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七十章 黄沙百战异象
    玄后身为积年真君,眼光自然比公孙不器还要高一点,雷谷有人尝试证真,她当然是要关注的,这一关注才发现我去,这家伙好厉害。

    当然,她不会出手捣乱,因为雷谷此刻的名头极响,聚集了三山五岳的修者,又是向玄女宫打了招呼的,让她捣乱,玄女宫丢不起那个人。

    呼延书生是隐世家族的人,这种资质和所属阵营,会对道宫产生一些困扰,但是要知道,呼延书生借地证真,借的也是玄女宫的地盘,结的是道宫的缘分。

    若是连这么一点险都冒不起,玄女宫也就枉为四大宫之一了。

    相较而言,昔日公孙不器当初在二郎庙证真,不得不小心翼翼,主要还是没有足够份量的人物和交情,为他在道宫和隐世家族里背书。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时运,呼延书生虽然蹉跎了二十多年,但是偏偏在证真时,竟然赶上了一拨大时运,倒也是各有缘法莫怨人。

    公孙未明听了三长老的话,侧头看他一眼,“那你当初证真时,到没到无我状态?”

    公孙不器四下看一眼,发现没人注意自己,才轻哼一声,“当然也是到了,否则的话,我如何能看出他的深浅来?”

    公孙未明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那也就是说,呼延书生还可能是‘即我’,只不过……你最多能看出无我?”

    公孙不器的脸一黑,狠狠地瞪他一眼,“呼延书生还能直接飞升呢,你也不要姓公孙了,改姓呼延好了!”

    他平日里行事,颇是风轻云淡,不喜欢跟别人争什么,但是身为修者,总要有些血性和傲气,他又是如此地优秀,心中其实还是相当自傲的。

    “这就生气了,”公孙未明嬉皮笑脸地回答,“其实我担心他是‘即我’,关键是毁灭道意不多啊,他用得多了,留给咱们的就少了。”

    公孙不器嘿然不语这还真是个问题。

    看到呼延书生冲击真君,他心里也跃跃欲试,希望……毁灭道意真的用得不多吧。

    正在关注这里的玄后,很敏感地注意到了两人的对话,心里忍不住一动:这里的毁灭道意,能成就不止一名真君?

    而且这公孙家的小辈,竟然……竟然也是能进入无我状态?

    呼延书生的气息全部收束之后,旁人的围观就告一段落了,从这个状态冲击证真,需要一定的时日,具体时长不定,从三五日到十余日不等。

    玄青位面历史上最长的记录,是三年。

    不过大致而言,现在证真的准证,基本上都能在十日之内发起冲击。

    随着本位面的功法越来越完善,修炼心得越来越多,大家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正如大家想的那样,呼延书生沉寂了三天多时间,就像一座毫无生气的木雕。

    第四天的凌晨,又一场春雨不期而至,当第一滴雨落下的时候,一直紧盯这里的丁青瑶终于发现,木雕萌发出了一丝生机。

    这生机原本非常晦涩,但是它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匀匀地增长着。

    一个时辰之后,已经由一颗草籽一般的生机,提升为一个婴孩的生机。

    又一个时辰之后,已经增长成为了一名初阶真人该有的生机和活力。

    其他人也纷纷赶了过来,要见证这历史的一刻。

    当生机提升到高阶真人的时候,呼延书生在闭了十余天眼睛之后,终于睁开了眼。

    他眨巴两下眼睛,手里掐一个法诀,直接激活了身边的聚灵阵。

    他自身储备的灵气,已经彻底释放了出来,该从外界得到助力了。

    而这个聚灵阵,放了有三块中品灵石中土国的中品灵石不多,但是这种时候,砸锅卖铁也得搞到。

    下一刻,天地间的灵气,疯狂地涌了过来,相伴的还有大量的雨水。

    呼延书生再次闭上了眼,稳稳地坐在那里,承受着纷涌而至的灵气和雨水的冲刷。

    与此同时,他身体上的生机和灵气,也在疯狂地攀升着。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空间似乎微微一顿,众人也觉得念头微微一滞,紧接着,隐约有什么莫名的声响传来,但是细细听时,似乎又没什么声音。

    “大道之韵!”公孙不器深吸一口气,脸色微微一沉,他在二郎庙证真的时候,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暗算的。

    大道之韵,就是证真的修者身心所蕴含的道意,被天地大道所接受,产生的鸣奏。

    这是一种共鸣此人可以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或者成为大道的一部分。

    很快地,这声音就由若有若无,发展到越来越大,而且无处不在。

    此刻,就连雷谷里的众多修者,也都感受到了,齐齐侧头看了过来。

    然而这声音,又是不可捕捉的,众人只觉得心旷神怡,满心的欢喜,可是谁想说出这声音的韵律和节奏,却是张口无言。

    大道之韵,只能感受,却没人说得出来,就连李永生这观风使,也力有不逮。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就在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不可捉摸的时候,一片昏黄之色,自西方而来。

    到底是从多远的西方而来,没谁说得清楚,仿佛凭空生出来的一般,但是覆盖的范围,超出了千里方圆。

    昏黄之色所到之处,隐约还有一些其他的杂音,像是风啸,又像是厮杀呐喊。

    李永生见状,微微一笑,侧头看一眼赵欣欣,“也算……难得了。”

    赵欣欣的眉头微微一皱,“呵呵,黄沙百战异象,嗯,有点资格。”

    这便是证真异象了,事实上,从大道的共鸣开始,已经可以算是异象了,不过严格说起来,此刻才是狭义上的证真异象。

    异象是五花八门的,而此刻这种异象,在仙界里被称为“黄沙百战”。

    这个异象在仙界,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在玄青位面,就属于有相当潜力的了。

    丁青瑶的眉头一皱,她身为经主,竟然没有认出这个异象来不是常见的证真异象啊。

    公孙家两名长老,也没有认出这个异象。

    公孙未明看向公孙不器,想要探讨一下,却发现三长老正看向丁青瑶的方向。

    很显然,他希望能从玄女宫经主那里得到答案。

    丁经主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轻声咦了一句,“这是……上古异象?”

    上古时候,这个位面里不乏仙界下来的修者,不过玄青界的规则相对完善之后,仙界来人就逐渐少了,很多证真异象不再出现,成为了传说。

    丁青瑶不愧是博览群书的主儿,她硬生生地从记忆深处,找到了似曾相识的印象。

    这还多亏是她心里清楚,李永生和赵欣欣都来自上界,否则她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倒是一名看上去很朴实的汉子,眼睛微微一亮,“这是……毁灭?”

    在玄女宫里的玄后,也是看出了几分名堂,忍不住又轻咦一声,“好家伙,邽水呼延家的杀气,还是蛮重的。”

    就在这时,一股神念传了过来,“咦?我闭关多久了,怎么出现了这般证真异象?”

    “见过太上,”玄后站起身来,微微一拱手,“三湘发现毁灭道意,有人借此证真。”

    “唔,是毁灭道意……怪不得是这番气象,”太上沉吟一下,再次发问,“中土竟然还能有靠毁灭道意证真的修者,是什么根脚?”

    玄后恭敬地回答,“西疆邽水呼延家的,跟宫里有些缘法。”

    “原来是西疆的,倒也难怪,那里是靠近新月国的,”太上不紧不慢地传来神念,“既然跟宫里有缘,那就算了。”

    玄后点点头,心里暗暗嘀咕一句,这呼延家的子弟,也算运气不错若不是她先说了一句有缘法,看太上的意思,竟然是有出手抹杀的打算。

    她沉默一下,又出声发话,“其他通过毁灭道意证真的修者,是不是不能留?”

    “咦,还有其他?”太上轻咦一声,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再次发话,“那个阵法,很有点意思,竟然能精粹毁灭道意?不过……不像是本宫的手笔,难道又有阵法天才出现?”

    “那是个年轻人,非常不错,”玄后对李永生的印象很好,“他还战胜了权白衣,算得上是惊才绝艳了,可惜是散修。”

    李永生其实是官府中人,但是玄后身为真君,一眼就能看出,他并不是运修,走的还是灵修的路子,自身又不在道宫系统,也非隐世家族中人,当然就是散修。

    “这阵法可不是散修的路子,定然有其传承,”太上轻哼一声,“你着他们招揽一下吧……不能成为弟子,做供奉也是可以的。”

    招揽……玄后的眉头微微一皱,她现在已经知道,李永生可是曾经活捉了显达真君,后来还活生生将真君炼化了。

    太上想要招揽此人,这是好事,但是万一招揽不成呢?

    玄后沉吟一下,方始回答,“他跟宫中的一名弟子,很是有些情意,那女子是皇族亲王的九女。”

    “招揽不成也无所谓,”太上却是知道她想说什么,“玄女宫又不是要揽尽天下英才。”

    顿了一顿,她又说一句,“你也莫要小看他,有这般传承的,多不是好相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