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六十七章 都在落子
    事实上,赵欣欣对九尾狐的故事,并不陌生,李永生已经跟她讲过了。

    不过看到空中现身的白狐,她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也算个多情种子。”

    九尾狐对她可恭敬得很,身子一晃,化作一个小妇人,就去费劲地拎桌上的茶壶,给九公主斟上茶水,“多谢仙子夸奖。”

    至于说丁青瑶?抱歉,她还没有资格享受九尾狐的茶水。

    丁青瑶也不生气,而是笑吟吟地看着她忙来忙去。

    “好了,”赵欣欣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此番求见,想说什么?”

    九尾狐迟疑一下,还是期期艾艾地发话,“此事说来冒昧,我家老祖已经允了我重回仙界,我只是想求仙子,不知……不知我那转世的夫君,可否能跟我一起上界?”

    赵欣欣无奈地一皱眉,“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吗?真是……永生,他转了多少世?”

    李永生想一下之后回答,“好像是十七世了。”

    丁青瑶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连话都不敢说,身为道宫经主,她当然知道这个位面没有阴司,这种情况下,竟然查出了此位面十七世的转世之人——这得动用了多大神通?

    怪不得连上界青丘狐的老祖,都参与了进来。

    九尾狐在空中又深施一礼,双眼垂泪欲滴,“还望仙子垂怜。”

    “自古真情无价,我最喜欢成人之美,垂怜你倒也不难,”赵欣欣一摆手,皱着眉头发话,“不过这番因果,总要着落在你身上,你可想明白了?”

    九尾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多谢仙子,小狐无怨无悔。”

    它当然清楚,面前的大能人物,在心情好的时候,不介意帮别人一点小忙,但是它所求的事情绝对不小,自然是要承担因果。

    赵欣欣饶有兴致地看她一眼,笑一笑发话,“我也不坑你这苦命的家伙,将来你还有翻悔的机会,不过一时半会儿之间,我是无暇去海岱的。”

    九尾狐的眼珠转一转,“我可以着后辈将人捉来,请仙子过目。”

    “这就不合适了,”赵欣欣淡淡地摇摇头,“姻缘姻缘,这是一种缘分,强求无益。”

    “多谢仙子教诲,”九尾狐又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那小狐耐心等候您便是。”

    “那就这么说定了,”赵欣欣点点头,“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有了,别过仙子,”九尾狐又恭恭敬敬地施礼,然后化作一团青烟,回到了狐幡上。

    赵欣欣看李永生一眼,又指一指狐幡,苦笑着摇摇头,“真是的……”

    李永生笑一笑,“比我的痴情,它还是略有不足。”

    “没皮没脸!”赵欣欣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过了一阵,她才又摇摇头,“十七世……怪不得老狐狸推算出来,都没有成全两人的意思。”

    李永生点点头,“那厮对人族,还是有点偏见的。”

    丁经主见他俩说到这种话题,坐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听起来,这一对神仙伴侣,竟然是连青丘一族的老祖都不放在眼里?

    四大宫中的典籍,对上界的描述,少得可怜,她还真不知道青丘老祖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能在仙界里独领一族,想必不会很简单吧?

    这边的事情办完,李永生回到雷谷,又见了汽车人和小鲜肉一面之后,直接宣布闭关了,他已经被朝廷打扰得烦不胜烦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王志云似乎也猜到了他不愿意再配合朝廷,所以那些在雷谷庇护下的博灵军,反而放松了操演,开始在地方上开垦土地种田了。

    紧接着,博灵军役房又派了五万军人过来,直奔雷谷而来。

    荆王府发现之后,也有点头疼——该不该打一下呢?

    紧接着,雷符这边也出兵相迎,荆王琢磨半天,发现这两支军队只是行军,没有攻城略地的意思,于是决定按兵不动,看他们要干什么。

    其实对博灵的军队,荆王府也很头疼,以他们的消息渠道,当然知道雷谷的李大师是博灵人,而且还是官府中的小吏,很看重乡亲情谊。

    最为关键的是,李永生的战绩,也被他们打探到不少,别的不说,只说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逼得权白衣都用掉了替身偶,就知道其战力有多么恐怖了。

    所以荆王府决定坐看一下,心里还盼着,若是这两支军队在行军时大肆糟蹋民田,那就再好不过了,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遗憾的是,这两支军队的行军极有章法,在反王军队虎视眈眈的围观之下,两军会师了。

    当天会师,第二天两支军队就合并为一支,火速撤回了雷谷——有接应就是这点好。

    尤其令李永生哭笑不得的是,新来的这五万人,不但带来了大批的粮秣和军械,竟然还带来的大批的……农具?

    两军回到雷谷之后,欢庆了一天,然后就各自选择地方,直接下地种田了。

    李永生听说之后,心里暗暗地点头,别看王志云出身于军役部,没怎么下过基层,这应对还真是不错,不是那些死脑筋,只知道打仗。

    现在的战局不明朗,雷谷因为受了朝廷的暗算,所以立场趋于中立,博灵军失了这一股有力的支援,再强行进攻三湘的话,很可能遭遇败仗。

    所以王志云派出这五万人来,不是要打仗,而是将三湘这颗钉子,发展壮大一点,也好多牵制一些荆王的兵力,让他不敢大举北上。

    这些军士既然没打算打仗,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种田了,军队这种纪律严明的组织,其实是很可怕的,一旦全力种田,不仅仅能养活自己,甚至能种出以后两年的军粮。

    荆王听说此事,却是重重地一拍大腿,“完蛋,不能从博灵北上了。”

    他其实一直没有放弃直接北上博灵的计划。

    此前他没选择这个方向,主要就是因为博灵郡战备做得好。

    做为中土第一个起事的反王,荆王非常注重对声势的制造,要是一起事就硬磕硬骨头,万一战事不顺,那些首鼠两端的观望者,很可能纷纷跳出来落井下石。

    起兵伊始,先捡软柿子捏制造声势,这是必须的,而且淮庆有彭泽水师的基地,若是能出其不意拿下彭泽水师,荆王府的军队绝对是如鱼得水。

    战事发展到现在,荆王觉得,自己若是能用半年时间,将三湘大致理顺的话,再出兵就可以考虑针对博灵郡了。

    直接北击博灵,有三大好处,一是可以表示出北上的决心,这样行军路线短,二是彭泽水师也在博灵,这个诱惑不小,三是博灵物资充足,不但是粮仓,还有大量军需物资。

    王志云做好了战争准备,但是他储备的物资,也是别人垂涎的目标。

    不过北上博灵,也有两点不利之处,一个就是雷谷和李永生的因素,第二个就是博灵军不好打。

    别看博灵南征军打了败仗,但是在荆王眼里,这支军队已经相当有战斗力了,若不是新兵蛋子太多,只会更难打。

    这些家伙出郡作战,都能打出这样的水平,保卫家乡时,会是怎样的难缠?

    目前的状况是,雷谷的态度变得不明朗了,荆王觉得,北上博灵的条件,基本上也具备了,只等自己收拾好三湘的手尾,就可以考虑北上了。

    有那三大好处,就算博灵军难打,他也能赌一下。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稳赢的战争,没有风险,哪来的收益?

    而且荆王认为,自己的军队,也需要打几场硬战,磨练出铁血军威。

    当然,这一切都还仅仅是纸上的计划,存在一些变数——比如说雷谷的态度会不会再变,但是毫无疑问,荆王已经看到了很强的可操作性。

    然而博灵五万军队再次南下,却是彻底打消了他这个念头,进军博灵成为了泡影。

    有将近八万军队,躲在雷谷的庇护之下,他怎么敢轻易出兵?

    不要说这八万军队,有从后方夹击荆王军队的能力,只说他们可能像李清明在海岱做的那样,断了军队的粮道和后勤,就足够荆王忌惮了。

    所幸的是,这五万军队一到雷谷,就开始种田了,也就是说,这支军队是王志云派来的,接受的不是朝廷的命令。

    若接受的是朝廷的指挥,这支军队恐怕直接就展开战斗了。

    对荆王来说,这是坏消息里的好消息——他只要不去招惹博灵,进攻其他郡的话,博灵的军队估计也没兴趣干预。

    幸亏其他郡的军役使,不像王志云这般难缠。

    荆王轻叹一口气,算了,还是让这八万军队安心种田好了,正好也不用去刺激李永生……

    李永生的心思,还真不在这上面,丁经主的遇袭,让他彻底丧失了掺乎赵家事务的兴趣。

    不过,正是因为朝廷诸般的靠不住,他反倒是加大力度,在完善毁灭道意的凝粹大阵。

    在他回到雷谷之后的第九天,也就是五万博灵军抵达雷谷的第四天,一场春雨过后,他兴冲冲地从小山坡处走了出来。

    呼延书生正在竹林外巡查,见到他之后,笑着打一声招呼,“舍得出来了?”

    李永生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两眼,猛地问一句,“想不想证真?”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