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制造真君
    “什么?”呼延书生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在这里是帮你护法,你来问我想不想证真?

    下一刻,他就果断地点点头,“想,当然想了。”

    呼延书生不但思维缜密,接受意外的能力,也比别人强很多。

    事实上,他觉得这个问题出自李大师之口的话,还真的未必是意外。

    “嗯,”李永生点点头,“给你一天时间准备,我这里有个机缘。”

    “没问题,”呼延书生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他是那么稳重的一个人,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也难免失态,雨后湿滑的土地,差点让他摔了一跤。

    并没有用了一天那么久,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再次寻找了过来,“我已经准备好了。”

    李永生有心问他准备了些什么,但是一想,以此人的缜密,应该不用我提醒。

    于是他点点头,“先感受一下,如果把握得住机缘的话,再考虑要不要结这段因果。”

    呼延书生点点头,努力按捺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李永生将他领到小山坡的半山处,那里有一块三丈方圆的大石头,高出地面约尺半。

    他一指那块石头,“好了,就坐在这个上面,周围的聚灵阵,暂时不开。”

    呼延书生二话不说,一拱手,就盘腿坐了下来,“护法之事,就仰仗李大师了。”

    才一坐下,他就觉得有漫天的杀意,隐约地冲向了自己。

    呼延书生不惊反喜,这杀意不算太强,可也不弱,又是绵绵密密无处不在,正合他证真之前,最后锤炼神魂和道意。

    李永生看了一阵,发现他的气息变得稳定了起来,接着又开始收敛,然后只释放出薄薄的一层护身灵气,似乎在隐约对抗着什么。

    这就差不多了!他微微颔首,邽水呼延不愧是曾经的隐世家族,竟然能在这短短的半天时间之内,就做好准备调整好心态,而现在的应对,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其实在上界,证真的过程是多种多样的,但是玄青位面就死板得很了,只有那么几种。

    他又看一阵,转身离开了,同时吩咐张木子和公孙不器,在附近做好护法。

    这两人其实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过这里原本就是雷谷的重地,赵欣欣、丁经主和栗化主在的时候,都是将此地和竹林做为驻跸之处。

    而且此处已经修建的雷池,只等着积蓄足够雷电,就开启使用了,公孙家还有入雷池的名额,也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过了三四天,公孙未明在此护法的时候,猛地想起一件事来,于是喊住了才离开的公孙不器,“三长老,好几天不见呼延书生了呢。”

    公孙不器倒是没往在意此事,“不见也正常吧,没准有什么事儿呢。”

    可是公孙未明生性跳脱,听到这话之后,反倒是眼睛一亮,跃跃欲试地发话,“他会有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三长老很无语地看一眼四长老,可是下一刻,没由来的,他有点心血起伏,于是他的眉头皱一皱,“我去问一问李大师。”

    李永生也没走远,虽然安排了人在周围护法,但是他自己也有点放心不下,同时还要观察一下这个位面证真,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这也是他需要积累的见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公孙不器神念一扫,就找到了,下一刻,李永生就飘然而至,“不器准证有什么事?”

    “这个……”三长老犹豫一下,倒是四长老接话快,他笑着发问,“怎么最近不见书生?”

    李永生怔了一怔,琢磨此事该不该告知他二人。

    不过他马上就拿定了主意,呼延书生一旦证真,是绝对瞒不过这二位的,现在不说,将来这兄弟俩心中,难免会生出点芥蒂来。

    于是他笑着回答,“书生准证在忙着做证真前的准备。”

    “证真?”公孙兄弟齐齐一愣,三长老心说,怪不得我有点莫名的感应,原来是这样。

    四长老的反应,就很夸张了,他的嘴巴大张,“不会吧,他居然要证真……在这里吗?”

    李永生也知道瞒不过去,非常干脆地点头,“就在这里,毁灭道意那里。”

    公孙兄弟闻言,齐齐默然,李永生最近一直在附近忙乎,他俩都看到了眼里,知道他精修一个大阵,应该是在酝酿大动作,但是问他他却笑着不答,

    现在两人才知道,合着李大师琢磨的居然是这玩意儿。

    虽然明白了其中奥秘,但是公孙未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搞的那个大阵,能帮着证真?”

    李永生点点头,“应该是会有所帮助,那毁灭道意,咱中土留着也没什么用,反倒容易勾来邪魔,倒不如精粹一下,看能不能制造几个真君出来。”

    “制造真君?”公孙未明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俩词我都明白,但是连在一起说,我怎么觉得那么……匪夷所思呢?”

    而公孙不器也张大了嘴巴,不过他关心的是另一个词,“几……几个?”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一个真君,消耗不了多少毁灭道意。”

    公孙未明迟疑一下,又出声发问,“有几分把握?”

    “好了,”这次是公孙不器受不了他的说法了,他狠狠地瞪四长老一眼,“证真原本是一丝天机,全凭机缘,哪里来的什么几分把握?你这么说话,简直是在丢咱公孙家的脸。”

    公孙未明却不在意他的呵斥,反倒是笑眯眯地发话,“要是搁给别人,我当然不会这么问,不过李大师……可是无所不能的。”

    三长老无奈地一翻白眼,他也被自家这个惫懒兄弟打败了。

    “此事最好不要张扬,”李永生笑着一拱手,“一旦书生准证得了机缘,倒是还要仰仗贤昆仲帮忙,护法一二。”

    公孙不器点点头,正色发话,“兹事体大,我兄弟省得。”

    公孙未明也频频颔首,“给他护法,当然没问题,都是过命的交情了。”

    李永生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飘然而去。

    等他的身影消失之后,公孙未明才又看一眼三长老,“你说呼延书生一旦寻觅到机缘,感应了天机,就在……这里证真吗?”

    公孙不器淡淡地看他一眼,“这里证真有何不可?看在九公主的面子上,玄女宫肯定不会为难,还有人在周遭护法,为何不能证真?”

    “有点……冒失了吧?”公孙未明眉头一皱,吞吞吐吐地发话,“三长老你证真尚且遭遇劫难,呼延书生选在这里,虽然也有不少熟人,但是总觉得……不够稳妥。”

    公孙不器深深地看他一眼,“那么,他不选在这里证真,选在哪里……你以为他有更稳妥的地方吗?”

    公孙未明顿时语塞,好半天才点点头,“也是啊,呼延家人才凋敝,想再找一个证真的场所,也很不容易。”

    邽水呼延虽然也是曾经的隐世家族,但是家族秘境早就坍塌了,近几百年也是一代不如一代,目前族中的真人不过三人,比辽西公孙家差得太远了。

    所以,公孙不器证真时遭遇劫难,那是他不够小心,他本来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而呼延书生根本就没得选择——西疆四大家族护得住他吗?估计不可能。

    而且证真这种事,是相当敏感的,一家证真,不知道有多少家眼红,当初公孙不器为什么不敢声张?还不是怕遭了阴手?

    而呼延书生选择雷谷证真的话,就连玄女宫也不好多过问,其他的势力,又有几个敢来捋雷谷虎须的?现在的雷谷,可是比当时的二郎庙强出太多了。

    公孙不器看得很明白,哪怕呼延书生此刻不证真,将来得了机缘,极有可能还会专程跑来证真——如果那时候,李永生和赵欣欣还在雷谷的话。

    别的不说,李永生行事真的大气,非常令人放心,为了几千非亲非故的游侠儿,能毫不犹豫地付出六名真人傀儡,就连真君傀儡,也是说送人就送人了。

    呼延书生最近不见人影,渐次地,也有其他人发现了,但是他们没公孙未明脸皮厚,也不好多问,直到五日后,又一场春雨到来,随着一声惊雷,小山处陡然升起一股庞大的威压来。

    这威压来得快,去得也快,几息之后就消失了。

    但是公孙兄弟一直关注着这里,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呼延书生这是……真的捉住了机缘。

    其实细细感受的话,就能知道,那庞大的威压,并没有完全地散去,还是有一丝薄薄的气息,只是被人刻意地压制住了。

    若是真的用神念去感知呼延书生,可以感受得到,他身上有晦涩的气息波动,远远超过了一般的高阶真人。

    这是最后的凝练,一旦彻底放开,就可以冲击真君境界了。

    当然,没谁会无礼到用神念专门去观察高阶真人,哪怕是真君,也很少会这么做。

    公孙不器面现异色,“想不到……还真的让他做成了。”

    公孙未明眨巴一下眼睛,撇一撇嘴,很不服气发话,“这李永生,为啥要先便宜呼延书生呢?不行,我得跟他说道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