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六十六章 暗流涌动
    林家二长老对赵欣欣的嘲讽,竟然生不出什么气来。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雷谷谷主,已经是他彻底招惹不起的存在了。

    但是他终究没有说得更多,因为栗化主的声音从园林里传了出来,“欣欣,着他来见我。”

    当天午夜的时分,赵欣欣才从栗娘处得来了消息:清微庙最近跟蜀王走得比较近。

    前文说过,义安林家跟清微庙有些关系,虽然林家仅仅是半隐世家族,但是清微庙也不可能只跟隐世家族来往。

    所以林家知道清微庙的一些动向,包括清微庙二代弟子里的蓝天真人,来了朱雀城。

    而玄女宫的权白衣,跟蓝天真人接触得比较多。

    按说道宫是不能跟红尘多接触的,尤其是跟官家和皇族,但是子孙庙的定位比较奇怪,他们虽然尊奉道宫的号令,但是并不享受道宫多少支持。

    所以子孙庙跟官府勾连的现象,也并不少见,对此,道宫和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勾结得太深,就不是大问题。

    其他的话,林二没有说,但是别人也用不着他说——谁没有脑子?

    甚至栗化主在跟赵欣欣说此事的时候,表情都有点奇怪,“权白衣不至于如此胆大包天吧?”

    权堂主仅仅刁难我们酒家的话,倒还不算什么,但是再加上蓝天真人住在他家,而清微庙跟蜀王又走得很近,细细一琢磨这条因果线,就连栗娘都忍不住有点瞠目结舌。

    赵欣欣又回来找李永生,说出了这个消息。

    李永生对此倒不是很意外,仙界拥有诸多的下界,类似玄青位面的下界也不少,其中道宫参与对江山社稷争夺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

    甚至在有的位面上,道宫直接驱逐了运修,干脆由道宫来管理俗世。

    不过,出现这种事情的话,仙界一般是会过问的,若是道宫没有充分的理由——比如说受到官府强烈打压,那么,他们会受到上界责罚。

    所以玄青位面中,道宫不得干涉红尘,其实是秉承了上界的意愿。

    李永生对这种可能,也看得很清楚,“权白衣没有这个胆子,我不敢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道宫暗中扶持亲近自己的力量登上那个位子,也未必就是妄想。”

    如果这个猜测属实的话,就能证明为什么林二会吓得扭头就跑,而且死活不公开说出猜测。

    赵欣欣接受了这个说法,她在上界的见识也不差,但是她依旧眉头紧皱,“可是,为什么会针对我的产业呢?”

    “这个我哪里知道?”李永生无奈地一摊双手,“也许,玄女宫乱了……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出现?”

    赵欣欣轻叹一声,“若是如此,岂不是要看好胡盛威,不要被别人暗杀了?”

    你倒还真是能联想,李永生看她一眼,笑着摇摇头,“无所谓,杀就杀了呗,到时候自有真君出面做主……反正你总不合适杀他,不如假手于人。”

    “咳,”空中隐约传来一声轻咳,极其的轻微,若有若无。

    李永生和赵欣欣对视一眼,知道玄后在空中的神念,终于忍不住他俩这么肆无忌惮。

    对于审讯胡盛威,滨北双毒其实没有多好的招数——此人终究是玄女宫的人,那些过分的手段,并不合适施展。

    当然,上的惩罚,那是必须要有,只要不去凌辱不危及生命,其他手段随便施展。

    一天之后,雷谷的刑讯专家,佘供奉和方真人齐齐赶到了。

    因为宫中的真君都关注了,胡盛威也不敢抵制问询,当然,他会在很多时候说“记不得”之类的话,倒也不好指责他胡说。

    这种审讯对象,对佘供奉和方真人来说,真的是小儿科——他们最不喜欢审讯的,是那种摆明态度“我就是敌人”,尤其是身上还有多重禁制的家伙。

    胡盛威不能表现出异常,还得做出配合的姿态,那真的是一审一个准。

    栗化主没有见过蜃蛇发威,所以她旁观了审讯——事实上,佘供奉来自于北极宫,方真人来自于天机殿,这两人出手审讯玄女宫弟子,栗化主也有义务旁观一下。

    没用多久,大家就在胡盛威的印象中,发现了一个有点古怪的家伙,那是他兄长的小妾,年轻貌美风骚异常。

    这女人是胡盛威的兄长在一年前结识的,当时她被两个司修欺负,又失忆了,胡老大吓跑了两个司修,将她收回家中。

    这次胡盛威之所以下重手对付我们酒家,就是他这个嫂嫂撺掇他的兄长,要来我们酒家做管事,而且这个嫂子跟他也多次暗示。

    胡盛威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以,酒家收回到堂主院,总要有相关的人做事,朱雀城里的酒家,也不可能让玄女宫的弟子来做小二、大厨之类的。

    这个女人之所以显得古怪,还是因为……她在三天前离开了,说是要去水月庵看一下,别人是怎么经营酒家和客栈的,后来也没再现身。

    公孙未明抓的那些胡家人里,没有此女。

    发现这个女人的异常之后,就连栗娘都忍不住出声感叹,“这算把权白衣害惨了,只要找不到这女人,他也少不了吃一顿排头。”

    这女人找得到吗?根本不可能!水月庵附近玄女宫弟子不少,也有人认识此女,但是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可笑的是,权白衣还又找到都讲,希望能通过她来劝说丁经主,把胡家人放回来。

    待权堂主听说,大家都在找胡家的一个小妾的时候,那表情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

    紧接着他就果断宣布,自己身体不适,要回宫闭关疗伤。

    胡盛威最后被栗化主带走了,不过胡家其他人,就没那么便宜了,他们不但要打扫我们酒家的废墟,还要负责建设新的我们酒家。

    赵欣欣第一次修建酒家的时候,是使用了道术,这一次她改主意了,就是要让人来修建,还得是胡家人来做——九公主不是差钱,而是要让别人看到,惹恼了她的后果。

    至此,这件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过李永生不肯干休,他打算走一趟清微庙——说了要去找清微庙的麻烦,他就不会缩头。

    不过赵欣欣不让他去,说蓝天真人在你手里呢,要找也该清微庙来找你,到时候你再要他们给个说法,岂不是省下辛苦跑一趟?

    事实上,雷谷现在虽然高手众多,但是要忙的事也不少,开辟了好几条战线,再继续下去,就难免捉襟见肘了。

    “那我回雷谷好了,”李永生觉得,永馨在朱雀城,足以应对各种意外了,而且这里是玄女宫的卧榻之侧,有真君盯着,不可能发生太大的事情。

    而雷谷关于毁灭道意的大阵,布置得也七七八八了,他打算回去之后,在坐镇雷谷的同时,再微调一下大阵——说实话,在下界,他很少有这种能提升自己的机会。

    不过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方真人找上了他,扭扭捏捏地表示,“我家老祖宗,想请李大师带着去见一见九公主。”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方家的狐幡,不是不离身的吗?”

    方真人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老祖宗说,她跟九公主见面,没准可以帮着方家争取一些好处。”

    李永生闻言笑了起来,“怪不得你在豫州的时候,不直接前往海岱,合着就是想在离去之前,再挽回点损失。”

    其实他大致猜得到,九尾狐想跟永馨说点什么,无非是想让九公主帮着再看护方家一二。

    他一向比较讨厌那些走夫人路线的家伙,不过永馨天性就比较感性,也喜欢听这种情呀爱呀之类的故事,而九尾狐的故事,也确实比较感人。

    诚然,修仙是很寂寞的,一旦闭关修炼,数百上千年,那也只是弹指一挥间,然而,那是修者在修炼,在这个过程中,时光流逝得飞快。

    没有几个人,能像九尾狐这样,活在人群中,却生生地忍受了千年的孤独。

    他希望永馨能因为这个故事而开心。

    当天夜里,难得地下起了春雨,李永生手持狐幡,来园林里找赵欣欣。

    而赵欣欣正坐在一座凉亭里,跟丁经主相对品茗。

    自打丁青瑶前两天为我们酒家出头,两人的关系就迅速拉近了不少,此刻栗化主又出去公干了,所以就剩丁青瑶在此处——谁说丁经主不善交际的?

    见到他来了,丁经主站起身点点,又坐了下来。

    赵欣欣笑着发话,“马上又是一年的梅雨季节了,日子过得真快啊……你拿了方家狐幡来做什么?”

    李永生随手一挥,一帘轻纱遮住了大半个凉亭,然后笑着发话,“有人想见你一面。”

    丁经主轻笑一声,再次站起身来,“要我回避一下吗?”

    李永生看她一眼,想一想摇摇头,“不用了。”

    丁青瑶知道的事太多了,甚至比朱尔寰还多得多,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空气中一阵灵气波动,一只小巧的白狐现身出来,冲着赵欣欣口出人言,“青丘一族下界苗裔,见过永馨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