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宁王遇刺
    嗯?李永生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皱一下眉头,“怎么死的?”

    方真人叹口气,愁眉不展地回答,“似乎是死于刺客自爆。 .”

    他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具体情况尚未落实清楚。

    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点操心过度了,所以他摇摇头,淡淡地发话,“这是朝廷的事情,我没兴趣,你不如去跟九公主联系一下。”

    在呼延书生捱过天劫的第三天,赵欣欣就回了朱雀城。

    “估计九公主已经知道了吧,”方真人苦笑一声,“我估计朝廷很快会调我前去调查了。”

    他是天机殿的人,又在三湘,还擅长调查和审讯,是去会稽郡的天然人选。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是有点不想去。

    “那你就先去呗,”李永生虽然对朝廷不满意,也不可能拦着他不让走。

    “这个……”方真人犹豫一下,才支支吾吾地发问,“李大师你能不能帮忙证明一下,我不小心被人袭击,重伤了?”

    “请病假?”李永生无奈地一拍额头,看来这太阳底下,还真是没什么新鲜事。

    呼延书生沉声发话,“你去谷外走上一遭,受点伤回来……可不就妥当了?”

    方真人闻言,眼睛一亮,冲对方一拱手,“多谢书生真君提醒,我这便去。”

    说完之后,他转身直接向雷谷外飞去。

    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得,不但有请病假,还有自残。

    这时,呼延书生才再次开口,“那张老实,竟然就是昔日独狼?”

    李永生点点头,“他祖上都信了邪教,而他自己却不愿意信,所以悟真之后,就消失了。”

    呼延书生沉默一阵,然后长叹一声,竟是生出些唏嘘来,“我高阶真人的时候,他才不过是司修,现在却是只距离我半步之遥……唉。”

    “已经不错了,”李永生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这半步可够他追赶的。”

    虽然对方已经是真君了,不过他的行为,却是不将其当作真君来对待。

    而呼延书生也没觉得冒犯,他只是笑一笑,“真是大江后浪推前浪。”

    书生真君终于离开了阵法!消息传开之后,公孙未明拉着公孙不器找到李永生,死乞白咧地要去感悟毁灭道意。

    李永生拒绝了,而且给出了答案:呼延书生的证真,让道意透支了不少,必须将养数月,否则的话……涸泽而渔的后果,你懂的。

    然而,这话刚说完,第二天,赵欣欣就回到了雷谷,希望能优先安排栗娘进去,接受毁灭道意的淬炼。

    这不可能,李永生当即拒绝了,理由同上。

    不过私下里,他却向她嘀咕,“你凑什么热闹?你帮她证真的手段多了,何必凑在这里?栗化主的功法,其实不合适用毁灭道意证真,这你不知道?”

    “只是淬体而已,估计不能在这里证真,”赵欣欣无奈地摇摇头,“我不答应也不好……咱俩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她说是想低调,但是有些事情,是不以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又过两天,九公主接到了便宜老爸的传书,英王殿下希望,她能查清楚宁王的死因。

    英王跟宁王的关系很普通事实上,宁王跟其他亲王的关系都不怎么好,他是先皇的庶长子,出身不行,还容易遭人嫉恨,所以在京城的时候,他一直很低调。

    但是英王殿下认为,不管怎么说,宁王是姓赵,还要叫他一声皇叔,他不能看着自己这个侄子,不明不白就这么没了!

    事实上,英王在信中,已经有一些猜测了,他很明确地表示:不管阻力再大,一定要查下去,查个水落石出,不能半途而废!

    也就是说,他心里已经隐约认定,凶手是天家派出的人,否则不会如此交待。

    当然,他也有足够的理由,做出这样的猜测。

    前一阵玄女宫遇袭,就是遭遇了莫名其妙的自爆攻击这种事情,既然能做第一次,当然就能做第二次!

    这不是唯一的理由,英王在信中还写明:宁王的死,会使会稽水军成为香饽饽。

    会稽水军不是很强,还被李永生收拾过一次。

    然而,跟其他内河水军不一样的地方的是,他们同时拥有内河船只和海船。

    会稽水军的实力虽然不如彭泽水师,但是给海岱水师添点麻烦,还是做得到的。

    而现在的朝廷,深深忌惮海岱水师在海上的实力。

    只冲这一点好处,天家就难逃嫌疑,更别说会稽生乱的话,彭泽水师就有机会出海了。

    赵欣欣不想管这件事,她虽然珍惜这一世肉身的亲缘,但是她自问,自己也做了不少回报了我身为道宫中人,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而且前一阵朝廷偷袭丁青瑶,不但令她心寒,也令她在伴侣面前丢脸了。

    然而紧接着,会稽又传来消息:宁王妃上书宗正院,因为宁王不足三十岁,所以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承袭亲王的王爵。

    按本朝惯例,亲王的儿子,只能是郡王,不过可以推恩,除了世子,亲王还可以有最多不超过两个儿子,成为郡王。

    宁王妃提出的,宁王不足三十岁之类的借口,根本不能成为理由不足十七,还可以算夭折,不足三十算什么?

    可是偏偏地,宗正院在正儿八经地讨论此事。

    至于说原因,也很简单,会稽是南方数一数二的繁华大郡,也有些粮米供应北方。

    尤其重要的是,宁王并未真的举起反旗,现在不答应宁王妃的要求,没准就把她推向了反王一边。

    宗正院倒是没说,要考虑会稽水军的因素不过这种事情,可能直接说吗?

    反正宗正院若是肯破例,宁王这一方,肯定就回归了朝廷序列,肯定是支持天家的。

    英王府直接派了一名供奉,乔装打扮来到雷谷,见了赵欣欣之后,痛哭流涕地表示:王爷说了,说成什么,也不能让暗算赵家子弟的人得逞。

    说白了,宁王妃上书一事,让天家的嫌疑,显得越发地大了。

    一时间,赵欣欣的心也有点乱了,又找到李永生商量:咱们就这么坐看天下大乱,好不好呢?

    李永生是真的不想管那么多,想来想去,他出声发问:你觉得宁王的死因重要呢,还是蜀地和豫州的干旱重要?

    别看雷谷最近在持续地下雨,但是蜀地和豫州干旱依旧,从开年到现在,一滴雨都没下过,大灾的苗头已经初现,再有一个月不下雨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流离失所。

    赵欣欣也知道,这两个地方更为重要,不过听到这话,她反倒是有了主意,于是出声表示:你要是跟我一起去调查宁王的事,这两个地方的降雨我包了。

    李永生听得直接就晕了,“你包了降雨?我就不说你修为够不够……考虑过因果之重吗?”

    运修掌控的国家,大灾必然有缘故,强行干涉的话,遭受气运的反噬,简直是必然的。

    哪怕是上界下来的修者,也躲不开这反噬,甚至可能因为跨界干涉,导致因果加重。

    赵欣欣微微一笑,得意地发话,“我修为不够,可以找朱雀啊。”

    “我去,”李永生再次傻眼,还可以这么玩?

    不过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这还真是个好办法,能有效地逃避因果循环。

    朱雀在这个位面,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它的存在是个意外,是天道的疏漏,也可以说是天道中的那一丝变数这就是所谓的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

    无论如何,朱雀是被流落到这个位面的信徒召来的,大错不在它,那就是天道的因果了。

    那么,赵欣欣修为略略差一点,也不想承担因果,找朱雀出头就最合适了欠下朱雀一点人情,等永馨仙子回了仙界,指头缝里漏下一点,也足够满足这老鸟了。

    不过,这种事情,赵欣欣可以做,李永生却做不得他可是位面观风使。

    这也是他一开始就没往这一方面想的原因。

    位面观风使,主要是观察世风民情,忠实反馈位面的情况。

    对下界而言,他的权力相当大,但是受到的约束也极多。

    他去找朱雀帮忙,那叫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能让朱雀在扬子江上兴风作浪,也能跟它联手打击真神教徒,但那都是私下的商量。

    若是公然给两个郡降雨解除旱情,这动静就太大了。

    不过赵欣欣请朱雀出手,这个还真行,永馨仙子是遭逢了仙厄,转生到下界的,也是属于天道中的变数,对玄青位面来说,她并没有身负上界的任务,当然想怎么做都可以。

    李永生忍不住感叹,想不到永馨下界走一遭,竟然学会打擦边球了。

    既然可以这么做,事情就可以考虑一下,他虽说不想管朝廷的事,但是那两郡的黎庶能少一些苦难,倒也划得来。

    但是从雷谷到会稽,不但路途不近,路上也不安全,李永生表示,那我去一趟好了。

    哪料赵欣欣坚决不答应,“不行,我跟你一起去,要不然你再回来,又不知道几个月后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