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收束气息
    其实观察到山坡处异动的,不仅仅是公孙家的两个长老。

    方真人正在炼制一枚梭型道器,猛地觉得身边的旗幡有什么异动。

    待他侧头看过来,发现旗幡还是那个旗幡,只是上面的九尾狐似乎有些异样。

    他细细观察半天,却又观察不出什么,于是闷闷地叹口气:老祖宗什么都好,就是不肯跟后辈多交流,刚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只能看老祖宗愿意不愿意说了。

    与此同时,内谷里一个正在编织笸箩的农夫,抬起头看了小山坡一眼,他的面容憨厚,朴实无华,只是平淡的眼神深处,藏着一丝讶然。

    这场春雨,带来了今年第一声春雷,但是几声雷响之后,下了一阵大雨,没过多久,就又转变为绵密的春雨,并不是那强烈的对流雨。

    一夜春雨过后,第二天,呼延书生从大阵里走了出来。

    公孙家两长老都在外面守护着,见到他之后,公孙不器先笑着一拱手,“恭喜。”

    呼延书生微微一笑,知道瞒不过这两兄弟,他也不惺惺作态,笑着发话,“只是得窥一丝天机,此刻恭喜,为时尚早。”

    “争取一鼓作气才是真的,”公孙不器正色发话,“机缘这东西一旦中断,再想捡拾也难,当时我便是因为担心中断,才会选择二郎庙证真,要不然,我无论如何也要赶回辽西。”

    这话也只有他有资格说,毕竟是经历了一回证真的人,公孙未明敢这么说,那就是托大了。

    哪怕四长老再跳脱,面对一个即将证真的修者,也不敢随意冒犯。

    呼延书生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爽朗地一笑,“我可没有什么证真的好地方,就是这里还放心一点,还要劳烦贤昆仲辛苦看护一下。”

    果然是不同一般的人物,他很坦率地承认,自己没有多余的选择。

    “书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公孙未明笑着回答,“一起征战多少次了,生死相交的好兄弟,再客气就是见外了。”

    “嗯,”呼延书生点点头,又看公孙不器一眼,“我有种感觉,这里可能也是你的机缘,不过我现在,得先去找李大师一趟。”

    说完之后,他就转身走了,只剩下公孙家的两名长老面面相觑。

    良久,四长老才出声发话,“这家伙说得是真的假的,你竟然马上又要证真?”

    “我本来应该已经证真了,”三长老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公孙不器行事洒脱却不失稳重,也只有在面对自家兄弟的时候,才会有一点张扬,“我现在的身体和神魂状况好得很,为什么不能连续证真?”

    “先不要说了,看看呼延书生的情况吧,”公孙未明的心思,已经不在抬杠上了。

    如果是三长老再次证真,他是无所谓的,毕竟此前有过一次了,但是呼延书生的话,他就有点不服气我又差在哪里了?

    呼延书生调息了三天,在此期间,赵欣欣和丁青瑶也赶来了雷谷,毕竟是有人要冲击证真了,大家多见识一下,总没什么坏处。

    就连在朱雀城四处寻找五行材料的佘供奉,也赶了回来,目的也是护法和借鉴一二。

    反正在这种时候,护法的人是不嫌多的。

    呼延书生的心态很好,或者以前心态没这么好,但是经过了二十年的低调生活,以他的素质,足以炼化出坚毅的心性。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到来之前,他来到了那块大石头上,旁若无人地盘膝坐下,而周围围观和护法的真人,足有二十余名。

    他在那里不紧不慢地搬运气血,老神在在地调息,周围的人屏住了呼吸,仔细观看。

    赵欣欣虽然见惯了大阵仗,见状也忍不住在李永生耳朵边嘀咕一句,“搞这么大动静,万一不行,多没面子?”

    李永生看她一眼,坏笑着发话,“九公主,男人……不能说不行。”

    赵欣欣眉头一竖,狠狠地瞪着他,“你找打吗?”

    “好了,”李永生低声发话,“快看证真,他已经在收束气息了!”

    收束气息是踏入证真的第一步,将自身的气息全部收敛,然后逐渐地衍化出道意。

    呼延书生收束得缓慢而坚定,若是大家不知道他在收束气息,根本感觉不出他身上的气息,有任何的变化他的气息,原本已经收敛得极好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体外的气息,被他一丝丝地收纳回体内。

    众人观看了差不多整整一天,到了晚上,气息收纳得也不过才两成多。

    看到这时候,大家也都有点疲惫了。

    事实上,收束气息只是证真的第一关,了解这一步的人极多,能熟练掌握的人也不少,今天大家之所以兴致勃勃地围观,除了观察,也存了借鉴的心思。

    哪怕是再普通的技巧,也存在着高手和庸手的区别。

    呼延书生不愧是高手,大家不得不佩服,当然,只这么远观的话,众人能借鉴到的东西极少,几近于无。

    然而这终究是准证冲击证真,是难得一遇的盛况,几近于无也强过没有收获。

    而且,其间若是再出现点什么波折,看一下高手的处理过程,也是难得的体验。

    像丁青瑶这些高阶真人,更是一点都不觉得枯燥。

    不过饶是如此,第二天的时候,观察呼延书生的人还是少了一些,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份耐心的,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能领会其中神妙的。

    一眨眼,五天时间就过去了,呼延书生终于收束了所有的气息,整个人坐在石头上,就像一尊雕塑一般,气息全无,连气血停止了流动。

    如果不是用眼睛盯着看,大家甚至感觉不到,那里盘坐着一个大活人。

    他整个人似乎就融入了天地间,融入了山石里,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感觉。

    这便是收束的真意,化身为天地,本人与山石无异,自身即自然。

    这是天人合一的状态,是证真必须过的一关。

    眼瞅着天就要黑了,里许外的丁青瑶才轻叹一声,站起身来,“果然精妙,邽水呼延,不愧是曾经的隐世家族。”

    要知道,她不仅仅是玄女宫的经主,还是出身于族中有两名真君的陇右丁家,眼界是非常高的,一般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也就是呼延书生将气息收束得太完美了,她忍不住出声赞许简直如教科书一般经典。

    事实上,她还想说一句,邽水呼延本是出身归化胡族,在这一点上,做得竟然比中土那些世家大族还要好,简直是太难得了。

    不过这话说出去,实在有小看人的意思,丁经主当然不可能制造内部矛盾。

    另一个方向,公孙不器却是在悄声地告诫公孙未明,“就是这样……你看好了吗?这已经是完美的状态了,咝,竟然是无我?”

    公孙未明虽然跳脱,但是这种大事上,他是不会毛糙的,闻言他倒吸一口凉气,“无我?”

    准证证真时,在收束气息之后,有几种状态。

    最基本的状态,当然是达到“天人合一”,大抵是无欲无求,化身自然的意思。,

    更高级一点的,就是“无我”状态,这个状态,就不再强调“合一”了,而是强调空无天地间本无我,又哪里来的合一?

    能进入无我状态的准证,一旦证真成功,接着修炼下去,理论上存在飞升的可能。

    而那些只有“天人合一”状态的准证,大致来说,真君就是尽头了当然,这里面也存在例外,但也仅仅是例外。

    证真收束气息时,能不能达到无我状态,是评价一名真君的发展潜力的指标能达到的,不一定能飞升,达不到的,肯定不能飞升。

    据不完全统计,有八成以上的真君在证真时,是达不到无我状态的。

    这倒不是说,想要追求无我状态,真的难于上青天,而是大部分修者,就不可能把全部精力放在这个环节上面。

    生命是短暂的,一旦精气神下降,证真都是奢望了,还说什么“无我”?

    精粹肉身、凝练神魂和感悟大道,才是大家最该追求的。

    呼延书生在此刻,能达到无我的状态,可见其不俗,不愧是号称呼延家千年以降的天才。

    也就是公孙不器,曾经已经踏上为了证真的门槛,又遭遇了劫难,不得不重新证真,才能看得出呼延书生的不俗。

    像公孙未明,甚至丁青瑶,都感受不出其中的玄奥。

    天下事原本就是这样,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真的不懂。

    倒是玄女宫的一处宫殿里,有人轻咦了一声,“这是……介于无我和即我之间?果然不愧西疆一代天才。”

    “即我”则是另一种状态了,我即大道,大道即我,证真时能有如此状态,只要以后不出现大的偏差,资源也足够的话,起码有三成可能飞升。

    这是相当了不得的,称之为惊才绝艳也不为过,但是能达到“即我”状态的准证,在玄青位面简直是寥寥可数。

    事实上,昔日证真时是“无我”状态,之后飞升仙界的真君,比“即我”状态飞升的真君,数量还要多一些,这其中原因就在于,想要达到“即我”状态,实在太难了。

    双倍月票中,大声召唤。)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