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四章 见猎心喜
    李永生和赵欣欣争执一番,最后终于决定,两人一起去。

    观风使表示,自己有点不放心雷谷,毕竟此刻雷谷的事务不少。

    但是呼延书生拍胸脯打包票了,你们放心去吧,雷谷交给我了,正好我还要在这里待上个把月,差不多够你们做事了。

    真君的包票,当然是信得过的,现在的呼延书生刚刚证真,还没有太强的手段,但是仅仅凭着修为,也能碾压十来八个真人,守护雷谷的话,比丁经主和栗化主加起来都强。

    听说他俩要前往会稽郡,方真人马上表示,我可以随行——会稽再往北,就是海岱了,他正好带着狐幡去认人。

    除了他之外,丁经主、佘供奉都想跟着去,不过考虑到此次去金陵,主要是跟王府打交道,李永生认为,道宫中人最好都不要掺乎。

    所以跟他俩出来的,只有方真人,以及……一个小女孩。

    就连喜欢凑热闹的公孙未明,也没有跟出来——说实话,呼延书生的证真,对公孙家俩长老的刺激太大,两人现在,就是一门心思躲在雷谷,琢磨毁灭道意。

    出了雷谷处不远,身后有人迅疾地追了过来。

    李永生回头看一眼,入目的是一张老实憨厚的脸,他忍不住轻咦一声,“是你?”

    跟来的正是张老实,他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欠你的三件事情,现在算执行完了吗?”

    李永生沉吟一下才回答,“算是执行了两次,现在还剩一次好了。”

    张老实闻言点点头,“那我这一次陪你们去会稽,算我奉送的就是了。”

    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可是我没打算请你啊。”

    “不要着急拒绝,我的用处可能会很大,”张老实大声喊了起来,一副上杆子求人的模样,“带我去吧,我的要求不高。”

    赵欣欣闻言笑了起来,“你也是想着那毁灭道意吗?”

    “有证真的可能,谁会不想?”张老实悻悻地回答,“反正我江湖走得多,你们不会失望。”

    李永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点忙可是不够。”

    张老实毫不犹豫地回答,“没事,我可以一直帮下去,帮到你们认为够为止。”

    李永生又笑,“可是看你的状态,怕是三五年内不得证真。”

    张老实闻言,讶异地看他一眼,这李大师还是什么都知道啊,都是跟谁学来的?

    不过,这也不算出乎他的意料,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有机缘在眼下,先抓住再说,我若是不出力,怎么好意思张嘴?”

    于是一行五人,迅疾地向会稽郡赶去。

    三湘、淮庆和会稽三郡,被荆王折腾得不轻,虽然现在荆王开始经营地方了,但是残破的村落、荒芜的田地,依旧随处可见。

    不过,基本上没有人为难他们五人,玄女宫的弟子刚刚大举进入会稽,赵欣欣亮一下玄女宫的敕牌,根本没任何人敢阻拦。

    事实上,他们还没有进入会稽,就有玄女宫弟子来迎了——他们听说有同门出现,肯定要前来辨识一下,而赵欣欣的字号,在玄女宫相当地响亮。

    辨识出她之后,诸位同门几乎是一路将她送到了金陵城。

    到了金陵城内,玄女宫弟子就要少很多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南方数一数二的大城,道宫不好行事太过,就是留了几十人在城里,其中有一名真人。

    这些人调查野祀的动向,肯定是不够的,然而,也有人愿意交好道宫,送来情报。

    赵欣欣并没有跟同门汇合,而是选了一处高档客栈住下。

    宁王府并不在城内,城中只是有一栋王府别院,占地五百亩,是王府躲避战乱的地方。

    九公主在城中住下,主要是想从三教九流之辈的口中,先得知一些消息。

    金陵城的居民几达百万,有王公豪族也有贩夫走卒,还有各种势力的探子,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在市井中就打探得到。

    九公主早就听说,金陵人多眼杂消息广,此番跟着伴侣来了,也不着急去王府了解情况。

    她要微服私访,听一听外人对宁王是怎么评价的。

    事实上,他们五个人走在一起,还真是很常见的家庭组合,张老实那样,一看就是个下人,方真人像个西席,李永生和赵欣欣肯定是少年夫妻,至于血奴——那就是家里的小孩了。

    此刻的金陵,也是阴雨绵绵,五人走在青石板的路上,也没有带什么雨具,就是一副普通人家的模样——没办法,谁让永馨喜欢淋雨呢?

    不过很多细心人,还是能从他们的举止和气势中,看出他们不是常人。

    他们在雨中慢吞吞走了两里多路,终于来到了玉带河边。

    玉带河是金陵老城的护城河,跟扬子江之间,有水闸相连,河边有集市和酒家,河上还有画舫,是城里相当热闹的地方。

    李永生不是第一次来金陵,上一次他就听别人说,玉带河边鱼龙混杂,算是城中的一个消息中心,据说就连朝安局在此都有暗线。

    雨虽然不大,但是走了两里地,大家的肩头也都被打湿了,正好来到一处茶社,赵欣欣看李永生一眼,“进去喝点茶暖和一下?”

    李永生笑一笑,他太知道自己这个伴侣的性格了,于是低声发话,“这里的茶社档次不高,茶具还是别人用过的。”

    赵欣欣看他一眼,轻声回答,“大不了我点上不喝,刺探消息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才要进茶社,旁边走过一个青衣小厮,笑吟吟地发话,“几位喝茶吗?请到我们沙氏茶社,这一家不干净。”

    茶社里蹭地蹿出一个半大的小子,冲着那青衣小厮,抬手一拳就打了过去,“滚!跑到门口欺负人来了?”

    那青衣小厮倒也机敏,迅疾地一闪身,让过了这一拳,嘴里大喊,“你家茶社就是不干净,都是些陈旧茶具,怠慢了客人,有损我玉带扣的名声!”

    半大小子又上前几步,不过那小厮也机警,见状拔腿就跑。

    “下次见了,一定打掉你的门牙!”半大小子怒气冲冲地大喊,“只知道祸害邻居街坊,让别人看笑话,真不知道是谁坏了玉带扣的名声!”

    一边说,他一边还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然后,他才看向方真人,一弯腰一摆手,笑嘻嘻地发话,“老爷子,屋里请。”

    他的眼力明显地差一点,竟然将方真人当成了这五人的主事。

    方真认无奈地一翻白眼,你才是老爷子……你全家都是老爷子!

    一行五人进了茶社,远处的青衣小厮盯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嘀咕着,“冰蚕丝长袍……这是大户人家啊,怎么会去这种小地方喝茶?”

    冰蚕丝长袍,是方真人穿着的,他一直在天机殿公干,方家虽然潦倒了,但是比一般人家,还是要强出太多。

    方真人在自家随身的衣物里,随便选了选了一套“最不起眼”的,哪曾想这长袍竟然是冰蚕丝所制,市场上价格不菲。

    冰蚕丝在北方,就已经算是高档衣料了,而且本身坚韧,具备一定的防御能力。

    此物到了南方更是贵重,夏天穿上这样的衣物,能抵挡热气,而盛夏的金陵潮热无比,除了大户人家,一般人还真买不起。

    这青衣小厮,却是个眼尖的,虽然对方春天穿夏装,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但是只凭对方有这样的衣物,家底也不会差了。

    然后他的眼珠转一转,转身离开了。

    李永生他们进的这一家茶社,叫做“王记茶馆”,里面的摆设还真是一般,家具都是些陈旧和破损的,窗户甚至都走风漏气。

    茶馆里人倒不算太少,七八张桌子上,都坐了客人。

    赵欣欣点了一壶最好的茶,也不过才五百文,当然,对于普通人家而言,这也是天价了。

    等待上茶的时候,她四下看一看,发出一声感叹,“这玉带河的闲人,还真是不少。”

    “金陵的节奏,是比较慢的,”李永生淡淡地发话,“经济发达嘛,赚钱的路子多,不像顺天府那样,生存压力太大。”

    说话间,那半大小子就将茶端了上来,还有两碟干果。

    赵欣欣一看茶壶,眉头就是一皱,壶嘴居然有破损?“不能换个好一点的茶壶?”

    “就这样吧,”李永生笑着发话,心说你又不会去喝,何必这么挑三拣四?“这叫什么?叫古朴沧桑,看到这茶壶,仿佛见证了金陵城的变迁一般。”

    “客官这话说得好!”半大后生竖起一个大拇指来,笑嘻嘻地发话,“眼光也高……这茶具都是我王家祖上传下来的,就这个茶壶,岁数比我老爹还大!”

    旁边桌子上传来一个声音,“来玉带河喝茶,喝的当然是古都的沧桑,感受历史的变迁,只喜欢精美茶具的,那便落了下乘。”

    说话的是一名单身的茶客,身材高大头发花白,却是带着一股浓重的书生气,又有一点落拓的感觉,一眼看去,有点像咸亨酒店里的孔乙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