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二章 荆湘震动
    李永生的解释,声音并不高,但是听到的人,可远远不止两人。

    雨还在下着,不过已经不是瓢泼大雨了,在逐渐地从中雨转向小雨。

    天色却依旧不怎么好,偶尔还有几道闪电划破长空,将山谷映得一片雪亮。

    就在此刻,远处天际飞来一人,迅疾无比——在这种雷电天气,竟然飞行赶路,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来人直接飞到李永生身边,才落了下来,不是别人,正是栗娘栗化主。

    正好这个时候,呼延书生的处境好了一点,而聚灵阵中的三颗中品灵石,已经黯淡无比,他一抬手,又打出三颗中品灵石,然后将那三颗几近于报废的灵石收起。

    栗娘呆呆地看着他做这些动作,然后扭头看向赵欣欣,愕然发问,“欣欣,这就……完了?”

    赵欣欣的嘴角抽动一下,“证真异象,您应该看到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巩固境界了。”

    “这才是的,”栗化主悻悻地一跺脚,“我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怎么就这么快……”

    她本来想说,你怎么就这么快证真了,但是想到等对方再次站起身的时候,就已经是真君了,她这话就说不出口了。

    可是她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懊恼,“今天天气也不对,这么大的雷,劈了我好几次,要不然我也能早一点赶到……”

    李永生闻言,差点笑破肚子,可是还要绷住脸,忍得别提有多辛苦了——怪不得权白衣管她叫栗呆子,还真是有点迷糊啊。

    丁青瑶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我的栗化主,刚才是小天劫,怪不得雷这么大,原来是你还帮着呼延书生拉了点仇恨啊。”

    “哦?”栗娘愕然地张大了嘴巴,那懵懂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呆萌。

    不过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又是一变:我去,我给一个真君……多招了些劫雷?

    这个结果,真不是她想要的:我只是想旁观一下证真经过啊。

    说起来她也挺惨的,想看呼延书生收束气息的时候,正好遇到点事情。

    等到呼延书生气息收束完毕,她本来是可以马上赶来的,但是她想的是,反正也错过时机了,一两天内不会开始证真,我再把其他事情处理一下。

    结果这一处理,就耽误了时间,她也没想到,呼延书生这么快就冲击证真。

    待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大道之韵之后,她没命地赶来,却是终究差了一步。

    差了一步也就算了,那是运气不好,但是现在,更坑的事情摆在了她眼前——我竟然给一个真君增加了劫雷?

    明明是我被劈了好几次啊!此刻栗娘心里,真的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了,她很无奈地看向自己的弟子,“欣欣,怎么会有劫雷呢?”

    赵欣欣却也不逞能,只是中规中矩地回答一句,“大概是毁灭道意不全。”

    得,栗娘一听这话,就全明白了,这小天劫,合着是来自天道的惩罚。

    但是……我真的没想坑害呼延书生啊!栗化主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

    她有心道个歉吧,有点怕人笑话,毕竟她是四大宫的化主,又是雷谷谷主的师尊,这里就是她的地盘,而对方纵然能成就真君,也不过出身于一个破落的隐世家族。

    可是不道歉的话,她又担心被人记恨上,毕竟是证真这种绝顶大事,居然遭遇了更多的劫难,没谁能坦然放过。

    就在她没个理会的时候,丁青瑶轻咳一声,“栗化主,机缘难得,其他事回头再说不迟。”

    栗娘一听,这才反应过来,对啊,我来是观摩证真的,至于说其他因果,有赵欣欣在,还怕没人接得下来吗?

    这场雨一下就是五天五夜,其中偶尔有间断的时候,但是用不多久,就再次飘起了雨丝。

    五天之后,天色放晴,呼延书生继续打坐在大石头上,慢慢地巩固着境界,而周边围观的人,也少了许多。

    到了这个时候,护法就不是很重要了,他都能亲自出手击杀外敌了,当然,若是能安心巩固境界,那就更好了。

    与此同时,消息也已经传开了,雷谷里的三十多万人,都已经知道,谷中出了一名真君。

    这个消息,带给了大家太多的兴奋,要知道在这些人里,见过真君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至于说见过真君证真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这种传说中的事情,居然就在自己身边发生了,谁能不欣喜若狂?

    呼延书生还在巩固境界,这个时间,可能会持续一个月到三年。

    而李永生,已经受到了新的骚扰:不少人想了解一下,这里为什么能证真,更有人直接打听,我们能不能借贵宝地一用?

    来的人五花八门,其中甚至还有来自荆王府的高阶真人——那名真人竟然还是朝阳大修堂出身,算得上是李永生的学长。

    荆王府的准证,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公孙不器的要求,就让他很难拒绝了。

    三长老表示,等呼延书生证真完毕,我进去感受一下,如果没有所得,也不会赖着不走。

    至于说费用什么的,那全都好说,再给博灵郡五千匹战马都行。

    更难拒绝的,是栗娘栗化主,她不找李永生,直接找赵欣欣:欣欣,这十年之约,也就剩下四五年了,有这么个机会,你不能不让我试一试吧?

    总算还好,丁青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她刚刚重伤痊愈,就算心有余,也是力不足。

    就在这各种关说中,一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个多月里,中土国的形势又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蜀地和豫州郡遭遇春旱,两地民心不稳,尤其是豫州郡盗匪四起,已经破了三个县城。

    与此同时,东北却是发生了水患,数百万亩良田被毁于一旦。

    中土没有军队救灾的传统,所以只能征集丁壮抢险救灾,后来还是赵欣欣着人告知英王……军队也可以出动抢险的,这才算稳定了局面。

    三湘的局势,还算稳定,荆王将大部分地方都打了下来,安心地经营,同时也在厉兵秣马,随时打算东进——北上是真的不敢想了。

    就在这个时候,呼延书生终于收功起身了。

    虽然已经成就真君,但他还是按下了心中的那份躁动,找到了李永生,笑着一拱手,“李大师的大恩大德,我是没齿难忘,不知现下雷谷,还有什么地方用得到我?”

    “雷谷现在可是用不到真君,”李永生听得就笑,“书生真君也该回乡看一看了。”

    真君是不能随便出手的,不过国内的争斗,倒也不必完全遵循这一点。

    李永生只是觉得,呼延书生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南方了,他也不想强留对方。

    不过呼延书生做事,是非常敞亮的,他很明确地表示,“我确实挺想回去,呼延家的秘境,我做梦都想恢复,但是这事情也急不得,李大师若是有需求,我就暂时不走。”

    说到这里,他不无自嘲地笑一笑,“我现在也不过是半步真君的水平,力量体系并没有完全掌握,而且境界非常不稳。”

    “还是回去吧,”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西疆的安定,就麻烦书生准证了,这边的话……我实在撑不住了,会请你回来的。”

    他身为一方仙君,人中豪杰,最明白对方的想法,富贵不还乡……更待何时?

    至于说雷谷现在的处境,难道就差这一名真君?他还真的不这么认为。

    呼延书生能被李永生赏识,当然也不是一般人,明白对方的想法之后,他果断地表示,“那我将养一个月离开,不过……我想问一句,这个大阵的下一名人选,你选好了吗?”

    你这就问得有点多了,李永生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书生真君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呼延书生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一句话来,“张老实此人……来历不是特别清白,当然,若是李大师有把握,就当我没说好了。”

    李永生闻言,讶异地看他一眼,“你居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独狼回到雷谷之后,就再次遮掩身份,跟他夫人团聚去了,跟随李永生北上的这些人,虽然知道此人不俗,但是高阶真人如此行事,总是有原因的,所以也没人去戳穿。

    事实上,呼延书生证真的时候,除了有不少真人护法,张老实也悄悄地潜伏到警戒线附近,偷偷地观看这个过程。

    独狼的行动很隐蔽,当然,这是瞒不过李永生和赵欣欣的,不过,由于呼延书生成功证真,所以就多了一个人发现这一点。

    呼延书生也不知道李永生到底掌握了多少消息,他很干脆地发话,“在此人身上,我也感受到了毁灭气息,非常微弱的那种……但是跟邪教有些类似。”

    原来是出于这一点,他才提醒李永生警觉。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这一点,却是你多虑了……你可听说过刑捕部独狼?”

    呼延书生既然已经证真,当然就有资格知道一些事情了。

    就在此刻,方真人从远处飞了过来,神情紧张地发话,“李大师,会稽郡急报,宁王遇刺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