来抢客人,金陵人这么不团结?”

    中土国是注重道德的社会,店铺之间的竞争,可以使一些手段,可是直接在门口抢客人,做事就太不讲究了——甚至会让人鄙夷这一片街区的风气。

    半大小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我王家才是地地道道的金陵人,那沙家是外地人,来金陵不过两代,不懂规矩!”

    李永生又看他一眼,“不懂规矩,那就教一教他们嘛,这三十多年,你们就一直忍下来了?”

    “沙氏茶社开了不到三十年!”少年沉着脸,先纠正对方的说法,然后才悻悻地哼一声,“不过是攀上了王府的新统领,贫儿乍富,卖弄一番罢了。”

    赵欣欣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问一句,“宁王府换了统领?”

    按中土国的习俗,亲王遇刺而亡,侍卫统领也要跟着倒大霉,若是当场战死了还好说,如果没死,基本上也会选择自杀殉主。

    当然,到底是自杀还是被自杀,这就难说了——赵氏皇族为显大度,并不要求殉死,但是要知道,舆论也能杀人。

    所以宁王一死,侍卫统领的下场可想而知,不过赵欣欣问话的目的,并不在这个问题上。

    半大小子的嘴巴也真快,马上就道出了经过。

    宁王的统领在刺杀中也身受重伤,现在还没死,只是被关进了宁王府的私牢中,等着伤好之后,接受各方的审讯。

    宁王府的新任统领,也没有上任,只是从纳贤馆里,挑出一名身家清白的真人,目前暂代王府统领。

    这沙氏茶社的沙家有一女,是这名真人的长媳的奶妈,真人暂代统领之后,修为虽然没有提升,但是在王府里说得上话了,而随着他进王府,他的夫人也交出了后宅的权力。

    目前掌家的,便是长子的媳妇,那么媳妇的奶妈,地位当然也就水涨船高。

    奶妈在真人家不算什么,跟宁王府更只是间接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沙家的社会地位提高不少,动不动就得意地表示,我家大姐在王府如何如何。

    沙氏茶社从开张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试图压制王记茶馆,王家虽然历史悠久,但是架不住沙家家族大,人丁兴旺钱财也不少。

    这二十多年来,沙家有最少四次机会,可以将王家踩在脚下,不过每一次沙家大占上风的时候,总要凭空生出一些变数,最终不得不以遗憾收场。

    沙家的产业多而杂,本来看不上这小小茶社,但是屡屡不得手,也很是令沙家面子上无光,这一次索性横下心来,要好好羞辱王家一番,争取一次解决掉。

    否则的话,沙家也做不出这种恶心人的事儿来。

    赵欣欣听完之后,微微颔首,“原来如此,不过……若是宁王降等为郡王,这个侍卫统领,也不算多要紧了吧?”

    “小女娃娃你在胡说什么!”有人一拍桌子,大喊一声。

    这一桌是三个人,一对面目普通的中年夫妇,还有一个干瘦的老头。

    说话的,正是那干瘦老头,别看他身材瘦小,偏偏是声如洪钟。

    老头一指赵欣欣,义愤填膺地发话,“宁王一心保境安民,不想遭宵小所害,有如此大功于社稷,世子怎么可能不世袭亲王?”

    一边说,他一边冲北方拱一拱手,“圣天子在朝,须容不得你等宵小作祟……信不信我拿你见官?”

    “咦?”赵欣欣闻言也火了,“我们自家说话,关你什么事?亲王可以推恩不得世袭,这是本朝纲法,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妄自评论?”

    “哈哈,又发现一名反王探子,”瘦小的老头放声大笑,然后眼睛一瞪,狠狠一拍桌子,大喝一声,“还不随我去见官?”

    “好了,”那半大的小子大喊一声,“我们这是茶社,莫谈朝廷事,懂吗?”

    瘦小老头的同桌,那名中年女子冷冷地看他一眼,“你刚才统领长统领短,谈得还少?”

    半大小子待理不待理地看她一眼,轻蔑地发话,“我们谈的是街坊的事,街坊搭上了王府的统领,我们还不能提了?”

    女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小子,你这茶社是不想开了吧?”

    “外乡人,不要随便在金陵充大瓣蒜,”小二冷冷地看她一眼,“起码在金陵住个三五十年,再来教训我!”

    “嗤,”就在此刻,那看起来像孔乙己的家伙,笑出了声,“金陵城藏龙卧虎,外乡人不要听了几天广播,就觉得自己可以指点江山了。”

    李永生闻言,眉头一皱,“听广播?”

    这时他才看到,茶社的柜台上,居然摆着一台收音机,主要是这茶社老旧不堪,光线也不好,他刚才居然没有注意到。

    小二笑一笑,不以为然地发话,“广播里也是乱播,今天有人认为,该坚持朝纲,明天就有人说,宁王功在社稷……”

    原来这金陵城,竟然有六个广播电台,不过这也难怪了,这里本就是郡治,又繁华富有,其中居然有私人架设的广播电台。

    朝廷政务院和教化部曾有明文规定,不得私人架设广播电台。

    然而这世间事,上面有政策,下面就有对策。

    金陵府刑捕房设立了一个广播电台,但是捕房没钱,所以就找了一些赞助,那么,该播出些什么东西,刑捕房也不能完全做主。

    刑捕房搞这个电台,主要是捕长一家都喜欢听戏,所以捕长认为,捕房需要一个治安宣传平台,譬如说什么地方发生了新的案子,捕房又通缉了什么罪犯。

    最早赞助电台的,是秦淮河和玉带河上的一些画舫,用来宣传自家治安良好,远离疾病。

    到后来,赞助的人就越来越多了,所以这个电台除了戏曲多,有一些治安消息,也充斥着不少“金陵知名人士”对国事的分析。

    偏偏地,这个电台的收听率不低,中土国戏曲的受众真的很多,金陵尤甚,甚至比说书还受欢迎——中土的话本不多,翻来覆去就是那些,总不能一遍又一遍地听。

    但是戏曲可以重复听,还可以学着唱,金陵别的不多,就是有钱有闲的人多,票友也多。

    最近这个电台,就在重复播报,宁王对金陵做出的贡献。

    电台甚至宣布,若是有中伤诋毁宁王府的人,大家将其扭送到捕房,可得赏赐。

    真有人扭送了,也真有人得赏赐了,不过大部分金陵本地人,不是太怕这个——谁还不认识两个捕房的人?

    当然,如此一来,嚼王府舌头根的,还是少了许多,偶尔说一说,也是捡那些不打紧的,并不谈论宁王是否该世袭这种敏感话题。

    见小二如此袒护,那三名客人站起身来,气冲冲地走了。

    孔乙己不屑地笑一笑,“都是裘家的手尾,真以为在广播电台播报一下,就能堵住悠悠金陵人之嘴?”

    半大小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好了,你就不要起哄了,还嫌咱玉带扣事儿少?”

    赵欣欣和李永生交换一个眼神,才又出声,“奇怪了啊,在顺天府,我们都能议论一下朝政,来了金陵反倒是不行?”

    半大小子不以为然地笑一笑,“顺天府多少大人物?咱金陵现在就一个权贵。”

    孔乙己笑着指一指他,“还不让我说,你自己也不是在使劲儿说?”

    李永生和赵欣欣总算是听明白了,合着宁王遇刺之后,宁王妃在金陵的势力大涨。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宁王妃必须为自己的儿子争一争亲王待遇,郡王的母妃,跟亲王的母妃相比,真的什么也不是。

    他们在这里说得热闹,小女孩却是坐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很不舒服的样子。

    半大小子见这小女孩儿挺可爱,少不得端了桌上的干果过去,笑眯眯地发话,“想吃不?”

    血奴一扭头,看向门外,心里真是悲愤莫名:植物叶子泡的水,植物的种子……麻痹你们人类吃的都是些什么啊?

    难道你们不知道,处、女血才是最美味的食物吗?

    它心生不忿,于是跳下椅子,向茶社外面走去。

    其他人也没以为然,中土国每家都有三五个孩子,并不像独生子女一般娇惯,这大白天的,孩子在门外玩耍一番,真不需要太担心。

    然而,就在她即将出门的时候,门外涌进来三四个汉子,打头一人更是穿着捕快的制服。

    他们直接将小女孩撞到一边,目光炯炯地在茶社里扫视一番。

    最终,一名便衣汉子出声了,他盯着李永生一桌人,阴森森地发话,“刚才,就是你们在恶意诋毁宁王吗?”

    (更新到,双倍月票期间,大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