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同门还是仇家
    权白衣当然没有死,身为玄女宫堂主,他身上的好东西很多。

    李永生毫不费力地将权白衣斩成两截,但是下一刻,“权白衣”就变成了两截木头,然后化作一堆碎屑,飘散在空中。

    “替身偶,”李永生冷笑一声,大声发话,“权白衣你能更有点出息吗?”

    权白衣的身形,出现在一里之外的空中,脸色刷白,目光中透露出浓浓的怨毒。

    不管对哪个修者而言,替身偶都是相当宝贵的。

    博本院总教谕孔舒婕研制出了新的替身偶,成本比较低,但那只适合制修和部分司修用。

    高阶真人使用的替身偶,跟这种大路货不一样,李永生这一刀,蕴含着天威和道意,普通的替身偶,根本无法承载这么重的因果,哪怕替身偶损坏,也阻止不了因果追循。

    权白衣的心在滴血,他不后悔使用替身偶,但是此刻真的心疼。

    能救自己一命的替身偶,就这么用掉了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是退无可退了,胡盛威可以掩面而走,可他却不能。

    对方的战力如此强悍,他若想找回场子,只能……只能请宫中的真君出手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屁大的事,合适请真君出面吗?

    要知道,他此来寻衅,也是因为有一个借口,否则的话,他自己出现在这里都是丢人。

    而且他想请真君出手,也得过栗娘那一关,五主的意见都不统一,如何请得动真君?

    栗娘不光会不同意,怕是还要强烈反对。

    然而此刻,他已经是羞刀难入鞘了,于是他祭起堂主令牌,大声发话,声音响彻整个朱雀城,“所有玄女宫弟子听令,有宵小辱我道宫……”

    堂主院并不能随便干预其他四院的事务,但是在玄女宫遭遇重要事件的时候,他们可以临时代表宫中发布指令,号召弟子们共同御敌。

    这是权宜之计,但是接到这种类似于征召的命令,堂主院以外的弟子若是不做出响应,事后肯定要被追查责任的。

    权白衣这也是被逼无奈了,要召集朱雀城所有的玄女宫弟子,啃下这块硬骨头。

    反正这个时候,栗化主并不在附近,就算化主院弟子不听从号令,其他人总不能反对。

    就在此刻,一声轻笑响起,“呵呵,我怎么不知道,有人侮辱道宫呢?”

    空中蓦地出现一名宫装丽人,笑吟吟地看着权白衣,“权堂主可否解释一二?”

    她的声音,比还要高出几分,朱雀城中的玄女宫弟子,都听得分明。

    权白衣一见此人,脸色就是一黑,“丁经主不在宫中养伤,来此何干?”

    “我若是说路过,你肯定不信,”丁青瑶一收笑容,淡淡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是从雷谷来的,还需要我多说吗?”

    她当然是从雷谷来的,她原本接到的任务,是负责跟朱雀沟通,双方罢战。

    目前这个任务,她完成得比较好,而她的身体并未大好,宫里也不可能再给她派新的任务。

    这个时候,她就可以觅地养伤了,所以她选择了雷谷——其中原因,当然不用细说。

    这次我们酒家出事,李永生和赵欣欣前来处理,丁经主也知道了,反正她的伤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静养了,于是她也悄悄地跟了过来。

    为了防止李永生和赵欣欣反感,她根本没有露面,只是在暗中默默地观察。

    ——其实这也是李永生强势对应权白衣的原因之一,玄女宫里,已经有别人知道了他这个观风使的身份,他再躲躲藏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丁青瑶对同门遭遇的败绩,半点不奇怪,他们若是能赢,她才会奇怪。

    等到权堂主亮出令牌,打算号召宫中弟子一致对敌的时候,丁经主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出面了。

    虽然玄女宫不可能奈何得了观风使,但是逼得李永生暴露身份的话,他也会不高兴吧?

    权白衣听到这话,脸色越发地白了,他沉默片刻,才出声发话,“丁经主,你是一定要护着这些冒犯道宫的家伙了?”

    “他们有没有冒犯道宫,我不太清楚,”丁青瑶冷冷地发话,“我清楚的是,宫中弟子赵欣欣的产业,被她的同门拆了,侍卫也被抓走了……我真的很奇怪,这是同门还是仇家?”

    权白衣的脸一沉,“堂主院胡盛威的家人被抓了,喊打喊杀的,庄园也被夷为平地,是啊……这到底是同门还是仇家?”

    “那是活该!”丁经主干脆利落地回答,“既然身入道宫,哪里来的家人?本宫弟子的产业,还有同门在此帮忙,这样的产业,是不能随便冒犯的。”

    你是一定要跟我为难了?权堂主黑着脸,冷冷地回答,“经营这种产业,应该由堂主院来审核,随便什么人都能开张的话,那成什么了?”

    “这你可说错了,”丁经主面无表情地发话,“化主院教化天下众生,搞这样的产业,并不需要你堂主院来审核!”

    这话说得没错,堂主院和化主院,都有对外接触的职责,化主院还有搜集消息的任务,开一些客栈和酒家,无须经过堂主院同意。

    当然,权堂主认为赵欣欣没权力开酒家,也有他的歪理,不过一旦辩解起来,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有结果的了。

    所以他根本懒得辩解,“不管怎么说,他们一群世俗修者,拿了清微庙的蓝天真人,还将其重伤……这总是冒犯道宫了!”

    丁青瑶的嘴巴扯动一下,心里无奈地暗叹:你堂堂四大宫的堂主,去为一个子孙庙的真人抱屈,是不是吃多了撑的啊?

    不过这话,她却是不便说出口,子孙庙终究也是道宫系统的,尊奉四大宫的号令,而堂主院负责对外事务,还正好有资格为清微庙出头。

    所以她只能拿出别的说辞来,“李永生已经答应,去给清微庙一个交待了,权堂主刚才也领教了他的刀法……”

    说到此处,她的嘴角不引人注目地微微翘起,“我也眼拙,不知道他配不配去清微庙?”

    尼玛,竟然敢当众打我的脸?权堂主脸庞,瞬间由煞白变为通红,他咬牙切齿地发话,“丁青瑶,你是一定要跟我为难了?”

    这可是在朱雀城里,不是在玄女宫内,五主之一的权白衣,竟公然称呼另一个五主的名字,看在别人眼里,这就是裸地撕破脸了。

    “权堂主,注意一下形象,”丁青瑶的眉头微微一皱,不满地发话,“君子绝交尚不出恶言,你我都是修道之士,妄动无名会有损道心。”

    权白衣能位居五主之首,当然不是莽夫,他刚才是怒火攻心,才有那样失态的举动。

    听到丁青瑶的话,他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情绪,然后才出声发话,“丁经主,请恕我刚才的无礼……不过我很好奇,此事本跟你经主院无关,你为何一定要替他说话?”

    混蛋,丁青瑶听得心里暗骂:你小子现在的话,才是真正的无礼!

    权白衣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但是细细一琢磨的话,问题大了去啦。

    要知道,丁经主一露面的时候,就强调自己来自于雷谷,那就是她有为雷谷出面的立场。

    而眼前这一场冲突,双方的主体都是玄女宫,其中一方是堂主院,一方是化主院弟子、雷谷谷主赵欣欣。

    现在权白衣不说雷谷,单单质问丁经主,你为何会为李永生出头?

    再想一想,李永生的面目英俊,而丁青瑶却是女修,就可以知道,权堂主的话这问话里,蕴藏着何等歹毒的用意。

    赵欣欣没听出来,这话深层里的用意,否则她能做出什么惊人举动,那还真的难说。

    但是丁青瑶听出来了,她身为经主院的院主,想要琢磨经义,咬文嚼字的水平远超旁人,最擅长的就是抠字眼。

    不过她并没有生气,能将她和观风使扯到一起,她荣幸还来不及呢。

    所以她只当没有品出其中的味道,而是脸一沉,义正言辞地回答。

    “离火扇的回归,李大师是出了大力的,对咱们玄女宫有恩,容不得你随意冒犯,别总拿什么世俗修者来说事……信不信我请出门中大德来主持公道?”

    “不过是打赢了一个蛮夷,”权白衣不屑地一哼。

    不过紧接着,他的脸上就泛起了尴尬之色。

    离火扇回归的大致经过,他是知道的,也知道是李永生使出了三刀,打败了一个揶教高阶真人。

    当时听到这消息,他心中颇有点不以为然,换我上去的话,没准两刀就解决问题了。

    当然,考虑到对方是世俗修者,他很“大度”地认为:能有此战力,也颇为不易了。

    但是就在前一刻,他才意识到,就是这三刀,令他不得不使出了宝贵的替身偶。

    只有真正面对这三刀的时候,才体会得到,这三刀里蕴含的恐怖杀意。

    所以他这话,就实在说不下去了。

    “你也不要辩解了,”丁经主正色发话,“本座定会联络栗化主,奏报三都,弹劾你堂主院肆意妄为,欺压门中弟子的恶行!”

    :。: